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诱惑

【村长的性福生活】(18-21)作者:一兵

2021-07-22 09:46:14

*
【村长的性福生活】(18)

作者:一兵
2020年7月8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十八章 煎饼西施

老乞丐不相信这些是真的,说村长瞎吹牛,村长也不解释,擦了擦嘴边的白 沫,喝了一口捡来的矿泉水继续说。

村长的侄子多茂娶了一房美若天仙的老婆,老实本分的多茂会摊煎饼,平时 他摊煎饼,老婆卖煎饼,人们都叫多茂的老婆煎饼西施。既然叫西施,你就能想 象出她有多美。

刚结婚的时候,有看相的先生给煎饼西施相过面,说你媳妇眼如秋水,色似 桃花,眉目轻挑,嘴角处有一颗痣,不大不小不黑不白不方不圆,远看清晰近看 无,此为淫荡之相,奇淫无比,淫入骨髓,多茂大骂看相的先生胡说。

多茂的邻居大阔是个生意人,平时油嘴滑舌能说会道,他倒卖粮食和农付产 品不少赚钱。

看到多茂的老婆煎饼西施长得美,心里动了邪念。他经常批发很多煎饼,故 意讨好西施,有事没事的找西施拉呱,逗她开心,发展到后来就是打情骂俏,老 实巴交的多茂也不敢多言。

一日中午,西施一个人在家睡午觉,大阔翻过墙头潜入多茂家,惊醒了熟睡 的西施。

西施没有大喊大叫,反而让大阔关好门,并叮嘱大阔速战速决,看来西施对 大阔也早已有意。

大阔尝到了甜头,自此经常翻墙入室与西施幽会,其实大阔的老婆长得也不 错,但没法跟西施相比。

大阔这小子占了人家媳妇的便宜也就算了,谁知道他自从搭上西施以后,竟 然屡试不爽,发展到最后,居然想做长久夫妻,突一日带着煎饼西施一起私奔了, 气的多茂跑到村长那里告状。

村长派人多方打听大阔跟西施的下落,了解到他们躲在西施的三姑家,村长 带人追到三姑家,可是他们多日前已经走了,去了哪里三姑也不知道。

后来大阔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村长通过这个电话查出他们躲在大阔远房的 表哥家,村长急忙带人去表哥家找人,结果晚到一步,大阔又提前一步离开了, 临走也没告诉表哥去向。

又过了一阵子,几个在西安打工的村民回家,说在西安见过大阔,他在那里 搞建材生意。

村长再次组织人手赶到西安,终于把这对狗男女抓获,村长让人暴打了大阔 一顿,然后把他们分别关押。

村长骂西施不要脸,背叛多茂与大阔私奔,西施说自己早已不爱多茂了,求 村长放过他们。

村长哪里同意,多茂是自己的亲侄子,侄媳妇被人拐走,是可忍孰不可忍。

西施脑瓜活,看到村长不同意,她嚎啕大哭起来。

村长最看不得女人哭,拿出手绢递给西施擦泪,没想到西施顺势倒在了村长 怀里,吓得村长连忙推开了西施,你这是要干啥,放尊重点。

村长知道这女人不好缠,但好色是男人的本性,谁又能扛得住呢?

