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修真

《红尘都市》001-005

fu44.com2014-04-08 17:04:45绝品邪少

*
              一、运动型美女

  当第一缕阳光照射在周梦龙的身上时,周梦龙条件反射一样的睁开了眼睛,
翻身起床,穿好衣服,洗漱完毕,下得楼来,正好看到保姆在做早点。“刘姐,
早。”周梦龙脸上露出了一个年青人特有的笑容,和正忙得满头大汗的保姆刘玉
芬打了个招呼,听到声音,刘玉芬转过身来,看到是周梦龙以后,甜甜一笑:
“剑龙,你起来了呀,等一会儿吧,饭一会儿就好了。”

  周梦龙点了点头:“没事的,上班还早着呢,我先出去煅练一下,刘姐,今
天做什么好吃的呀。”刘玉芬微笑着道:“还能有什么呀,不就是你经常吃的玉
米饼加豆浆么。”刘玉芬今年四十二岁,虽然在刘家做的是保姆工作,但是却不
知怎么一回事,保养得特别好,尤其是那一身皮肤,和青春少女不相上下,看起
来也不过就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少妇而已,而且,刘玉芬虽然四十多岁了,但是
从三十岁开始,就一直在周家做保姆,至今也有十多年了,所以和周家上下的关
系都非常的好,大家也没有吧刘玉芬当下人看待,所以,周梦龙听到刘玉芬这样
一说以后,不由的做出了一个流口水的样子,嘴里也夸张的道:“刘姐,还没有
什么呢,谁不知道,你的玉米饼做得可是一绝呀,看来,今天我又有口福了。”
说到这里,周梦龙打了一个响指,转身出了大门。

  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周梦龙自从懂事以来,就一直对刘玉芬有着一种特殊
的感觉,只要和刘玉芬在一起,周梦龙就特别的开心,特别的兴奋,一开始,周
梦龙还不知这是为什么,但慢慢的,周梦龙却发现了自己的秘密,因为和刘玉芬
在一起的时候,自己的眼睛,总是可以在主玉芬的一对浑圆而丰满的山峰上打量,
体会刘玉芬做为一个女人的骄傲,而那种感觉,总是会给周梦龙带来一种莫名的
兴奋。

  年纪渐渐的大了以后,周梦龙懂得了更多,知道自己对刘玉芬的这种心理是
有些摆不到台面上的,所以,周梦龙便在心中刻意的控制起了自己,和刘玉芬在
一起的时候,特意的控制着自己的眼睛,不去看向自己不应该看的地方。

  而今天早上,因为天气太热,刘玉芬只穿了一件白色的上衣在那里忙前忙后,
满身的汗水,早就将那窄窄的上衣给打湿了,贴在了刘玉芬的身上,使得刘玉芬
的山峰在上衣的包裹之下若隐若现了起来,再加上周梦龙刚刚起床,男人特有的
冲动也在刺激着周梦龙,使得周梦龙的身体渐渐的起了反应,所以在匆匆的打过
招呼之后,便离开了刘玉芬,因为周梦龙怕自己多停留一会儿,身体的不雅之处,
就给刘玉芬发现了。

  虽然走出了门,但是刘玉芬的上衣紧紧的贴在了身上,使得洁白的皮肤若隐
若现的样子,胸前的一对玉女峰高耸着,几乎呼之欲出的样子,却深深的印在了
周梦龙的心目之中,摇了摇头,仿佛要将这诱人的一幕给甩出脑外一样的,周梦
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沿着自家的花园做起了晨跑。

  “剑龙,跑步也不叫上我,我们不是说好了么,在我在你们家的这段日子里,
我们一起煅练身体呀。”一个悦耳的声音传入了周梦龙的耳朵里,听到这个声音,
周梦龙的心中一暖,脸上也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随着脚步声响起,一阵香风从身后吹了过来,那香风,带着一股少女的淡淡
的体香,还带着一丝沐浴之后的清香,随着这股香味,一个扎着马尾辩的少女跑
到了周梦龙的身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正闪烁着顽皮的目光,看着周梦龙,
少女长了一张圆圆的俏脸,水汪汪的如水蜜桃一样的眼睛,突显出几分清纯,薄
薄的樱唇,嘴角的边上有一层旁人不易发现的绒毛,整个五官看起来非常精致,
给人一种美丽的感觉。

