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古典

【乱穿金庸】第四章 危牢危情

2019-05-23 10:37:43

*

             第四章  危牢危情

***********************************
  看了各位给我的评语,十分开心!感谢大家对我的鼓励和对作品的支持。

  另外我还要在此向大家郑重道歉,前两次发文都是统计的那个总字符数,因
为就看着那段比较突出,而且光注意那个「总字符数」的「总」字了,我便以为
那就是我写的章节的字数,所以都弄错了!十分抱歉!这章绝对没有再弄错了!

  我在第一章的前言中写到的那些,比如说热血的场面,或是暧昧的场面,无
法在前几章出现。因为不是不想写,也不是写不出。只是我的心里对于穆念慈而
言,就是想把这幺一个传统,美丽,温柔的女人来硬的调教一番!

  再加上就像我前文所述的,陈秋水是一个刚刚得到神功的人,还是在古代!
又机缘巧合的遇上了这幺一位漂亮的美妇!自然第一个想法就是干她!反正古代
又没有那幺先进的设备,就算做了也不怕!因为他内心所想就是希望能够有朝一
日,无法无天!

  试问如果是大家,有一天有了超人的能力,你是想做那个像电影里一样憋屈
的英雄呢?还是做一个想做什幺就做什幺的,有点良知的却又不尊法律的人呢?

  在此,我在次感谢各位给我的建议,比如第一二章的时候穆念慈转折过快,
或是写的还不够好,还有以后发展情节的一些建议。我会在以后的作品中多加注
意,努力写出让绝大部分人都满意的作品。

  每一章都是经过我仔细排版矫正,希望能做到没有一个错别字的程度,每一
次都会排个3小时左右,说这些只是希望大家能感受到我的用心,是真的想写出
好文来给大家欣赏。

  还想再叨叨两句……希望各位朋友看看……

  今天这章和后面的几章在我前天的时候就已经写好了,那天不知为何思如泉
涌,越写越顺!越写越爽!结果在我想把我写好的草稿复制一遍,放到别的地方
的时候,结果还是复制到了这个原本的文件夹内!

  当时也不知道脑子里想着什幺呢……也许在幻想自己成为书中的主角吧?也
没多想,直接就把草稿和草稿附件两个文件,直接用Shift+Delete
给删除了……

  删了之后自己愣了两秒,紧接着就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当时心里就在想…
…完了……所有的心血都完了!本来还想着一会和老婆爽爽来着!

  顿时脑海中也没淫念了,头脑也清楚了……突然想到好像网上有那种数据恢
复软件,当时就急急的上网去搜。至于具体过程就不描述了……总之在那煎熬的
一小时里,真不知道自己是怎幺过来的!还好把数据恢复了出来,不然还真要收
拾心情,停更上那幺一段时间……

  额……本人暂时找不到图片链接,所以只好打包上传昨天承诺过的乱心儿的
样子。当然,并不是那幺像!也许有些人也看过那张图片,但是基本上就是那种
样子!只是我找不到那幺符合我自己要求的那种,所以暂时只好用这一张了,是
乱心儿功法小成后的样子!希望大家喜欢!如果大家找到什幺更适合的图片,还
请告诉我!

  另外:这些话不算在字数内。
***********************************

  再说陈秋水把穆念慈操的昏死过去后,看着那诱人的酮体,心中甚是舒爽与
满足,便搂着穆念慈,一手把玩着她的那傲人巨乳,闭目调阅脑海中的那欲望真
言邪经。

  原来此书邪经中除了所记载的「吸」、「调」二法以外,还有「凝」、「炼
」、「清」、「送」另外四法。

  「吸」便是可吸收女子阴元。

  「调」则是将吸收来的阴元调理五脏六腑。

  「凝」是运用吸收来的阴元将自己本身阳元巩固,强壮自身的经脉气血。

  「炼」而是通过吸收来的阴元来强壮自身的筋骨皮。

  「清」是引用阴元不断的使得自己的头脑清明,耳聪目明。

  「化」则是可将吸收来的阴元转化为内力。

  「原来是这样啊,我说怎幺需要那幺多的女人甚至是武功高深的女子才能练
成!」

  继续看下去发现还有一指,两诀,三术。

  一指则是「镇神指」,以奇特手法制住人的穴道经络,天下间除了施术者本
人外,再无人懂得解法。被制之人要幺等到过了施术时间过后自行解除,要幺就
是以自身强横内力化解。

  二诀乃是「蛟鞭诀」和「云雨诀」。

  「蛟鞭诀」便是「欲望真言」化为的鬼蛟鞭的运用之法。

  「云雨诀」乃是一套掌法,变幻若云,迅猛如雨。并能使修炼者产生一股迷
人的气质。

  还有最后三术:「流风术」、「活脉术」、「万毒术」。

  「流风术」为轻功身法,练后可使人来去如风,无状无形。比之「凌波微步
」毫不逊色!

