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历史

天魔第四章:品箫之乐

fu44.pw2014-10-07 14:33:00绝品邪少

*
正文  第四章:品箫之乐  在杨存的百般挑逗下,高怜心光洁无瑕的肌肤蒙上一层透明细密的汗,泛着晶莹剔透的亮光,俏脸微微泛红,如熟透多汁的水蜜桃,一双美眸像是一潭春水,波光流转间,楚楚诱人,芳美娇俏的瑶鼻、鲜红柔嫩的芳唇微微翕动。  一声诱人的「爷」从少女口中轻轻唤出,更瞬间点燃杨存内心的欲望,原本的丝丝酥麻化为熊熊烈火,从小腹直冲下体,胯下的坚挺之物一下子竖起,顶在高怜心柔软的小腹上,让她心里一惊,身体微微有些颠抖,脸色潮红。生活在风月场所,虽然没有食过禁果,但也明白这羞人之物是什么。  杨存轻抚高怜心的俏脸,柔唇贴近她的耳际吐出缕缕温润潮湿的风,轻声说道:「爷会好好怜惜怜心,待会儿怜心就会很舒服的。」  缕缕春风吹得高怜心耳朵痒痒的,微弱的电流流遍全身,让她浑身一阵酥软,动弹不得,一股让她脸红心跳的微热在小腹中缓缓流转。  看着这副诱人的模样,杨存的肉棒立刻挺得老高,胀得微微发疼。他上前搂住高怜心的细腰,将玉人娇躯紧紧抱坐在怀中,就好像搂着一件珍宝一样,双臂拼命搂抱不愿放松。  高怜心被杨存拥进怀中,隔着衣物也感受到男人胯下巨物的坚硬火热,娇躯浑身滚烫发热,杨存厚实的大手肆意在娇躯上面抚摸着,那滑如绸缎般的美妙触感让他不禁赞叹造物者的神奇。  在杨存的充满挑逗的触摸下,高怜心羞答答的送上双唇。两人嘴唇又一次亲密地紧贴在一起,这样的主动让杨存更心神荡漾。杨存湿滑的舌头撬开高怜心的嫩齿,再次深入她的口腔中,捕捉着高怜心那灵巧动人的小香舌,吸取着她嘴里的香脂咽沫。两者的舌头交缠如同两只沐浴在爱火中的蝴蝶,难舍难分,互相感受着唇齿间的淡淡芬芳。  炽热的舌吻让高怜心感到几乎要被融化,熊熊烈火在两个人的身体迅速燎原。  直到高怜心快窒息时,杨存才依依不舍离开她的嘴巴。  高怜心樱唇微张,大口大口呼吸着,胸前一对大乳房因为主人的呼吸而大幅度的颤动,两点嫣红的乳头如同两颗葡萄般鲜黯诱人,煞是勾人心魄。  「宝贝,舒服吗?」  杨存双眼紧盯住怀中的尤物问道。  高怜心娇羞的点了点头,双眼迷离的说道:「爷,您弄得怜心实在太舒服了,刚刚怜心整个人就像飞了起来一样。」  「那怜心还想要吗?」  杨存摸了摸下巴,猥亵的看着眼前让人垂涎欲滴的大美人。刚刚那一霎那接吻的感觉当真让人回味无穷。  听着杨存如此直接的询问,高怜心羞得的头都贴到胸脯了。  回想起刚做出如此羞人的回应,高怜心小脸通红,可隐隐约约又舍不得那种感觉,很想再来一遍。但女孩子心中总怀有无限娇羞,怎敢轻易说出如此害臊的话?所以对于杨存的询问,高怜心只有沉默……更正,是娇羞的沉默。  看着眼前楚楚动人的佳人,杨存怎会不知道她想的是什么?女人说不要的时候可能是反义词,当女人沉默的时候,一定是暗示自己前进,女人说要嘛,那一定是欲罢不能。所以杨存要这俏佳人彻底从口中说出「要」这个字,彻底臣服自己。  「真是太美了!」  杨存双手紧紧握着高怜心的一对乳房,啧啧赞叹道。这一双乳房软软滑滑,手感好到极点,轻轻一握,那柔滑的感觉绝对比什么苍老师啊、武老师的触感好得多。虽然杨存前世没机会摸过她们,但杨存就有这种感觉。  高怜心胸前一对乳房硕大无比,放在前世绝对是货真价实、万年难得一见的童颜巨乳。不论是从形状还是饱满的程度上来看,都完美到连维纳斯都得自叹不如。  杨存手不停,嘴也不停,同时叼着乳房上两颗樱桃般的乳头轻轻拉扯着,如果要用什么词形容杨存现在的感觉,那就是爽爆了。  