  少女一身合体的运动衣,将个曼妙的身材尽情的显现了出来,红色的上衣,
紧紧的贴在少女的身上,如同少女的第二层皮肤一样的,使得少女上半身的轮廓,
看起来是那么的充满了青春的活力,一对玉女峰虽然不大,但是在上衣的紧紧的
包裹之下,却显得别有一风味,尤其是印在了红色上衣之上的紧紧的包裹着玉女
峰的贴身衣物的轮廓和花纹,更给少女充满了青春热力的身体带来了一丝诱惑的
味道。

  挺翘的美殿,在运动短袜的包裹之下,显得是那么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在
视觉之上给人带来一种张力十足的感觉,虽然没有用手去摸,但是谁也不会怀疑,
那样的一个美殿,会给人带来一种什么样的美妙感觉。

  长长的,洁白的,没有一丝瑕次的玉腿,看起来是那么的均称,此刻,正在
少女有力的运动之中,玉腿之上的肌肉,正在轻微的抖动着,张显出少女玉腿的
惊人弹性以及修长的美,虽然没有任何的修饰,但是此刻,那玉腿完美得近乎一
件美极了的工艺品,使人看到了以后,会忍不住的生出几分想要把玩的冲动来。

  偏过头来,看了看少女,周梦龙微微一笑,一边继续的跑动着,一边对少女
道:“表姐,不是我不叫你,只是因为你和阿姨睡在一起,我要是去叫你的话,
那肯定会吵醒阿姨的,要是阿姨责怪起来,我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这个全身充满了青春热力的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周梦龙的表姐张如梦,张
如梦今年二十三岁,比周梦龙大了两岁,平时和母亲住在一起,在一家公司里做
文案工作,这一次,利用假期,陪着妈妈,也就是周梦龙的阿姨,到周梦龙家里
小住几日。

  从小到大,这张如梦对周梦龙可以说是关爱有加,而周梦龙也很喜欢这个表
姐,只是后来两家人分了开来,周梦龙的阿姨到别的城市去了,两家人自然难得
见面了,这一次再次见面,张如梦没有想到周梦龙已经变成了一个玉树临风的小
伙子,而周梦龙自然也没有想到张如梦变成了一个婷婷玉立的美少女,所以,在
兄妹之情之中,却又多了几分男女之防的心理,这也是周梦龙为什么没有叫张如
梦起来煅练的原因了,至于所说的怕阿姨责怪,那只不过是周梦龙想出来的托辞,
因为从小到大,这个阿姨可是最喜欢周梦龙的,可舍不得去责骂周梦龙呢。

  二、美女的期待

  张梦儿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周梦龙,眼中波光流动,也不知在
想些什么,周梦龙给张梦儿看得心中有些发虚了起来:“表姐,你看什么呀。”
张梦儿俏脸突然间一红,在白了周梦龙一眼以后,才喃喃的道:“没有看什么,
剑龙,没有想到,几年时间不见,你已经从一个流着鼻涕的小男孩,变成了一个
帅哥了,而且,考虑事情,还考虑得这么周道,表姐真的很为你高兴。”

  张梦儿俏脸红了,在青春之中带着一丝的娇羞,使得张梦儿看起来多了一些
别样的风情,周梦龙心中微微一动,眼光,也有意无意的滑过了张梦儿的一对正
在上衣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女峰:“我长大了,表姐不也
是如此么,我也没有想到,几年前只会在阿姨的面前耍娇的表姐,现在竟然出落
得跟天仙一样的漂亮,和我单位的那些美女少妇有得一比,只可惜了,我们都长
大了,我和她再也不能在一起玩游戏了,我也不可能再拉着她的小手儿,在她的
耳边亲声的叫她媳妇儿了。”