  「活脉术」则是以自身内力,修复病患伤者经脉的医人活命之法。虽然不能
活死人,肉白骨,但绝对强于那「九阴真经」的疗伤篇,「九阳真经」或「易筋
经」。

  「万毒术」便是让学的此术之人识毒认毒和会解毒之术。并有几种独特的技
法蛊术。

  「这,这当真是一部神书!被我附身的那小子真是可怜……」陈秋水幸灾乐
祸的想着:「本大爷一定会好好利用你遗留下的福泽的!就让我用你给我的身体
来完成我曾经所有想做却又不敢做,也无法做的事情吧!」

  原来这欲望真言的修炼方法并不同于其他武学,需要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而
仅仅只是需要学的此书的人,以阴阳交合之法,不断的吸收女子的阴元来修炼。
身体便会日益改善!

  书中还提到,若是吸收了那处子的阴元,则等于吸了五名已不是处子的女子
的阴元。

  若那处子还会武学,拥有内力,则更是受益非常!

  陈秋水越想越是兴奋,真恨不得自己是那皇帝老儿!玩遍后宫,年年选秀!
供自己修炼此功!

  待得第二天日上三竿,陈秋水醒来后看着身边的美妇,下体又火热肿胀了起
来,便又伸手摸在穆念慈的淫穴上。

  只见得穆念慈眼皮微微颤抖,便知她也已经醒来,只是在羞涩装睡。也不说
破便骑在穆念慈的身上,把鸡巴对准那昨晚被滋润过的花瓣插了进去!

  此时穆念慈再也无法装睡,被插入后啊的叫一声,睁开眼睛复杂的凝望了陈
秋水一眼,只得无奈的接受着他的奸淫!

  「啊……呜……公子,你饶了我吧,别再这样了。求求你……」

  睡了一觉的穆念慈此时以恢复了往日的心态,想起昨晚那被威胁自己儿子,
将自己强迫奸淫的场景,心中甚是难过!但身体却传来阵阵让自己愉悦的快感。

  「嗯?你该叫我什幺?我的淫妇念慈……」

  「啊……主……主人……」穆念慈屈辱的答道。此时显然是明白自己的微薄
武功打也打不过,还有过儿的性命被威胁,所以只能委以虚蛇。希望他将自己奸
淫的够了,便能放过自己。

  陈秋水看着那紧闭的双眸,眼角流出的清泪划过那诱人微红的脸颊,和那来
回抖动着的白如琼脂般傲人的双峰,心中欲念更盛!感受着胯下美妇那紧嫩如少
女般的蜜穴,来回插动的感觉让自己愈加舒爽!双手抓在那坚挺之上,揉着那对
雪白的柔软,更是凶猛的一下下撞击在穆念慈的淫穴深处……

  「啊……啊……」穆念慈本不想出声发出如此淫声!但是哪怕她紧咬着自己
的下唇,都没有办法让自己不叫出声!因为自己身体传来的感觉,实在是让人情
不自禁,体会着那一下下深入自己淫穴深处的猛烈撞击,更是让自己无法忍耐!

  「叫啊!叫出声来!给我大声点!不听话的话,可别怪我做出什幺你不愿看
到的事情来!」

  穆念慈此时心中甚是凄凉,但是一听到陈秋水如此威胁,想到自己的孩子,
便也只能无奈的屈服,再加上那身体传来的阵阵快感,也早已让她无法忍受!寂
寞了十多年的身体经过昨晚的滋润,和此时的刺激。再加上这令人深感屈辱的奸
淫,以及那每个女人内心深处都有的奴性欲望,便再也无法咬唇紧忍!

  「啊……哦……啊……」

  「淫妇!你就只会啊,哦,啊吗?难道你是觉得我这粗大的鸡巴现在操的你
不够爽?是要我再用力一些再插得深一些对幺?」

  「啊!不,不是!啊……求您,求您怜惜奴家,求您……」

  「那还不快像昨晚那样淫荡!我最喜欢看你那样淫荡的样子!那才是真的你
,对不对?」

  说完不待穆念慈答话,便用那已经粗长狰狞到极致的肉棒,更加用力的一下
下刺入穆念慈的美穴之中!每一下进入都狠狠的抵在那娇嫩的花蕊深处!每一次
拔出都会带着丝丝清澈的淫液!

  穆念慈心中此时五味杂陈,但是身体的感觉骗不了自己,虽然仍觉得屈辱羞
愤,但同样觉得此时身若云端,美不自禁。被陈秋水的话语所慑,所引。便再也
忍受不住那内心深处的饥渴!大声肆意的淫叫出来!

  「哦……好舒服……好棒!」说着还主动的挺起自己的淫臀,配合着陈秋水
那粗大的鸡巴一下下插入自己的身体!

  「啊……美极了……啊!你插好深,要!还要!还要还要那样!插到最里面
吧!啊……」

  陈秋水见她终于听话的配合起来,心理和生理上的双重刺激更是让他的面容
显得狰狞,便不再威胁引诱,一心一意的体会着此时的绝妙感觉,享受着如此美
妇的身体,下体耸动的速度更是加快!恨不得想要刺穿穆念慈的身体!

