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古典

【我的完美人生】 (13) 作者:felipexu(臀控)

2021-07-26 15:33:36

*
.

【我的完美人生】

作者: 臀控
2020-7-9发表于SIS

13 与美妇教师的暧昧和逐渐扭曲的文杰

第二天我睁开眼睛,天已经大亮了,左右看了看,发现在家里,「我昨天好
像喝多了?怎么回来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还有点晕!缓了缓起来穿好衣服
走出房间,妈妈和嫂子正在吃饭,看到我出来,妈妈连忙站起身:「星儿,你醒
了,妈妈给你装饭!」感觉到妈妈今天有点不一样,也没有多想。

我走到厕所洗漱完来到餐桌坐下,没有问自己怎么回来的,准备等下打白雪
仪电话问问。默默地吃饭,余光看到妈妈想说什么但是张了张嘴又闭上了。三个
人就这样无声的吃着饭。跟几天前的欢快气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嫂子,你的工作室找到装修队了吗?」我开口说了一句。

宋可卿呆了一下看看婆婆答道:「没,没有呢,正在找!」

「嗯,如果需要帮忙跟我说,装修队的事情你可以打姨夫电话让他帮忙联系
一个靠谱的,毕竟他的人面广」

「嗯,知道了!」

看着儿子跟大儿媳自顾自的聊天,苏雅晴目光一阵暗淡。

「妈」听到儿子的声音苏雅晴惊喜的抬起头,刚想答应。又听到儿子接着说
道:「妈我想通了,我哥过几天就回来了,等我哥回来我再住几天就搬出去,这
套房子你留着我哥当婚房吧,我住在这里也很多不方便!这两天我会去找房子的!」
顿了顿「主要是接下来我想自己创业早出晚归的我怕打扰你们休息!」

「咣当」苏雅晴手上的筷子掉到了瓷砖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晶莹的泪珠不要
钱似的滑落脸颊,「咣」苏雅晴跑回房间用力关上门,嫂子不知所措的看着我,
我心疼的叹了一口气,示意嫂子进去安慰妈妈,我来收拾桌子。这一天迟早会到
来的,只是提前了而已!

宋可卿走进房间看着婆婆趴在床上哭着,没有说话,只是走过去轻轻的拍着
婆婆的背。

半饷,苏雅晴泪眼婆娑看着儿媳妇说道:「我知道我说错话了,但是如果不
是看到……我也不会……更不会错怪他。我打算等下吃完饭就跟他道歉得,他怎
么这么狠心!」

宋可卿想了好久无奈道:「妈,你说的没错,但是这个是两码事,你可以这
一件事情怪他,他肯定也会受着,但是你不能一句话就把他的努力给全盘否认啊?
他从小就是别人眼中的坏孩子,但是他一直努力,你看他一身伤痕的回来,不到
二十岁就在外面搏命了,你看他的伤痕,虽然他不说,但是看着也知道多危险,
一下子就赚了几十万,他比很多同年龄的人包括……徐明都要有本事。您这样误
会他.说他.可能真伤了他的心了。」