  想到自己和张梦儿在一起时玩过的那些游戏,周梦龙心中微微一痴,泛起了
一丝的异样的感觉,张梦儿可不知周梦龙在想着什么,在看到周梦龙听到了自己
的话以后,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嗔怪的看了看周梦龙,突然间,张梦儿跟想起
了什么一样的:“对了,剑龙,我和妈妈会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的,你平时要工
作,肯定没有时间陪我,但这个星期六,我们一起出去玩好不好。”说到这里,
张梦儿一脸期待的看着周梦龙。

  看着张梦儿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露出来的期待的神色,周梦龙差一点冲口而
出就要答应起张梦儿来,但是,跟想起了什么一样的,周梦龙却强行将想要答应
的话给咽回了嘴里,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以后,周梦龙才轻声的道:“表姐,现在
才星期二,你现在要我说定五天以后的事情,那末免有些强人所难吧。”

  张梦儿的俏脸之上露出了一丝失望的神色:“剑龙,你不会是因为现在当上
了公务员了,看不起我们了,所以才不愿意陪我们了吧。”张梦儿说这话时那一
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所闪烁着的那种似怨似嗔的目光,让周梦龙的心儿一颤,有
些不敢和张梦儿的目光对视,周梦龙加快了步伐,向前跑去。

  看到周梦龙的样子,张梦儿眼中失望的神色更加的明显了,狠狠的跺了一下
脚,周梦儿咬着嘴唇,看着越跑越远的周梦龙:“剑龙,这一次,我回来,你为
什么对我的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你难道是在逃避着什么么,你可知道,
我多想和你,再玩一次过家家的游戏,让你来当老公,我来当老婆呢。”说到这
里,张梦儿似乎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和周梦龙在一起玩游戏时的温情,想到这些,
张梦儿的心中的那丝恼意不但一下子荡然无存了起来,而且咬着嘴唇,吃吃的笑
了起来。

  周梦龙现在的心中也极为矛盾,一方面,那些温情的回忆,使得周梦龙也很
想和张梦儿在一起,好享受一下那种两小无猜的美妙感觉,而另一方面,想到自
己和张梦儿都是成年人了,而张梦儿却是自己的表姐,自己注定是不可以和张梦
儿之间发生一些什么,所以又狠心拒绝了张梦儿。

  在离开了张梦儿之后,周梦龙的脑海里全然是张梦儿失望的看着自己的样子,
想到这些,周梦龙不由的若笑了起来:“表姐,对不起了,我不想伤害你的,但
是我知道自己,你是那么的漂亮,又是那么的纯真,我怕我和你在一起,会做出
什么过激的举动来,这样的话,我实在是愧对于你,对不起了表姐。”

  在周梦龙的心目之中,一直有着一个小秘密,那就是,在读大学的时候,自
从和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发生了一次关系以后,周梦龙的心中就充满了对女性身体
的好奇,不论是谁,只要长得漂亮一点的,周梦龙就会忍不住的在心中对人家幻
想起来,面对着刘玉芬是如此,而面对着张梦儿,甚至是张梦儿的妈妈,也是如
此,而受到良好教育的周梦龙自然知道自己这种心态危险得很的,所以,才会在
今天硬起了心肠,拒绝了张梦儿。

  跑到了第二圈的时候,张梦儿已经消失了,显然是生了周梦龙的气,不知跑
到哪里去了,而看到张梦儿不见了,周梦龙也有些兴趣索然了起来,在又跑了一
圈以后,周梦龙停下了身体,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信步向着客厅走了过去,来到
客厅,一个甜美的,带着一丝磁性的声音响了起来:“剑龙,回来了,你表姐呢。”

  听到那声音,周剑龙的心儿一跳,转过身来,看到一个少妇,正站在客厅的
中央,一双美目之中,正闪烁着怜爱的目光,看着自己,只见那少妇,一张白里
透红的脸蛋之上,桃花眼中一开一合之间,露出着一种成熟妇人特有的风情,眼
角的一丝鱼尾纹,不但不使那少妇看起来有些苍老,反而给少妇更增加了几分成
熟诱惑的味道。

  高耸的山峰,如同要将那真丝衬衫给撑破一样的骄傲的挺立着,那份硕大,
让任何人看到以后,都不由的会产生出几分冲动的感觉来,平坦的小腹,张力十
足,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握,使得少妇更多了几分轻灵的感觉,那近乎完美的腰
肢,将少妇的上半身和下半身巧夺天功的结合在一起,使得少妇整个人看起来,
身材显得特别的惹火。