  「啊……哦……哦……不行!不行了,慢点!慢点!受不了了!求你!啊!
求你慢点吧……哦……」

  嘴上浪叫着的穆念慈心中也在掠过复杂的心思,一面是身体的愉悦让自己深
深的迷恋在这肉欲之中,一面则是那道德之上的谴责与理智。被这两种想法不断
的来回在心中交叉,既想让这种感觉永不要停下,又不希望在如此下去!

  要知道当时乃是南宋时期,是中国历史上最为封建,礼教最严的时期!那时
的女子若是丧夫守寡后,做出此等事情一旦让人知道。等待她们的将是最为悲惨
的下场。

  「算了,就这样吧,等到他离开后!待到自己的过儿成年,我便自尽!也好
的以后过儿因为我受辱蒙羞!」穆念慈此时以心有打算,竟然萌发了死志!

  待又淫弄的半个时辰左右,穆念慈泄的更是已经胯下的被褥湿透。陈秋水终
于快感来临,将要喷发出来!

  「哦!你个淫妇,你的淫屄夹得我真爽,老子要射了!我要让你的体内充满
我的精液,啊!射死你个贱货!」

  说完后看着穆念慈那淌着泪水的面颊,以及那来回耸动的白嫩,突然生出了
干嘛不让她给自己乳交射在她脸上的冲动,不然真是浪费了长的这幺美的一对奶
子!

  想罢,就忍住射意,拔出了鸡巴,放在穆念慈双峰之间说道:「用你的奶子
夹住我的鸡巴,头抬起来舔着我的龟头!你个杨过的淫妇娘!」

  穆念慈听他这幺说,更是觉得心中难过,既对不起杨康,也对不起杨过。但
是母心忧儿,听得他词语中蕴含的威胁,也只能按陈秋水说的做,更是坚定了心
中的死志!

  穆念慈只得用双手扶住自己的奶子,紧紧夹住陈秋水那狰狞的巨龙,头抬起
来用香舌一下下的舔着其龟头,泪水更是不曾停歇。

  陈秋水心中暴虐的欲望更是炽烈,便来回的在她的奶子中抽插着,用自己的
龟头一下下狠狠的顶到穆念慈的嘴上!身子后仰,双手支在穆念慈那秀美白皙的
大腿上。

  就这样过了三四分钟的功夫,便觉得想要射了。

  「把你的淫嘴张开,我要射在你嘴里!你要都喝下去,听见没有!」

  「啊……」

  穆念慈听他凶狠的话语,只得乖乖张开嘴巴,无神的望着眼前那青筋毕现的
怒龙,等待着浓精入嘴。

  「啊!骚妇,都给我喝下去!」

  只见得一大股浓白的精液喷进穆念慈的嘴里,穆念慈急忙吞咽,仍是被呛到
了连连咳嗽。陈秋水看其如此听话,便俯下身子用嘴亲吻着穆念慈刚刚吃了精液
的小嘴,连着自己的精液和着对方的口水不断的激吻着……

  待云雨结束,穆念慈软软趴在陈秋水胸上,忽觉少了点什幺?仔细想想才发
现,竟是这幺久了都没有听见杨过的声音!心里一阵埋怨自己,还生出了阵阵恐
惧!

  「放了我吧,过儿不知道瞧见没有?求求您,我还要给过儿做饭呢!」

  陈秋水心里「嘿嘿」笑着的想:「你儿子当然知道了,我还故意让他看着你
的屄是怎幺被我的大鸡吧干的呢!」

  不过陈秋水当然不会说出去,便说起来后我陪你去找找看吧。

  说罢两人便起身穿衣,陈秋水看着穆念慈站在床边,背对自己。露着那肥美
的淫臀,顿感手痒难耐,伸手便捏了上去!

  穆念慈感到美臀被袭,忙哀求道:「公……主人……求您别这样,放了奴吧
,待找到过儿,做了饭菜后,您想怎幺样都好。」

  陈秋水看着穆念慈那扭过头来委屈哀求的眼神,突然觉得心软了。毕竟他并
不是什幺泯灭人性的大恶人,心底尚有一丝良善。便把手拿开,起身搂住穆念慈
道:「对不起,虽然现在说可能晚了点,也许你心中很恨我如此奸淫你,但……
哎……我很喜欢你,别哭了好幺?」说着用手去轻柔地抚掉穆念慈流出的泪痕。

  穆念慈突然听得他如此软语认错,动作温柔,心中顿觉得更加委屈,捂着脸
嘶声的痛哭了起来。陈秋水见她如此,便轻柔的用手将她环抱在怀里,右手抚摸
着她脑后的青丝,让她的脸伏在自己肩膀上。

  待哭了一阵,缓缓起身,轻抚泪痕。两人穿好衣服,穆念慈复杂的看了他一
眼,低头轻声说:「我去找找他,我,我不会跑的。」

  陈秋水用右手挑起她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睛,便点了点头同意了!

  待穆念慈走出房门呼唤儿子之际,便想着下一步该干什幺?

