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历史

黑侠艳情录第十六章:少女被劫

2018-12-12 10:32:02

*
王天齐自从雇佣卡佳给陈玉玲当保镖后,就将她在自己的公司里挂了个名。她拿的工资虽然不多,但是也比她从前当拳击教练强了不少,主要是收入稳定又不用干任何事儿。王天齐跟她说好了,以后要用到她的特殊技能时会另外付钱给她的。她那个拳击馆的场地由王天齐出钱继续租着,说不定哪天还需要让她帮忙训练一些人。那里地方很偏僻,租金花不了几个钱。 卡佳高兴地接受了这种安排,不过她不想光拿钱不干活儿,就提出每天来公司上班,哪怕是干保安也行。王天齐同意了,还专门给她定做了印有“王氏技术咨询公司安全部”的漂亮制服,看起来挺正规的。卡佳的工作态度很好,每天都会穿戴得整整齐齐地按时上下班。 王天齐的公司在克里斯蒂库玛和张群的苦心经营下又有了较大发展,已经有了一百二十多个员工了。原来那栋办公楼的第八层根本不够用了,克里斯蒂只好租用了旁边的一栋独立的小办公楼,将整个公司都搬了过去。现在公司里也确实需要雇佣几个自己的保安了。 过了一些日子,马克听到了消息也跑来找王天齐,要求也来他的公司上班。他平时修理汽车只是给人打工,没有自己的店铺,因此挣不了多少的钱。关键是收入不稳定,没活儿干时就没钱拿。其实马克自己也没有做生意的头脑,就是给他一个店铺他也经营不好。他心目中的理想生活就是每天下班后有闲钱,能跟朋友们一起钓鱼喝酒看球赛,当然还包括搞女人。 王天齐本来就喜欢马克的直爽,就派他去跟着卡佳做保安。马克也比较识趣,对王天齐很恭敬。他上班时间一脸严肃,从来不和卡佳打情骂俏儿。他知道自己的能力有限,这辈子就指望跟着老板王天齐混了。 上次王天齐狠狠地打了卡佳的屁股后对她说过“以后跟别的男人睡觉要先得到我的同意”。那本来是他的气话,谁知卡佳把这话当了真,每次她发情要和男人那个的时候都会向王天齐电话或者当面请示。 开始时王天齐还有点儿不太好意思,后来他的脸皮渐渐地变厚了。他一般会先向卡佳询问那男人的情况,稍有不如他意的地方他就斩钉截铁地说“不行!” 他还变态地要求卡佳跟别的男人那个以后要向他报告详情,总共肏了她几次每次多长时间用什么姿势肏的都要说清楚。他觉得这样很刺激,有时还没等卡佳说完就扯下她的裤子和她干了起来。他心情不好时还会专门将卡佳叫来虐待她,扯阴毛扇耳光打屁股拧乳头等等,每次都整得她哇哇直叫。 看得出来,卡佳自己也很喜欢这样。 他交给卡佳一个任务,让她每个周末抽空训练他儿子王凯文,就用她原来的那个拳击训练馆。当然这是要另外付给她加班工资的。他想让儿子的身体尽快强壮起来,同时学习一些防身技巧。后来马克知道了,说也要去帮忙训练老板的儿子,还说给不给他加班工资都没关系。 王天齐想这样也好,有马克在他也放心了:他有点儿担心儿子跟卡佳发生那种关系。他自己一个人变态就算了,不能害了儿子。当然,马克的加班工资他也是照给的。马克和卡佳这种人关键时刻说不定要替他挡子弹的,平时不能亏待了他们。 王天齐对儿子的特殊关照终于被他的前妻知道了。她打电话来气势汹汹地质问王天齐:他给儿子买那么贵的车到底是什么意思?王天齐心平气和地说,他只是想对自己的儿子表示一点儿父爱,没有别的意思。他还提醒她,儿子很快就满十八岁了,到时他自己爱做什么谁也管不着。说完他就挂了电话,也不管前妻听了会不会大发脾气。后来她也没有再打电话过来。 就像丽莎说的,现在的孩子们成熟早,十七岁时他们为人处世的观念和方法都早已形成。儿子凯文有车有钱之后并没有变成一个纨绔子弟。他的学习依然很好,不同的是,他的自信心强多了。