  下身一件白色的真丝套裙,一小段雪白的小腿露在了外面,那种光滑如玉的
感觉,让人怦然心动,真丝短短裙,是那样的贴身,轻轻的包裹着少妇的美腿,
使得少妇美腿浑圆而笔直的样子,在周梦龙的眼前尽情的展现了出来,诱惑着周
梦龙的神经。

  此人,正是张梦儿的妈妈,周梦龙的阿姨赵佳瑶,虽然赵佳瑶年纪也已经有
四十多岁了,但是早年贫穷的生活,却并没有改变她的天生丽质,使得这个四十
多岁的熟妇,看起来如二十许一样的,如果和张梦儿站在一起,不知内情的人肯
定不会以为这是一对母女,一定会认为这是一对姐妹花的。

  三、娇蛮婷婷

  赵佳瑶看到周梦龙不说话,莲步轻移,走到了周梦龙的身边,怜爱的拿出了
一快手帕,一边帮周梦龙擦着额头,一边嗔怪的道:“梦龙,你在想什么呢,阿
姨问你话呢,你怎么不回答阿姨呀。”周梦龙强行的将自己的目光从赵佳瑶的身
体上收了回来,眼观鼻,鼻观心,目不斜视,中规中举的道:“阿姨,没有啦,
刚刚我是和表姐在一起来着的,可是不一会儿功夫,表姐就不见了,我也不知道
她上哪里去了。”

  赵佳瑶听到周梦龙这样一说,美目之中闪烁出了一丝异样的光彩,可怜的是,
周梦龙因为不敢和赵佳瑶对视,所以,并没有发现赵佳瑶的异常,俗话说,知女
莫若母,从小看着张梦儿长大的赵佳瑶,又怎么会不理解自己女儿的心事呢,从
张梦儿一谈起周梦龙就神采飞杨的样子,赵佳瑶知道,自己的女儿心中是对周梦
龙有好感的。

  如果这件事情放在别的母女身上,肯定会认为这是女儿的大逆不道的,幸好
赵佳瑶生性开放,本来她自己也是嫁给了远房的一个表哥,所以,对张梦儿恋上
了自己的表弟一事,不但不放在心上,反而使得赵佳瑶的心中乐开了花,同样从
小看着周梦龙长大的赵佳瑶,又怎么会不知道,周梦龙本就长得帅气,而且聪明
机智,又能担待,最重要的是,周梦龙细心体贴,实在是当女婿的不二人选。

  这次,赵佳瑶之所以会放下手里的事,而带着女儿来到周家,一来,是因为
好久没有和自己远房的表姐在一起了,心中想念得紧,二来,就是想让周张二人
在一起,以试探一下周梦龙的心意,好为下一步的举止做出打算,现在看到周梦
龙的样子,周佳瑶马上就想到了,这年青的男女,肯定是发生了一些小的矛盾了。

  周梦龙并没有去看赵佳瑶,心中只是想着要如何的在这个从小就怜他爱他关
心他的阿姨面前解释张梦儿不理会自己的事,但就在这时,周梦龙却突然间闻到,
一股淡淡的幽香冲入了自己的鼻子里,那种幽香,带着一丝淡淡的香水的气息,
还带着一丝说不上来的,但是闻了以后,却让人神清气爽的味道。

  闻着这好闻的香气,周梦龙一下子想到了,这是赵佳瑶的手帕,手帕赵佳瑶
自然用过了,那么,手帕之上,肯定是带着赵佳瑶的体香的,而那种说不出来的
气息,不用说,肯定是赵佳瑶残留在手帕上的体香了,想到这些,周梦龙只觉得
心中一热,身体也微微的起了反应。

  赵佳瑶可没有想到,自己的一番怜爱,竟然引起了周梦龙的的思乱想,而是
一边给周梦龙擦着汗,一边喃喃的道:“梦龙呀,你看看,你表姐这个人么,虽
然比你长了两岁,但是却从小给我惯坏了,要是她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你可不
要往心里去呀,毕竟,我们是一家人么。”