因为杨存的挑逗,高怜心的一双乳房变得傲人挺拔,两颗嫣红的葡萄也变得僵硬圆润。杨存将头埋在高怜心的乳房上,牙齿在两颗乳头上撕咬摩擦,享受着乳房带来的阵阵乳香。尽情吸吮着少女的甘甜,从丰满酥胸到锁骨,从脖颈到敏感的耳垂。  高怜心虽是青楼红牌花魁,却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蕊,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娇艳却青涩,连小手都不曾被人摸过,更别说如此惹火的调戏。如若被那些日日朝思暮想的青年俊杰、亦或是一掷千金却未能一亲芳泽的官绅土豪见到他们心目中的女神在杨存怀中如此娇艳欲滴、销魂荡魄的模样,不知该是何种感受。  杨存这厮,狼嘴不停吸吮着高怜心乳头上的甘甜,宽大厚实的手掌在高怜心身上四处游走,手指所到之处,无不让高怜心产生小小的痉挛。高怜心紧抿着唇,懵懂如她,不知身体这异样为何,只觉得这种感受让她全身震颤,轻飘飘的舒服无比,从小被灌输的礼义廉耻让她萌生羞耻心,飘飘欲仙中残存的理智让她想拒绝,可身体里带来的电流和快感却让她无力抗拒,一种渴求甚至令她想让这种感觉更强烈一点。高怜心微闭双眼,意识与欲望相互挣扎,口中不断娇嗔着,欲拒还迎的样子惹得杨存更是心神荡漾。  杨存爱不释手的玩弄着高怜心丰满的乳房,玩完又玩,百玩不厌。嘴巴更在丰满的乳房上尽情咬弄,拉扯着那两点嫣红,惹得高怜心连连娇喘,声音媚人心魄。另一只手也没闲着,尽情揉搓着少女硕大的屁股,一会儿用力,一会又轻轻揉搓。接着从股沟之间慢慢前移,游走在大腿内侧,霸道地朝着桃源洞口探进。  感觉到下面一阵火热,高怜心下意识夹住双腿紧绷着,不让杨存的魔爪前进,额头上的细汗变成冷汗,内心闪出一丝恐惧,高怜心猛然睁开眼睛,杏眼圆瞪,惊恐地看着杨存……  「爷,不要……」  高怜心抬起泛红的娇魇惊恐地看着杨存,紧咬柔唇,可怜兮兮的说道。虽然已经做了心理准备,可真到这个地步,高怜心的心里难免有点紧张。  然而事到如今,杨存又岂会轻易罢手?他柔声说:「宝贝别怕,爷会好好疼你。」  眼里的柔情和蜜意似乎要将她融化,手指一刻也没停歇的在高怜心身上游走。  高怜心只觉得杨存的每一次抚摸都为自己的身体带来阵阵冲击。此刻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身轻如燕,飞到九霄,周遭是软绵绵的云,她在云中徜徉,彩虹像一架七彩的桥横在天边,四周围绕各色的鸟儿,拍着彩色发光的羽翼,像是向她招手。全身软绵绵的使不上劲,高怜心的意识在现实和幻想间游走,让她分不清哪里是真实、哪里是梦境。下面的小穴更觉得痒痒的,让高怜心有种想将手探进去尽情抚摸的冲动,欲望和好奇让她强烈渴求着杨存的手,开始迎从杨存的动作。  渐渐的,高怜心的双腿放松下来,不再紧绷,趁此机会,杨存的魔手攻进桃源禁区外围。先是手指在乌黑浓密的森林和潮湿的阴唇上来回磨蹭,略屈的手指往股间探而复返,同时指甲在周围嫩肉中四处摩擦。在下体摩擦半晌,一根手指突然插入高怜心的小穴并开始轻轻搅动起来,蜜穴里温暖湿润,柔嫩的肉壁紧紧绷住杨存的手指,富有弹性。  「啊……」  桃源顿告失守,一阵阵酥麻传来,杨存两只手指就像两股电流,每一次抠挖都让高怜心的身躯一阵抽搐,意识涣散,只剩下快感在一片空白的脑海里肆虐游荡。  高怜心娇躯一震,秀颈后仰,全身痉挛,只觉得杨存每一个动作都像一股电流,带来一种欲罢不能、如蚂蚁侵噬般的快感,让高怜心只能用娇喘释放压抑,柔滑细腻的肌肤上蒙上一层细微的汗珠,更添几层妩媚。  