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古典

【我的完美人生】 (16-17) 作者:felipexu(臀控)

2021-07-26 15:33:36

*
.

【我的完美人生】

作者:felipexu(臀控)
2017-7-17发表于SIS

16-美妇教师心乱如麻

一个人吃饭太没意思,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白雪仪,开着车拨通了仪姐的电话,
「仪姐,这会儿下班了吗?」

「嗯,早上刚上完,下午还有课,有事吗?」白雪仪正在批改作业,歪头夹
着手机,两手在整理着学生们的作业!

「刚刚谈完,一个人吃完饭太无聊了,想找你一起!」

「无聊想到我了?我没空。」白雪仪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说出这么腻人的话!
说完脸都红了一下!

「那我说实话吧,我想你了仪姐!早上分开到现在想了你一千多万次!」车
上我面不改色的说道!

「咯咯咯,我就想知道你这是怎么统计的?」白雪仪幸好自己有一个独立的
小办公室,不然被人看到平时不苟言笑的她笑的这么开心,估计牙都会惊掉!

「你别管我怎么统计的,反正我说多少次就是多少次,我快到你学校门口了,
你出来吧!早上那个地方等你!」不等美妇回话我就挂了,我有把握她会出来!
等了15分钟左右,美妇慢慢从拐角处出来!

我下车打开车门等她走到面前:「白老师您辛苦了,学生带您吃饱饱!」

美妇瞪了我一眼,没说话,但是我还是看见她强忍着嘴角的微笑!

帮她系好安全带,没有急着去开车,弯着腰凑近美妇身上闻了闻:「仪姐,
你用的什么香水,为什么这么香?」

美妇斜了我一眼没说话,得,自讨了个没趣。乖乖上车走人!我没看到的是
在我转身后美妇露出一抹醉人的微笑!

郑文杰跟同学骑着自行车出校门,一抬眼看见一辆熟悉的豪车,本能的感觉
有点不对,停下车,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男人坐在车上抽着烟,「文杰,走
啊,干嘛呢?」同学转过头疑惑的看着他。

「你先走吧,我有点事。」不着痕迹的移开视线,说了一句。

「你再不走等下碰到卢昊他们又要找你麻烦了。」

「我真的有事,你先走吧,我没事的。」郑文杰想到卢昊手抖了抖但还是坚
定的说道!

看着同学走掉,郑文杰把自行车挪到角落,一会儿一会儿的探出头看一眼,
过了几分钟,看到一个风姿卓绰的背影迈着小碎步走向豪车,而男子则堆着笑下
来打开车门把女人迎上车,看清正脸,不是自己得妈妈还有谁,虽然从看见背影
开始郑文杰就认出来那个女人是自己的妈妈,但是没看到脸还是不愿意相信!看
着男人凑近妈妈的身体不知道说了什么,在男人转身后妈妈露出一抹他从没有看
见过的笑容!看着两人驾车离开。郑文杰捏着拳头,心里难受到极点。

「哟,这不是郑文杰吗?偷偷摸摸的干嘛呢?不会是在这里蹲我吧?」五个
穿着校服显得不伦不类的学生走过来,

其中一个个子高大的学生怀里还搂着一个少女调侃道。

郑文杰低下头畏畏缩缩的小声道:「没,没有,我有事!」

「有事?有什么事?说给我听听?」看着郑文杰的怂样,几个人越发嚣张,
笑的肆无忌惮!

「我……」郑文杰我了半天也说不出来一句话!

「去你妈得,就你这怂样还给丹丹写情书,」一脚把郑文杰踹翻在地。几个
人又羞辱了他一番才离开,那个他喜欢的女孩子连看都没看他一样!旁边路人指
指点点让郑文杰深深的低下脑袋扶起自行车逃跑似的离开!

…………

「仪姐,你点菜,我都可以吃!」小包厢里我挨着美妇坐在旁边!

我特意找了一家这种带着特色得小店!特色的不是菜,而是他有这种小小的
包间专为情侣准备的!

