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言情

【与女警官的特殊性爱】

fu44.com2014-06-13 13:59:58绝品邪少

*
             与女警官的特殊性爱作者:andrew_x  遇到那个女人是在一个咖啡厅里,当时我和小季正悠闲的喝着咖啡,突然她好像发现了什么,激动的站起来冲着入口处拼命挥手:“吴姐,吴姐!”我随着声音望去,那儿站着一个长发披肩的女人。女人听到了小季的喊声,很快她找到了目标,冲我们露出灿烂的微笑,既而走了过来。  女人很大方的坐在我们旁边,坐下的同时不忘礼貌的冲我点点头。小季很热情的拉住她:“吴姐好久不见了!你结婚的时候见过你最后一次,之后你都不联系我……”语气中说不尽的抱怨。我注意到,女人听到“结婚”两字的时候神情明显一暗,但很快就被她遮掩了过去:“不介绍介绍这位帅哥吗?”眼神中带着几分笑意。  小季脸一红,不好意思的说道:“这是我们经理,我们在谈公事呢?”  “别听她的,XX,正职是小季的男朋友,副业才是她上司,呵呵。”我微笑着,冲女人伸出手去,女人也很礼貌的和我握了握手。入手的感觉居然不是平常女人般的细腻,她的手有些粗糙,手指部分好像还有茧子。小季听到我这么说,羞得低下了头,脸上的红色更浓了。  之后的谈话让我对这个吴姐有了更深一步的认识:小季的父母和吴姐的父母原来是一个单位的,两人从小在一个大院里长大,吴姐大小季几岁,处处都维护着她,甚至好几次把欺负小季的男生打得屁滚尿流,小季也忠实的充当着大姐大小跟班的角色。随着两人年纪渐渐长大,再加上单位大院拆了变成了一栋栋高楼,两人之间的走动也就没那么频繁了。再往后,吴姐结婚了,搬出了小区,两人也就断了联系。算算好几年了,难怪小季今天看到吴姐这么激动!  听着两个女人喋喋不休的家长里短,无聊的我无意中对眼前这个女人产生了几分好奇,长发披肩,脸庞俏丽,高耸的胸部随着呼吸一起一伏,浑圆的大腿看上去似乎没有丝毫赘肉,虽然是坐着,但较好的身材展露无疑,但这些都不是关键,最吸引我的是这个吴姐身上透露出的那一种威压的气势,对,是气势!一种无形的压迫从她身上传来,仔细感觉,几乎能让人透不过气。太奇怪了!吴姐很快就发现了我在打量她,飞快的瞥了我一眼,那眼神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可以理解成暧昧也可以理解成恼怒。  那次见面之后,吴姐依然不存在于我和小季的生活之中,虽然我对这个女人充满了好奇,但随着时间的飞逝,那种感觉也就渐渐淡化了。就在我几乎要将她遗忘的时候,一天半夜我的手机响了。  拿起手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最近没和别的女人有联系也好久没混过夜场了,是谁呢?迷糊中我接通了电话,“是我。”女人的声音,并没有说出名字就这么短短的两个字,但我本能的冒出一句:“吴姐?”  “呵,你居然还记得我?小季在你旁边吧?”电话那头的女人语气中透出笑意。  “小季怎么会在我这里呢?她在自己家啊!你有她电话吗?电话是……”  不待我说完,女人就打断了我:“别扯这些,我不相信你们没上过床。好了,我不找她我就找你。”  吴姐的话让我脸上一红,不待我解释只听她又说道:“怎么样,大经理有空出来喝几杯吗?”  “行啊,哪个酒吧?