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修真

苍主第一集第一章:第三十三任领主

fu44.com2014-04-11 15:38:07绝品邪少

*
亚克国王非常头疼的看着下面吵成一团、互相推托挖苦的大臣们,他叹了口气,换了个姿势靠在王座上,按照习惯又开始了胡思乱想。

  “一会儿去哪里好呢?去丽贝卡那里?还是去维多利亚那里?嗯,还是去找雪妮吧!”

  一想到雪妮,亚克国王就觉得浑身发热,两腿间的东西不受控制的挺立起来。

  雪妮是他一个月前新纳的王妃,非常的娇柔妖媚,让他沉迷其中。

  在大臣们的争吵声中,他们的国王陛下堂而皇之的做起了春梦,在幻想中,他抚摸过雪妮那滑腻的皮肤、高挺的乳房、紧闭的双腿……

  一个大嗓门的声音打断了国王的遐想,他叹了口气,不用看他就知道这个大嗓门一定是德拉斯男爵,这位身高体壮的男爵嗓门之大,众大臣里没有人可以和他相比拟,他正在大声嚷嚷着:“我们请陛下来评断,以陛下的英明神武、果断明智,一定会有个最好的办法!”

  亚克国王微微笑了起来,尽管德拉斯粗鲁又缺乏足够的礼仪,但他的忠心是毋容质疑的,他经常能够说出一些让自己非常满意的话来。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上个月,也就是一个星期以前,加鲁斯帝特领地的第三十二任领主猝死,死因据说是劳累过度,因为领主要处理的事务太过於繁忙。其实死了个领主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问题是这是一年来加鲁斯帝特猝死的第十二个领主,平均一个月一位,被神诅咒的领地之名不胫而走,让有胆子敢接受这个领地的贵族为之却步,而王国的领地,是不能够没有领主的,短时间的空缺还是可以的,如果领地长时间没有领主,那领地的居民就有可能迁移,造成不必要的损失,特别是加鲁斯帝特行省这种地理位置特殊的地方。

  加鲁斯帝特领地在神光王国的三十三个领地中,面积排在第三十三位,是面积最小的领地,它的组成只有加鲁斯帝特一个行省,而不像其他领地,至少是由两个以上的行省组成,而且很遗憾的,这块土地上物产贫瘠,盗贼频繁,野兽繁多,危险的森林和洞窟数量是王国之最,所以没有人喜欢接手这个地方。

  现在亚克国王正是为这件事情头疼,王国的领地不可能没有领主,而且领地的领主必须是贵族身份,但到目前为止,所有的贵族,没有一个人敢去接受这个领地。

  “还真是件让人头疼的事情啊!”亚克国王抬头扫了眼下面争论不休的各位大臣贵族们,懒洋洋的说:“各位爱卿有什么好办法?”

  下面的大臣们齐声道:“陛下圣明,请您决断!”

  亚克国王差点气歪了嘴巴,原来这些傢伙争论了半天,没有想出半条主意,最后还是把难题绕到自己身上来了。他扫视着众大臣们,忽然目光落在了身高接近两米的德拉斯身上。

  “德拉斯爱卿,你有什么好主意?”

  所有人的目光立刻集中到德拉斯身上,其中大部分人是带着看笑话的心理。

  德拉斯大约二十八、九岁的年纪,身材粗壮而高大,他为人粗鲁豪爽,让很多自命高雅的贵族看不起他,都想看他的笑话,不过出乎意料的,德拉斯居然毫不慌张,恭敬的说:“臣推荐一人,就任加鲁斯帝特的领主,而且保证他不会拒绝。”

  “噢?爱卿快说!”亚克国王又惊又喜,催促着他,而众大臣们也是大为惊讶。

  德拉斯洋洋得意的说:“臣推荐卡罗门多爵士!”