美妇白了我一眼,「你就带我来这里吃饭?来这里的目的是吃饭吗?」

「怎么不是了仪姐?你可冤枉我了,那不是我饿了懒得找了吗,就近选了一
家,我也没想到是这样的啊!」我故作委屈!「要不然我们换一家?」

「走吧」美妇站起身。本想来个以退为进,没想到美妇来了个顺水推舟!

「别啊仪姐,既来之则安之,老祖宗的话可不会骗人。再说了,你也饿了,
下午还要上课呢。我们别来回折腾了!」我起身伸手把美妇压下来坐好,手顺势
搂住她的腰。「仪姐,我们点菜,点菜,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

美妇看了看我搂住她腰的手,又看了看我。

「哈哈,误会了,手一时失去控制,哈哈,失礼了失礼了」我收回手自己用
手打了一下讪讪道!

点好菜,我跟她说着今天看店面的情况,当然没有提柳狐狸!美妇没有说话,
低头优雅的吃着饭,但是我能感觉到她一直在听。我最喜欢仪姐的一点就是她总
是像水一样温柔如水包裹着我,我说话她都认真的听着,让我感觉很舒服!

「仪姐,有没有人说你拿筷子的姿势不对?」我说完店的事情转了转脑筋说
道!

美妇转过头疑惑的看了我一眼。「呐,你看应该是食指中指这样,然后这样,
哎,说不清楚我教你吧。」说着我一只手抓住美妇得手装模作样帮她矫正,另一
只手神不知鬼不觉的又搂上了美妇的纤细不失风韵的柳腰。

夹了一块肉放进她嘴里,「呐,你看,是不是比刚刚你自己那样拿省力?」

「可以放开你的手了吗?」美妇转头俏脸含煞盯着我,「哎呀,仪姐,我这
不是帮你吗?行行行我放开行了吧?我太难了!」

说着我放开抓着她手的那只手!

美妇还盯着我,「怎么了仪姐?别看了,你想看的话吃完饭我让你慢慢看,
先吃饭吧!」

「另一只手可以放开了吗?」美妇咬着牙说了一句!

「哦,哈,哈哈,那个,忘记了,情不自禁,不是,那个,我怕你摔倒,所
以扶着你一点,这就放。」说着用力搂了一下美妇的腰才松开手!“这腰搂着真
舒服!”我在心里感叹道!

对于我的厚脸皮美妇也早已习惯了,白了我一眼继续吃饭。

接着我又想找机会占占便宜,可惜时间太短想不出来。一顿饭就结束了。

「仪姐,晚上我去接你下班吧?」我凑近美妇说道!

沉吟了一会儿,美妇眼睛盯着盘子,停下筷子说道:「我跟你妈妈年纪差不
多,过几年我就老了。我只想一个人把儿子带到结婚生子然后退休。」这句话像
是说给我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听!

「仪姐,如果你讨厌我,我会马上消失在你眼前,但是我能感觉到你不讨厌,
你害怕了对不对?你害怕自己会爱上我?」我盯着美妇的眼睛!

「不可能,我现在告诉你,我讨厌你!」白雪仪像是被说中心事一般,说完
扭头准备起身。

我从后面一把搂住美妇的腰说道:「仪姐,你别自己骗自己了,你不讨厌我,
就算你讨厌我,那我不讨厌你不就好了,你总不能阻止我喜欢你吧?喜欢一个人
是我的权利,再说了仪姐,你可不老,美的让我无法自拔,就像白牡丹一样恬静
文雅!」

白雪仪说到底只是个良家美妇,虽然这几天跟徐星接触下来对这些情话有一
定的免疫力,但是十几年来还是第一次这样 被人抱在怀里贴着耳边说着火辣的
情话。耳朵被徐星嘴里喷出的热气弄的痒痒的,缩了缩脖子挣扎道:「你快松开,
有人进来怎么办?」

我从侧面看着美妇脸红的跟苹果似的,促狭的笑道:「看见仪姐你脸红可不
容易,不用怕,没人会进来的!」看到美妇又想挣扎,我用力搂紧她的腰整个贴
在她身后动情的道:「仪姐,别动好吗?让我这样抱一会儿!」

白雪仪也不知道怎么了,听到徐星轻声的请求慢慢就放松了身体。

看着美妇乖乖的没有挣扎我在背后开心的直咧嘴。用鼻子慢慢蹭着美妇的头
发,不时用力的吸一口,手掌也不满足于只是搂着,轻轻的在美妇小腹上抚摸着。

「别乱动,可以放开我了吗?」美妇轻轻的挣扎让我更加用力的搂紧。

磨砂着美妇平坦的小腹,我情不自禁的说道:「仪姐,以后你给我生个宝宝
好不好?」

「你,你,别。乱说」白雪仪被徐星的这句话刺激的脸红的几乎滴血,全身
发软,短短几个字都说不清楚了!结结巴巴的!