我立马就到。”大半夜的被女士邀约我本能的感觉有戏。  “去酒吧?多没意思,你来我家吧,地址是……”女人说完就挂了电话。靠,去她家!我还没答应去不去呢!更何况她好像结了婚的,这算什么?老公不在家?偷情?直觉告诉我事情肯定不会那么简单,但本能却驱使我开车去了她家。  按响门铃,很快门就被打开了,吴姐站在门后。“进来吧!”说完,吴姐转身进了屋,我跟着进去反手关好门。“随便坐,我去倒酒。”  我应了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吴姐倒了两杯红酒,向我走了过来,直到这时我才把她看仔细了,惊得我从沙发上一下跃了起来:“你这是?”只见吴姐一头秀发虽然束缚在脑后,但明显很凌乱看样子是匆忙系好的,枚红色的衬衣还有波西米亚半身长裙上沾满了泥土和墙灰,甚至衬衣领口和长裙裙摆处还有撕裂的痕迹,脸上虽然清洗过,但隐隐能看到指印,手臂和小腿上也有几处浅浅的伤口……如果这幅样子是从外面回来,那多半是越到色狼了,如果是一直在屋里,那就是和老公起争执了,我更倾向于后者。  “没什么,刚从外面回来!”吴姐轻描淡写的说到。  难道真的遇到色狼了?虽然很镇定,但是越镇定越是出事了!肯定被……我的脑子飞快的想着,吴姐看我不做声,仿佛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她笑了起来:“想什么龌蹉的事呢?我这是才出完任务回来。”  “出任务?”大半夜一个女人出什么任务?我一愣,脑子明显感觉转不过来了。  “我是个警察。”吴姐又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见我明显不信的神情,转身拿起沙发上的包从里面掏出一个小本丢给我,小本上阴印着几个字“人民警察证”,打开里面是吴姐的照片和身份资料,一行小字引起了我的注意——刑侦支队二中队……“你还是刑警?”我大吃一惊,难怪说刚才出任务去了。  吴姐没有回答我,只是点点头,然后低头喝了一口红酒。“你这么迟回来,你老公不担心吗?对了,大哥呢?”简直是没事找事,老公在的话还会约你回家?肯定是出差之类的,真笨。  “我离婚两年了……”吴姐又低头喝了一口红酒。  我不知道是该为自己庆幸还是该为吴姐感到难过,为了打破尴尬的局面找找话题,我装作很感兴趣的样子求吴姐讲讲她今天出的任务,事后证明这是多么明智的想法。接下来吴姐开始慢慢的讲述几个小时前她所经历的事。(以下是吴姐的回忆,引用她的口语采用第一人称)“五甲巷子知道吗?对,就是老城区那个很多低矮瓦房组成的像蜘蛛网一样的巷子。上个月那里出了一个变态色魔,专门袭击下夜班回家的单身女性。因为巷子里四通八达,虽然有好几次被路过的行人发现,但仍然让他给逃脱了。连续一个多月,他已经袭击了七名单身女性,其中还包括两名参加晚自习准备高考的女学生。市局对这事非常重视,成立了专案小组,今天晚上准备用放饵的办法对其进行抓捕。就在行动前,准备做饵的同事突发急性阑尾炎,新进组的几个小女警明显不够格挑大梁,所以我就客串了一回。”  “巷子里的暗处提前就埋伏下了我们的人,我按照之前就订好的行动路线,在巷子里转了好几回都没遇到可疑的人。就在我们以为色魔今天不会出现准备收队的时候,隔壁巷子传来女人的惊呼声。本能告诉我,那边出事了,色魔兴许就在那里。我疾步赶了过去,看到一个黑黑的人影丢开一个女人,慌忙的又钻进了旁边的巷子,果然是变态色魔!