西施看到左右无人,嗒嗒放荡地脱光了衣服,白晃晃的裸体立在村长面前。

他抵挡不住了,跪在西施脚下痛哭流涕,你饶了我吧,西施蔑视地看着他, 上来吧,我知道你也想了很久了。

完事后,西施穿戴整齐,正色骂道,你个老畜生,连自己的侄媳妇也不放过, 现在可以放我们走了吧。

村长嘿嘿笑了笑,这样做不合法,如果你们确实两厢情愿,想做长久夫妻, 必须跟我回村办理离婚手续。

西施一听也对,跟大阔商量了一下,就一起跟着村长回来了。

回头村长又做了做多茂跟大阔媳妇的工作,最后的处理结果是大阔与多茂都 离婚,大阔娶了西施,多茂娶了大阔的媳妇,双方重新组合了家庭,四个人对这 个处理结果都很满意。

大阔与西施一起生活了四年,西施得了乳腺癌去世了,撇下了一个三岁的孩 子。

不久,大阔意外触电身亡,在紧急抢救的过程中,医院发现大阔的儿子其实 并不是他亲生的。

大阔没有兄弟姐妹,父母也早已双亡,孩子不能没人照看,孩子的亲生父亲 是他唯一的监护人。

大阔走后留下一笔不小的遗产,谁做他的监护人,理所当然的得到这笔遗产。

多茂在媳妇的怂恿下找到村长,说自己可能是孩子的亲生父亲,大阔拐走西 施的时候,其实已经怀上了孩子,孩子的生日也基本吻合。

村长让多茂做了亲子鉴定,结果多茂根本不是孩子的生父,多茂垂头丧气的 回家了。

此时的村长心里犯起嘀咕,这孩子既不是大阔的,也不是多茂的,那必然是 自己的,一定是西安的那一次风流让西施怀孕了。

自己承认还是不承认呢?不承认这孩子的生父就永远找不到,承认了,村长 趁人之危占侄媳妇的便宜,村民会咋看自己。

犹豫不决中,村长决定还是做了鉴定再说,鉴定结果让村长大吃一惊,他并 不是这孩子的生父,看来西施还有其他相好。

有村民反映,村会计跟西施有一腿,在村长的追问下,会计承认西施曾经到 他那里借钱,会计趁机调戏她,被她正色拒绝。

会计说你跟大阔的丑事路人皆知,还装什么假正经,西施顿时没了气势,会 计趁机跟西施发生了关系,难道是那次西施怀上了孩子,但是鉴定结果证明了会 计也不是孩子生父。

会计跟村长说,曾经亲眼看到过西施跟治保主任广坤有染。村长找广坤密谈 良久,治保主任承认西施跟大阔在玉米地里通奸被他发现,他赶跑了大阔,而后 跟西施发生了关系,孩子是不是那时候怀上的,然而,鉴定结果证明他也不是孩 子的父亲。

这就奇怪了,这孩子到底是谁生的?他父亲是谁呢,总不能是外星人吧。

村长突然想起来,大阔与西施私奔的第一站,是西施的三姑家,会不会在那 里发生了什么事。

西施的三姑父四十多岁正当年,开始他不承认,后来村长反复跟他解释,就 是为了给孩子找到亲生父亲,另外还有一笔不小的遗产。三姑父终于承认,西施 在他们家住了两周,一次西施独自在家洗澡,他那天喝多了酒,性侵了正在洗澡 的西施,事后他给西施下跪请求原谅,说自己喝多了才干了这伤天害理的事,西 施碍于自己姑姑的面子没有声张,会不会那次怀上了孩子,亲子鉴定结果证实这 孩子并不是三姑父的种。

最后村长追查到大阔远房的表哥家,大阔与西施私奔的第二站就是他家,表 哥对大阔这个亲戚没啥兴趣,平时他们没有来往,原本不想收留他,但是看到大 阔带着一个女子美若天仙,因此决定让他们在这里暂时住下。

一次,大阔去买火车票,表哥趁机勾引西施,随后占有了西施。

表哥的亲子鉴定结果终于出来了,与孩子的DNA 是吻合的,真相大白了,孩 子的亲生父亲已经找到,村长长舒了一口气。接下来村长与表哥详谈孩子的抚养 问题,但是表哥却不承认,他认为孩子并不是他的,一定是DNA 鉴定出错了。

因为在他小的时候,自己的下身被毛驴踢过,身体被踢坏了,长大以后,尽 管有性能力,却不能生孩子,他娶媳妇多年,也没有一个孩子,就是这个原因。

村长认为是表哥有意推诿,应该相信科学,亲子鉴定不会有错的。但是表哥 死活不承认,村长又让表哥与孩子做了一次鉴定,鉴定结果是没错的。随后表哥 也去医院做了一次体检,体检结果显示,表哥是无精症患者,没有生育可能,看 来表哥没有撒谎,村长一头雾水,不知如何是好。

正在村长一筹莫展之时,表哥的老爹偷偷跟村长说出一个惊人的秘密。

原来,表哥与西施发生了关系以后就出去了,西施正准备穿衣服,表哥年过 花甲的老爹走进屋来。看到裸身的西施,可怜兮兮的说,自己活了一辈子,也没 见过这么美的女人,简直是仙女下凡,能不能让他快活一次,就是死了也值啦, 西施居然答应了。

村长终于明白亲子鉴定的结果为啥出错了,这孩子不是表哥的孩子,而是表 哥同父异母的弟弟,他们之间DAN 相似度极高,因此鉴定部门给出了错误的鉴定 结果。

这西施与这么多男人有染,却一直没有怀孕,为啥表哥的老爹这么有本事, 让她怀上了孩子?