苏雅晴听完一个人怔怔发呆。宋可卿上前抱住婆婆:「妈,我觉得徐星做的
决定应该不会轻易更改的,妈如果想让他留下来就趁这几天好好跟他聊聊吧!」

收拾完桌子洗完碗,我揉了揉眉心坐在沙发上,看见嫂子面色为难的从房间
里出来坐到我面前说道:「妈哭的很伤心,你~~~真的要搬出去住吗?」

我自嘲的笑了笑「嗯,我决定了。有些东西长痛不如短痛,继续下去只能给
你们带来困扰。」我坐在沙发上目光游离,嫂子则是低着头。

「好了,没事了。你如果有事给我打电话,我先出去了!」我说完出了门。

宋可卿听到小叔子的语气里没有刚开始的热情,亲密。让宋可卿心里百感交
集,难过,失落,酸楚。坐在沙发上怔怔的发着呆。

「喂,仪姐,你现在方便接电话吗?」我拨通了白雪仪的电话。

「嗯,今天是周日,没有课,你怎么样,酒醒了吗?」白雪仪的声音带着一
丝笑意。

「我没事了,昨晚有点丢人了,没让你看笑话吧?」

「那倒是没有,只是你太重了我和你妈妈两个人都抬不动!」

「昨晚是我妈去接我得?」

「对啊,你妈妈没有跟你说吗?」白雪仪隐约猜到母子俩可能有什么矛盾。

「没,没有。我早上起来还没有碰到她。」我干笑一声回答道。

听着对面明显情绪波动的语气再结合昨晚听到的话,白雪仪轻柔的道:「有
什么事情坐下来说清楚,母子哪有隔夜仇?」

「嗯,我知道了仪姐,中午我请你吃饭吧?昨晚累着你了!」我笑着邀请道

白雪仪带着嗔怪的语气说:「还说呢,昨晚你怎么偷偷把单买了?说了我请
你的!」

「仪姐,昨晚是我心情不好,想找人陪,又怕你不出来所以才这样说,再说
了你要请我就简单的吃碗面好了,不用去那么贵的地方。今天是我谢谢你昨晚的
照顾请你吃饭的,不知道白老师赏不赏脸呢?」我笑着反将一军。

「算了,我说不过你,既然你这么有诚意那我就勉强答应你吧。咯咯咯」白
雪仪仿佛变回到了二十年前读书时那个活泼的小女孩!

「那我中午去接你!一会儿见!」

「嗯,一会儿见!」

郑文杰躲在厨房外面听到妈妈打电话得全部内容,虽然不知道妈妈跟谁打电
话,但是可以肯定是男的,而且他内心能感觉到就是上次那个男的。听见妈妈用
从没有对自己说过的语气说话,偶尔传来的娇笑声。内心极度不平衡,嫉妒使他
的脸庞扭曲,指甲就快插进肉里了。

「骚货,这个骚货,这么快就要去给别的男人投怀送抱了吗?」郑文杰回到
房间,越想越难受,决定等下偷偷跟踪妈妈看看她到底跟谁去约会!

「文杰!妈妈中午有事情出门,你自己看看出去吃还是在家里吃。」妈妈的
声音传来让郑文杰的脸庞更加狰狞还有一种变态的快感。

「贱人,操,跟男人约会连儿子吃饭也不管了!」但是为了一会儿的跟踪,
还是答应了一声!
打了个电话订好餐厅。

来到大姨家,苏雅月看到徐星又是一阵高兴,侄子连续两天来看自己,让她
高兴的嘴都合不拢,坐在沙发上聊天聊到了11点多。

姨夫从外面回来,「小星来了,刚好今天买了不少菜,在这吃饭!」

「不用了,姨夫,我一会儿要出去找找看有没有合适的地方能开酒吧。约了
朋友吃饭,今天过来主要目的是借车。嘿嘿嘿」我笑着说了一句。

大姨马上不依了,「我说怎么这么好心呢,原来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
心。」

我马上使出我的黏人大法抱着大姨不撒手,好一顿折腾才把大姨安抚住。扔
过来一把车钥匙。「呐,开你姨夫的车,出去办事也有排面一点。这段时间你先
开着吧。让你姨夫开你表姐的车!」

「嚯,厉害了,我这是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姨夫笑着调侃一句。

开着姨夫的银色宝马X6来到大街上,倒是有一些回头率!新款的X6采用
了很年轻化的前脸设计,中间直瀑式风格的装饰条看上去很有立体感,高大的车
型很有视觉冲击感,在大型轿跑SUV中算是比较受欢迎得。

「喂,仪姐,我到你家楼下了,但是我进不去,就在小区门口等你吧。」我
拨通白雪仪的电话。说好后就在车上抽着烟等着。

过了十五分钟左右,从小区里走出来一个清丽脱俗的美妇,把门口保安大爷
看的直到烟都烫到了手指头才惊醒过来!

我走下车,看着慢慢走来的美妇,脑海里浮现一句诗,清水出芙蓉,天然去
雕饰。不得不说白雪仪是我见过气质最好的女人之一。浅浅的淡妆透着一股秀外
慧中的气质!偏偏又有着能让所有男人想犯罪的魔鬼身材!白色的连衣裙,粉色
的平底夹脚凉鞋。手上就拿着一个手机,头发一丝不苟全部扎起来绑在脑后,露
出光洁的额头。让美妇看着多了一分干练和知性!成熟美艳的娇靥带着浅浅的笑
意。

「仪姐,你真美。」幸好我有了心理准备,只是稍微呆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
带着欣赏的目光看着白雪仪说道!