情况紧急,为了防止色魔逃脱,我急忙追了上去,但事后我才知道我犯了两个致命的错误!其一,我今天是做饵身上并没有带有武器,其二是五甲巷子里错乱分支太多,很容易就能把人跟丢。所以结果是,被队友跟丢的我赤手空拳的对上了变态色魔。”  “我追到一个平房前,黑影直接就闪进了房子里。我当时甚至庆幸这个色魔恐怕是慌不择路了,居然跑进屋子里,这不是瓮中捉鳖吗?回头发现同事并没有跟上来,但想想我这么多年一直不曾丢下的身手,在警队甚至有些男同事都不是我的对手,一个小小的变态色魔我还不放在眼里,牙一咬心一横我也跟着钻了进去。”  “屋子里挂着一个瓦丝灯泡发出昏暗的光,借着灯光我看到平房里堆满了建筑材料,能看到不少堆积起来的水泥包,还有满地的石灰、木材。我小心翼翼的往前搜索,随时注意着身边的动静。就在我往前走了几步的同时,旁边一个堆起来的水泥包轰然倒塌,我急忙往一边躲闪,突然一个黑影暴起,从身后制住了我. 黑影的力气很大,他从身后抱住我,像钳子一样的大手从身后伸过来,将我的双手紧紧抓住,就势按在一旁的墙上。我奋力挣扎,用上了防身术,但很快我发现,这个色魔恐怕不是普通人,因为他很巧妙的就化解了我的招式,或者干脆用身体硬接下我的攻击,一时间我措手不及。”  “不等我想到对策,色魔就对我下手了。他铁钳一般的大手牢牢的抓住我两只手的手腕,死死的摁在墙上,而另一只手从我身后伸到前面,直接从我衣服的下摆钻了进去,没有丝毫停留直接就摸到了我的胸部,抓住了我的一边乳房捏了两下,然后他一把就扯掉了我的胸罩,大手在我的衣服里直接捂上了没有遮挡的胸部。他的手很大,能把我的胸部完全握住,他的手很粗糙,胸部传来毛刺的感觉,让我十分敏感。他的动作很粗暴,就像揉沙袋一样使劲揉搓我的乳房,胸部上传来的痛楚让我精神一振,我拼命扭动身体,期望能转过身来好让我和色魔面对面,因为只能这样我才能使出身上的力气,才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一筹莫展 .”  “在我的拼命努力下,被色魔制住的双手眼看就要挣脱出来,谁知道这个色魔非常有经验。他迅速的抽出在我衣服里肆虐的手掌,飞快的在我的后颈处狠狠的来了一记,他的力气很大,吃了这么一记手刀,虽然我强忍着没有昏过去,但是全身的力气却仿佛被抽干净了一样,四肢变得软绵绵的。他见我瘫软后,直接放开了抓住我的手,将我拦腰抱起,然后走到墙角将我丢在地上,那里铺着厚厚的一层用过的装水泥的袋子,所以摔的并不是很疼。”  “色魔走到我的面前,借着微弱的灯光,我看到这是一个很魁梧的中年男人,体型很健壮,赤裸的双臂孔武有力,我注意到他的肩膀上有枪伤,那么他曾经不是一名军人就是一名悍匪。不等我观察的更仔细些,色魔跪下身来,他抓住我的裙子边缘处熟练的往上掀,很快就将裙子卷裹到我的腰部,然后就势一把扯烂了我的裤袜和内裤,短短的时间我下半身已经被剥的精光。色魔站起身来脱掉了自己的裤子,只见那坚挺的东西居然黝黑的发亮。他抓住我的双脚脚踝左右大大的分开,然后挺着那东西向我凑了过来。他趴伏在我身上,又掀起了我的衣服,我的胸部这下完全暴露在空气中。他的大嘴一下就含住了我的左乳,舌头在上面飞快的舔动,粗糙的舌尖卷裹住我的乳头在上面摩擦,右手一把握住了我的右乳,使劲的搓揉,甚至还用手指夹着乳头拉扯。我想把他从我身上推下去,却浑身没有半点力气,好容易举起来的双手只能无力的搭在他的肩膀上,倒像是在迎合他一样,所以他更加卖力的玩弄我的乳房。”  “他就这样整个人趴在我的身上,一阵阵浓浓的汗臭味直冲我的鼻腔,腥臭的口水涂满了我的双乳,胸部在他的大力玩弄下变得红红的。但这些都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因为他趴在我的身上,下身自然就紧贴我的私处,那东西不停的在我的私处边缘顶碰,有好几次都顶到了私处正中,只要一使劲就能进去,吓得我魂飞魄散。但他好像并不急着占有我,只埋头专心的揉捏着我的乳房,险险的让我躲了过去。”  “胸部被他大力的揉搓,私处又不停的被刺激,我的身体很快就背叛了我,不管我如何抗拒还是起了反应,我的乳头开始变得坚硬挺立,我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我的大腿开始变得酥麻难耐,我的私处感觉到有液体流出来……色魔慢慢的也发现了这些,他嘿嘿一笑,从我的身上退了下来。双手搂住我的大腿左右抗在自己的肩上,一手扶着那东西一手吐了口唾沫开始在那上面涂抹,而那东西的尖端时不时的点到我的私处上,让我浑身一颤。”  “准备好了以后,他开始挺着那东西向我靠近,我不停的摇晃着脑袋告诉他我不愿意,但我知道这都无济于事,对于一个色魔而且是箭在弦上的色魔来说,我的一切反抗都是徒劳的。甚至我微弱的反抗挣扎,却让他把我的双腿搂的更紧。他像是一个很懂得调情的老手,并没有急色的插进去,而是手握着那东西在我的私处上摩擦,顺着缝隙用那东西的尖端向上或向下滑动,既而又用那东西在我私处上抽打,甚至顶正了以后略略挺进去一点点,然后在我满脸恐惧中满意的退出来。来自私处的刺激是强烈的,我的身体反应更大了,下身流出了很多水。色魔见到这一切异常兴奋,脸孔兴奋的几乎扭曲,只见他喘着粗气,一手握着自己的东西,一手抚摸我的私处,待到手上沾满了我的体液以后,又涂抹在自己的那东西上。”  “做完这一切后,他直勾勾的看着我私处,眼睛里泛着光,就像饥饿的野兽见到食物一样。然后,他挺着那东西慢慢的抵正了我的私处入口,因为分泌了太多的体液,我的私处在他轻轻的挤压下就向两边分开来,我能感觉到那东西往前凑了凑,紧接着,私处传来被迫挤开的感觉,那东西的尖端部分已经分开了我的阴唇抵正了阴户入口,我能感受到那东西在微微的颤抖。色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知道,接下来必然是全力的一挺,然后他那东西会贯穿我的阴道抵到我肉体的最深处,再往后是无情的猛烈的蹂躏。既然无法反抗,我只能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突然,我感觉到抵住我私处的东西在猛烈颤动,色魔慌乱的握住根部想要阻止什么,紧接着一股股粘稠滚烫的感觉从我的私处传来,我立刻反应过来,他射了!早泄!几轮喷射过后,色魔一脸沮丧的从我身上爬起来,穿戴好衣物,站到门口向外张望了一下,见是没人,一闪身消失在屋外。我躺在地上,慢慢的恢复了力气,好容易挣扎着爬起来,只见我的胸部糊满了色魔腥臭的口水,下身更是一片狼藉,白色的精液涂满了我的私处,并且顺着屁股流到了地上。我抓起被色魔撕破丢在地上的裤袜在身上抹了抹,又用残破的内裤擦掉了那些精液。”  “穿戴整齐后,我意识到这里是第一现场,不能让我的同事们发现我在这里,否则……我支撑着身体好容易挪出了屋外,靠着墙走了几十米远,终于被一个同事发现了。