  周梦龙听到赵佳瑶一语道出了张梦儿离开自己的原由,心儿不由的一跳,但
因为赵佳瑶的语气之中并没有责怪之意,反而是安慰起了自己来了,心中也不由
的一松,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而周梦龙这一点头,就发现,赵佳瑶正站在了自己的面前,而自己头这么一
低,正好可以看得到赵佳瑶一对正在真丝衬衫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
弹性的山峰,此刻,那山峰,正在随着赵佳瑶的呼吸,而微微的起伏着,泛起了
一层层的波浪,那诱惑的样子,让周梦龙几乎连鼻血都要流了出来。

  更为要命的是,赵佳瑶身上所穿的真丝衬衫,本来就薄如轻纱,而胸前的对
一对硕大,却又仿佛不甘受到那轻纱的束缚一样的,正在那里努力的争扎着,这
样一来,就使得那正紧紧的包裹着赵佳瑶的山峰的贴身衣物的花纹清楚的印在了
赵佳瑶的胸前,迷人的春光,动人的体香,周梦龙仿佛身在梦中一样的,除了连
连点头以外,什么也不知道了,至于赵佳瑶后面又说了些什么,周梦龙更是一句
也没有听进去。

  “梦龙,你在想什么呢,脸怎么那么红呀。”慢慢的,赵佳瑶似乎看出了周
梦龙有些不对劲了,关心的问起了周梦龙来了,赵佳瑶的话语虽轻,但却如同一
声炸雷一样的,将周梦龙从意乱情迷之中拉了回来,抬起头来,看到赵佳瑶正睁
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自己,周梦龙的心莫名其妙的慌乱了起来,更别说
回答赵佳瑶的话了。

  赵佳瑶看到周梦龙抬起头来以后,眼中那还末完全的消散而去的火热,心中
一动之下,赵佳瑶不由的下意识的向着自己的胸前看了过去,这一看之下,赵佳
瑶立刻就明白了周梦龙刚刚有些魂不守舍的来由了,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
也不由的露出了一丝的红晕。

  赵佳瑶显然没有想到,周梦龙在看到了自己的一对正在真丝衬衫的紧紧的包
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山峰以后,竟然会有如此大的反应,心中不由的一
阵的气恼,但是在气恼的同时,赵佳瑶的心中却又升起了一丝异样的感觉,在这
种情况之下,赵佳瑶也不知说什么好了,两个人就那样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空气也显得有些沉闷了起来。

  “梦龙,阿姨,早饭准备好了。”刘玉芬的话,使得沉静之中的两人如梦初
醒一样的回过了神来,周梦龙一言不发的来到了餐桌前,而赵佳瑶在深深的看了
看周梦龙的背影之后,嘴角微微的泛起了一丝的笑意,也跟在了周梦龙的身后,
来到了餐桌前。

  一阵脚步声响起,又从楼上下来了三个人,当前一个,年纪大约四十来岁,
一张国字脸上,刻满着岁月的痕迹,身材高大,不怒而威,此人,正是周梦龙的
父亲周大维,在看到正围坐在餐桌边上的周梦龙和赵佳瑶以后,周大维的脸上泛
起了一丝的笑意:“梦龙,佳瑶,你们起得好早呀。”一边说着,周大维坐到了
餐桌的主席之上,眼光在周梦龙的身上打量了起来。

  四、美女如云的单位

  跟在周大维身后的,是一名年约四十岁左右的美貌少妇,一身宽松的家居服
随意的穿在了身上,但却包裹不住她玲珑的身材,再加上少妇脸上刚刚睡醒的慵
懒之色,使得这少妇看起来份外的妩媚动人,在看到周梦龙以后,少妇的雪白的
俏脸之上露出了一丝慈母的笑容:“梦龙,赶快吃吧,不然,上班可要迟到了,
我和你爸爸的希望可都在你身上了,你一定要好好的干,给周家争一口气。”