「我没乱说,最好生两个,一男一女。」说着我情动的在美妇脖子上轻轻的
吮吸了一下,修长的脖颈留下一道淡淡得红痕马上又恢复白皙。

「啊」白雪仪本来被他两句话说的全身发软,突然被他在脖子吸了一口,吓
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手扶着脖子的位置气鼓鼓的瞪着徐星!

我赶紧掏出手机,按下拍照调到前置摄像头,「仪姐,我没有用力,你看!」
暗骂自己太不谨慎了,好不容易抱着美妇丰满圆润的身体撩到情动,还想着能有
进一步进展呢。

白雪仪对着手机看了看,发现没有留下印记才松了口气。

看着美妇脸色缓和下来,我上前一步正面搂着她的腰。

白雪仪看着徐星死皮赖脸又凑上来,一只手狠狠地掐住他腰间的软肉,板着
脸道:「放手。」

我把美妇紧紧搂在怀里轻轻晃了晃故作可怜道:「仪姐,你掐死我吧,我做
错了事,受到惩罚是应该的。」“傻子才放,这点痛跟占的便宜对比起来不足一
提!”我在心里偷笑。

白雪仪看着眼前青年无赖的样子,慢慢松开手无奈道:「你不热吗?快放手!」

我把头埋进美妇乌黑的秀发里闷声道:「不热啊,抱着仪姐就跟抱着空调一
样。」此时美妇硕大的丰乳紧紧挤压在我怀里,夏天单薄的衣裳让我最大程度感
受着美妇的巨乳,爽的我吸了一口气。

白雪仪脸贴在徐星胸膛上翻了翻白眼道:「你不热我热,快松手!」被小男
人紧紧搂在怀里,都快缓不过来气了,脸上带着晕红。

经过这几天相处,我看准了怀里这个美妇人母教师就吃这套,继续装纯情小
男生,道:「仪姐原谅我,我就放。」

白雪仪心里很是受用,又轻轻掐了掐他的腰,无奈道:「我原谅你了,放手
吧!」

我恋恋不舍的放松手,但是还是搂在她腰上低头看着美妇温柔的轻声道:
「仪姐我知道你顾虑什么,我不会乱来的,我尊重你,只要你不喜欢的我肯定不
会做!」

徐星一会儿像个小男孩一样撒娇耍赖,一会儿又比成熟的男人还要温柔体贴,
弄的白雪仪一时反应不过来,呆呆的 「嗯」了一声,反应过来后脸都红了!

眼前美妇轻轻「嗯」了一声后羞红的脸,我忍不住低下头在她粉脸上轻轻吻
了一下,带着爱意看着她的眼睛。

白雪仪愣了愣,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反应。

想不到徐星越来越大胆,面对面这样亲了她,然后还眼神灼灼的看着她。

第一次看到美妇这种不知所措的样子,让我更加得寸进尺,低头又在美妇脸
上亲了一口。

「你~你……」白雪仪你了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我再次用力搂紧美妇,在她耳边动情的说道:「仪姐,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

听着耳边动情的请求,白雪仪张了张嘴却说不出拒绝的话,但是也不知道怎
么回答!

两人就这样安静的拥抱着站在一起。过了几分钟白雪仪轻轻捏了捏徐星得腰
轻声道:「我下午有课!」

没有听到美妇的答复,但是没有拒绝不就是一种答复吗?我满足的「嗯」了
一声轻轻松开手。

开着车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安静却又显得温馨,送她到学校附近,目送
她走进学校。

白雪仪心里乱乱的,下午上课一直在走神,回到办公室坐在椅子上发呆,自
己得生活一直都是平平淡淡,简简单单,回想起那个下午两人奇妙的邂逅,到现
在的暧昧。短短几天,就像在平静的湖面上扔下一颗石子,让她的心一直无法平
静,一方面两人年龄相差太大,让她不敢向前看,一方面自己又在小男人面前节
节败退!