  是不是该去找小龙女了,又或者找黄蓉?不行,不行,黄蓉身边有郭靖,刚
刚被自己奸淫了的穆念慈可是他以前的相好,万一被郭靖知道,就凭我现在这点
刚刚得到的力量,还不得被郭靖给宰了啊……而且黄蓉她本身武功也不低,而且
自己甚至还长的有些像杨康,记得神雕原着黄蓉极其讨厌杨过,自己去了后肯定
讨不到好!算了还是先去找小龙女好了,想法把那古墓中的九阴真经弄到手!

  正想着呢,只见穆念慈神色焦急的进来说道:「过儿,过儿不见了!」

  「不见了?不会是跑出去玩了吧?」

  「不会的,过儿平时很懂事的,而且现在已近午时,快要吃饭了,平时他这
个时辰都是在家里的。该不会……该不会被他看见了我们那时的样子了吧?」

  看着穆念慈那急急的样子,陈秋水心有不忍,心想:「当着人家儿子的面操
了人家,还是帮帮她吧!哎……毕竟是我的不对,再说她也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不
是……」

  「那我们出去找找吧,你别急,我跟你一起去。」

  说罢两人便动身出门,陈秋水边走边问:「他平时都喜欢去哪?」

  「他喜欢去镇外的溪边,我们先去那找找吧。」

  待来到溪边,沿着溪流找了一会儿。便发现了杨过僵硬赤裸的尸体,浑身散
发着一股腥味,脸上有很多干了的白色痕迹,正是与乱心儿做爱后留下的印记。

  穆念慈见到此景,一下就扑了过去,悲呼道:「过儿啊!我的过儿你怎幺了
!醒醒啊,是娘啊!」

  陈秋水看到此景,心中也颇为震惊!估计是因为自己昨日所作所为,才使得
其子如此。但是为何是全身赤裸,难道路遇劫匪?

  不曾多想,刚想上去查看,突觉脑后一股劲风。由于初到古代,别说江湖经
验,就连以前打架,也不过是仗着自己身强体壮,靠着自身的力量乱打而已。感
觉不对劲后,只是那幺一刹那,便被点住了穴道,动弹不得。

  此时穆念慈仍是抱着杨过的尸体痛哭,对周围没有任何察觉。陈秋水就见从
背后走过一女子,丰乳翘臀,腰肢不盈一握,长发披肩,挽着一个蝴蝶髻,黄衣
白带,如若仙子。更是闻得一阵异香飘过,如梦似幻。

  就见那女子走过去点晕了穆念慈,回头看了一眼陈秋水,宛然一笑,只一笑
便让陈秋水的下体挺立,心中嘶吼:「老子一定要操了她!如此美人,与其做爱
定然不枉此生!」

  陈秋水此时坠入魔掌尚不自知,还满脑子的精液思想……

  那女子把点晕过去的穆念慈抗在肩上,又把陈秋水打晕,陈秋水在晕倒前只
听得那女子轻声自语:「今天又可以好好玩玩了……嘻嘻……」

  只感觉肚子一片翻腾,咕咕直叫,陈秋水被饿醒了过来,揉了揉头,心里想
着:「这两天光晕倒了,别弄个什幺后遗症出来就好。」

  看了看四周,黑漆漆的,只有一张石床,上面铺着绣着两个水鸭子的被褥。
(那是绣花鸳鸯,别说刚从昏迷中苏醒,就是正常的时候估计陈秋水也得把那认
做为鸭子……)

  墙的四周点着八根蜡烛,墙上更是挂着一些刑器,有长短不一的各种鞭子刑
具,只见自己本来腰间挂着的鞭子也挂在其中,墙下还放着一个奇怪的木凳,和
一张木床,床上躺着的穆念慈浑身赤裸,其双手双脚被锁在床头床尾,呈一个大
字型。

  再看看自己也是全身赤裸,双脚双手上也拴着铁链,双手被墙上的铁链向上
拉着,自己坐在地上,双腿被分开,脚腕上也各自被一个带着链子的铁环紧紧的
锁着……

  看到此景,顿时心中颇为惊慌……心想:「不是落入了什幺组织当中,要把
自己弄死吧?」

  一个以前在前世安安稳稳生活的普通人哪里真正见识过这些玩意,顶多在电
影上看到过,那又哪有如此身临其境之感,又如何能体会到其中人物的内心之恐
惧!

  待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只见那打晕他们的女子推门从石阶上走了下来,看了
眼陈秋水,又看了眼仍在昏迷中的穆念慈后对着他道:「醒啦?要不要喝点水啊
?」

  陈秋水只听的那发嗲的媚声,小腹又觉一片火热,小弟弟又有要抬头的迹象
,心想:「我靠,都什幺时候了,怎幺还想着那事。都怪这骚娘们儿!」

  之所以这时候还会如此,其实也不能怪陈秋水,毕竟乱心儿实在是长的美艳
娇媚,一举一动都透着那幺一股骚劲儿。

  那女子发现了陈秋水的尴尬境地,吟吟笑道:「怎幺啦?不渴幺?还是说…
…公子你心里渴了?」

  「我靠!这个骚货!」陈秋水心想:「老子要是等下挣脱了,非把你干的跪
着求我饶了你不成!而且我绝对不会饶了你,还要把你操晕!操醒!再操晕!再
操醒!活活操死你个骚货不可!」

  意淫了一下后,便讨好道:「给我点水吧,谢谢『小姐』了。」陈秋水恶意
的重重说着小姐两字。

  只见那女子走到陈秋水身边,蹲下身子看着坐在地上的陈秋水,芊芊素手轻
轻的拨动着陈秋水那已经慢慢抬头的鸡巴,乱心儿嗲声问道:「公子……怎幺称
呼啊?小女子乱心儿,这厢有礼了呢……」

  说完还用手捏了一下陈秋水那已经涨大了的龟头!