白雪仪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用心打扮自己!甚至换了好几套衣服,最后
才定下来,要说喜欢上面前这个高大帅气的青年,也不可能,毕竟他比儿子也才
大几岁。而且算起来才认识两三天,但是心里却忍不住想把自己最美得一面展示
给他看,可能是青年的经历感动了她,也可能是青年的幽默风趣吸引了她!总之
白雪仪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

看到徐星眼底流露出的欣赏,与别的男人的目光不一样。白雪仪满意的笑了
笑,随后嗔道:「贫嘴!」

我拉开车上,一手扶着穹顶边缘,一手虚托着她的腰,等她做好,帮她系好
安全带,才转身来到驾驶位启动出发,白雪仪明显对我的体贴很受用,给了我一
个赞赏的眼神,随后轻笑着调侃道:「服务这么熟练,是不是经常带女孩子啊?」

「白老师是希望是呢还是希望不是?」我歪头反将一军。

「那徐同学告诉白老师是或不是跟我有什么很大关系吗?」白雪仪不见丝毫
慌乱,促狭着回道。

「额~~~」我半天说不出话来,有些话怕太轻佻。

「咯咯咯」看着我额了半天也额不出个所以然来,白雪仪笑的花枝乱颤,感
觉自己自从认识徐星笑的比以前多的多了。

看到美妇笑的那么开心,我心情也好了起来,接着道:「其实这是我的第一
次,我的第一次给了白老师,白老师是不是要对我负责啊?」

「啐,狗嘴吐不出象牙,鬼才信你!」白雪仪轻轻拿拳头打了我一下,却看
到我脸上露出满足的微笑,这一下脸一下子就红了,不知道是因为我满足的笑还
是因为自己做出这么亲密的动作!或者两者都有吧!

郑文杰站在小区对面的花丛后面,因为个子矮小,稍微蹲下一点就不会被对
面看到,亲眼看着妈妈打扮得花枝招展,至少在他眼里平时不施粉黛的妈妈这样
得打扮已经能算的上花枝招展了。笑着上了那个男人的豪车,从他的角度看过去,
那个男的是搂着妈妈的腰扶上车的,两个人在车里说笑两声才启动车子离开!

「贱人,才多久就已经发展到搂搂抱抱了,再过一段时间是不是要撅着屁股
被人操了。」

郑文杰心里一阵扭曲,眼睁睁看着车子开走,却没法跟踪。因为这会儿没有
taxi经过。如果叫车直接在这里等,不说零花钱不够,人家司机会不会陪你
小屁孩玩都不知道!

舒缓的音乐下两人轻松的交谈,「仪姐,你喜欢吃什么?或者有什么不吃的
吗?我怕我订的餐厅你不喜欢!」说笑间我问了一句。「你请客,客随主便!」
白雪仪笑着回了一句。

到了地方,我下车来到副驾驶打开车门扶着白雪仪的手下了车,关上门,一
起走进一家日本料理餐厅。这是一个本地人在日本生活了20几年,回国后自己
开的餐厅,平常生意都不错,一般都要提前预约!

「先生,您好,请问您有预约吗?」马上就有一个服务员走上来问道。

「有的,两个人。」跟着服务员去前台确认好后,来到一个偏角落的座位。

我领先一步先过去把凳子拉开,「白老师您请坐!」美妇笑着白了一眼才坐
下。等她坐好我来到对面坐下。拿过菜单「仪姐,你点吧!」美妇只是笑着摇摇
头道:「你点吧,我没吃过日料!」没有一点尴尬的样子,这是白雪仪最吸引我
得地方。落落大方!

我拿起菜单起身坐到她旁边指着菜单「这个寿司就不用说了就是图片上得这
些种类,这个叫关东煮,一般是以柴鱼片或昆布和酱油作为汤底,然后加入白萝
卜……这是章鱼烧,就是章鱼脚、高丽菜……这个和牛……然后味增汤……」花
了几分钟时间简单的讲了菜单上得几种日料。

白雪仪想不到徐星会这么顾忌自己的感受,还特意坐过来给自己讲解,以为
他会随便点几个菜就好了,眼底露出一丝温柔。轻笑着附和他点了几个菜。

我也没坐会对面去,顺理成章的跟美妇挨着坐在一起,碰到她不懂的示范一
下给她看,碰到示范不清楚的,我就直接伸手抓住她的手,手把手教她一些细节。
当然嘴里得带一句:「我只是说不清楚,所以只能动手。」

美妇也只是白了我一眼,不知道是不是顾忌这里人多给我留面子还是什么,
也没反对。

这顿饭倒也吃的香艳。闻着白雪仪身上淡淡的清香,偶尔互相调侃一句,偶
尔收到美妇的白眼。一顿饭接近尾声!