摇了摇头,甩掉脑子里这些想法,拿起桌上的作业批改起来,到了下班时间,
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又收到徐星得微信:「仪姐,你下班了吗?我去接你!」

白雪仪看着微信,心乱如麻,一方面怕自己深陷其中,一方面又有点沾沾自
喜。感觉自己有种陷入爱河的小女儿心态!

想了想撒了个慌回道:「徐星,我现在很乱,你不用过来了,我已经快到家
了!」

我看到美妇的回复想了想回道:「我懂的仪姐,路上小心点。」

白雪仪看着短信,陷入了患得患失的心态!

中午我自己一个人又到处逛了逛,看看有没有更适合的地方,毕竟不能把鸡
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但是逛来逛去也没有比柳妖精那里更适合的地方了,打算明
天找大姨和姨夫看看让他们给我投资点,再拉个合伙人。到了时间准备接美妇下
班,但是看情况估计她还过不了心里那一关。

.
17 让我爱煞了的美熟母

回到家已经五点半了,开门换好鞋,一声门响,卫生间的门打开,嫂子穿着
清凉的睡裙,歪着头擦着头发从卫生局走出来,此时我刚换好鞋弯着腰刚刚抬起
头,刚好跟嫂子得眼睛对上。

一时间两个都没有说话,我眼神像狼一样盯着美少妇。

而宋可卿却是往后退了两步,手机紧紧抓着浴巾,就差忘了呼吸。

我露出一脸坏笑,做出一副准备要冲过去的样子,看着美嫂像受惊的兔子一
样落荒而逃。跑到房门口才回头看了一眼,看到我一脸促狭的站在原地,面红耳
赤的瞪了我一眼。

“哟呵,还敢瞪我?”。我拿起手机发了个微信,示意她看手机!

宋可卿看到小叔子的手势走进房间,不放心的锁上门,拿起手机,打开微信,

只见小叔子发的「小可卿,还敢瞪我,我今晚就在你房门口守着,看你出不出来!」

红着脸啐了一口,又怕小叔子真的守在门口,狡辩道:「我没有瞪你,只是
看了你一眼!」
「那你看见我跑什么?我有那么可怕吗?我现在很生气,你现在乖乖跟我道
个歉我就算了!」

宋可卿想了想发道:「对不起!我错了,我道歉了,一笔勾销哦」嘴角露出
得意的微笑。暗赞自己太聪明了!

「少打两个字,应该是出来道歉,亏大了,这次就算了,再有下次,家法伺
候!」

宋可卿红着脸没有回,过了一会儿又看到小叔子的信息,「妈怎么样了今天?」

想到婆婆,宋可卿脸上也露出苦笑回道:「妈今天又没有去店里,今天一天
没吃饭,我劝也不听,人都憔悴了!」

看到信息我一阵心疼,也没心情调戏美嫂了,放下手机到厨房翻了翻,煮上
桂圆红枣莲子粥,洗了个澡,在厨房忙活了一个小时,装起一碗粥走到嫂子门前,
敲了敲门。宋可卿小心翼翼的打开一条缝往外望,只见小叔子端着一碗红色的粥,
愣了愣。

「呐,你肯定也没怎么吃吧?吃吧」把粥递过去,看她偷偷摸摸的样子又好
气又好笑。

宋可卿打开门双手接过粥,心里暖暖得,马上想到婆婆,说道:「妈还没有
吃呢。」

「你别管了,我会让她吃的。」

「嗯,谢谢。」宋可卿开心的笑了笑准备关门,却发现关不上,原来被小叔
子的脚挡住了,抬头看了看他。

「你跟防贼似的,让很不爽,先收点利息!」说着在美嫂得小嘴的用力亲了
一口发出「叭」的一样,不理又被调戏了陷入呆萌状态的美嫂,自顾自走到厨房
又装了一碗,走出来看见嫂子门已经关上了,得意的笑笑。