  “卡罗·门多爵士?”亚克国王脸上一片茫然,他根本没听说过这个名字,而且王国也没有爵士这个爵位。

看到国王陛下一脸茫然,精灵乖巧的近侍立刻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陛下,的确有一位卡罗·门多爵士,他是第十一世陛下册封的。”

  “哦!”亚克国王点头表示了解,他故做高深的说:“德拉斯爱卿的提议甚合朕意,不知各位爱卿有何意见?”

  大臣们的表情变的很奇怪,是惊讶与羞愧相混杂的表情,他们异口同声的说:“臣无异议,卡罗·门多爵士的确是最佳人选!”

  神光王国的爵位,分为五个等级,公侯伯子男,依次地位降低,而很少有人知道,在这五个贵族爵位之外,还有爵士这个第六等级。这是平民可以获得的最高封赏,是除与贵族通婚外的唯一晋身贵族的途径。但是获得这个爵位的条件也是苛刻得离谱,需要至少有两次以上拯救国家的功劳,才能够获得这个爵位。

  在王国的一千七百八十年的历史上,只有一个人获得了这个爵位,那是亚克十一世所册封的,而这个人,是亚克十一世的首席厨师。据说他不但发现了敌人在水源中下毒的卑鄙勾当,而且他的美妙厨艺,更是让精神焕发的亚克十一世频频在战场上取得胜利,将王国的领土扩张到现在的程度。於是这位御用厨师获得了爵士封号,而且还是世袭的爵位,传到现在是第三十三代。

  几乎所有的大臣都知道卡罗·门多这个名字,哪怕是那些快要入土的老家伙。

  因为卡罗·门多是王都最着名的假药贩子,他制作的药非常有名气,但是,这种名气,仅仅是限於地下的,是暗中流传的。门多最擅长的,是补药和壮阳药,这些个流连於美色奢华、风月之地的贵族大臣们,哪个不需要这些东西,不过这些都是不能拿到台面上的,否则他们的脸往哪放。所以尽管门多的身份算不上高贵,但这些大臣和贵族们没有哪个反对让他成为领主的任命,他们只是叹息,这下子买药不是非常方便了。

  卡罗·门多爵士获得加鲁斯帝特领地,稍后,正式宣布了这个任命。这就意味着,他现在在名义上,已经和其他三十二位领主并列了,而那些领主,最低的爵位也是侯爵以上。

  德拉斯自告奋勇的担当了去向卡罗·门多爵士宣布国王任命的任务。

  门多住在王都的西边,那里也是贫民窟的所在地,尽管门多算不上超级富翁,但是他的财产也是相当惊人的,不过他就是喜欢住在地形複杂、小巷房屋像迷宫一样、乱得实在不像话的贫民窟,用他自己的话说:“我是隐士,应该隐藏在不起眼的地方,最混乱的地方往往最安全。”

  “这个无耻的死胖子,偏偏要住在这么个地方!”德拉斯无数次的诅咒着门多,诅咒他选择的住所,德拉斯很辛苦的越过了七个水坑,八个散发着恶臭的垃圾堆,七拐八拐后,终於找到了门多的家。

  谁也不会想到那扇破烂不堪的木门后就是王都第一制药贩子的老巢,只有门多的损友和老主顾们才知道这个地方。

  德拉斯一脚踢开木门,大声吼道:“胖子!我来了!”

  几只乌鸦从空中落了下来,掉到德拉斯的头上。

  “门多,你这个混蛋,又给我来这一手!你再不出来我可要放火烧屋了!”

  往常这样的恐吓会起到作用,不过今天好像是失效了。

  “这死胖子,莫非又去推销假药了?”德拉斯如入无人之境,像进自己家一样,直接摸进门多的屋子里。

  一阵微弱的呻吟声传进德拉斯的耳朵,这种声音他非常熟悉,不止是他,凡是经常涉足风月场所的老手都会很熟悉这种声音,那是女人在享受到快乐冲击的时候发出的呻吟。

  德拉斯舔舔嘴唇,露出一脸淫笑:“门多这傢伙一定是又搞到什么好货色了!”他悄悄的接近门多的房间,准备来个偷窥。

  眼前的情景让他吓了一跳,那情景非常的香艳刺激。

  一个男人压在女人雪白的身体上,正做着让人脸红心跳的勾当,整个过程都是在一张宽大柔软的床上进行。

  那女人身材丰满,肌肤白腻,闪烁着一层淡淡的光亮,高挺的乳房在一双手下变幻着形状,两条雪白的大腿乱踢着,明显是快乐到了极点。而伏在她身上正挺动不止的胖子,就是德拉斯要找的门多。