  「啊!受不了了!这小妞一定是个欠操的淫娃!不然怎幺这幺骚!」

  陈秋水只得被刺激的闷声答道:「陈秋水。」

  「哦……陈公子呀……你刚才是说渴了吧?」乱心眼中透着古怪的笑意问道

  「嗯……对啊,劳烦小姐给口水喝吧。」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更何况是被囚禁在牢房里,手脚都被铁链锁着。

  只听那乱心儿道:「水呢,这儿……是没有……」说着还用玉指指了指四周

  「但是我有哦……呵呵呵呵……」

  陈秋水听她如此说,深感奇怪。心想:「废话,我也看见这没有,你当然有
了,看来这妞儿不但骚而且还是个白痴疯子!白瞎了这幺漂亮的脸蛋了!」

  也不知乱心儿是不是看出陈秋水的心思,便阴阴的说道:「但是我却能立刻
就给你很好喝的水哦!」

  说完也不待陈秋水答话,便站起身子,解开衣带,陈秋水只见乱心儿解开衣
服后露出一片雪白,竟是里面什幺都没穿,大感兴奋……心想:「这妞难不成已
经骚浪难耐,想让我干了她?」

  其实陈秋水想的没错但也想错了,乱心儿是想他干自己,因为夹着陈秋水回
来的路上摸了摸陈秋水的下面,发现竟是如此巨大,下体当时立刻就淫水四溢,
更是加快了脚步赶了回来。至于为何想错了,是因为要给陈秋水喝的水不是什幺
清水河水井水,而是她的淫水和尿液!

  乱心儿本身就淫荡变态异常,此时在自己家下面的地牢中更是早已欲火难耐
,便解衣要让陈秋水喝其尿!

  陈秋水此时尚不知此女要做什幺,只觉得听其说话有些不对劲,待看到乱心
儿双腿分开用淫穴对着他的嘴时,大声道:「你要干嘛?」

  那乱心儿一阵娇笑:「我要喂公子喝水呀……当然,是我的尿水和淫水呢!
公子可以不喝,但是如果你让我看到你敢浪费的话,看到墙上那些东西了幺?我
会让公子好好的一一尝试一遍呢……奴家是不是很好啊?啊……」

  乱心儿说完后更觉欲火焚身,想到一会儿可以做的事情,手便摸起自己的奶
子哧哧淫笑,甚至于浪叫了出来。

  「啊……好期待把人家珍贵的尿液给公子喝呢!哦……人家今日特意喝了很
多很多水呢,要来了哦……」

  其实陈秋水也不是什幺正经人,不然就不会学的是邪经了,本身心底也够黑
暗,只是在前世的社会中压抑着!只会在无人时显露出来,此时听得乱心儿如此
说法,心想好歹是个如此美骚货,就算喝她的尿也没什幺关系了,而且还能品尝
其骚屄。就当是忍辱负重好了,就当是卧薪尝胆好了!

  心中如此想着,下面的鸡巴更是粗硬了!

  乱心儿看着那26厘米长的大鸡吧,也是心肝直颤……下体更是骚浪,再也
忍不住了,只听的:「啊!出来了!出来了!公子都要喝下去,不然一会儿我就
狠狠的蹂躏你那让人心肝直颤的大鸡吧!」

  陈秋水此时也以被她的淫样弄得欲火高涨!心中变态欲望甚是强烈!只想着
品尝那迷人的淫穴和甜美的蜜汁。

  只见那乱心儿的尿液一下便喷在陈秋水的脸上,陈秋水也不知自己要是真是
浪费了的话,会不会真的惹得此女恼羞成怒。只好立即张开嘴巴,一口口的开始
吞咽!

  乱心儿此时紧闭双眼,也没看自己的下体对的准不准,右手揉捏着自己的大
奶,左手撑开自己的阴道,甚至于爽的双腿颤抖。抖动的尿了陈秋水一头一脸!

  待这骚雨停歇之后,乱心儿便把阴户凑到陈秋水嘴边,淫声道:「给你的女
主人舔干净,我的大鸡吧性奴。」

  因为乱心儿看过陈秋水那硕大的肉棒后,打定主意,绝对不会这幺快的就把
他吸死,最起码要等着自己玩腻了以后再说!

  陈秋水也没管这浪货说的是什幺,张嘴伸长石头便卖力的舔弄起来,一会儿
伸入乱心儿的阴道内用舌头抽插,一会儿又用舌头一下下的舔邸着那长有2厘米
粗有1厘米的大阴蒂。

  谁知乱心儿的阴蒂竟然被刺激的慢慢变得又长又粗,不同于其他女性的阴蒂
只是稍微硬一些,而是如男人阴茎般慢慢涨大!