来到妈妈门前,敲了敲门。

「可卿,进来吧,门没锁!」妈妈有点无力的声音传来,让我一阵自责,我
打开门走进去,看见妈妈背朝里侧躺着。

「我没有胃口,不想吃。」

我端着粥走过去放在床头柜上,轻轻推了推妈妈。

苏雅晴慢慢转过头看见竟然是儿子,双眼马上布满水雾,没说话倔强的又转
过去。

看见妈妈嘴唇都有点发白,脸上写满憔悴,我心疼的难以附加,膝盖顶住床
沿一手托着腿弯一手托着脖子把妈妈抱了起来。

「你走开,你来找我干什么,不用你管!」苏雅晴眼泪汪汪的哭道,手上用
力想摆脱儿子。

我抱着妈妈坐在床上,让她坐在我腿上,没有说话,心疼的看着梨花带雨的
美母,轻轻拍着她的背。

看着妈妈伤心得样子,我鼻子一酸,忍不住也掉下两滴眼泪,内心满是自责
和愧疚。

苏雅晴感觉到手上滴下来两滴温热的液体,抬头看见儿子眼睛红红的,脸上
还挂着两道泪痕,满是心疼的看着自己。

不由的止住了眼泪没有再挣扎,但还是闭上眼倔强的不说话。

我端起碗,舀起一勺粥吹了吹,然后用舌头试了试温度,「来,张嘴。」

苏雅晴眼睛偷偷睁开一条缝,看着儿子温柔的眼神,宠溺的动作,心里有些
欢喜,但还是扭过头表示不吃。

看着妈妈即可爱又倔强的样子,我心里满是爱意,自己一口吃掉,夸张的叭
叭嘴,「真好吃,甜的」。

看着美母两手抓着衣袖,闭着眼不说话,我又吃了一口,「好甜啊,妈妈你
真的不吃吗?」

「咕~噜」一声肚子叫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格外响亮。「哈哈哈」我忍不
住笑了起来,然后又是心疼,妈妈肯定饿坏了。

苏雅晴脸红的跟苹果似的,却还是倔强的闭着眼,只是把脸往里转到我的腋
窝处。

我舀起一勺吹了吹含在嘴里,放下碗,扶着美母的脑袋,对准美母的小嘴吻
了上去。

「呜~呜呜」苏雅晴用力摇头想躲开儿子的嘴。但是脑袋被牢牢的固定住,
儿子的舌头闯了进来,慢慢把嘴里的粥度了过来。苏雅晴闭着眼被迫吞咽着。

唇分,一条透明的丝线连接的母子俩的嘴唇,让苏雅晴羞耻的不敢多看。睁
开眼看着儿子满眼都是宠溺盯着自己,苏雅晴红着脸又紧紧闭上眼睛。「好喝吗
宝贝妈妈?」听着儿子的话羞恼苏雅晴用手轻轻掐了一下他的腰。

我继续含了一口在嘴里对上美母的小嘴,「呜呜~呜」看着美母闭着眼睛的
可爱模样,我忍不住用舌头勾住美母的舌头刮了一下。一连喂了五六口,慢慢的
每一次喂的时间都变的特别长。

苏雅晴睁开迷离的眼睛轻轻瞪了儿子一眼,娇声道:「你放开我,我自己吃!」

「现在晚了,由不得你。」继续含了一口慢慢度进美母嘴里,这一口足足喂
了好几分钟,因为我忍不住勾着美母的舌头调戏了好几分钟。

一碗粥喂得苏雅晴双眼迷离,感觉舌头都快被儿子吸麻了。

爱煞了美母此时娇柔的模样,巨蟒早已充血顶在美母肥臀上。却感觉顶在一
层厚厚的垫子上。我轻声问道:「妈,是不是来亲戚了?」

看着美母虽然没有说话,但是脸一下子更红了。我起身把妈妈放在床上,盖
好薄毯。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好好休息!」然后走出房门!