  少妇虽然是一副教训周梦龙的口气,但是脸上露出的却是骄傲的神情,显然
的,心中是对自己这个儿子非常的满意,听到少妇这样一说,赵佳瑶可有些不乐
意了,刚刚从异样的感觉中回过神来的赵佳瑶白了表姐一眼:“雪晴,你可别身
在福中不知福呀,梦龙年纪青青的,就已经是国家机关的干部了,已经非常不错
了,你可不要给他压力太大呀。”

  雪晴微微一笑,脸上骄傲的表情又浓了几分,但却没有回答赵佳瑶的话,而
是坐在了周大维的下首,两个成熟美妇这样一说,跟在雪晴身后的一个少女却有
些不乐意了,嘟着嘴道:“妈,阿姨,你们看你们说的,哥哥当上了国家干部,
就是宝贝了,可要知道,你的女儿也是不错的,现在我已经是管着三十多个人的
部门主管了。”

  说话的少女,姿色不在张梦儿之下,长着一张瓜子脸,柳叶弯眉之下一双水
汪汪的大眼睛,仿佛会说话一样的,给人一种明艳的感觉,细长的,如同天鹅一
样的脖之下面,突然间扩张了开来,在白色长裙的紧紧的包裹之下,一对丰满而
充满了弹性的玉女峰骄傲的挺立着,显示着女人骄傲的资本。

  白色长裙之下,是一双浑圆而如玉珠一样的美腿,皮肤白得几乎可以看得到
下面的微血管,那结实修长的样子,让任何的男人看了以后,都会不由的心动起
来,合体的连衣裙,将少女的身材尽情的展现着,使得少女看起来婷婷玉立,如
同凌波的仙子一样的。

  这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周梦龙的妹妹,周家唯一的千金小姐周婷婷,和张梦
儿比起来,周婷婷看起来更加的妩媚动人,多了几分少女的可爱和娇蛮,而张梦
龙,则更加的突显出她的青春与活力,两人半斤八两,各有千秋,谁也不能说谁
的美貌胜过了谁,只能说是争奇斗艳。

  雪晴微微一笑,怜爱的拉过周婷婷来,让她坐到了自己的身边:“婷儿,你
也不错,我们周家的血种,自然比别人都要好一些了,我刚刚只说哥哥,而没有
说你,不是因为你比你哥哥更加的优秀,已经跟本不用我来说了么。”听到雪晴
这样一说,周婷婷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拿起玉米饼吃了起来。

  喝了一口牛奶,周大维看了看周梦龙:“梦龙,怎么样了,也参加工作一个
月了,习惯不习惯呀。”周梦龙点了点头,还没有说什么,在一边的周婷婷就忍
不住的接过了话去:“习惯,怎么不习惯呢,堂堂市府机关的工作人员,单位里
三十多个人,却有一半是女的,而且还都是漂亮的女子,你说哥哥能不习惯么。”
一边说着,周婷婷还一边跟示威一样的看了看周梦龙。

  “婷儿,怎么这样说你哥哥呢,你哥哥可是去工作的,又不是去泡妞的,他
工作得习惯不习惯,怎么会和单位上有没有美女挂上勾呢,对了梦龙,现在工作
的事已经解决了,而你今年也已经二十一岁了,下一步,你是不是应该考虑你自
身的问题了。”雪晴接过了话题,说了起来,当然这话的前一句是对周婷婷说的,
而后半句,却是对着周梦龙说的。

  周梦龙听到雪晴这样一说,脸不由的红了起来,埋下头来,装着吃东西的样
子,却没有回答雪晴的话,周梦龙不说话,但是周婷婷却忍不住了:“妈,这你
就不要担心了,你是知道的,哥哥从上大学以来,身边最不缺少的,就是美女了,
更何况,我哥又长得这么帅,走到哪里,还怕没有美女追着呀,你知道不知道,
他才在单位上上了一个月的班,单位里的那些美女,就已经有好几个跟他示好了
呢。”