我撒了个谎,说我遇到了色魔并和色魔发生了搏斗,最后因为我不敌色魔让他跑了,并且附带上了几个色魔的特征。队长立刻吩咐照我说的体貌特征进行抓捕,同时让我回家休息,不用再参加接下来的活动。然后,我就在回来的车上,给你打了电话……”  听完吴姐的陈述,我呆在那里。我已经完全将自己代入了色魔的角色,在那样的情况下没有进入就交货换成是我的话,肯定憋成内伤。等等,吴姐说在回来的路上给我打的电话,看她一身的装扮,应该也是刚刚到家还未来得及梳洗,那这样的话,那撕裂的衬衣和长裙下应该是一具赤裸的胴体,那高耸的乳头不知道软化没?那未清洗的下身肯定还带着浓浓的精液味道!但是那小穴里却是并未被侵入,依然干净如初,也许正等着人去撕裂去蹂躏……见吴姐低头望着酒杯里的酒默然不语,我压制下心中蠢蠢欲动的那股邪火,坐过去,轻轻搂着她的肩头:“没事的,都已经过去了,别多想了。”吴姐接下来的话让我目瞪口呆。  “其实,当时我很迷乱,当那东西抵住我私处的时候,我心里最深处居然很希望它就那么插进来,但我仅存的意识却告诉我我正在被强X,应该反抗。我很矛盾,身上刚开始没有力气,但到后来我已经恢复了部分力气,虽然不一定能阻止色魔,但略作挣扎还是可以办到的,但我的潜意识却让我放弃了抵抗。最后,色魔功亏一篑早泄的时候,我心里涌起一丝丝侥幸,但更多的是失望、空虚。我一直在问自己,难道当时的我打心底就希望被蹂躏被强X?不然怎么会那么容易就让色魔制住?久经锻炼的身体那么容易就失去了所有力气?”  看着无助的吴姐我沉默了,喊声吴姐那也是跟着小季喊的,像她这样最多三十来岁的女子就算比我大也大不了几岁,又早早的离了婚,心思都扑在工作上。但是,内心的那份空虚却不是工作能够填补的。女人都希望被呵护,被关爱,被喜欢的男人占有,这些都是她这个年纪应该享有的特权,但她偏偏不能。那份寂寞压制在心中太久,就会变成怨念,结果在今天遇到色魔对自己的侵犯后,完全爆发了出来,所以才会出现吴姐刚开始陈述的那些情况。这也是人之常情,但是,我怎么跟她解释呢?难道说,你太空虚寂寞了,你应该和一个男人上床,我不介意做那个男人。这也忒无耻了些!  我们都没说话,房间里一时陷入沉默。突然,吴姐抬起头来:“或者你可以帮帮我,我想回到之前的场景,只有回到那时候,也许我就能找到我心中到底需要什么,渴求什么!”  “怎么回?”我一愣,脑子里想到两个字——穿越!  “案件重演!”吴姐的嘴唇吐出这几个字的时候,她的眼中泛着异样的光彩,原本她身上透露出来的气质在这一瞬间变了模样,一股淫邪的感觉直扑我的面门,我想之前的变态色魔不外乎也是这个样子吧?好容易被压制住的邪火一下被点燃,瞬间烧遍了我的全身。我知道吴姐是什么意思,不外乎让我在这里假戏真做的假强X她一回,这种玩法我还是第一次,新鲜刺激带来的兴奋让我浑身毛孔都为之一振。  “那还等什么?”我扮演变态色魔的角色,而吴姐则依然是刚才追击我的英勇女警。我一弯身猛的向一旁的吴姐扑去,吴姐很巧妙的闪身躲开了。我一跃而起,从身后抱住了她,就在我刚想将手伸到前面学色魔那样摸胸的时候,吴姐一个漂亮的肘击击中我的胸口,疼的我只能松开她,捂着胸蹲在地上。  “姐姐,不带这么玩的啊!你可是搏击高手,我又不是真的变态色魔,怎么可能打的过你,哎哟!”我龇牙咧嘴的呻吟。靠,吴姐这一击差点没把我心肺给撞出来,这么大力气,是女人吗?