苏雅晴嘴角挂起一丝苦楚,怔怔的望着紧闭的房门,心里袭来一股浓浓的失
落,美艳的脸上露出一丝自嘲,虽然心里不愿意这么想,但是还是不可控制想到
儿子知道自己来亲戚以后就这样出去了。躺在床上怔怔发呆!眼眶一片朦胧,不
知道过了多久。

突然,安静的房间传来一丝声响,房门被人悄然推开,看着门外走进的男人,
端着一个碗小心翼翼,朦胧的眸子重新恢复神采,“我就知道他不可能这样走的。”
苏雅晴心里满是愧疚,自己竟然这样想儿子。

一进门看着美母眼神从失落到惊喜。我端着碗放在床头柜上。「你不会是想
着我就这么出去了,一点都不关心你,然后又看到我走进来惊喜了一下吧?」

苏雅晴眼底露出一丝尴尬和愧疚。

叹了一口气,把妈妈扶起来靠在我怀里,端起碗一边轻轻吹着一边说:「这
么大的人也不知道照顾自己,我出去给你熬红糖姜汤了,你说你该不该打屁股?
你把我想成什么了?我在你心里就这么坏吗?张嘴。」

苏雅晴转头直勾勾的看着儿子,就这么看着,好像傻了一般。

「别看了,先喝吧,喝完我这个坏人就不在这里碍眼了。」

苏雅晴心里感动的一塌糊涂,充满爱意柔媚的说道:「妈妈没力气,要喂!」

看着美母仰着修长的脖颈,美艳的脸庞近在咫尺,柔柔的撒娇,我低头在美
母小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说道:「乖,趁热喝了睡觉,别闹了!」

「嗯~~妈妈要喂。」苏雅晴看着儿子,嘟着嘴撒娇也不脸红了,只知道自
己现在想要儿子的疼爱!

「真拿你没办法」我含着一口红糖姜汤,慢慢度进美母嘴里,正想抽离舌头
却被美母牢牢吸住,被动的接受着美母的吮吸。半饷,唇分。

「这样要喝到什么时候,都冷了一会儿,快点喝完,还有啊,你别以为这样
我就原谅你了,竟然那样想我。」我故作不满说道!

苏雅晴狭长的凤眼里含着一丝讨好,没有说话,轻轻拿脑袋在儿子脖颈处蹭
了蹭。跟一只小猫咪一样。

「今天就饶了你,快点喝完,等你好了看我不惩罚你,数罪并罚。」我板起
脸不为所动!

苏雅晴没有因为儿子生气的样子而难过,反而感到一阵轻松和欣喜!

没有回答,只是充满爱意的望着儿子,嘟起嘴等着他接着喂自己。我又何尝
不是爱煞了此时娇憨的美母。一口一口直到一碗红糖姜汤喂完。看着美母越来越
亮的美眸,我是备受煎熬,肉棒都快把裤子顶破了。

苏雅晴看见儿子脸上闪过难受的表情,哪还不知道儿子为什么难受。

把头埋进爱子脖颈里,红着脸伸手隔着裤子握住他的坏东西娇羞道:「妈妈
帮你!」

我眼里闪过挣扎,一手握住的妈妈的手。

苏雅晴眼里闪过一丝错愕,抬头看着儿子,不知道他为什么阻止自己,这不
是他一直想要自己的做的事吗?

我爬起身帮美母盖好毯子,蹲在床边摸了摸她的头发,在她的粉脸上轻柔的
吻了吻。满是爱意的说道:「现在你要好好休息,以后不许这样不吃饭了,我会
心疼的。」转身准备出门!

「星儿~」苏雅晴动情的叫了一声,眼泪汪汪的拉住儿子的手。

我看着美母满是依恋的眼神,温柔的摸摸她的粉脸「这次我也有错,有事明
天再说,好了,不说了睡觉,我等你睡着再走!」

「嗯~」苏雅晴此时感觉自己才是小孩子,被儿子呵护着,疼爱着。闭上眼
睛拉着儿子的手贴在脸上,带着满足的微笑慢慢入睡!