听马半仙一解释大家才恍然大悟,西施是阴质人,阴气强盛,阳气不足,生 性风流淫荡是情非不得已,虽然她阴气极盛,但却有九道关卡,所以很难怀孕。

而表哥是无精症,恰恰可以攻克她的九道关卡,表哥的老爹趁着关卡全部打 开之机,送货上门让西施怀上了孩子。

西施这种阴质人,必须依靠淫荡的生活平衡阴阳,而她意外怀孕生产,过上 了相夫教子的生活,由此造成阴阳失调,阴气泛滥成灾,进而得了乳腺癌死掉了。

尽管表哥不承认自己是孩子的生父,但是表哥跟老婆一直没有孩子,也很想 抱养一个,因此他们收养了这个孩子。

  【待续】

             第十九章 知青来了

  老乞丐带着村长来到一处别墅旁,说这就是自己的家,村长哈哈大笑,因为
他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听他这么说了,村长早就不相信他了。然而,大门打开了,
里面出来一个中年妇女,她看到老乞丐大惊失色,哭喊着搂着他,嘴里喊着爸爸,
我们一直在找你,你去哪里了?村长知道,这次是真的,他真的找到了自己的家。
村长转身要走,但老乞丐拉着他不让走,村长只好跟着进了家门。老乞丐家让村
长大开眼界,精品豪宅一应俱全,室内室外都有游泳池,豪车多部,司机与佣人
多达十几人,看来老乞丐没有撒谎。原来老乞丐的老伴儿去世了,他因此神经出
了毛病,走失了半年多了,家里人一直在找他,没想到他在外面流浪了这么久又
想起家来了。老乞丐的家人对村长非常感激,感谢他些天对老乞丐的关照,给他
好吃好喝的款待。村长在他家住了三天,老乞丐的女儿对村长的情况也了解了一
些,村长打算离开的时候,老乞丐的女儿突然问村长,还记得不记得她?村长迷
惑不解,看了一会儿摇了摇头,你再想想,很久以前。村长实在想不起来。老乞
丐的女儿说,当年知青上山下乡,我就在你们村里插队,我叫晓清,那个最后离
开的人。村长大惊失色,说不认识她,站起来就走,老乞丐女儿拦住他,你不用
害怕,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当年也是我自愿的。

  记忆把他带回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文革初期,伟大领袖毛主席发出号召,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一定大有作为。村里一下子来了二十
多位知青,村东的仓库改造成宿舍,供给男知青居住,村西又建了几间简易瓦房,
供给女知青居住。那七位风华正茂的女知青,以及她们的音容笑貌,村长至今依
然历历在目,晓清就是她们七个女知青中的一员。七个女知青,都说是七仙女,
在村长看来,除了那个个头不高身体胖胖的女知青(外号胖墩)姿色平平,其他
6个都很漂亮,看着比其他女知青更成熟的就是晓清,大家都叫她清姐,其实她
的年龄与其他几个女知青差不多,但她成熟懂事,大家有啥烦心事,都爱找她商
量,故而都喊她清姐。胖高个是美华,长着一副长方脸,性格直爽,说起话来滔
滔不绝,做事比较莽撞。身材苗条的,个头较高的是抗美,标准的瓜子脸,性格
文静喜欢写诗。可莹是大小姐出身,长得不用多说,身材长相都标致的能当演员,
就是脾气火爆。最温柔的是思甜,与世无争,温柔甜美,但是胆子最小。跃梅的
性格跟她截然不同,跃梅积极要求进步,凡事要争个先。

  这村里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美女,村长表面若无其事,其实心里乐开了花。除
了胖墩他没兴趣,其他几位娇艳欲滴的女知青引得他魂不守舍。知青住进新建的
宿舍没多久,很多女知青向晓清反映,晚上被人摸过腿脚。原来,村长例行公事,
每天夜里到女知青宿舍查房,他利用查房之机占女知青的便宜,逐渐大家都很清
楚村长是个大色狼了。女知青开了一个内部会议,必须给这个色狼点颜色看看,
美华点子多,提出了水淹活猪方案,得到大家一致赞同。夜幕降临了,村长又来
查房,当他打开女知青的宿舍门,蹑手蹑脚刚要进屋,一盆冷水从天而降,把村
长淋成了落汤鸡,原来,是美华睡觉前接了一盆水,偷偷放在门梁的上方。

  炎热的夏天到了,女知青也要干农活,烈日下干活可不好受,衣衫与汗水紧
贴在身上,灰土和杂草沾满全身。劳作一天,在河边洗个澡成了女知青的一大享
受。密林深处的小河边,就是她们洗澡的地方,但是这一切瞒不住村长,每每在
她们洗澡的时候,村长都趴在暗处浏览无限春光。可莹发现了村长的可耻行径,
告诉了其他女知青,晓清招集紧急会议,大家对于村长这种可耻行为嗤之以鼻,
必须采取更严厉的措施以儆效尤,又是美华提出了一个方案——地雷战,博得大
家一致赞赏。晓清安排自己的男朋友卫东与可莹的男朋友卫国带领其他男知青,
按照指定的地点埋好了地雷,当村长又一次偷看时,不知道已经进入了雷区,出
来的时候可好看了,两脚和身上都沾满了黄色的散发着恶臭的黏糊糊的东西。

  村长知道,这些女知青太团结,是很难搞定的,必须分开她们各个击破。但
对哪个下手呢?哪个可以吃到口呢,晓清作风正派,成熟老练,村长不敢招惹,
美华性格耿直,村长也没这个胆子。他首先想到的思甜,思甜长相俊美,但是胆
子比较小,平时见到老鼠都吓得要死,村长有事没事的找她谈心,逐渐消除了思
甜对村长的戒备。到后来,村长终于原形毕露,向思甜提出那种要求,遭到思甜
的严词拒绝,大骂村长人面兽心。村长恼羞成怒,立马让思甜去二十里外的水库
看闸门。一个女孩子,在荒郊野外看闸门,思甜知道村长这是有意刁难她,软弱
的思甜不知道如何应对,只好向村长投降,请求村长帮她看闸门。村长在那个管
理站待了一夜,没多久思甜就被调回来了,其实每个人都心知肚明,孤男寡女在
一个偏远的管理站待了一晚上,不出事才怪呢,思甜成了第一个被村长俘虏的女
知青。