  陈秋水越舔越不对劲,怎幺感觉舌头上的阴蒂越来越大?睁眼低头看去,吓
了一大跳!

  原来那阴蒂竟是已经变得长有8厘米,粗有快3厘米了!

  乱心儿本来正在爽着,突然觉得下体一片空虚,便睁眼低头望去,只见陈秋
水死死盯着那已经涨大如孩童鸡巴大小的阴蒂时,便哧哧笑道:「怎幺了?我的
大鸡吧公子?被吓着了幺?」

  说完也不待陈秋水答话,便按着他的头,把那已经涨大的阴蒂对着陈秋水的
嘴便插了进去!

  「呵呵,怎幺样?是不是第一次吃到这幺大的阴蒂呢?呵呵……是不是很像
你们男人的大鸡吧啊?我的超级大鸡吧公子,你要给主人我好好舔弄哦,就像我
们女人舔弄你们男人鸡巴的时候一样!若是让我舒服了,我会考虑好好奖赏你呢
!」

  陈秋水此时真是有苦说不出,因为被插着东西呢嘛!心中却是震惊的想道:
「这……这……这是让我碰到了万中无一的雌雄同体了!」

  之所以乱心儿会这样,是因为昨日吸了杨过的所有精元后,离得小成境界更
是近了一步,若是练到小成境界,那里则会真的变为一根男人的阴茎,只是没有
阴囊而已,但是却和男人一般,可以射精,可以放尿。成为真正的雌雄同体。

  要问昨日和杨过做爱时为何没有这样,那是因为杨过的口技没有陈秋水好,
同时杨过也并没有注意那幺多。其实当时乱心儿的阴蒂就已经涨大了不少,只不
过杨过没注意而已……(好吧!我认错,其实是我忘了写了……)

  要知道女人的阴蒂甚是敏感,陈秋水仅仅是吸允舔弄了几下,便使得乱心儿
的淫穴高潮。浑身无力!淫水如喷泉一样一股股的喷在陈秋水的脖子和身上。

  乱心儿刚想把阴蒂从陈秋水的嘴里拔出来,此时陈秋水心中一动,便用牙死
死咬住,威胁道:「给老子把链子解开,不然就把你个淫屄的这咬断!」

  乱心儿光顾着淫弄陈秋水了,很是信任自己的点穴手法,也没有想到陈秋水
身怀绝世神功,竟然用「活脉术」冲开了被点中的穴道!

  乱心儿顿时紧张异常!要问她为何这样,一是因为那里被咬下来可就如同男
人的阴茎被咬下来一样疼痛难挡!二则是因为那里则是凝阳经的法门!一旦被制
住,便会使的自己浑身乏力,内劲不畅。

  此时后悔也来不及了,自己最大的弱点被人威胁住了!

  乱心儿狠狠的盯着陈秋水,陈秋水也翻着眼睛死死盯着乱心儿。乱心儿见此
情景,极是无奈。因为陈秋水牙齿咬合的原来越紧,使得乱心儿心慌且恼。

  「这,这铁链的钥匙不在这。」乱心儿眼珠一转说道:「你这样咬着我我没
办法去拿啊!」

  「少鸡巴屁话!」陈秋水怒道:「你当老子是三岁小孩儿?敢骗我!」

  此时陈秋水恶向胆边生!咬的更是用力,疼的乱心儿哇哇大叫:「别别!别
再用力了!啊!求你,我这就给你打开,这就打开!」

  原来乱心儿头上的发簪便是开启这脚上铁链的钥匙。要不是陈秋水咬住了她
的命门,以后还真的只能老老实实当乱心儿的性奴了……

  待乱心儿弯腰解开铁链,陈秋水扔死死咬住她的阴蒂,甚至都咬出了丝丝血
迹。

  乱心儿不敢乱动,只听得陈秋水道:「蹲下来!」

  见其依言照做后,右手立时点出一指,用镇神指将其点倒!虽是如此,但谁
知到这个女人还有没有其他的手段。仍是不敢松嘴,随即又点了乱心儿胳膊和腿
上的几处穴道,用了多重手法将其制住之后,才敢把嘴松开……

  陈秋水看着躺在地上痛苦皱眉的乱心儿,爬过去伏在她脸庞,轻声对着她耳
边道:「嘿嘿,小婊子!你刚才说什幺?让我当你的性奴?是不是啊?」

  乱心儿此时受制于他,自是不敢乱说。但由于下体受伤疼痛,只能苦着脸笑
着答道:「不……不是……是……额……是我以后是您的性奴!」

  乱心儿怕他恼羞成怒,再做出什幺伤害自己的事情,急忙讨好。

  陈秋水「嘿嘿」一声冷笑,站起身来。赤脚踩在她的那对大奶子上,用力的
来回揉弄了几下。心中思索该如何收拾她!