现在他的社交生活和课外活动很多,不再像以前那样一到周末就闲着没事干了。 王凯文跟爸爸的关系也比从前密切了许多。他有时还打电话来向爸爸询问他对一些事情的看法,包括对他自己和几个女孩子的关系的看法。作为父亲,王天齐当然是建议儿子要慎重,不要太早地和女孩子发生亲密的关系。 其实他对儿子的那个好朋友戴安娜的印象不错,觉得她倒是一个儿媳的好人选。戴安娜长得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对长辈还特别尊重,很讨他的喜欢。但是他害怕自己说出来反倒坏了事,让儿子有了逆反心理。因此他没跟儿子提这件事儿,让他以后自己去选择吧。 凯文已经跟着卡佳和马克训练了三个多月了。虽然只是周末才训练,但是强度很大,进步也很快。卡佳和马克很用心,不但教他拳击和近身格斗,还开车带他去野外学射击。凯文比他爸高了十公分,在美国的高中生里也算是中等个子了。现在他待人接物很有风度,学习又好,再加上有钱,对同龄女孩子们的吸引力与从前不可同日而语。 他还在跟苏珊,露西,凯瑟琳三个女孩约会,但是都保持着最后的距离。不是他不想尝尝女人的滋味,而是他有点害怕自己应付不了她们。那个露西还好说,苏珊和凯瑟琳都不是好对付的,一旦跟她们发生了实质性的关系,他可能被缠住了不放。他这方面的经验还是太少了。 他将自己的苦恼跟好朋友戴安娜说了。戴安娜也不知说什么好,她没有一点儿这方面的经验,只是告诫他万一要和哪个女孩发生亲密关系的话,一定要用避孕套。这是她妈妈跟她说的。其实,戴安娜自己暗地里也喜欢凯文。她和他从小就是好朋友,她害怕自己的秘密说出来后他们就不会是朋友了,因此一直没敢跟他说。 有一次他们在学校里坐在一起看美式足球赛,她鼓足了勇气,脱口对他说出:“你要是实在想和女人睡觉,可以来找我,我不会缠住你不放的。”可惜他被场上的比赛吸引住了,没听见她在说什么。后来他问她刚才说什么“缠住不放”,她红着脸答道:“没什么,我只是在评价这个队的防守。” 苏珊和凯瑟琳对凯文毫不设防,每次约会都是门户大开任他长驱直入,而他却在坚守自己的底线。他觉得自己似乎辜负了她们的真情厚意,直到有一天他发现苏珊背着他和别的男孩子不清不楚的。于是他特别留意了一下,发现凯瑟琳背后也是如此。 这下子他的心结打开了。苏珊没有寄宿,她的家就在学校附近。这天晚上他开车带苏珊去看电影,完了送她回家时,他把车停在离苏珊家不远的地方。在车里他和苏珊突破了男女间的最后界限。 苏珊热情奔放,毫不害羞,她的娇躯像是着了火一样,他彻底地被她俘虏了。这是他的第一次。他没有忘记戴安娜的话,事前戴上了避孕套。回到宿舍躺下后他才发现,他的肩膀和胸脯上都留下了苏珊咬过的牙齿印。 第二天晚上他又对凯瑟琳如法炮制,可是关键时刻找不到放避孕套的盒子了。他不记得昨晚和苏珊用过之后放哪里了。正在着急,就见凯瑟琳从自己的小钱包里拿出了一个避孕套递给他。 他虽然惊讶,但是此时此刻不容多想,他接过避孕套戴在自己的小弟弟上,然后将它狠狠地戳进了凯瑟琳两腿之间那个温暖潮湿的肉缝里。凯瑟琳嘴里发出一阵令人心颤的呻吟。相对于苏珊的热情似火,凯瑟琳则是风骚迷人,魅力四射。做男人的滋味真好啊! 因为连着两个晚上和女人大战,白天凯文上课时精神不太集中,脸色也不太好看,这引起了英语老师菲尔兹女士的注意。她将他叫进自己的办公室,关心地问他是不是病了,要不要请假去看医生。王凯文礼貌地对她表示了感谢,说自己没事,就是昨晚没睡好而已。两人闲聊了几句,话题慢慢转到了凯文的爸爸身上。 自从那天王天齐和丽莎警官到学校大出了一番风头之后,菲尔兹老师心里就有了王天齐这个男人。这主要是因为他长得像自己年轻时的一个恋人。