「仪姐,你下午有事吗?」擦了擦嘴巴我抬头问了一句。

白雪仪沉吟了一下说道:「嗯~~也没什么事,教案昨天就做好了,你有事
吗?」

「我打算自己创业,我想把滇云的那一套搬过来,在结合我们本地的特色开
一家特色小酒吧!所以下午想到处找找地方,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地方!」

「嗯,这些东西我也不懂,但是我觉得你想法不错!你想让我陪你去找吗?」

我点点头「嗯,主要我离开这么久,对行情也不了解,下午想到处逛逛看看,
顺便找找有没有合适得!」

白雪仪沉吟道:「可是我一窍不通,平时也不出门,可能帮不上你。」

「只要你跟我一起就是帮到我了!」我直视着她的眼睛!美妇眼里也带着笑
意稍微歪头看着我,明亮的眼睛仿佛能看透我的内心,最后还是我败下阵来!不
着痕迹的移开眼睛。「操,徐星你怎么这么怂,每次都败下阵来!」我在心里狠
狠地骂
自己!

「看来你这顿饭没那么好吃。」美妇笑着说了一句,我心头一喜,我知道这
是变相的答应了。挥手叫过服务员,结完账。

来到车前,同样的拉开车门,等她坐好帮她系好安全带,上车启动。

开着车我调侃了一句:「仪姐,我看你颇有种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的高
人风范,你是不是练过九阳神功啊?」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我发现我撩不动你,你为什么每次都那么淡定?让我对自己的魅力产
生了怀疑!!!」

美妇白了我一眼:「因为我们不可能啊,所以就没有感觉啊!」

「啊」我不满的拍了一下方向盘,叫了一声。「你怎么知道不可能,凭什么
这么武断,这可不是为人师表应该做的榜样!」我义愤填膺的叫道!

「咯咯咯」搞笑的样子把美妇逗得一阵娇笑。笑了好一会儿还在笑,我恼羞
成怒的叫道:「很好笑吗?再笑小心我就把你载到山区卖掉!」

白雪仪抚着胸口让自己淡定下来!瞪了我一眼说道:「你比我儿子都大不了
几岁,我们不可能得,咯咯咯」说完又忍不住笑出来!

我一脚刹车停在路边,快速伸过头在美妇吹弹可破的俏脸上亲了一下。然后
重新启动汽车。

「啊,你,」白雪仪脸上的笑变成了惊讶。不可置信的看着徐星,怎么也想
不到他会亲自己!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仪姐,我让你不要笑了,你非要一直笑,我才忍不住这样的!」我心里慌
得一批!怎么头脑一热就做出这个举动了?

车上恢复了安静,只有音乐在低声的响着!

我也没了目标在街上瞎逛着,终于还是忍不住偷偷撇了美妇一眼问道:「仪
姐,你是不是生气了?」白雪仪没有说话,只是侧着脸看着窗外不说话!

我找了个人少的地方靠边停下车,白雪仪拉了拉车门看见打不开,就板着脸
坐在那里不说话。也不吵。幸好我先锁上了车门,免得她跑了,狡辩都没得狡辩!

「仪姐」我伸手去她的手。被她甩开,「仪姐」再拉,又被甩,「仪姐」又
拉,又被甩!重复了不知道多少遍,美妇甩开我的手转过头盯着我!我在心里给
自己打气,「这次要是再输就彻底玩完了。争点气!」我得眼神中带着真诚一眨
都不眨的跟她对视着!

「送我回家!」终于这次是白雪仪败下阵来。说话了就说明有戏,这点基本
常识我还是有的!正准备说话。后面传来喇叭声,还有一个粗狂的声音叫道:
「诶,走不走啊!」原来一辆大车被我挡住了道,但是我这正准备深情演绎一个
多情浪子光辉形象的

关键时刻,被人打断了!心里一阵恼火!