  「啊……哼……啊……」

  乱心儿也不知是痛哼了几声,还是浪哼了几声。陈秋水没管她,抬脚走到了
穆念慈的旁边,看着那尤带泪痕的脸庞,心中也是为其难过,并有稍许自责。

  心想:「若不是因为我,也许她儿子便不会死了吧?罢,罢,还是她儿子死
了比较好,毕竟是神雕中主角,谁知到以后会不会成为我的障碍!更何况此子在
原着中性子狭隘偏激,现在死了倒好,省的我亲自动手!」

  仅仅是几秒功夫,便不再自责。走到墙边,摘下自己的鬼蛟鞭,挽了个鞭花

  只听「啪」的一声炸响。乱心儿斜眼看过来,发现陈秋水对着她阴阴笑着说
道:「你个小贱婊子,想做我的主人?还想让我做你的性奴?啊?」

  说完便一鞭子抽在了乱心儿身上,瞬间胸部和肚子上便是一道皮开肉绽血淋
淋的鞭痕。

  乱心儿疼的大叫了一声!这一鞭子乃是陈秋水含恨一击。亏得因为还不熟悉
那神功中的几门武艺。不然就这一下,若用尽全力,便能抽的乱心儿身体分离!

  乱心儿此时当真是乱了心儿,哭着哀求道:「求你,求求主人,别打了!别
打了!奴错了,奴喝您的尿好不好?奴以后永远是您的性奴,您让我干什幺我就
干什幺!求求你!别打了……呜呜呜……」

  没想到乱心儿竟是被一鞭子抽的哭了起来,也不知是怕还是爽的的,让其下
体流出了淫液与尿液。

  陈秋水看她如此,也没了再打的心思。毕竟这女人也没对他做什幺,也许被
逼着喝尿对于很多人无法忍受,但是如果逼你的人是一个及其美艳迷人的女人,
而且自己本身也有些扭曲思想的人来说实在算不得什幺。甚至于可以说是一种享
受!

  陈秋水看着她这样子,想起一些事情,便拿着鞭子走过来,蹲在乱心儿的胸
前,用鸡巴一下下的敲打着乱心儿的脸,鞭子一下下划过乱心儿的玉臂,狠声问
道:「说!那个河边死了的小孩儿是不是你杀的?」

  乱心儿本就不是什幺坚强的女子,不然也不会为了不吃苦而练那淫术。听陈
秋水问话,便抽噎着答道:「是……可……可我不是故意的!」

  乱心儿怕自己不说实话还会受那皮肉之苦,但是说了实话又怕对方杀了自己
,便故意带上了一丝谎言。

  「呵呵……死了便死了,我又没说要为那个小子报仇!你把我们掳来此处,
是欲何为?」

  陈秋水并不在乎她那拙略的小谎话,反正他本就不在意杨过的死活,反而心
中甚是喜欢乱心儿如此,因为这证明此女怕死,很好控制!

  「我……我只是想被主人您操,还有搞那边那个小子的娘!」

  陈秋水听到此处,眼睛一亮。要知道陈秋水在前世便很喜欢看女人假凤虚凰
,甚至于还鼓励自己的老婆这样做,便问道:「你……想怎幺搞她?跟我说说!
」说着还回手摸了摸那乱心儿已经缩小了的阴蒂。

  「啊……」乱心儿淫媚讨好的浪叫了一声后道:「我……我说了,您可不能
打我!」

  「嘿嘿……还敢跟我讲条件!行,不打你,但你要老实说,要是让我觉得你
说谎……哼哼!」

  「不!不敢说谎,我不敢骗主人您的!」乱心儿看他此举,便知道也不是什
幺好人,就继续道:「我,不!是奴!奴本来打算把主人你和那美妇掳来,想先
尝尝主人您的大鸡吧后,就打算当着您的面搞那美妇!」

  乱心儿吞咽了一口口水后又道:「我想您是她男人,一定很在乎她,便想如
此羞辱她刺激您……别……别打我……」

  乱心儿又害怕的哀求了一句,见陈秋水没什幺表示,就又忙说道:「我……
我还想在玩弄她的时候告诉她我是怎幺把她儿子玩死的,因为……我想那一定很
棒!」

  「没错!」陈秋邪念大起说道:「就按你说的这幺做!我很想看看你是怎幺
玩弄穆念慈的,咱们这样!一会儿我继续装作被你制住的样子,你去搞她,让我
好好欣赏欣赏,不过在此之前嘛……」

  陈秋水看了看那乱心儿被自己一鞭子抽的透着丝丝鲜血的身体,觉得有些心
疼,便道:「你先给自己上上药,然后先让我好好干你一通再说!」

  陈秋水说罢,便想了想自己所学的功法,发现「镇神指」此术不但包含各种
奇异的点穴手法,还有几种控制人的手法,有一招最简单,名为「截血指」,若
是被此方法制住后,施术人没有在十二个时辰内为其解开,则会使受术人慢慢的
血脉凝固,大小便都无法排出,活活憋死!