  这一回,周梦龙再也忍不住了,在狠狠的瞪了周婷婷一眼以后,周梦龙才道:
“婷儿,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你乱说些什么呀,哪里有的事。”看着周梦龙,
周婷婷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埋头吃起了饭来,在这个哥哥面前,周婷婷还是有几
分畏惧的心理的,现在看到自己说到了周梦龙的痛处,周婷婷可不敢再说下去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赵佳瑶虽然在吃着早点,但是心中却迅速的转开了念
头:“是呀,梦龙这么优秀,追他的女孩子肯定是不会少的,看来,我得跟梦儿
好好的谈一谈了,不然,梦儿的心愿恐怕就要落空了。”想到这里,赵佳瑶打定
了主意,等会儿吃过饭以后,便要找张梦儿好好的聊一聊。

  “雪晴,这件事情上,你不要给梦龙太大的压力了,男子汉大丈夫,事业还
是第一位的,梦龙,别听你妈的,你好好的干工作,等你出息了,还怕找不到一
个好的媳妇么,但是,梦龙呀,爸爸也跟你说一句,只要你看上了的女子,你就
大胆的去追,想当年,我要是胆子不够大,恐怕就不会有你了。”

  听到周大维这样一说,雪晴俏脸微微一红,瞪了周大维一眼,但眼神之中,
波光流动,竟然是妩媚多于嗔怪,看到雪晴的样子,周大维不由的得意的哈哈大
笑了起来。

  周梦龙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周大维的话,又吃了几口以后,周梦龙站
了起来,拿起了放在柜子上的公文包,转身走出了门,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听着
里面四人的喃喃细语,周梦龙摇了摇头,大步的向着自己的单位走了过去,想到
自己单位里的那些风情各异,但却又貌美如花的白领丽人,周梦龙的心儿又热了
起来,连步伐也加快了几分,那样子,就像是有些迫不及待一样的。

  五、辣妹钱楠

  看了看牌子上所写的江都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几个烫金的大字,周梦龙的脸上
露出了一丝习惯性的笑容,整理了一下整洁的衣服,大步的迈入了大院里,突然
间,一阵急促的刹车声响了起来,周梦龙心儿一跳,下意识的向着边上一闪,扭
头向着身后看了过去,这一看之下,周梦龙露出了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

  一辆黑色的别克车停在了周梦龙的身边,随着车窗摇下,一张绝美的俏脸出
现在了周梦龙的视线里,看到那俏脸,周梦龙做出了一个非常夸张的表情:“妹
妹,还好我没有心脏病,要不然,你刚刚那一下,可就要把我给吓死了。”一边
说着,周梦龙还一边装模做样的拍了拍胸脯。

  周梦龙的动作,让美女不由的一笑,而美女这一笑,如同春风解冻百花齐放
一样,周梦龙微微一痴之际,那少女如银铃一样的声音响了起来:“梦龙,这可
不是你的风格呀,要知道,你以后就是纪检干部了,干我们这一行的,可要心理
素质过硬,要是都跟你这么胆小,那我们可就都要失业了。”

  看着美女俏皮的笑容,周梦龙耸了耸肩:“妹妹,你可是三句话不离本行呀,
真不愧是钱书记的女儿,一开口,就是教训人的话儿,唉,妹妹,你若是一直这
么霸道下去,我可是怕你以后找不到婆家了。”一边说着,周梦龙一边趴下身体,
将头伸入到了车窗之内,现在离上班的时间还早,显然周梦龙是想要趁着这个机
会,好好的和这个叫钱楠的美女好好的聊一聊,这中间当然不只是因为钱楠长得
漂亮的缘故,也还带着一丝别的原因。

  现在的周梦龙和在家里时的表现可谓是判若两人,家里的周梦龙话并不多,
而且显得有些拘束,而现在的周梦龙,却仿佛又恢复了少年的本性,全身都散发
出一种懒洋洋的魅力,而这种魅力再结全他的那张帅气阳光的脸,使得他无形之
中成为了吸引少女目光的焦点。

  才一将头伸入到车窗之内,周梦龙跟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的,又一次夸张
的叫了起来:“妹妹,看不出来呀,你今天穿得这么暴露,就不怕自己走光么。”
一边说着,周梦龙一边做出了色迷迷的样子,竟然当着钱楠的面,将目光投向了
钱楠的双腿。