我打开车窗,伸出一根中指,骂到:「靠,没见过谈恋爱啊?」然后关上车
窗快速起步!

「噗呲」白雪仪一下没绷住笑了一声又马上憋了回去!我跟着傻笑了两声,
又惹来一顿白眼!

没有说话,继续在街上逛着,偶尔停下来看看。「送我回家!」白雪仪又说
了一声。

我没理她,脸上带着贱笑,继续逛着。

从她的反应来看她至少不反感我,这时候把她送回家才是傻子!其实不管几
岁的女人,都有傲娇的一面,也都享受别人追的感觉。觉得就这样过去的话拉不
下脸,所以男人就应该该赖就赖。就咱这脸皮,根本没在怕的。

终于来到榕城夜生活最热闹的街上,此时大下午的街上还没什么人,但是到
晚上这里就热闹了!

「仪姐,我们下车看看吧!」我转头看了看她,美妇低头玩手机假装没听见
我得话,我下车来到副驾驶,打开车门。脸上带着促狭的笑意说道:「看来仪姐
是累了,那我抱你下来逛逛吧!」说完就要伸手。

美妇狠狠瞪了我一眼,才下车。不情不愿的跟在我后面!

白雪仪觉得自己好像越来越镇不住他了,而且自己好像也越来越像个小女孩
一样。想着自己今天的表现活像一个需要男朋友哄的女孩子一样,看了看前面高
大的背影,忍不住一阵脸红。

一路走着看着,倒是有那么一两家写着转让,但是在我看来都不合适,要么
太小,要么够大但是不适合布局,走到了街尾,就当我已经不抱希望的时候,看
到一个门用铁链锁着,旁边贴着一张破旧的转让广告。号码都快看不清了!13
8xxxxxxxx,我拨通了电话,响了几声才被接通。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声
音,奶声奶气的说:「喂,你好,我妈妈现在没空,请稍后再拨!」刚说完就听
见一个妩媚的声音说道:「妞妞,你又调皮了是不是?」女人说完看了看来电显
示然后对着话筒说道:「喂,您好,不好意思小孩子调皮,请问您找谁?」

小女孩的声音让人忍俊不禁。我笑了笑问道:「没事,我觉得很可爱啊。我
是在酒吧街上来看见街尾这里一个店面写着转让,不知道您是业主吗?」

「对的,是我们家的,是你想租吗?」女人的声音仿佛天生带着一种魅惑。

让我听着声音都呆了呆,直到那边喂了两声我才反应过来「是的,如果可以
的话我想先看看,您看什么时候方便?」

对面沉吟了一下,「我老公现在不在家,我问问他钥匙在哪里吧,明天早上
8点这样我带你看可以吗?」

「嗯,那说好了,明天早上8点我准时到」

说好放下手机,看了看周围好像也没什么可看的了。「仪姐,我们走吧,约
了明天看。」看到美妇没有作答,我也不在意,脸上带着微笑,来到车前,想像
开头那样帮她拉开车门系上安全带,但是美妇疾走两路,先上了车,自己系上了
安全带!然后示威性的撇了我一眼,我摇头失笑。上了车。

此时才中午两点,

「仪姐,我们现在去哪?」

「回家!」

「不回家行不行?」

「……」

「我带你去个地方吧?」

「……」

「你不说话我当你答应了!」

开了半小时出了市区,弯进一条小道,一眼望去一片金色的田地,农民在辛
勤的劳动。前面是一排大树。开到一颗大树底下,树荫下感觉风吹过来都是清爽
得而不是闷热!拉着美妇下了车。「仪姐,你感不感觉从这里看过去会特别的舒
服?就像看到金色的大海一样?这是我回来的时候经过这里发现的。」我脸上带
着满足的微笑!

白雪仪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不知道我什么意思。感受到她疑惑的眼神,我笑
着说道:「每次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去一些大的地方,我感觉这样会让我
有一种自由的感觉,不压抑的感觉!」

「所以呢?」

「所以仪姐你开心一点了吗?」

白雪仪好笑的看着眼前的大男孩「你的办法并不适用于所有人。」

「我的办法肯定不实用与所有人,但是有句话应该可以!」

「什么话?」白雪仪疑惑道!