  德拉斯吞了一口口水,羡慕门多这傢伙的艳福,他也是风月老手,一眼看去就知道现在门多胯下的妞风骚异常,绝对是女人中的极品。

  陷入疯狂状态的女人没有发现有人偷看,因为她的眼睛被幪住、手腕被绑到床柱上,而门多的警觉性很高,他一回头就发现了在门口偷看的德拉斯。

  门多是个二十五、六岁的胖子,说是胖子,其实他也不是那么胖得让人难以容忍,顶多只能算是小胖子,他的身材中等,但胯下的傢伙却是超过常人,在圈子里有愤怒的龙枪之称,是风流女们又爱又怕的宝贝。

  德拉斯正在赞叹胖子手段丰富、姿势繁多的时候,门多忽然向他招招手,示意他过去。

  德拉斯立刻张大了嘴巴,暗赞胖子讲义气。这种游戏以前两个人也玩过很多次了,那就是交换性伴侣,而且他们最喜欢把女人幪住眼睛,让她们在不知不觉间享受到这种交换。

  德拉斯那接近两米的庞大身躯想要爬到床上,必然会弄得山摇地动,所以他先把女人的手解开,再把她从床上抱了下来,就那么站着进入了她的身体。

  接触到之后他才知道这女人的娇媚入骨,蛇一样的肉体紧紧的缠着他的身子,嘴里不断发出让人销魂灼骨的呻吟,紧窄的蜜穴更是拼命的夹着入侵的肉棒,誓要让它在最短时间内缴枪投降。

  德拉斯托着女人的屁股,一只脚踏在床上,用一种很怪异的姿势让美丽的肉体上下起伏,而肉棒也藉此用凶猛的力量进出着蜜穴,房间里充满了绯迷欢爱的气息。

  门多悄悄的离开房间,在后院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点上烟斗吸上一口,然后吐出白色的烟圈,这样彷彿就把胸中的空虚也跟着吐出。

  最近的日子比较烦恼,似乎是找不到人生的乐趣了。

  门多看着天上飘过的白云,开始幻想自己能够飞起来,然后抓到天使在云朵上做爱。

  德拉斯的出现打断了门多那龌龊的幻想,他整理着头发,一副满足的样子。

  “嘿嘿,死胖子,从哪泡来这么精彩的妞,夹得俺真是爽死了,啊!真他妈的爽!”德拉斯淫笑着,毫不吝啬的称赞着。“怎么样,让给俺得了!”

  “可以啊!”门多懒洋洋的说,又吸了一口烟:“那是奥古斯都伯爵的大女儿,如果你感兴趣的话,可以去向伯爵大人求婚,求他把女儿嫁给你,然后你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天天免费上这个妞了!”

  德拉斯立刻脸色发白,奥古斯都伯爵是个有名的老古板,而他的大女儿则是王都里有名的荡妇,美艳而风流的荡妇。支吾了几句,他立刻转移话题。

  “啊!门多接旨!”德拉斯忽然想起了此行的目的。他掏出任命文书,大声念着:“秉承神的光辉,以我神光王国国王的名义,任命卡罗·门多爵士为加鲁斯帝特领地之领主,此任命自发布之日起生效,期限为此人生命的终结时止,神光一千七百八十年七月五日。雷里·亚克三十八世!”

  “什么!?”这次轮到胖子跳了起来:“他娘亲的是谁陷害我,鬼都知道加鲁斯帝特那地方是什么名声!”

