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诱惑

【村长的性福生活】 (3) 作者:一兵

2021-07-22 09:46:15

*
.

【村长的性福生活】

作者:一兵
2020年5月21日发表于第一会所SIS001

第三章 白族姑娘

  二歪子的娘感觉很诧异,村长好久没来她家了,最近不知为什么来得这么勤。

  村长与二歪子的娘是老相好,年轻的时候干过多少风流事都记不清了,现在
年纪大了,也很久没联系了,难不成村长又开始念旧情了?

  过了一段时间,二歪子娘终于看出门了道,这村长不是念旧情,醉翁之意不
在酒啊。

  原来,二歪子在云南打工,带回来一个白族姑娘,这在村里引起了不小的轰
动,这二弯子从小嘴歪鼻子歪,因此得名二歪子。

  因这长相,对象不好找着呢,介绍见了很多女孩子,人家都不愿意,谁成想
这小子出门打工,居然带回一个外地女子,还是少数民族。

  这白族姑娘长得并不白,但是身材好,脸蛋漂亮,尤其是那双会说话的眼睛
格外讨人喜欢,而且这姑娘性格开朗,见了外人从不认生,还没说话就开口笑,
叔叔大爷婶子叫的别提有多甜了,这左邻右舍的都很喜欢这姑娘,真没想到这二
歪子这么有出息。

  这样的大事哪能瞒得过村长,起初村长不以为然,他从小看着二弯子长大的,
不相信那个从小流着鼻涕吃鼻疙疤的小子会有啥出息。

  但是见过这姑娘以后,村长吃惊不小,这姑娘无论长相身条气质都不赖,在
这村里绝对算得上出类拔萃的。

  但听那白族姑娘说,她这样的女孩子在云南老家只能算得上中等,比她漂亮
的女孩子多了是,村长半信半疑,自那以后,村长这心理又开始痒痒了。

  二歪子的娘看出村长对这姑娘图谋不轨,对村长连卷带骂:「我说你这老东
西最近动了哪门子心思,总到俺家来,还是狗改不了吃屎,是不是看见歪子领回
来的媳妇俊,你又动坏心眼了?」。

  「哪里哪里呀,我这是好久不见你,心里惦记,我的一番好心你可别往歪处
想,俺好赖也是个村长,那种缺德事咱可从来不干」

  「放狗屁,当年你跟我们家老鬼好的能穿一条裤子,比亲兄弟还亲,最后还
不是糟蹋了我」

  「当年是你们家老鬼喝酒不过日子,冷淡了你,我也是替他照顾你,你不感
激我咋还能怨我呢?歪子的媳妇该叫我大伯,那乱伦的事咱可干不了,那是猪狗
不如的畜生干的」。

  话虽这么说,但是这村长对白族姑娘可是大献殷勤,白族姑娘喜欢打扮,他
就隔三差五的送给她一些首饰和丝巾,让白族姑娘喜欢的不得了。

  二歪子的娘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其实她对村长一清二楚,村长的心思哪能瞒
得了她,只不过她有她的想法。这二歪子带回一个俊俏的白族姑娘,她当然高兴。

  但是,二歪子外出打工一时半会儿回不来,这姑娘性格开朗,村里的后生都
喜欢跟她搭腔开玩笑,如果被哪个后生拐走了这个姑娘,那二歪子岂不是竹篮子
打水一场空。

  但是村长她不担心,她知道村长就是嘴馋心里热,一旦让他解了馋,他就会
满意的走人,绝不会拐走这姑娘,这样想来,歪子的娘对村长跟媳妇表现出来的
殷勤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而对其他后生却严加防范。

  一日,歪子的娘告诉白族姑娘,我让村长从县城给你捎回两件裙子,你去拿
来试一试合身不,如果不合身再去换,他现在镇招待所开会呢,你快骑车过去吧。

  白族姑娘别提多高兴了,骑上自行车飞一般的到了镇招待所,村长正在房间
里等她呢。

  白族姑娘拿起裙子高兴得不知怎么做才好,当着村长的面试穿裙子,兴奋过
度居然忘记了身边还有一个男人。

  村长对那裙子不感兴趣,感兴趣的是裙子里面的人,他趁着白族姑娘套裙子
的空当,摸了人家的小蛮腰。这白族的文化与汉人差异很大,白族姑娘在婚前可
以交男朋友,甚至不止一个,也可以自愿与人体验性爱。

  二歪子的媳妇性格这么开朗,容貌还这么漂亮,婚前的男朋友自然不少,对
于性爱早有体验,深知男女之道,当然白族姑娘婚后也不能再与其他男人交往,
但也不像汉人把那事看得如此严重。

  白族姑娘非常清楚汉人的礼节,知道汉人非常看重这事,如果让歪子知道了
肯定不愿意自己。她一番挣扎,虽然挣脱不开,却也让村长难以得手,但是碍于
村长的面子也没太过挣扎,况且这村长平时对自己也不错。

  僵持中她哀求村长放过她,说害怕歪子知道,村长忙说不会告诉他,也不会
告诉任何人,保证不破坏她与歪子的关系。

  刚才说了,由于文化的诧异,白族姑娘本身对男女之间的事不是太在意,况
且歪子出门打工也好久没有回来了,她也有好久没有过夫妻生活了,一个身体成
熟健康的女子也着实有些寂寞难耐,就这样白族姑娘没有再反抗,在宾馆里跟村
长发生了关系。

  按照汉族的观念,这女人是不能跟人家有那个事的,但是白族姑娘感觉并无
所谓,尽管她不太喜欢这个年过半百、贼眉鼠眼的村长,这就是文化的差异。

  白族姑娘一进家门,婆婆就问裙子拿来了吗?合身不合身,白族姑娘低着头,
不敢正眼看婆婆。歪子娘心理有数,那老淫棍枪法不减当年,手到擒来,歪子媳
妇的莲花瓣一定是被刺破了。

  一周以后,歪子娘正在院子里做活,村长踱着方步进来,歪子娘喊着媳妇给
村长沏茶,白族姑娘喜滋滋的迎了出来,为村长沏茶倒水。

  歪子娘寒暄了几句,故意托事走开,村长趁白族姑娘倒茶的空摸了摸姑娘的
手,羞得白族姑娘脸通红,扭头进了内屋,村长跟进房门插上门,跟白族姑娘亲
热起来,白族姑娘埋怨村长这么久不来看她,村长解释说人多眼杂没办法,说着
就把白族姑娘按在床上,尽享天伦之乐不细说。

  就这样村长隔三差五的来一次,白族姑娘身体满足了,自然对村子里的其它
后生不感兴趣了,当二歪子回来后,小夫妻重聚自然是久别胜新婚,彻夜激情不
在细说,村长也就知趣的不再打扰他们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