  陈秋水告诉乱心儿此法的恐怖后,便其身上施展此术,然后将她穴道解开。
并对乱心儿吓唬道:「若是一会儿你搞的不够淫荡,让我看着不够爽,伺候的我
不够舒服我就不会为你解开,让你活活憋死!」

  乱心儿本是不信这世上有如此厉害的武功,还想制服陈秋水!刚一运功,就
发现果然血脉流速变缓,甚至内力运用起来也是迟滞堵塞,顿时信了此话,恐惧
的哀求道:「主人……您的骚奴会尽全力发骚的!求您一会儿爽了之后,给我解
开好不好?」

  陈秋水看她如此作态,再一想到那会儿让他喝尿时女王般的神情,鸡巴更是
挺立坚硬!二话不说,把乱心儿抱起,让其双腿盘在自己腰上,便狠狠的用那硕
大的狰狞刺入乱心儿的淫穴内,直插入最深处!

  乱心儿突遭袭击,没有准备,虽然被六百多人操过,但毕竟基本上都是童子
,要知道十一二岁的孩童那话儿都不大,而且练了凝阳经后,更有驻容养颜,保
持身材的功效!所以阴道一直没有被操大,仍是比较紧嫩的。

  突遭陈秋水的大鸡吧插进自己的身体,顿时痛呼求饶!

  「啊!好疼……好疼……你慢点!好疼啊!」

  乱心儿尚不知仅此一下就被陈秋水把她那美浪的嫩阴插出鲜血,混着骚淫的
浪水缓缓流出……

  「啊!你个小婊子的屄真棒,这是什幺感觉?怎幺里面让人感觉如此舒服!

  「啊……哦……主人……人家练了祖传的媚功,所以才让人家淫穴被男人插
入后,啊……体会……体会到不同于其他女人的快感呢!啊……大鸡吧主人!您
啊……您插死你的骚心儿了!」

  陈秋水此时只感觉自己的鸡巴好像被无数条嫩嫩的蚯蚓触摸着,而且鸡巴还
被包的紧紧的!每次插入的时候就好像被无数的小舌舔过,拔出的时候就好像被
死死的咗住,要生生把他身体所有精华都吸出的感觉!

  别说前世未曾尝过,今世也只是第一次!这说不上来的快感真是让人兴奋无
比!只想每日都能享受到如此的美穴淫屄!

  「哦!你个小淫妇!」陈秋水仅仅是抽插了六七十下,就感觉自己已经要射
了!

  「你个小淫妇,老子要操死你!」陈秋水上不甘心,还待继续坚持!

  「啊……慢点……啊……奴要泄了……啊……泄了!要泄了……」

  只听乱心儿在高亢的淫叫声中,不停的泄着淫水,陈秋水只觉得鸡巴好像被
温缓轻和的溪水不断冲刷,又好像那不断涌动的温泉鼓动刺激!(众位看官试过
被温热且温和的温泉涌出的水冲刷自己那儿幺?就是那种感觉。)

  乱心儿整整泄了有30多秒,不停的大股大股的往外喷着淫液。陈秋水也在
乱心儿泄的时候再也忍受不住!喷射了出来,直把乱心儿烫的吱哇乱叫!

  要说为什幺乱心儿没有吸陈秋水的元阳?是因为陈秋水的功法可比乱心儿的
强了不少!而且对自身也不会造成乱七八糟的影响,是以乱心儿连吸陈秋水元阳
的能力都没有!

  陈秋水不断的感受着那流淌着的淫水,直到乱心儿的声音越叫越小,越来越
无力,才急忙停下那自动触发的功法!不然非得活活吸死乱心儿不可!

  待爽过之后,陈秋水也不让乱心儿穿衣服,自己也不穿。两人便这样赤身裸
体的走出去,上楼梯到了乱心儿的闺房。拿了伤药为其涂抹,期间又不免动手动
脚,一会儿故意捏捏乱心儿的乳头……一会儿乱心儿又是捏陈秋水的大龟头!

  经过一番情色的疗伤后,陈秋水摸着乱心儿的美臀对其说道:「我决定了!
一会我也不装作被你制服了,我要操着穆念慈的下体看着你是怎幺玩她羞辱她的
!」

  陈秋水此时心中已被邪念和欲望填埋,心中那丝善念也被这邪欲压制的一点
不剩!只想以各种方法享受这人间极乐!

  乱心儿看他如此,更是欢心。毕竟她也是喜爱这种变态欲望与快感的淫女,
不然怎幺会在昨日那样的玩弄杨过……

  两人相视淫笑,互相抚摸着对方的敏感处,慢慢走回地牢。

  此时穆念慈仍是昏迷之中,尚不得知自己将要面临的惨剧。

  乱心儿解开锁着穆念慈脚腕的铁环。把那木床的后半段折叠起来,陈秋水便
拖住穆念慈滑嫩的大腿,鸡巴顶着穆念慈那尚带着淫痕的屄,仰起头闭上眼,一
下下的摩擦着享受起来。

  而乱心儿此时则双腿分开,面对着穆念慈,蹲在她脸上,并解开穆念慈的穴
道,用那刚被操过尚待着精液的淫穴在穆念慈那娇美的脸上唇上摩擦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