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刚才太入戏了,都忘了这一茬。”吴姐急忙走过来安慰我。晕,还太入戏,你当是拍三级片呢?气的我直翻白眼。“怎么办呢?我担心待会我又忍不住出手……有了!”吴姐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只见她抓起沙发上的包包,从里面拿出一副亮晃晃的东西,很熟练的扣在了自己双手手腕上,“这下你放心了吧!”吴姐冲我抬抬已经被一副明亮的手铐铐住的手腕。  “还有不许用脚踢我,但是你可以拼命挣扎,嘿嘿!”我脸露淫笑,一个飞身又向吴姐扑去,因为事出突然,吴姐还没反应过来,被我顺利的扑倒在沙发上。  “放开我!你要干什么?”吴姐一脸正气让我一愣,看那认真的样子像是动气了!难道吴姐变卦了?游戏终止了?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吴姐冲我狡黠的眨眨眼,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靠,原来是装的!吓我一跳呢,不过这样才好,才更逼真嘛!我喜欢!  望着在我身下不停挣扎的吴姐,三十出头的女人却有着十几岁少女般白皙的皮肤,身体因为常年锻炼充满了爆发力,下身的裙子略微卷起,露出里面修长的双腿。上身的衬衣被绷的紧紧的,遮挡不住里面那一对丰满的高耸,两个顽强的凸点屹立在顶端,让我手指大动。  我欲火狂烧,将吴姐被铐住的双手高举,让它们无法干扰我的行动。我双手从吴姐衬衣的下摆钻进去,一下就握住了没有胸罩束缚裸露的双乳。吴姐的奶子不失弹性,入手一片柔软,我的双手满满的一握还不能握完,手掌有些许粘连的感觉,那应该是色魔留下的口水。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也是变态,因为此刻的我不但不觉得恶心,反而那几个小时前被别人玩弄的乳房却更能刺激我的欲望。我在吴姐一对弹性十足又挺拔非常的奶子上大力搓揉,手指用力的掐拧吴姐的奶头,鼻子埋在吴姐的脖颈处,贪婪的狂吸吴姐身上散发的味道,那是几种味道的混合体,有吴姐的香水味,有汗味,更有一点腥臭味,几种味道的刺激让我发狂 .我抽出一只手来,沿着吴姐的腰部慢慢下滑,摸到后面,抓揉着她丰满的屁股,同时开始掀起吴姐的长裙。  吴姐双手被手铐铐住,只有用力的扭动身体来进行挣扎,但晃动的大腿不时碰触到我的根部,更加刺激了我的欲望。我一把掀起她的长裙,顾不得欣赏那片赤裸,趴伏在吴姐的身上,双脚用力的把她的双腿分开,肉棒隔着裤子顶在吴姐的双腿之间。此刻吴姐已经羞得满脸通红,对我怒目而视的眼睛里仔细一看却并没有丝毫仇恨,不得不对她的演技大加赞赏。  我撑起身来,对着吴姐嘿嘿一笑,双手抓住她的衬衣领口用力的像两边一撕,伴随着一声尖锐的布料被撕破的声音,吴姐的衬衣变成了两半散落在沙发上,一对白的过分的奶子裸露在我眼前,随着吴姐的呼吸,浅红的奶头微微的上下起伏。  “别……不要……”吴姐居然装腔作势的叫嚷起来,但偏偏使劲摇晃着身体,让那对奶子左右摇摆,分明是对我进行新一轮的诱惑。这下没有衣服的遮挡,我清楚的看到在我双手下揉搓的双乳是一番什么样的情形。丝毫没有怜香惜玉,我使劲的揉捏着那对奶子,不时的掐掐那两个诱人的奶头。吴姐的双乳很快在我的把玩下变得红通通的,每次我掐捏她奶头的时候,她的身体就会像触电一样轻微抽搐。