  也难怪周梦龙这么夸张,钱楠今天只穿了一件短短的迷你牛仔裙,那裙子,
只打到了钱楠的膝盖以上约五十公分的地方,换句话说,也只是将钱楠的身体最
重要的部位给包裹了起来,而钱楠的一双洁白的,如同玉雕一样的玉腿,尽情的
暴露了出来,而更为让人流鼻血的是,现在因为钱楠是坐着的,所以,那短裙又
向上退了几分,使得女性身体最重要的部位在周梦龙的面前若隐若现了起来。

  周梦龙丝毫不会怀疑,此刻,只要钱楠微微的动一下身体,哪怕是只动小小
的一下,那本来就短得不能再短的短裙,肯定会再向上方缩上一两公分,而那样
一来的话,周梦龙自然可以在那里饱餐秀色了,看到这香艳的一幕,周梦龙的表
情虽然夸张,但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却使得周梦龙不由的暗暗的吞了一口
口水。

  听到周梦龙这样一说,又看到周梦龙一双色眼盯着自己雪白的双腿,出于女
性的娇羞,钱楠几乎是下意识的并起了双腿,一只手也拉住短裙的一角,向下拉
了拉,虽然做着这样的动作,但是钱楠的嘴上却一点也不饶人:“暴露,有什么
暴露的,现在的女孩子,哪一个不是这样穿的,这叫前卫,这叫将自己的最美好
的一面展现在别人的面前,你懂不懂呀。”一边说着,钱楠一边还娇嗔的看了看
周梦龙。

  周梦龙虽然到科室才短短的一个月,但是人缘却不错,在单位上也算是混得
风声水起,而单位上的那些人儿,对周梦龙也算是照顾有加,在这个人情冷暖的
社会,也算是个异数了,而在这些人中,又有几个特别的关照周梦龙,其中就有
一个是钱楠,所以,当着钱楠的面,周梦龙也放得开得很。

  所以,在听到钱楠这样一说以后,周梦龙的目光更大胆了起来,嘴里也喃喃
的道:“唉,妹妹,你说当初,我为什么不争取分到你那个办公室里去呢。”一
边说着,周梦龙一边露出了宛惜的表情。

  周梦龙无头无尾的一句话,让钱楠微微一愣,在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之下,
钱楠不由的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周梦龙:“梦龙,你这话是什么意
思呀,我怎么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呀。”

  周梦龙暧昧的一笑,一边猛用眼睛在钱楠的双腿上吃着豆腐,一边喃喃的道:
“妹妹,你也不想一想,要是我分到了你那个办公室,而你天天穿成这样子,那
我不是有福了么,而且,如果有机会我弯下腰来捡东西,那么我只要无意之间一
回头,那我不是要爽死了。”一边说着,周梦龙一边夸张的伸出手来,擦起了嘴
边并不存在的口水。

  钱楠这一下明白了周梦龙所讲的究竟是什么意思了,俏脸微微一红之下,钱
楠不由的白了周梦龙一眼:“梦龙,没有想到,你刚刚进纪委的时候,还能规规
举举的,可是这才不到一个月,你就变得油嘴滑舌了,看来,以后我可得防着你
一点了。”钱楠的话虽然这样的说着,但是那笑语嫣然的样子,哪里有半分防着
周梦龙的意思。

  钱楠的样子,让周梦龙心儿微微一荡,正要说些什么,却听得身后又是一声
刺耳的喇叭声响了起来,从车窗里缩回头来一看,周梦龙的脸上微微一僵,连忙
站直了身体,钱楠正和周梦龙吹得起劲,丝毫没有发现周梦龙的表情有异,看到
周梦龙一本正经的样子以后,钱楠不由的吃吃一笑:“梦龙,怎么了,怎么突然
间变得这么正经起来了,对嘛,这才像是你刚刚进入到纪委时的样子嘛。”钱楠
的话音刚落,却听得一个中年妇人的声音响了起来:“钱楠,你看看你,像什么
样子,现在是上班时间,你却和周梦龙在这里吹牛,而且还将进出的路给堵了,
这像什么样子。”这声音虽然悦耳,但是却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威严,听到这声
音,钱楠的笑容也不由的僵在了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