那时她父母都看不起她找的那个亚裔男朋友,因为他家里是越南来的难民。她当时不太懂事也没有主见,相处了一段时间后就和他分手了。 后来她的两次婚姻都以离异告终。她的前后两任丈夫都是来自比较富有的白人家庭,可是他们自己却没什么本事,混得都不是怎么样。相反她的那个曾经的恋人却白手起家闯出了很大的名头。 他现在是一家大公司的老板,和夫人孩子们过着幸福的生活。他偶尔会打电话来问候她,还请她去他家里做过一次客。看着他那豪华的别墅,年轻漂亮的太太和可爱的孩子们,菲尔兹老师心里后悔死了。 菲尔兹老师今年已经三十一岁了。她长得很端正,但也不是特别出众。她的优势是她那魔鬼般的身材:性感的脚,健美修长的腿,纤细的腰,挺拔的乳房,连胳膊和手指都让人看着舒服。在学校里她一直是那些身体里充斥着雄性荷尔蒙的高中男生们的关注对象。 这时她上身只穿着一件薄薄的无袖汗衫,她的职业女装挂在一旁的衣架上。凯文不禁被她性感的胸部吸引住了,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菲尔兹老师咳嗽了一声,他这才尴尬地回过神来,红着脸笑了笑。 菲尔兹老师也笑了,她早就习惯被自己的学生当成性幻想的对象了。这次她从王凯文这里了解到了不少有关他爸爸的情况:他离婚八九年了,自己拥有一间经营得很不错的技术咨询公司,那个美女警官并没有和他订婚,等等。 这简直是太理想了,她决心要主动追王凯文的爸爸,只是她还没想好突破口。 王天齐一点儿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女老师心中的猎物,他此刻正压在赤身裸体的伊莎贝拉身上做运动呢。是伊莎贝拉主动将他约到家里来的,两人心照不宣,见面后关上门就开始脱衣服,一直脱得浑身上下一丝不挂。 这次除了找王天齐重温旧梦以外,伊莎贝拉还想跟他借钱买下她刚刚看好的一家餐馆。这个伊莎贝拉,任何时候都不改商人的本色。她想要什么从来不羞羞答答的,该付出的时候也绝不含糊,这也是王天齐喜欢她的原因之一。 这家餐馆要价三十万美元,王天齐想都没想就答应借钱给她了,为期三年,百分之五的年利息,比从银行借划算多了。伊莎贝拉因为王天齐很久没去找她,担心他不愿意当她的情人了。没想到他对她还是那么有激情,借钱的事也没费什么劲。她觉得自己欠了他的没法报答,于是主动提出让他将自己捆起来,然后随便他怎么肏她。 此刻她正在床上被捆成大字型,王天齐压在她身上,两手用力揉捏着她的乳房,大鸡巴在她阴道里来回抽插。她已经被肏得欲仙欲死了。 王天齐放在枕边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他按下接听键,下身的运动还没有完全停下来。这个电话竟是伊梅尔达从中国打来的!他急忙伸手捂住伊莎贝拉的嘴,示意她不要出声。 伊梅尔达说:“对不起,王,我不该在这种时候打扰你。我现在有一件非常紧急的事情,需要马上和你商量。”王天齐答道:“没问题。我不在自己的公寓里,我现在马上赶回去。你大约过半个钟头再和我联系,好吗?”伊梅尔达说:“好的。”她说完挂了电话。 王天齐从伊莎贝拉的身体里拔出了自己的小弟弟,将捆绑她的绳子解开。她知道他有急事儿,赶紧将他的小弟弟含在嘴里舔干净,然后帮他穿好衣服裤子。王天齐搂住她说了声:“对不起,宝贝。我得走了。”她亲吻了他一下,说:“快去吧,亲爱的。” 回到自己在马州的公寓后,他接通了和伊梅尔达的视频。他们先互相问候了一番。刚才伊梅尔达在电话里听见了王天齐的喘息声和女人的呻吟声,知道他正在干那种事儿,她心里竟有一种酸酸的感觉。