  上面分配给这个队知青一个党票,对于表现积极的知青可以入党,这对知青
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诱惑,但是指标只有一个,到底给谁?村长找晓清谈,晓清不
为所动,说指标这么少,还是让给别人吧,村长又找到美华,美华开始很高兴,
后来看到村长不怀好意就拒绝了。最后这个党票给了跃梅,知青心里都不服,按
照工作成绩,思想觉悟等各方面,跃梅都排不上号,为什么偏偏给了她。后来美
华偷偷告诉清姐,看到村长和跃梅走在田间,突然钻进了树林子不见了踪影,美
华走进树林认真查看,只发现一堆草丛里扔了几团卫生纸。原来村长看到没人搭
理他,私下里偷偷找跃梅,跃梅高兴极了,这样的机会可不能错过,村长看她入
党心切,给她说,既然要入党,就要表现的更积极,跃梅说自己一直都非常积极。
村长语重心长地说,仅有这些还不够,还要积极向党组织靠拢,跃梅是个聪明姑
娘,很快明白了,村长是党组织的代表,向党组织靠拢就是向他靠拢。经过反复
思想斗争,她终于让村长跟自己靠拢在一起,跃梅成了这批知青中第一个入党的
人。

  可莹与卫国谈恋爱,村长百般阻挠,多次找可莹谈心,说她还年轻,要把精
力用在工作上,努力学习提高自己的思想政治觉悟,不能这么儿女情长。但是可
莹与卫国越聊越热乎,村长看他们没有分手的意思,就把卫国派到很远的地方修
水渠,这样可莹与他见面就很难了,接着村长又故意分开了可莹与其他几位女知
青,让可莹一个人掰棒子,其他女知青摘棉花。卫国在工地上干活,一些贴心的
工友告诫他,村长可不是好东西,他把你派到这里来绝对没安什么好心,可莹一
个人在村里很危险,你可要当心。天色将晚,可莹还在认真的掰着棒子,却想不
到危险逐渐降临,村长早就盯上了这块鲜肉。在夜色的掩盖下,他逐渐靠近可莹,
从后面发起突然袭击,把可莹扑倒在地。可莹怎么挣扎都甩不掉这头饥饿的色狼,
可莹大喊救命,但在这无边的玉米地里哪有一个人影。村长一张臭嘴在可莹的身
上拱来拱去,可莹又羞又怕,村长正要实施下一步的攻击,没想到头顶上被打了
一闷棍,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等他醒来可莹早已不见了踪影,他知道自己被人
暗算了。村长怀疑是可莹的男朋友干的,但是第二天一查,卫国在工地上并没有
回来,村长也没办法惩罚他。其实那一闷棍就是卫国打的,原来,卫国听了工友
的劝告,偷偷从工地上跑了回来,村里没有可莹的影,他就一直找到玉米地,恰
巧看到村长按住可莹强行非礼,顺手拿起一根木棍子就是一棒,解救了可莹,接
着不声不响的又跑回了工地。

  村长受此打击又气又恼,但又不知道是谁干的,自己的意图已被识破,这块
鲜肉是吃不到了。村长逐渐把注意力转到了抗美身上,抗美身材高挑,气质高雅,
原本她跟可莹住一个房间,村长把抗美调出来,让胖墩与可莹住在一起。抗美一
个人被安排到场院看粮食,没几天,抗美就慌慌张张的找村长反映情况,说场院
里闹鬼。村长严肃地批评她,我们都是无产阶级,无神论者,哪里有什么鬼神?
抗美胆战心惊的回去了。过了3天,抗美又跑到村长办公室,哭着说晚上确实有
鬼,鬼还扒房门和窗户。村长说你不用怕,晚上我过去看看,晚上村长来到抗美
的宿舍,一直待到12点,也没发现啥动静,村长起身告辞,吓得抗美拉住村长
不让走,说你一走鬼就来,村长没办法,只好住下。一连三天,村长都陪抗美在
宿舍里住,后来抗美被村长占了便宜,自己还蒙在鼓里,以为村长是帮自己,殊
不知这一切都是村长在搞鬼。村长心里那个美,要不是这国家政策好,自己哪有
这么好的运气接触这些城里姑娘,农村女孩跟城里姑娘差的远,城里姑娘养尊处
优、细皮嫩肉的,农村女孩子常年风吹日晒,脸蛋儿子被风刺啦的就像龟裂的苹
果皮。

  知青回城潮开始了,知青们通过各种关系纷纷回城,只剩下可莹、美华和晓
清跟可莹的男朋友,晓清的男朋友卫东也回不去。论劳动表现,个人觉悟,这几
个人一点也不差,为什么回不去大家都很清楚。晓清家里人托关系,给她找来一
个回城指标,但是晓清却把这个指标给了卫东,卫东临走之前抱着晓清痛哭流涕,
说回去一定托关系找人,把晓清接回城。