  “呃……”德拉斯尴尬的笑起来:“这个……是俺的推荐……”

  门多大怒,吼道:“居然把我往火坑里推?提供给你的药以后没有了!你等着阳痿吧!”

  “不要啊!兄弟,你听俺解释!”德拉斯惨叫起来,在某种程度上讲,门多的地位很高,是贵族大臣们不愿承认,又不得不承认的事实,要不是他提供的药物,说不定会有很多人死於腰肌劳损、纵欲过度。

  德拉斯给门多分析着:“加鲁斯帝特虽然有被神诅咒的领地之称,但据我分析,与其说是神的诅咒,不过说是自己的诅咒,你看看前几任领主,毛罗、卡里欧、波斯蒂加、第斯塔纳特、罗里奥、加蓬,那几个傢伙都是些倒楣的死鬼,他们在王都的时候就是以滥交而闻名的,到了加鲁斯帝特那种地方,不死才怪!”

  “哦?”门多感兴趣了:“加鲁斯帝特怎么了,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德拉斯得意的说:“王都的事情你清楚,但是关於边境的事情你就了解得远远不如我了。加鲁斯帝特行省在王国北部,它的西面和东面靠海,北部和非人类领地相连接,那里的确比较穷,而且安全性差了一点,时常有海盗和魔兽出没,但是那几个倒楣鬼不是死在这上面的,领主有自己的侍卫,安全性不成问题,他们都是死在女人身上的!鬼才相信他们是死於公务繁忙,他们的公务,大概是享受漂亮女人吧!”

  门多疑惑的问:“那几个傢伙在王都的时候不就是这德行?也没看他们死在女人身上,怎么到了加鲁斯帝特就挂了?难道是水土不服?”

  德拉斯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你说得对,的确是水土不服,而且是大大的不服!你不知道吧?加鲁斯帝特的首府基尔城,有着风流寡妇城的美名,而且最重要的,因为靠近兽人、精灵的聚集地,所以那里总能看到非人类的女人,呃……当然了,女兽人你是不会感兴趣的,但是精灵族的女人可是……啧啧,现在王都黑市上,精灵族女人的价格可是三十万金币一个!”

  德拉斯面带淫笑,给了门多一个是男人都懂的眼神。

  门多两眼发光,口水都要流下来了,他嘴里念叨着:“精灵美女,风流寡妇……”

  流了一会儿口水,门多把脸一板,很严肃诚恳的说:“对於陛下对我的信任,我非常感激,我会竭诚的维护王国的光荣,竭尽全力的维持加鲁斯帝特的安定!卡罗·门多接受陛下的任命!”

  德拉斯把任命文书放到门多手里,还不忘使劲拍拍门多的肩膀:“兄弟,有什么好的货色,可千万别忘了兄弟啊!”两个好色之徒心照不宣的“嘿嘿”奸笑起来。

  相比於简单的天空,陆地的地理形态是多种多样而且複杂的,而大陆上最複杂的地形就在加鲁斯帝特地区,那里有丰富的河流、森林、地下岩洞、崎岖的山脉,地形複杂多变,也正是因为有此为屏障,人类的势力才没有越过这里,让非人类种族保存了最后一块栖息地。

  基尔城是加鲁斯帝特的首府,它位於加鲁斯帝特行省和夏萨克森行省接壤的位置,而这里,也恰好是在轻骑森林的范围内,轻骑森林是自远古时代就存在的古老地形,其范围内树龄超过千年以上的参天古树屡见不鲜,各种各样的古怪植物让最优秀的植物学家都叫不出名字来,据说每当起风的时候,树叶被风吹得哗哗响,会发出和轻骑兵奔驰类似的声音,轻骑森林因而得名。

  一般来说,轻骑森林里危险的动物和植物很多,所以很少会有人独自经过这里,人们一般是成群结队的坐马车沿着唯一的路线通过这里,从夏萨克森行省最北部的瓦伦克尔村到基尔城,有一条简陋的公路可以通行。