杨存的手在蜜穴中有技巧的来回抽插玩弄,在高怜心即将到达高潮的时候,杨存却突然停止动作。  高怜心在杨存的摆弄下全身酥软,一种莫名的快感遍布全身。而此时,杨存的手从高怜心的小穴中抽出来,快感嘎然而止,高怜心只觉得失去什么,一种失落感充斥全身。  高怜心睁开俏目,只见杨存谑笑看着她:「小宝贝,舒不舒服?」  杨存将嘴巴凑到高怜心的耳边吹了一口热气,舌尖轻轻在高怜心耳垂边打转。  这冤家,到了这个时候还要戏弄人家,高怜心伸出两条玉臂环抱杨存,双目迷离。  「爷,奴家要……」  高怜心幽怨道。  「嘿嘿。」  杨存猥亵的笑了笑。不把你搞到欲罢不能,爷我还用混吗?爷的房中术可不是白练的啊。  「宝贝既然想要,爷自然要好好满足宝贝……」  杨存带着奸笑对高怜心说道。  肉体上的征服是暂时的,唯有心灵上的征服才是永久的。纵横花丛许久,杨存自然深谙个中道理。这小奴隶离被自己征服不远了,不过还不够,杨存要彻底摧毁高怜心的羞耻心,不仅人要是自己的,连心也要是自己的。  杨存提起高怜心的双腿搭在自己的肩膀下,让高怜心的阴部彻底暴露在自己眼前。双手顺着羊脂般的玉腿轻轻抚摸,杨存这才发现,高怜心的一双玉腿相当精致,白如雪,滑如脂。  每片指甲都整整齐齐的剪出一样的弧形,不管是脚趾、脚板都雪白无瑕,更没有一丝异味,看到后不止想摸,简直想咬上一大口在阳光的照射下,每个脚趾都泛着晶莹的亮光。杨存低下头,舌头在高怜心脚趾上四处游走,仿佛婴儿般使劲吸吮。  「啊,嗯,哼……」  一股酥麻从脚底直冲心灵,让高怜心娇呼出声。  「好痒,爷,不要……」  高怜心芳心暗颤,想阻止杨存的动作,但毫无效果。顺着脚踩,杨存渐渐吻上高怜心大腿。高怜心的大腿雪白无瑕,没有一丝赘肉,恰到好处。她的全身透露着一种奇特的芬芳,让杨存贪婪吸吮,从脚踝到大腿都留下红红的抓痕和撕咬的痕迹。现在的杨存就像一匹饿疯的狼,而高怜心则像一匹在狼口下柔弱可怜的赤裸羔羊。  杨存用两只手指掰开高怜心的阴部,只见芳草丛生处,一个小红豆悄然挂在两片玉瓣中间,如水蜜桃般诱人可口,也像红宝石般色彩鲜艳,构成一幅美丽的原始画面。  杨存把嘴巴凑近高怜心阴部外围,一种莫名的芬芳扑鼻而来,杨存贪婪的呼吸一口,伸出舌头在外围游走一圈。  「啊……」  下面一阵酸麻,高怜心低头一看,等看到杨存俯下头颅在自己的小穴里用力吸吮时,不由得一惊。  「爷,不要,那里脏……啊……」  很快的,一股更强烈的感觉涌上高怜心大脑,让高怜心如遭电击。  杨存将头埋进高怜心的蜜穴,用舌头在那微微隆起的裂缝上来回舔动着,舌尖摩擦着嫩肉的四壁。舌尖时而在缝隙间打转,时而用舌尖轻顶那颗玉蚌,而后又变成强烈的吸吮。很快就将那片嫩肉弄得充血而胀大。高怜心扭动着身躯,嘴里发出忘情的呻吟,杨存用舌头舔着,用舌尖拨动着,每舔动一次,高怜心的胴体就抖动一次。  高怜心还是第一次被男人这样玩弄,阴道中传来强烈的感觉,脸庞的表情随着杨存的动作而变化。她一开始轻皱眉头,而后呼吸开始急速,轻咬下唇,难抵那又痒又麻的感觉,轻摆着柳腰想逃脱杨存的舌头,但杨存岂会如她所愿?  杨存每次舌尖轻轻一点,都点到高怜心的敏感处,每当杨存的舌尖游走到高怜心的敏感处时,高怜心就会忍不住大声喘气压抑娇吟的欲望,眼泛水波,肌肤更透出一股诱人的嫣红,而杨存的两只手分别攀上左右一对巨大的乳房,时而揉搓,时而做着指压,两处夹攻,双管齐下。  高怜心感觉上面和下面两处传来的快感越来越激烈,无时无刻刺激着敏感而羞涩的花蕊……  「啊……啊……爷,奴家不行了,奴家要飞了,啊……」  一声声娇婉动人,时而短促、时而清晰的动人呻吟,高怜心的娇躯一阵阵抽搐,一股淫水忍不住从子宫喷发而出,一时瘫痪在地,香汗淋漓,迎接人生第一次的高潮。  