  狡猾的村长心里有数,只要他不同意,不在回城通行证上盖章,这些女知青
就回不了城。三个女知青曾经发誓,死也不能便宜了这条色狼。有天夜里,晓清
去美华房间找她,卧室房门紧闭,晓清趴在门上,听见里面有呻吟声,房间里有
微微的烛光,她从门缝里看到美华两腿分开坐在村长腿上,村长伸出舌头不断舔
美华的脸。

  当美华拿到回城通行证时,高兴得泪流满面,晓清与可莹纷纷恭喜祝贺,并
一直把她送到回城的车上,村长也在一旁假惺惺的落泪,肉麻的喊着美华的名字,
说舍不得她离开,美华理也不理村长,跟晓清和可莹一一告别。

  没过多久,又一个回城的指标来了,晓清听说后,高兴的去找可莹,她一边
喊着一边推开可莹的房间,看到可莹正在床上睡午觉,她裸露着上身坐在床头,
下身盖着厚厚的被子,表情尴尬地看着晓清,被子里面鼓鼓囊囊,一看就有东西,
地下还有一双男人的鞋,绝对不是可莹男朋友的,因为她男朋友身高足有一米八
五,穿44码的鞋,这双鞋明显小很多,晓清一下就明白了,扭头走开了。可莹
也离开这里回城了,不久,她给晓清写了封信:清姐,请不要瞧不起我,我也是
没办法,胳膊是拗不过大腿的,我和男朋友很快就要结婚了。

  所有的知青都回城了,只留下晓清孤单一个人,她坚信男朋友卫东一定会遵
守诺言回来接她。但一天天过去了,她没有得到一点消息,后来她听说卫东早就
有了新的女朋友,把她忘得一干二净。村长几乎每夜都来骚扰她,但她一直死死
关住门,没让村长得逞,当她得知卫东已经变心的那天晚上,她亲手为村长打开
了房门,村长猴急猴急的钻进屋里,抱着晓清就啃。晓清冷冷的闭着眼说,我是
一个知识青年,响应党中央的号召来到农村插队,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你侮辱
知青,不怕惊动党中央毛主席吗?。村长跪在晓清脚下,手指放肆地在她腿间摩
挲,毛主义叮嘱我们,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毛主席说的好,无产阶级只有拿
出枪杆子才能夺取政权。你也是无产阶级?我看是无耻阶级,晓清说,我父母只
有我这一个女儿,我不想离开他们,我保证你会很快回到他们身边。你老实交代,
迫害了多少知青?村长伸出一根手指头,一个?村长摇摇头,一个没有?鬼才相
信,村长又摇摇头,一个不留?村长摇着头说,天机不可泄露。

  可莹与男朋友一起招工进了工厂,后来工厂效益不好又都下岗了,他们共同
经营了一家快餐店生意很火,两人后来结婚生了一对双胞胎,还是龙凤胎。思甜
后来进了市委一个部门当打字员,再后来嫁给一个单位中层领导。跃梅进了卫生
局,工作很出色,居然当了局长。抗美进了当地一家中学教书,具体教什么不清
楚。美华的老公是市长大人,就是年龄大,比美华大很多。晓清回城后自己创业,
成为当地知名企业家,那个负心汉卫东混的很惨,后来找晓清复合,被晓清骂走。

【未完待续】

第二十章东山再起

很多年过去了,晓清已经变成一个成熟的中年妇女,气质高雅风姿卓越,经 过多年的努力,她现在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她了解了村长的困境,打算帮他。

她告诉村长有一个制作隐形窗纱的项目,问他想不想干,只要能按要求把产 品做出来,她可以保证产品的销路,村长问要投资多少钱,怕搞不起来。

晓清告诉他投资少,见效快,而且她可以预付一部分资金给他,村长激动的 嚎啕大哭,跪在地上给晓清磕了三个响头。

晚上,晓清给村长交代办工厂的细节,聊到深夜,村长起身告辞,说明天一 早就回乡。

晓清慢条斯理的说,你就这么走了?

村长迟疑了一下说,你是我的重生父母,再养爹娘,我的大恩人,我会报答 你的。但是现在我一贫如洗,如果创业成功,我一定报答你的大恩大德。

这是以后的事,现在我要你去洗个澡,然后过来陪我。

村长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晓清又说,那衣柜里有睡衣,你去拿一件换上。

村长疑惑的问,你为什么要这样?我现在可是一个落魄的人,一个乞丐,给 你提鞋都不够资格。

晓清幽幽的说,老公五年前去世了,从那以后她就没有了夫妻生活,都快忘 记自己还是个女人了。

那你为什么不再找一个?你还年轻。

哪有这么好找的,现在的人都这么功利,难找志同道合的,都是为了她的钱。

村长胆怯地走进浴室,心里犯嘀咕,他听说很多健康的乞丐莫名其妙地失踪, 其实是被带走摘掉器官卖了,晓清不会是相中了他的器官吧,今天是试试他的身 体是否健康?器官是否能用?他又一想,就是真的也做个风流鬼,不怕不怕。

洗完澡走出浴室,晓清已经躺下,村长爬上床,钻进被窝。

晓清伸开双手迎接村长,嘴里喃喃自语,我要找回失去的青春。

抚摸着晓清的玉体,感觉她的皮肤有些干涩,他知道这是女人长期饥渴所致, 随着村长手指下移,晓清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村长惊叹于晓清性欲之强大,她恨 不得把他囫囵吞下去,五年的寂寞生活让她变得几近疯狂。

暴雨过后,晓清追问村长,当年他伸出一根手指头到底是什么意思?