「就是不要太压抑自己啊,自由的感觉。你想的越多就累,身上的枷锁就越
多啊不是吗?」

我从车上翻出来一个塑料袋,垫在旁边的石椅上,拉着若有所思的美妇坐下。

「仪姐,你说人活着想那么多干什么是不是,人生短短几十年,太在意别人
的看法,只会给自己添堵!」说着我得手慢慢攀上美妇的细腰。

「然后呢?」美妇低着头看了看我得手,然后转头眼神带着杀气问了一句。

「哈哈哈,然后就是及时行乐嘛。」我装作不知道抬头看着天空。手上动作
紧了紧!

「啊,疼疼疼,嘶,仪姐饶命!」美妇一只手揪住我得耳朵!「疼还不松手」
白雪仪咬着银牙说道。

「我们一起放好不好?我数123?」美妇瞪着我不说话,「我先放我先放,
嘿嘿嘿,」说着我慢慢放开搂着她腰的手!我双手撑在身后,歪头看着美妇有些
嫣红的脸「仪姐,看到你脸红可不容易。」

经过这一闹两人倒是觉得更亲密了些。就坐在石椅上聊着天,天南地北,民
生政治。一直聊到了四点多。我看了看时间,差不多该回去了。「仪姐,我们去
吃饭吧?吃完晚饭回家?」说着我站起身。

「不用了,文杰还在家里等我呢,我要回去煮饭」美妇摇摇头拒绝道。

「这么大的孩子了,自己会照顾自己了,就这么说定了!吃饭去!」我拉开
车门扶着她上了车,我一边帮她系好安全带一边说道!这次美妇没有拒绝我,看
着被安全带勒的紧紧的酥胸,眼睛差点掉进去!

「你打个电话给文杰,让他自己对付一下!」我启动车子说道!

白雪仪犹豫了一下,拿起手机打通儿子的电话。「喂,文杰,妈妈晚上在外
面吃饭!吃了饭回去,你自己看着吃一点,知道吗?」

郑文杰正在手淫,接到妈妈的电话,阴沉的答应了一声,放下手机脸色扭曲
的快速撸动肉棒,「贱人,欠操的骚货。」在扭曲的快感下达到了顶峰!

开车来到一家特色菜餐厅,吃完饭,天已经黑了下来。我和白雪仪走出餐厅。
「仪姐,我送你回去吧,你明天还要上班,今天陪了我一天也累了!」

「嗯」美妇点点头。

开着车进入小区,来到楼下。我下车帮她打开车门,扶着她下车。

「好了,我自己上去,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起早去看店面!」白
雪仪笑着说了一句就准备上楼。

我头脑一热,一把拉住美妇的手,白雪仪惊讶的转过头看着我,「那个,仪
姐……我能不能抱你一下?」

白雪仪呆了呆,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拉到了男人怀里。双手不知所措的捏了捏
裙角,反应过来,轻轻的捏了捏徐星得手臂轻柔的说道:「好了,快回家吧!」

我抱着美妇双手紧了紧,鼻子闻着她身上淡淡的清香,心里没有一丝肉欲。
用鼻子蹭了蹭她的头发,慢慢松开手,情不自禁的道:「真香!」

白雪仪推开大男孩,嗔怪的瞪了他一眼,还没来的及说话。只见他低下头快
速在自己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带着得逞的笑。然后快速上车离开!白雪仪站在原地
愣了愣然后摇头失笑!

郑文杰从6点就一直在客厅窗户处等着,亲眼目睹妈妈被那个混蛋抱在怀里,
最后还亲了一下。而妈妈在那混蛋走了之后竟然还在原地回味的笑了笑。嫉妒使
郑文杰拿起旁边桌上的玻璃杯狠狠砸在地上!赤红着双眼狠狠地关上门,发出
「砰」的一声巨响!

白雪仪打开门,开了灯,走进客厅,看到地上的玻璃碎片,皱着眉头走到儿
子门前敲了敲,「文杰,你怎么把东西打破了也不收拾一下啊?」

「滚,不用你管!」郑文杰一声大吼。

白雪仪眼神暗淡的转过身,打扫完地上的碎玻璃,回到房间坐在床沿处,儿
子从两年前开始就变成现在这样子,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不知道是不是发生了什
么事,问他也不说,脾气也越来越暴躁!摇了摇头揉了揉眉心,突然又想到徐星,
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丝微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