淫水不偏不倚正好喷在杨存脸上。杨存舔了舔舌头,一股芬芳和香甜直入喉间,简直就是百尝不厌的蟠桃蜜汁。  杨存闭上眼睛,轻轻感受那股甘甜的味道,而后佯做陶醉状,淫笑着对高怜心说道:「我的小宝贝全身都是香的……也包括那里,嘿嘿。」  高怜心自然知道杨存所指是什么,心中如同一只小鹿乱撞。想不到第一次就在心爱的人面前如此羞人,高怜心羞得连头都不敢抬起,任由杨存蹂躏。  杨存站起身来看着身下娇喘吁吁的俏丽佳人,美若天仙的脸颊,凹凸有致的身躯、盈盈的柳腰、修长的大腿、。杯巨峰。修长玉润的美腿、中间突耸着丛草繁茂的阴部,两片玉瓣轻轻抖动,红色阴蒂若隐若现。和煦的阳光照射在雪白的肌肤上,更添一层柔和,要是在前世,简直就是活生生的大众情人玛丽莲梦露。  只不过这圣女雪白的肌肤上到处都布满鲜红的抓印和咬过的痕迹。看着这幅诱人的画卷,杨存只觉得原本的欲火更甚,从脑袋直冲胯下,巨龙昂首顶起一顶小帐篷,想挣脱衣物的束缚。  杨存突然想起前世一个伟人所说的一句话,这位伟人影响后世无数人的武道精神,是后世人包括杨存所崇拜的偶像。这位伟大的人物叫做李小龙,而他所说的那句话就是「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他面对倭寇们的蔑视,狠狠伸出中指,说出这句惊天动地的名句。而杨存面对这么一位娇艳欲滴、任君采摘的大美人,如果还能保持理智不激动,那自己还是男人吗?  想到这,杨存只觉得刹那间热血燃烧。杨存果断的腰带一扯,脱下衣服和裤子,让巨龙从衣物的束缚中释放出来。肉棒得到自由,犹如一条巨龙般狰狞的昂首挺立。杨存的身体长得甚为壮硕,在夕阳的照射下,一身肌肉泛出古铜色的亮光。  高怜心娇羞间睁眼一瞥,看到杨存这副模样,不由得娇羞不已。等看到杨存胯下巨大的肉棒时,张圆樱桃小嘴,惊呼出声,双手捂着潮红的脸,撇到一边,颤声问道:「怎么会如此巨大?」  被女人赞叹自己本钱丰厚,想必每个男人都会感到无比光荣,杨存也不例外。  他奸笑着对高怜心说道:「大,大才好,待会宝贝你就会彻底爱上它了。」  杨存突然想起教导安巧两姐妹口交的场景,再看着眼前高怜心诱人的樱桃小嘴,吞了吞唾沫,脑海浮现一个邪恶的想法。杨存缓缓将胯下的肉棒伸到高怜心脸前,离高怜心的嘴巴只有五厘米的距离。  看着眼前狰狞昂首的巨龙都快贴到自己脸颊,直吓得高怜心连连后退。杨存按住高怜心的头,将高怜心的左手放在自己的命根子上,嘿嘿笑道:「宝贝,来,别怕。它很可爱的。」  高怜心白了杨存一眼,这火热之物爆着青筋,狰狞吓人,哪和可爱沾得上边?  高怜心从小生活在秦楼画舫,有一次不小心路过一位姐姐的厢房,正好碰到自己的好姐姐为客人做着吹箫之事,那时年幼,怎么懂得其中缘由,见那位姐姐吃得好像很开心的样子,自己便暗暗记了下来。如今情窦初开,早已不是当初的无知少女,又怎会不知杨存所欲为何?  高怜心双手握着杨存的火热之物,只觉得这根肉棒就像一条烧红的铁棍一样又红又热。高怜心双手握着杨存的火热之物,慢慢套弄起来。  「撕,嘶。」  杨存闭上眼睛,享受着高怜心一双小手套弄肉棒所带来的快感。  由于高怜心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刚开始还非常生硬,偶尔让杨存的肉棒感到一丝痛楚,只不过在快感面前,那一丝偶尔的痛楚显得微不足道。再过一会儿,杨存就将巨龙伸到高怜心面前,意图很明显,文雅一点的叫做吹箫,用前世的话就叫口交。  