村长笑着说,只有胖墩一个幸免,其他全部沦陷,晓清笑骂村长色狼。

接下来的三天,村长几乎没有下过床,他不分昼夜尽心尽力的服务,晓清终 于心满意足,然后她亲自开车,把村长送到火车站。

临别前,村长问晓清,我有个疑问,为什么我用卑鄙的手段占你便宜,你却 不计前嫌,反而帮助我呢?

晓清微微一笑,尽管你很坏,但是并没有欺骗我,不像我初恋男友,况且女 人对于自己的第一次总是最重视的。

回到村里,村长就开始着手,干啥都不能没钱。

要说村长也真有两下子,他走到乡里,跑到县里,费尽千辛万苦,想尽千方 百计,说了千言万语,还真拉来几十万贷款。接着办齐了所有手续,又找到一处 空房子做厂房。

钱还差一些,再到邻居家借。这借钱可是大事,别说大家手头都缺钱,就是 有点钱,谁舍得借给你村长呀,毕竟创业有很多未知数。

但没关系,村长就是办法多,算你们出钱入股,钱多股份多,到时候赚了钱, 分红也多呀。

敬田当了新任村长,感觉有些对不住老村长,在大羽的建议下,带头捐出一 部分钱。

青林自从暴打了村长,也想缓和一下关系,也捐了一部分,其他各家在利益 的驱使下,很多也拿出钱来入股。

就这样,村长终于凑够了钱,购置了生产设备和材料,第一批产品终于生产 出来了,有晓清在,销路不是问题。但是只靠晓清也不行,还要开拓更多的市场, 村长为此多次南下联系业务,寻找客户,后来他们的产品不但打入南方部分城市 市场,还远销南亚几个国家,实现出口创汇,当年不但还清了所有贷款,还创造 了丰厚的利润。

只不过,一个人啥都要管,可把村长累得不轻,村长全家也跟着忙得不可开 交。这不是办法,看来不用人不行了,但是现在村里的男人大都在外打工,留下 的都是些老弱病残,男人用不上,那就用女人吧。

村长一琢磨,村里的媳妇真不少,但是究竟用谁可要仔细研究。关键位置必 须用自己的人才放心,找一个能干的总经理,可以给自己分担不少事,但是用谁 呢?

要说这村里管理能力最强的女人就是妇女主任秋萍了,这秋萍可不是个简单 人物,她也是村委成员之一,在她的领导下,村里的妇女工作始终位于全乡第一。

她不但人长得漂亮,而且性格开朗,说话嘹亮的跟个男人似的。这村里的红 白喜事都找她帮忙,她可是个热心肠,谁家有事都愿意去。

村长跟她是老相好,她也是村长最得力的帮手,最最信任的人。

但有一次,村长找她有事,看到她家大门关着,村长奇怪,这大白天的关着 门干嘛?他从门缝往里看,原来屋里站着三个汉子,一个是年过花甲的宝仁大叔, 和村里的二流子虎皮,还有一个是村里的光棍大嘴。秋萍坐在床边子上,裤子退 到腿弯下,嘴里骂骂咧咧的,都给老娘排好队,一点组织纪律性没有,今天全让 你们快活不成,懂得啥叫尊敬老人不?宝仁大叔排第一。

村长实在看不下去,独自悄悄走开了,自那以后他就不太信任秋萍了。

秋萍不能用,村长又想到了大羽,尽管大羽的性格有些张扬,村长也有些信 不过她,但是她是新任村长敬田的老婆,他们家赞助的款子也最多,所以没有别 的选择,只能让大羽当这个总经理,大羽听说以后别提多高兴了。