不过现在她没时间多想其他的,只是将那件非常要紧的事儿跟王天齐说了,看他有没有办法解决。 事情出在伊梅尔达的好朋友,美国陆军少将(Major General)格蕾丝辛普森身上。格蕾丝四十多岁,她和伊梅尔达都是军人世家出身。她父亲是美国陆军的退役将军,曾经和伊梅尔达的父亲一起参加越战。伊梅尔达从小就将比她大十多岁的格蕾丝视为姐姐,两人关系极好。 格蕾丝极为勤奋,也很有军事天才。她从西点军校毕业后一直在陆军中服役,参加过两次海湾战争。因多次立功,再加上她父亲的人脉,她获得了极快的提升,四十多岁就成了陆军少将。这可是许多同样有才华的男性军人一辈子都达不到的高度。 她现在正值事业的高峰,已经被上面考虑,要提名她为美国陆军部的助理部长了。就在这个关键的当口儿,她十五岁的女儿艾琳被两个歹徒劫持了。这是昨天(星期五)下午六点半发生的事,当时她刚刚在五角大楼开完一个重要的会议,然后赶去她女儿上学的学校接她。 艾琳是学校乐队的成员,他们在为即将到来的初中毕业演出作准备。格蕾丝和女儿来到学校的停车场,上车坐好之后正要发动车子,她突然想起有一张填好了的表格忘了交给女儿的老师。于是她让艾琳等在车里,自己拿着表格返身回到学校里。 等她再从学校里出来一看,艾琳和她的车都不见了。艾琳还没有学开车,所以不可能是她自己开走了,她也不会不跟妈妈说就自己离开。格蕾丝急了,马上打电话给警察局报了案。十多分钟后警察来了。根据停车场的监控录像,有两个男人突然出现在视频里。他们上了格蕾丝的车以后就将它飞快地开走了。 录像上看不清这两个男人的相貌,他们可能早就躲在一旁窥视。发现格蕾丝离开了,车里只有她女儿一个人,这才突然拉开车门制住艾琳,然后将车开走。这时早就过了放学的时间,停车场没有什么人,警察找不到任何目击者。 这件事不但牵涉到格蕾丝的女儿的安全,还和格蕾丝自己的前途密切相关。因为她的公文包也留在了车里,也就是说它落到了那两个歹徒的手里。她的公文包里有一份绝密的文件,上面有美国在世界上几个重要地区的战略武器部署情况,属于最高的保密等级。 这份文件是不允许被带回家的。但是格蕾丝开完会后急着去接女儿,忘了回办公室去将这份文件锁进保险柜。出了这样的错也是人之常情,只要下周上班时记得将它放回保险柜就行了,谁也不会知道,更无法追究。 偏巧这份文件现在落到了歹徒的手里,就算歹徒被抓获,此事也会被格蕾丝的上级知晓,到时国防部会启动正式的调查。格蕾丝辛普森将军可能会因为违反保密规定受到惩处,她的陆军部助理部长的提名肯定会泡汤了。这些年她虽然晋升很快,但是美国陆军中也存在着争斗,她作为一个派别的代表人物活跃在军界,虽有许多盟友但是也得罪过不少人。如果她的敌人利用这件事做文章,她在军中的前途可能就此完了。 格蕾丝为了这件事心急如焚,她昨天一夜没睡觉,既为女儿担心又为自己的前途担心。她情急之下给自己的好友伊梅尔达打电话诉说此事。伊梅尔达知道艾琳的学校就在王天齐住的这个城市里,王天齐以前协助警察局破获过重大案子,因此她求他想办法,看能不能在搭救艾琳的同时又找回这份绝密文件,并且将文件丢失的事给隐瞒住。 其实王天齐不是第一次听到格蕾丝的名字。上次伊梅尔达去中国前交给他一份名单,都是她最要好的朋友们,其中就包括格蕾丝辛普森将军。她对王天齐说若是碰到麻烦时可以找他们中的任何一位帮忙,没想到现在需要帮忙的不是王天齐而是格蕾丝。 王天齐想了想,说他会尽快想办法的。他让伊梅尔达将他的电话和住址告诉辛普森将军,以后他和将军之间直接联系,这样能节省时间。挂上伊梅尔达的电话后,他马上打电话给丽莎,询问此案的情况。 丽莎是警察局长,当然知道这种劫持少女的大案。她说这个案子已被联邦调查局接管,她的手下只是协助办案。