在我的反复玩弄下,乳头收到强烈刺激,很快变得坚硬挺立起来。  欲火越烧越旺,我站起身来,开始脱自己的裤子。吴姐抓住机会从沙发上爬起来想逃走,才跑了几步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一脚踩在自己的长裙上,绊倒在地。她顾不得爬起来,就这样四肢扭动着向卧室爬去,不等她爬进卧室,我已经脱光了自己从身后抱住了她。  肉棒抵住了吴姐的菊花,我很想就这么插进去,但是没有滋润的菊花比前门更难进,更何况前面的诱惑对于我来说更大,因为那是前一个“战友”奋斗后却没有占领的地方。我一手扶着肉棒一手扳住吴姐的屁股,将她那碍事的长裙掀起来盖住她的头。因为双手被铐住,吴姐只能用手肘支地低下头好能够到头上的长裙,她想把它翻过来。但这样的话,因为上半身前倾,屁股反而翘的更高。我迅速的把肉棒抵到小穴口上,身子微微一弓,双手抓住吴姐的屁股使劲向后一拖,下身用力的向前一挺,整根肉棒“噗嗤”一声全根尽末。  “啊——!要死了你,那么干就进去了,好痛!”吴姐满头汗水,回过头望着我,一脸的痛苦。  “我现在是色魔,我怎么会考虑猎物的感受呢?”我对吴姐说,顺便让她喘口气。  吴姐先是一愣,接着应该是想起了我们的约定,很快的脸上浮现出女人被侵犯后的凄凉悲切的表情,紧咬着下唇发出微弱的求饶声:“不要……不要啊……求求你放开我!”吴姐角色转换之快让我膛目结舌 .  吴姐的小穴里确实很干,我们之前并没有什么前奏,我也不像真正的色魔玩弄她奶子的时间并不是很长,所以没有生理反应也属正常。要不是我欲火焚身,外加这变态刺激的玩法促使我的肉棒比平常坚硬了好几倍,我想我也不能这么顺利的一插到底。总之,吴姐干涩的小穴就像处女一样紧紧的夹住我的肉棒,舒服极了!我开始一前一后的扭动腰部,肉棒从身后在吴姐的屁股间抽插,双手搂住她的大腿,还时不时的伸到前面揉捏一把那裸露的奶子。渐渐的,吴姐的小穴有些湿润了,我便开始玩起九浅一深的玩法,肉棒轻轻的抽插几次,然后慢慢的往外退,待要完全抽尽的时候,屁股一沉腰一挺,使劲往里一顶,肉棒破开小穴里的层层肉壁直达最深处,没来几下,吴姐就受不了了:  “啊……啊……疼……好疼啊……”  “轻……轻点……求求你……求……”  我没理会吴姐的叫嚷,这会子也无法分辨她的叫喊是真是假,再说这样的叫声更刺激了我蹂躏她的冲动,我埋头疯狂的抽插,吴姐在几轮叫喊过后身子一软,无力支持,全身都趴在了地上,大口的喘着气。我趁势将她翻转身来,让她仰躺在地板上。  吴姐双手被铐着高举过头顶,嘴巴张大不停的喘着粗气,胸前的奶子随着她的呼吸剧烈的起伏摇晃,双腿被我大大的分开,耻骨上一小撮阴毛,丰满的两片阴唇紧紧向内包裹住,只留出一条细缝。我注意到,阴毛都粘连在一起,甚至还能看到未擦干净的精液,稍微凑近点甚至能闻到淡淡的精液味道。几个小时前,那个色魔也是像我这样的姿势跪在吴姐的双腿之间,因为早泄只能无奈的握着自己的东西在她身上喷射,可能心有不甘,所以将射出的精液涂抹在吴姐的阴毛还有阴唇上。但是我不一样,刚才我已经完全的插入了小穴中,不像色魔只能在外围摩擦,现在我还要将精液射进吴姐的身体最深处,然后当多余的流出来的时候,我依然会将它涂满吴姐的阴毛和小穴口,覆盖掉之前的痕迹,就像狗狗留下尿液一样,宣布这里已划归我的领地。  变态想法让我浑身一颤,我激动的急于实施刚才的想法。