村长让青林的媳妇当会计,管住钱财,制约一下大羽,青林媳妇比较稳重, 村长信赖她。

开始青林媳妇百般推脱,但是看到村长苦苦哀求,也就答应了下来。

采购这一关非同小可,必须用自己人,想来想去,广坤的老婆明珠是最佳人 选,就用她了。

营销是非常重要的,必须用性格外向的人,白族姑娘性格活泼,彩霞也是个 泼辣的女人,她们又都是外乡人,让她俩负责销售一准差不了。

就这样,村长组成了一套管理人员,接下来开始招募工人。

村里的媳妇们一听说要进厂当工人赚钱,别提多高兴了,都纷纷报名。

但不是随便就能进的,村长严格把关,年级大的不要,身体弱的不要,呆头 呆脑的不要,还有一个是长得丑的不要。

这样招了二十几个女工,至于继保、钱福、祥瑞的老婆和书文的儿媳也想进 厂,村长严词拒绝,当初我落难的时候,他们四家闹得最欢,现在村长又东山再 起了,想占光哪有门。

村长给自己封了一个职位董事长,穿着笔挺的西服,扎着领带,坐在老板桌 前,飙着二郎腿,抖起了威风。

第二十一章主动上门

继保的老婆可受不了这个气,看到其他媳妇都进厂当上了工人,按月领取工 资,她背着老公,直接找到村长质问,为啥不用她,她身体好有力气,能干活, 哪点也不比别人差。

村长眯缝着眼睛看继保老婆,这可是本村有名的大洋马,村长慢条斯理的解 释,厂里实在用不了这么多人,等以后规模扩大了再说。

继保媳妇哪听得进去,我知道你这是记仇,当初你被撤职,俺家里放了鞭炮, 那是因为俺儿子考上了重点中学,跟你没啥关系。

村长忙解释,俺可不是小鸡肚肠的人,厂里确实不再需要人手。

继保媳妇迈开两条大长腿,扭动着肥硕的屁股走到村长跟前,一把抓住村长 的领带,把村长从老板椅上拽起来。

你是啥人老娘还不知道,村长慌了,你快放手,继保的老婆脚下一个绊子把 村长放倒在地,自己两个大胸器直接压在村长的脸上,压得村长透不过气来。

一只手直奔村长的两腿之间,来回撸了两把,撸得怒目圆睁、一柱擎天,然 后掀起裙子,一腚坐了下去。

这村长虽是一条老淫棍,阅女无数,但是这样的还真是没见过。

一时间颠鸾倒凤,村长云里雾里跟坐了过山车一般快活了一番,只好说软话, 第二天继保老婆就被工厂录取了。

此时钱福两口子正愁着呢,钱福老婆一个劲的埋怨钱福,当初我劝你别请客 你偏不听,现在可咋办?这村长创业成功,一跃成了乡里的首富,现在乡里开会 都要请他参加,而且他还是县里的政协委员。

钱福是村里有名的坏三,整天在村里没事瞎搅合,唯恐天下不乱的主。钱福 的老婆跟他是一户人,整天嚼舌头,两个眼睛吧嗒吧嗒的不停的转,心眼子不少, 就是没啥好心眼,外号巧嘴八哥。

这两口子此时在家里急的团团转,村长这么快就发迹了,以后这日子恐怕不 好过了。这钱福脑子转的快,他嬉皮笑脸的趴在老婆耳边耳语一番,老婆一个巴 掌扇了过去,亏你还是个男人,钱福噗通跪倒在老婆脚下,我们没有别的办法, 这村长就这么一个弱点,我们只能投其所好,为了这个家,你就牺牲一下吧。

钱福老婆想了想,这可是你出的主意,日后甭管咋样,你可不能不认账。

钱福举手发誓,对老婆大人永远不离不弃。

那日晚上,村长如约来到钱福家,两口子早就做好了一桌子丰盛的酒席,钱 福不停的讨好,钱福老婆不停的献媚敬酒。

很快村长喝的有些酒意了,醉眼迷离的看钱福老婆,看来她是精心打扮了一 番,一对细长的眉毛弯弯上挑,两个原本就很迷离的眼睛,化妆后更显妖媚,一 张小嘴还抹了口红,上身穿着贴身的胸衣,峰峦迭起、凸凹有致,下身穿紧身裤, 屁股撅的跟雨后的蘑菇似地,平时一个尖酸刻薄的女人也有性感柔媚的一面。

巧嘴八哥名不虚传,不停的说着甜言蜜语,为了套近乎,当场认村长做干爹。

钱福老婆看到村长喝的差不多了,给钱福使了个眼色,钱福知趣的起身离开 房间。

巧嘴八哥笑着问村长,干女儿有一道好菜味道真不赖,干爹要不要尝一尝?

村长说是啥好吃的,钱福老婆神秘的说:是肉夹馍。

啥叫肉夹馍?没吃过。

钱福老婆一屁股坐在村长的腿上,不知羞耻的把手伸进村长的裤裆。

村长顿时呆若木鸡,紧张地说,你不怕钱福知道?

干爹不要担心,这可是我们家钱福同意的,说话间钱福老婆已经跟村长套接 在一起,恬不知耻的说:这就是肉夹馍,好吃吧干爹?