  这些天,在瓦伦克尔村附近来了一只来自於轻骑森林的食人魔,这是一种高大而凶悍的魔兽,有轻微智慧,会使用武器,是典型的肉食动物,而且它皮粗肉厚,除了攻击眼睛和头部等弱点,否则一般的武器很难能伤到它。本来只有在轻骑森林的深处才能见到这种魔兽,大概是因为今年夏季缺雨的缘故,所有有一只食人魔跑到了森林边缘。

  食人魔的出现让公路往来暂时中断,没有人想冒险穿过森林去基尔城,大家都在等待着冒险公会派来的冒险者解决掉这个麻烦。

  也许是有紧急的事情,竟然有一个人冒险驾驶马车,独自一人穿过森林间的公路。

  在森林的深处,有一双绿色的眼睛正盯着行进中的马车,喘气声不住响起,一只粗壮多毛的爪子还拎着一把斧头。

  斧头的主人就是食人魔,这些天来它一直在瓦伦克尔村附近转悠,但是村子里防备得非常严密,它也不敢闯进去,只能在四周的森林里试图寻找食物。不过轻骑森林的动物,多半都是在远离人类聚集地的深处活动,这只食人魔足足饿了三天,饥饿差点让它不顾一切要冲进村子里。

  这个时候突然出现的落单的人类让它非常高兴,因为它终於可以享受到美味的人肉了。食人魔的奔跑速度比不上马,但至少和马车的速度相当,更何况是这辆有些破旧,不能够行驶太快的马车,食人魔注视着马车的行进方向,准备在离自己最近的地点进行攻击。

  门多独自驾驶着马车,还快乐的哼着小曲,一想起再过几天就可以到达基尔城走马上任成为领主,可以任意的享受各个种族的美女,他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但是被精虫冲晕了头脑的门多却没有想到有可能出现的危险,在他眼里,美女和金钱是最重要的,这也是门多家族历代一直恪守的格言,同样的,这也是为什么门多家族每代人都短命的最为重要的原因。

  “人类!美味的人肉!”食人魔那简单的脑子里只转动着这样一个念头,看着马车经过了面前,身高超过两三米,比马车都高的食人魔立刻跳了出去,拦住了去路。

  正做着美梦的门多险些被吓得跳起的马儿掀翻在地,而那匹之前还病殃殃的、门多用最便宜的价钱买到的老马发出一声长嘶,挣脱开马车的束缚,沿着来路飞快的跑掉了,食人魔是这些弱小动物的天敌。

  门多的嘴巴张得大大的,不过立刻又闭上了,因为食人魔张着大嘴散发着臭气,那举起巨大斧头的动作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它不怀好意。

  门多颤颤巍巍的摸出一把可怜的匕首,这是他平时烹饪用的工具。

  食人魔狂吼一声,大步扑上来,挥斧就砍。

  胖子吓得魂飞魄散,连滚带爬的跳下马车。几下“卡嚓”声响过后,马车变成了一堆碎木头。

  食人魔非常的兴奋,卖力的追逐着猎物。

  门多左右躲闪,但是彼此差距过大,他一不留神摔倒在地上,眼看着食人魔举起斧头劈了下来。

  “完了!我的享受美女和金钱的人生!”

  危急时刻,忽然食人魔嚎叫一声,一只眼睛上插上了一只不知道从哪里飞出来的箭,绿色的血液流了下来。

  遭受到突如其来的打击,食人魔立刻陷入到疯狂的状态,它嚎叫着胡乱挥舞着大斧,砸得门多满地打滚。

  门多狼狈的冲进路边的草丛,总算是暂时脱离的食人魔的威胁,他看到一个女人从树上跳了下来,和食人魔打斗在一起。

  女人一头红发,非常的耀眼,而身上那红色紧身衣突现出了她完美的身材,她挥舞着一把剑,不住的斩到食人魔身上,食人魔连连吼叫,身体上冒出绿血。

  “好厉害的女人!可以和食人魔面对面的单挑!”门多咋舌不已。要知道,食人魔力大无穷、抗击打能力强,只有手持双面大斧的兽人战士才敢和它们正面单挑。

  食人魔遍体伤痕,而且一只眼睛被废,影响了视线,它怒吼着挥舞斧头想把女战士劈成两半,但总是差了一点。忽然眼前的红色身影消失不见了,食人魔那简单的脑子一时间转不过来,一下子愣住了。