他们正在部署临近几个城市的排查和搜捕,希望能抓住歹徒,营救出艾琳。王天齐问她能不能来他这里一下,他有和本案有关的非常重要的事情和她商量。丽莎说:“好的,我大约一个钟头后才能去你那儿。” 王天齐刚挂上电话,又有电话打进来了。是格蕾丝辛普森将军打来的,她说她已经到了王天齐的公寓楼下了,显然是伊梅尔达刚告诉她王天齐的住址她就赶来了。王天齐急忙去开门,将她迎了进来。 辛普森将军一脸的焦虑和忧伤,可以想象她在过去一天中经历了多么痛苦的煎熬。她是个天生的军人,穿着笔挺的军装,胸前挂满了勋章,虽然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可还是难掩她一身的英武之气。她的皮肤白里透红,很难想象她是从枪林弹雨中冲杀过来的人。她头上已略有些白发,但是看得出来她年轻时肯定是个美人儿。 王天齐握住她伸过来的手,说:“你好,辛普森将军。我是伊梅尔达的好朋友,叫王天齐。”她回答道:“你好,很高兴见到你。请叫我格蕾丝,我也是伊梅尔达的好朋友。”王天齐不知道,辛普森将军在军中威名赫赫,除了长辈和至亲好友,还没有几个人能得到允许叫她格蕾丝的。 王天齐道:“好的,格蕾丝。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但愿你女儿艾琳能够早日获救。我将尽一切可能来帮助你。”他突然回头盯住她的脸又看了看,问道:“格蕾丝,我们以前见过面吗?” 格蕾丝也觉得他有点儿面熟,想了一下,她问道:“楼下停的那辆甲壳虫是你的吗?”这下子他们都想起来了,他和她确实是在一个加油站见过面的。当时格蕾丝带着女儿一起,她们很羡慕王天齐的那辆甲壳虫和他的那个能够探测到附近有没有警察的“咖啡杯”。当时格蕾丝没穿军装,王天齐只觉得她是个很有风度的女人,没想到竟然是个将军。他和格蕾丝再次握了握手。 王天齐不想多耽误时间,问道:“艾琳被劫持时带着手机吗?她的手机号码是什么?”格蕾丝点了点头,将女儿的手机号码告诉了他 王天齐给她倒了一杯水,说:“请你在我的沙发上先休息一下,我的另一个朋友,本市的警察局长丽莎汤普森警官马上就到。”格蕾丝接过那杯水来说了声谢谢,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王天齐回到自己的书桌旁,打开电脑,侵入电讯公司的系统去搜索查询艾琳的电话号码。如果手机没关机,就会时刻和电讯公司的服务器联系,据此能够准确地定位。 当然这只是理论,实际上要侵入电讯公司的服务器并获取那里存下来的原始数据不是那么容易的。王天齐现在已经改进了约翰森开发的软件工具,只要输入手机号码,它就能自动地侵入到各个服务器上调取相关的数据,然后算出这个手机在过去一段时间里所到达过的具体位置的坐标。 结果显示,艾琳的手机信号在她被劫持半个小时后就消失了,很可能是手机的电池被歹徒拿掉了或者干脆将手机的SIM卡销毁了。王天齐感到很失望,不过他想,要是真这么容易的话,联邦调查局的人可能早就抓住歹徒了。 他回头一看,见格蕾丝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伊梅尔达跟他说过,格蕾丝的丈夫十年前因病去世,她一直一个人带着女儿。看着格蕾丝英武的脸和因呼吸而均匀起伏的胸脯,王天齐心里升起了一股柔情。这个女人真不容易,一定要想办法帮她找到女儿! 他走过去,小心翼翼地将格蕾丝的身子平放在沙发,然后脱掉了她的皮鞋,给她身上盖了一床毛巾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