高怜心乖巧的伸出香舌在龙头四周绕着圈圈,细细舔舐着,让杨存忍不住想呻吟出声。杨存粗暴的一顶,肉棒的一半挺入高怜心的小嘴,刚开始高怜心不知所措,只觉得杨存的火热之物顶到自己的喉咙,让自己忍不住想呕吐,随后杨存慢慢在高怜心的嘴里抽送,高怜心也乖乖配合着杨存。  肉棒龙头处被一条温暖滑嫩的香舌不断顶动,那种说不出的舒适感叫杨存兴奋得胯下肉棒一阵乱抖,一只手抓着高怜心的头上下起伏,另一只手顺着滑嫩的玉背慢慢往下轻抚,来到股沟间一阵轻刮,偶尔指尖轻轻刮着高怜心股间,一股醉麻难耐的感觉升起,让高怜心娇羞不已。  杨存将肉棒从高怜心的口中抽了出来,然后在一双豪大的乳房中来回摩擦,最后将巨龙放在乳房中间,双手一双乳房往中间挤压,前后涌动。而高怜心更低下头伸出香舌,每当巨龙向前挺一次,高怜心的香舌便舔一次。巨大的乳房、轻巧玲珑的小舌,爽爆之余,杨存也有些诧异,高怜心明明是个处女,怎会如此熟悉乳交?  胯下一阵阵快感涌来,杨存硬生生忍住要泄出去的感觉,抬起高怜心柔软的下颚,询问道:「高怜心,你怎会对此事如此熟悉?」  一片红晕飞上高怜心的双颊,「奴家自小生活在秦淮画舫,有一次曾见一位姐姐为客人做此事,高怜心那时年幼不懂事,便悄悄记了下来……」  说到最后,高怜心的声音像蚊子般细小,低不可闻。  杨存这才恍然大悟,然后贱贱的说道:「今天爷让你以前看过的都体验一遍,让你了解一下个中滋味。」  说完,杨存向高怜心娇柔的身躯重重压了过去。  高怜心只觉得一股厚重的男人味夹杂着汗水味迎面而来,与周围的花香和草香混合在一起,阳光透过繁茂的枝叶洒到地面上,斑斑驳驳,河水轻轻敲击着石块,微风袭来,树叶沙沙作响,偶尔有鸟儿飞过,如泣如诉的吟唱着,像是为两个人咏唱一首祝福的词……  杨存一根硬邦邦的肉棒顶住阴部,高怜心的意识从惬意中猛然拉回现实,下意识的紧闭双腿夹住杨存的肉棒。她只觉得夹住一根滚烫无比的火棍。杨存见此,将高怜心的双腿合拢,然后提起摆成一个弓字型,这样高怜心的阴部就完全暴露在杨存面前。杨存也不着急,肉棒先在花园外围轻轻摩擦,由于在杨存的高超舌技下高怜心已经高潮一次,所以阴部湿润,杨存的肉棒在高怜心阴部外围来回摩擦,沾满桃源蜜液,使肉棒朝桃源内部前进。顶在软绵绵的阴蒂上,杨存只觉得高怜心的阴道紧窄无比,一阵阵的收缩包覆着杨存的肉棒,随着高怜心阴道的收缩,杨存感受到一阵阵无可言喻的快感,这时,一层薄薄的隔膜挡住巨龙的前进,杨存知道这是高怜心的处女膜。  依自己前世看八片得到的结论和安巧这对姐妹花的表现来看,女人的第一次都很疼。杨存低下头,在高怜心耳旁温柔的说道:「宝贝,别紧张,一会儿会疼那么一下,但很快就会过去。」  高怜心紧闭双眼,脸红得像一颗熟透的红苹果,两条弯弯的睫毛轻轻颤抖,雪白脸颊上一抹红晕升起,表示着少女心中的紧张和娇羞。她用低不可闻的声音对杨存说道:「爷……你来吧,奴家不怕,奴家只希望爷以后要好好善待奴家,奴家从今以后就只有爷一个人。望爷日后有了新欢,切莫嫌弃妾身的薄柳之姿。」  说到最后,娇人落了两行泪滴。  看着高怜心可怜兮兮的模样,杨存心中一痛,连忙安慰道:「能得怜心垂青是我杨存的福分。杨存绝不是喜新厌旧之人,爱我家的小怜心,一百年不变。」  杨存几乎脱口说出后世老套的哄人句子。  听完杨存信誓坦坦的话,高怜心破涕为笑,而后娇羞道:「爷……你进来吧。」  第五章纵情欢爱  美女的吩咐杨存当然不敢怠慢,用力一挺,肉棒直接没入桃源大半,直接穿破高怜心的处女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