  “死吧!”女战士转到了食人魔身手,高高跃起,猛力一剑劈下,食人魔的头颅和半边肩膀被劈开,绿色的血液喷得满地都是,随后食人魔庞大的身体倒下,眼看是不活了。

  门多佩服得五体投地,红衣女战士很轻松的就杀死了凶恶的食人魔,这份实力相当的客观,而且最重要的,她是人美实力强,更是难得。

  女战士很快从食人魔的脑袋里挖出了魔核,站了起来,门多看到了她的容貌。

  从外表看,这绝对是个有着坚强性格的女人,挺直的鼻樑、紧闭的嘴唇、火红的头发、修长的身材,拥有完美的身体曲线。她的背上背着一张弓,腰间挂着剑,长腿上套着长长的鹿皮靴子,修长有力的大腿非常吸引人,门多忽然想起一个词:“英姿飒爽”。

  “喂,你可以起来了,食人魔已经死了!”

  门多连忙爬起来,手放在胸前,摆出尊敬的礼节,彬彬有礼的向她道着谢。

  门多虽然是个好色的人,但他和德拉斯那样的色鬼层次不同,在他看来,逐步的诱惑女人更有情调,所以,很多时候,门多都是个有礼貌的胖子。

  女战士叫海嫱蓝,是基尔城冒险公会的冒险者,受瓦伦克尔村的冒险公会委託杀死食人魔,而她很轻松的就完成了这个任务。

  冒险公会是每个城市都存在的组织,他们接受公民的委託,然后等待有自愿的冒险者接受委託,对付食人魔,属於四级难度,这算是比较困难的任务了。冒险公会的委託任务,每一个都会标明难度,最简单的一级任务,基本上就是採集草药、或者帮助寻找走失的宠物、牛羊什么的委託,难度极低,当然报酬也很低;二级任务,属於干掉低级魔兽,而且允许多人组队一齐完成的任务,自然,报酬也要大家一起分了;三级和四级任务就是这种处理比较高等级的魔兽,而报酬随着魔兽的危害程度浮动,三级和四级任务也被称为中级任务;五级和五级以上的任务属於高级任务,自然难度也是非常高的,从去遗迹或者神秘地方探险,到护送客人通过高危险区,根据危险程度,级别也不同。

  据说,冒险公会还有个地下组织,可以接受包括暗杀、行刺一类的委託,当然,这只是据说,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这样的地下组织是否存在。

  海嫱蓝是三天前接下这个委託的,她穿过轻骑森林,正好在门多被食人魔吃掉之前赶到,不但完成了委託,而且也让门多保留住小命。

  了解到其中的情况后,门多立刻向海嫱蓝发出委託,委託她带着自己穿过轻骑森林,到达基尔城,而且,门多还许诺了三百个金币的委託完成费。

  海嫱蓝略微犹豫了一下,一般接受委託的流程是委託人向冒险公会发出委託,然后冒险公会接受委託,同时把委託挂牌,最后是冒险者接受委託、完成委託,虽然门多的提议忽略了这些流程,但海嫱蓝还是同意了,反正杀死食人魔的委託已经完成,她正要回基尔城交付委託,顺便护送门多。

  毕竟门多给了三百金币的委託费,比起杀死食人魔的二百金币的委託费还要高出一半。

  “走吧!”海嫱蓝把食人魔的魔核扔进背包,准备上路。

  “等一等!”门多拿起匕首,对着食人魔的屍体一阵狂砍。

  海嫱蓝皱起眉头,以为门多是因为被食人魔追得太狼狈了,准备在它的屍体上泄愤。

  “门多先生,不需要这样吧,这只食人魔已经死了。”

  门多累气喘吁吁的,毕竟食人魔的皮很厚,切割起来并不容易,“就是死了才可以,你以为这可怕的傢伙活着的时候我敢切它的肉烤来吃吗?”