我双手搂住吴姐的大腿,学着色魔一样抗在自己的肩膀上,跪着贴近她的双腿之间,手握着肉棒在她的小穴外摩擦。吴姐撑起头看了一眼,紧接着倒抽一口冷气:“啊!你怎么也这么大?像他一样黑?”  我知道她说的是谁,于是我冷笑道:“因为我也是色魔呀,但又有些不同,因为他是个失败者,而我将彻彻底底的占有你的肉体!”  “不……不要……放开我!”吴姐又开始装腔作势的挣扎,不得不佩服她的演技真的很逼真。  我把肉棒凑到吴姐的小穴口,在两片阴唇上挑弄了几下,然后扒开小穴口,套上坚硬的肉棒,屁股用力一挺,整根肉棒就消失在了吴姐的身体里。我挺了一下,然后开始疯狂的抽送,次次都插到了小穴最深处,肉卵撞击吴姐的屁股发出清脆的“啪啪”声。  吴姐在我的抽插下,双颊很快变得鲜红,眼神迷离起来,鼻翼一张一合,嘴巴微微张开,明显能感觉到她的小穴里越发湿润,甚至有液体流出来,肉棒变得湿滑,在小穴中如鱼得水般的左冲右撞。因为强X的刺激,虽然是假的,但我俩身临其境后都越发不能自拔,正所谓假亦真时真亦假,我很快就有了感觉,肉棒在吴姐的身体中更加涨大,抽插的频率也越发快速。  吴姐很快发觉了我的异常,她开始拼命扭动身体:“不要……不可以……不可以射在里面!”  我心中一笑,这算是变相的提醒吗?身下的速度越发快了,肉棒在小穴里翻飞,“啪啪”的拍打声混合着女人的呻吟声,再加上吴姐扭动的身躯使小穴中的肉壁剧烈的摩擦着肉棒,我的感觉来的更快了。突然,一股电流般的快感击中我的脊椎,我使劲搂住吴姐的大腿,抵紧了小穴深处,肉棒使劲向里一挺,紧接着开始了喷射。随着射精的节奏,我不停的挺动着腰部,肉棒在每次发射的同时都能狠狠的顶到小穴最深处 .射完精后,我从吴姐的身体里抽出还依然膨胀的肉棒,然后将涌出的精液均匀的涂在吴姐的阴毛和小穴上。  吴姐静静的看着我干完这些事后,啧怪的说道:“还不松开我!”我这时才想起吴姐还依然被铐着,于是急忙去她包里翻找钥匙,然后打开了手铐。吴姐坐起身来,用手指伸入自己的小穴中抠挖了一下,然后掏出来,带出一股白色粘稠的精液,冲我无奈的摇摇头:“都说了叫你别射在里面!”  “啊!我还以为……”那时候谁还知道真假呢,再说了,要的不就是这种感觉吗?  “其实我在离婚前对这事就一直没有多大的兴趣,甚至我前夫一度说我性冷淡,也因为这事我们经常争吵最后离了婚。离婚后我觉得不用假兮兮的奉承,不做就不做反而更落得自在,也就没在意。现在我才明白其实每个女人都需要男人的关爱,也离不开性。只是我和她们的方法不一样,我喜欢这样的方式来释放欲望。我这是变态吗?”吴姐靠在我的肩膀上,双手轻轻抚弄着我已经缩小的肉棒。  “不,我觉得这应该叫情趣。谁规定做爱一定要老老实实的在床上?只要双方开心怎么样都行!”我低头轻轻吻着吴姐的嘴唇,心里却知道,我比她更喜欢这样的方式,也更加亢奋。  “嗯。”吴姐回吻了我一下,然后站起身来,走到沙发前,身体前倾双手撑着沙发,冲我撅起丰满的屁股:“色魔应该不介意多次凌辱自己的猎物吧?话说,我怎么有点喜欢你从背后干我的感觉!”  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是无法抵挡这么赤裸裸的色诱的,更何况我还是一个“色魔”,于是我也从地上爬起来,挺着高耸的肉棒,慢慢靠近那肥硕的屁股……  “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