第二天钱福媳妇也如愿进了厂子。

祥瑞的老婆是聪明人,看到继保与钱福家都上班赚钱了,知道自己下手慢了, 急的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三番五次的找村长,都被村长以各种理由推掉了。

村长心里有数,原本这祥瑞跟自己还沾点亲戚,按照辈分应该叫自己叔叔, 是远门本家的侄子,按照这点亲戚关系,村长不用别人也得用他。

可是村长忘不了当初自己刚被免职,祥瑞就跟自己要债,那不是趁火打劫吗? 哪还有一点亲戚味。

祥瑞老婆可不甘心,不见我是吗,我天天来骚扰你,搞得村长没办法,只好 见了一次。这祥瑞老婆知道见一次村长不容易,她开门见山,我知道祥瑞当初做 的不对,不能这时候给村长要债,那不是趁火打劫吗?尽管当时家里有急事,要 买机动三轮车,手头上确实缺钱。您大人大量,把祥瑞当个屁放了吧,说着祥瑞 老婆抓住村长的双手放在自己的胸部,如果你还不解气,侄媳妇这里有奶,让你 尝尝好不?

村长原本就是色狼,祥瑞老婆长得肥嘟嘟的,但是肥而不腻,皮肤雪白不说, 身上长着三小三大,嘴小手小脚小,脸大胸大腚大,这送上门的肥肉哪有放过去 的道理。村长趴在侄媳妇雪白的大馒头上吸吮起来,祥瑞老婆正在给孩子哺乳, 奶水颇丰,村长一不小心漏了一脖子。

祥瑞老婆嘲笑道,没喝过奶咋的?还漏呀,看侄媳妇喝你的,保证不漏,俺 可没有奶。

我知道你没奶,我是要喝你下面,第二天侄媳妇也如愿进了厂。男人一旦成 功,女人就会主动送上门来。

书文的儿子与儿媳晓惠是小学同学,初中同学,又一起上的中专,毕业后一 起去南方打工,而且是在一家公司,两人是真正的青梅竹马,感情很好。晓惠在 公司那几年工作出色,老总也很器重,本来公司是要提拔重用的,晓惠因为与老 公要结婚生孩子,不得不辞掉了工作,书文的儿子结完婚回去上班了,但晓惠接 着又怀上了孩子,也没了再出去工作的心情。

这村长办了企业,而且生意红火,企业就在家门口,晓惠当然想去上班,让 自己的才能得到发挥,但是村长不用她。

书文心里清楚,当初村长被免职那回,自己跟村长闹的不好,现在村长还记 这个仇。

晓惠不甘心,私下里瞒着公公找了很多人,但都没啥结果。

继保的老婆看到晓惠急得团团转,心生恻隐之心,私下里跟晓惠聊,我也替 你抱不平,按照你的条件,比他们可强多了,你有文化有知识,也有工作经验, 个人条件吗?你容貌出众,身材高挑,根本不像乡下人,跟城里女人没啥区别。 晓惠有在南方工作的经历,这气质当然跟村里的女人大不同了。你找别人,不如 靠自己,我们都是女人,知道我们最有价值的是什么。

晓惠是聪明女人,当然明白继保老婆的意思,晓惠的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工作上班赚钱,体现个人价值,那是自己的梦想,但是这女人的名节更重要。继 保老婆见她不同意,也就没再劝。

没过几日,晓惠又主动找继保老婆,看来她脑子转过弯来了。继保老婆一看 晓惠想通了,马上安排她与村长见面,晚上吃完饭,继保老婆以帮助孩子补习英 语为借口,把晓惠约到自己家中,聊了一会村长就来了。

继保老婆说:村长你真是瞎眼了,用这个用那个,我看哪个都不如咱,有文 化有知识,外语说的跟外国人似的,你们好好聊聊吧,继保老婆说完就出去了。

村长对这个气质高雅的小媳妇早有兴趣,只是苦于没机会,他看着晓惠羞涩 的低着头,两条长长秀臂垂在腰下边不知道往哪里放,村长走过去,把她拦在怀 里,一张胡子拉碴的老脸往上贴。晓惠跟男人感情很好,两个人是自由恋爱,而 且在这个年纪,都相信爱情是纯真圣洁的,与自己男人欢爱时,她听到的都是说 不尽的绵绵情话,没完没了的体贴爱抚,根本没见过这个阵势。真是又慌乱又羞 涩,恍惚中已被村长脱下外套,羞的晓惠不敢睁眼看,尽管事前有些心理准备, 也绝不会想到会是这个样子,没有一点温柔体贴的前戏,就这么直挺挺的进入了。

男人对自己的女人大多是温柔体贴的,但是人家的媳妇得来不易,不搞白不 搞,况且这村长一个老淫棍,根本不知道啥叫怜香惜玉,只会像头野猪一般的横 冲直闯,把个晓惠整的几次昏死过去。

待继保老婆进来后,把村长骂的狗血淋漓,真不是个东西,人家一个年轻媳 妇,你就不能温柔一点,把人家弄成啥样了,村长也忙道歉,我以为她养过孩子, 谁成想这么不经折腾,以后我多给她点补助好了。

继保老婆搀扶着晓惠回家了,见到书文解释说在院子里滑倒了,扭了一下大 腿。晓惠在家养了三天,才去村长那里报到,晓惠的外语好,村长给了她一个外 事办主任的职务,专门负责进出口业务,跟外国人打交道。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