  海嫱蓝无言,只能看着门多从食人魔的大腿等部位切下了几大块肉,她没注意到的是,门多偷偷的把食人魔两腿中间的部位也切了下来。

  “走吧!”海嫱蓝向着轻骑森林深处走去,从夏萨克森行省到加鲁斯帝特行省间固然有一条公路,但是公路走的是轻骑森林边缘的路线,要绕开横跨森林的虎丘山脉。徒步沿着公路到达基尔城,至少需要二十五天以上的时间,而如果抄近路横穿轻骑森林,以海嫱蓝的速度,有三天的时间就足够了,即使加上门多这个拖累,也只顶多需要十一、二天,时间缩短了一半还多。

  门多有些畏惧,只看食人魔的厉害就知道轻骑森林的可怕,谁知道森林里还有其他什么怪物,不过一想到有海嫱蓝当保镖,应该没什么危险。他背起包袱,跟在女冒险者身后。

  轻骑森林里植被非常丰富,因为这里千百年来几乎没有人类踏足,各种各样的植物任意的生长着、繁殖着。这里有一人高的龙兰草,本来这应该是人们载种在花盆里的花草,顶多只能长到巴掌高;这里还有大如磨盘的郁金香,通常这种花应该只有拳头大小,等等诸如此类的植物种类繁多,大概是这里水源和土质很适合植物的生长。

  丰富的植物也养育出了巨大的食草动物,门多打个哈欠的工夫,就看到有几十只像猎狗那么大的兔子跑了过去,更让他无法接受的,他不时看到旁边的草丛里有手掌长的蚱蜢蹦起。

  门多指着那些明显不合常规大小的动物张口结舌的说不出话来。

  海嫱蓝一边搭着帐篷一边回答:“不用惊奇,这个森林里希奇古怪的事情太多了,所以,当你看到大象一样大的野猪时,不要过分惊讶,这些都是正常的。

  你要注意,不要因为好奇去触摸那些看似无害的东西,那很有可能致人死命。”

  现在的时间已经接近晚上了,从林间的缝隙中,可以看到两轮皎洁的明月升了起来,垓亚世界的夜晚会有三个月亮升起,上半夜两个,下半夜一个。上半夜的月亮称为左弦月和右弦月,下半夜的月亮被称为半魔月。

  海嫱蓝有丰富的丛林生活经验,在丛林里,最忌讳的就是夜间行动,因为在三棱月的影响下,黑夜里的魔兽出现得特别多,而且能力有一定的增强,所以,如果不是有特殊情况,千万不要黑夜里在森林中行走。

  搭好帐篷,海嫱蓝又在周围撒上一些粉末,正好形成一个包围圈把帐篷包围起来。

  门多看到她只搭了一个帐篷,很明显两个人要共用一个帐篷,心里暗暗得意,看来今晚要和佳人共处一个帐篷了,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意外而香艳的收获,看到海嫱蓝的撒药粉的举动,他禁不住问道:“你在做什么?”

  海嫱蓝直起腰,撒下最后一把粉末,“这是野外住宿时防止半夜野兽偷袭的,撒了这些药粉,会阻止人的味道外泄,以免被某些嗅觉灵敏的魔兽嗅到了。”

  门多大感兴趣,类似的药物他也研究过,不过那都是用来增强男人的味道,更好的吸引女性,“这药粉是哪里来的?”居心不良的假药贩子问。

  “哦,是基尔城的浮香堂提供的。”海嫱蓝顺手拔掉帐篷前的一丛草。

  “浮香堂?”门多开始支起下巴胡思乱想,“不知道有没有可能和他们合作,合伙制作贩卖假药,如果在基尔城打开市场,销售大补药和壮阳药,估计金币会滚滚来的。”

  不顾隐藏身份的领主大人开始高瞻远瞩的思考就任领主后的赚钱大计,海嫱蓝钻进帐篷,同时告诉门多,“可以休息了,明天还要早起赶路!”