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我脸上也露出舒心的微笑,和妈妈的重归于好让我有点
兴奋的睡不着觉。

…………

一栋独栋别墅内,柳媚儿安顿好女儿睡下,走到浴室,脱下身上性感轻薄的
睡衣,露出完美无瑕的身体,丰满的酥胸,纤细的腰肢,平坦的小腹,完美弧度
的翘臀,笔直修长没有一丝赘肉的美腿,站在镜子前自艾自怜了一会儿,伸脚踏
入浴缸,让任何人都无法抵挡的身躯没入浴缸,温度合适的水温让她发出一声诱
人的呻吟。纤手不断地捧起水浇在惹人遐想的娇躯上。

七年前,那时的柳媚儿才20出头,花一样的年纪,加上绝美的脸庞和完美
的身段,身边不缺乏追求者,本以为自己能遇到一个白马王子,然后幸福的结婚
生子,共度余生。

然而父亲的重病让一家人陷入了绝望!没有钱治疗,绝望的柳媚儿遇到了现
在的老公,一个比她大了将近二十岁的老男人,也就是她上班的公司的老板,蒋
景泰。

蒋景泰四十出头,升官发财死老婆这句话在他身上表现淋漓尽致,在他生意
走上正轨的时候,老婆却出车祸走了,蒋景泰确实难过一段时间,但是发财了的
蒋景泰慢慢的也开始耐不住寂寞,对公司里的娇媚的柳媚儿早已垂涎三尺,得知
她家里的事情,答应帮她支付医疗费用,但是需要柳媚儿嫁给他,暴发户的大老
粗蒋景泰哪里有什么追过女孩子的经验,在他眼里用钱能得到的东西为什么要花
时间去得到。

就这样,绝望的柳媚儿无奈委身蒋景泰,而蒋景泰也不顾儿女的反对娶了柳
媚儿。这样的婚姻自然不会有什么感情,但是结婚后的蒋景泰也算对柳媚儿有求
必应,千依百顺,不久后就生下了女儿,蒋欣欣,高兴的蒋景泰不但送了很多房
产,店面,还给她父母买了房,车。

家里有了个千娇百媚的妻子,又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蒋景泰也不出去花天
酒地了,应酬都推掉不少。

但是面对产后越发妩媚妖娆的妻子,慢慢的上了年纪的蒋景泰感到了力不从
心,四十多岁看起来像50多一样,性能力也急剧下降,而妻子却越发的妖艳,
蒋景泰开始躲着妻子,宁愿躲在外面买的房子里一个人也不想回家,生怕看见妻
子幽怨的眼神。

泡在浴缸里柳媚儿眼底流露出一丝幽怨,老公今天又没有回家,上次出差外
地去了3个礼拜,刚回来又说公司忙,已经三天没有回家了。柳媚儿叹了一口气,
又想到,回来又能怎么样呢?两人的感情平平淡淡,此时已经50的出头的蒋景
泰因为前面的纵欲无度现在也基本散失了性功能。

徒然间,想到了今天早上遇到的大男孩,脑海里浮现出他被自己调戏是脸红
的样子,看到自己流了鼻血,最后脑海里只剩下一根黝黑粗壮的大肉棒,怎么也
挥不掉。

柳媚儿一只小手情不自禁的滑向两腿之间,就像这两年她一直重复的那样!
小手准确的按在那个小小的红豆上,轻轻的揉了揉。

「啊~~~」一声悠长的呻吟回荡在浴室里,柳媚儿媚到极致的眼眸仿佛看
到那根威武雄壮的肉棒出现在自己眼前,想到大男孩说要再拍一张高清的给自己
看,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眼里出现一片水雾,加速了手上的动作,「插~我,
啊~~」浴缸里柳媚儿猛的拱起腰发出一声尖叫,然后一颤一颤的软倒在浴池里!

半饷,恢复过来的柳媚儿,脸上带着醉人的晕红,擦干手拿过手机,鬼使神
差的打开微信想看看大男孩有没有给自己发照片。

看完微信,柳媚儿有点失望又有点自责,暗骂自己变的好淫荡,想着刚认识
的男人达到高潮,人家开玩笑的,自己竟然还当真。

但是想到大男孩身体就不由一阵发软,鬼使神差的点开大男孩的微信,抬起
浴缸里美脚,拍了一张照发过去,又写了几个字「姐姐的脚好看吗?」拍完后又
是一阵脸红,手指按在撤回上想了想又放下了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