  看到海嫱蓝窈窕修长的身体钻进帐篷,门多露出了一脸的贼笑,眼睛里放射出淫荡的光忙,他紧跟着也钻进了帐篷。

  本来以为会有一场艳遇,但他钻进帐篷才发现根本只是他个人的意想,完全不是他脑子里想像的那样。帐篷里的空间虽然狭小,但却是可以容纳下两个人横卧,特别是海嫱蓝并没有躺倒,而是坐在帐篷里的一角,盘着双腿摆出一个奇怪的坐姿。

  海嫱蓝的双腿盘坐,右腿压在左腿上,左掌向上竖起立在离胸前一拳远的地方,右手则是横在左手下。

  这个坐姿非常的奇怪,门多从来没有听说过,如果不看她的双手,门多会觉得这个姿势很像是传说中的“仙女坐蜡”,一种他经常採用的姿势,如果海嫱蓝愿意,他会立刻给她演示一下採用这种姿势的好处和所获得的快感。

  感觉到了门多的眼光注视,海嫱蓝看了他一眼,淡淡说道:“这是一个旅行者教给我的一种修炼方法!”

  门多还想继续询问,海嫱蓝已经闭上了眼睛不做回答,不过她最后还是说了一句,“到我醒来之前,你最好不要接近我,因为我运功的时候会有斗气护身,如果被伤害到了,后果自负!”

  “斗……斗气!”门多很惊讶,他当然知道那是什么,垓亚世界中,拥有力量可以通过两种方式,学习魔法或者获得斗气,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一种是通过精神上的锻炼,来达到借用和控制自然力量的方法;另一种是通过肉体的锻炼,催发出自己身体里的能量。像德拉斯那个大狗熊,梦寐以求的事情就是拥有斗气,因为拥有斗气的人,都是名声显赫的高手,例如王国的三大骑士团的团长,拥有了力量,就等於拥有了地位。在神光王国里,魔法师的数量非常稀少,而拥有斗气的人,或者比魔法师的数量还要少那么一点,据门多所知,王都有十四位高级魔法师,这十四个人都受到国王隆重的礼遇,地位显赫,而拥有斗气的战士,只有三大骑士团的六个正副团长再加上皇家近卫军的五个统领。

  不过门多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哪个女人拥有斗气。

  据说,拥有斗气的人,会发挥出难以想像的力量,普通的兵器几乎不可能伤到他们,而且他们挥出的刀剑,可以砍开岩石。

  门多上看下看左看右看,眼里只看到海嫱蓝红色的紧身衣下曼妙的身体曲线,却看不出这美妙的身体哪里充满了力量,要说力量,那也是美女诱人的力量。

  海嫱蓝的身体慢慢亮了起来,身体周围开始散发出一种微弱的带着红色的光,尽管微弱,但却坚定不移的亮着。

  “这就是斗气?”门多小心翼翼的观察了半天,几次伸出手去,最后终於没有敢去触摸她的身体,小心谨慎是门多的个性,他不会因为好奇心而让自己陷入到危险中。

  “这个女人不简单!”门多心里得出结论,他感到自己来加鲁斯帝特的决定是正确的,这里充满了新奇的冒险,像海嫱蓝这样的女人,是他在王都没有遇到过的。

  “她可真是个美丽的女人啊,看那高挺的胸部,细细的腰肢,修长的腿……

  不过这是朵带刺的玫瑰,想摘起来可是很危险的。”门多脑子里转动着龌龊的念头,以他的本性来说,遇到这样的美女,是绝对不能放过的,最低程度也是要搭讪,看看有没有机会更进一步,而现在她和自己一路同行,这是个非常好的开端,而且看起来这个女人性格独立坚强,更加的具有挑战性。

  “诱奸我最喜欢了,美女啊!我来了!”门多躺倒在帐篷里,嘴角边流着口水,数着绵羊的数目,慢慢的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