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古典

《龙行天下(快乐人生)》(未删节1-412章)316-320

fu44.com2014-08-01 10:34:47绝品邪少

*

第316章 如烟的寂寞已然远去(三)

  象是很自然发生的样子,丁平伸手搂紧林如烟的细腰,手下传来丰.满的感触,看到林如烟上了眼睛,嘴唇半张着,充满了诱惑,丁平就在她可爱的嘴唇上轻吻。

  林如烟把身体靠过来,凉凉的、柔软的嘴唇已经湿润,鼻中全是林如烟那诱人的气息,丁平不由得在嘴上用力,感觉到她柔软的嘴唇正变得火热,湿润的舌尖伸过来。

  林如烟的舌尖使丁平的心燃烧……不断搅动、纠缠的舌尖使人晕眩,两个人好象都无法站稳,互相支撑着、摇摇晃晃的往卧室里移动,刚回到卧室就不由自主的倒在床上。

  丁平的嘴唇很自然地从林如烟的嘴唇移到她雪白的领口和丰.满的乳.房上,有如在白色奶油蛋糕上放了一颗鲜红草梅的乳.头也很自然的跳了出来,高耸的乳.房在丁平的眼前不住晃动、越来越大,亲吻着林如烟雪白的肌肤,耳中听着轻音乐和林如烟嘴巴发出的轻吟,丁平融入到这无边的温柔中。

  林如烟高耸的乳.房在丁平的嘴下不断变形,在丁平口中衔着的乳.头被深深的吸入,舌尖不住的拨动使身下的女人身体一片火热,使林如烟瘫软般的放松在床.上,一双无助的手紧紧的压在他的头上,樱红的嘴唇断断续续的迸射出令人心醉的呻吟……四十多岁的林如烟如火山一样的情.欲暴发了。

  丁平撩起林如烟睡袍的衣摆,滑过丝绸般滑腻的丰腴的小腹,伸手摸到薄薄的三角裤,把手伸进去时,手指很轻易就滑入耻骨下面美丽花辨的细缝里,那儿已经湿润一片,林如烟柔软的花辨缠绕着丁平的手指。

  “啊!……啊啊!……”

  林如烟的喉头在颤抖、她的身子在摇曳、她的臀.部在扭动……

  随着丁平手指的不断深入,林如烟紧张的身体不断放松,力量逐渐消失。丁平的手指找到她那小山丘上的小颗粒,在这同时林如烟的双腿分开,使丁平能更自由的抚摸她的花辨……

  丁平没有一丝犹豫,林如烟柔嫩、美丽的白色胴体横陈眼前,急促的喘息带来阵阵迷乱的气息,被雨露湿润的美丽的花辨在强有力的吸.吮着丁平的手指,迷迷糊糊中丁平解开自己的浴衣腰带,也解开林如烟的……一刻也等不及了,两人赤.裸着、紧紧的贴在一起,好象在分享着彼此肌肤的温暖。

  丁平勃起的“男性”随着身体的移动,就被吸入到林如烟温暖的桃源洞中,进去以后就无法退出,那种行为好象在梦中发生。同时,丁平也想林如烟完全忘掉过去的记忆、忘掉过去的痛苦,重新开始一种全新的生活,这样也可以安慰张诗雨,让张诗雨完全放下心来。

  林如烟今晚的主动、今晚的热情、今晚强烈拥抱都超过了丁平的想象,并不是喝酒后的行为,而是她心情转变,她急急地抱紧、要求亲吻、双腿互相缠绕、用力挺起下体使丁平的“男性”插入得更深。

  林如烟口中不停的发出娇声:“好!好!好!……”

  林如烟的口中不只是“啊……啊……好……”

  的喘息声,还有“好!……最好!……还要!……”

  而且声音像啜泣一样。

  林如烟这种令人心醉的成熟女性的反应,可能是忍受长久孤独、寂寞后所表现出来,这种表现令丁平感动,也令丁平亢奋、陶醉。

  丁平和林如烟大汗淋漓的身体已经多次上下交换位置,两个人都变成赤.裸地在床.上纠缠、滚动。

  林如烟从床上爬起来,又端起酒杯开始喝酒,赤.裸的丁平躺着没动,欣赏的目光随着林如烟丰腴的、惹火的曲线在房间里的移动而来回转动。林如烟拿着酒温存的坐回丁平的身边,俯下身子,明亮的眼睛带着暖意,吐气如兰的嘴吻下来,柔软、甜蜜,还有酒。

  丁平贪婪的品味着这浓浓的女人味,酒液顺着嘴角流下来,林如烟又喝了一口,压住他的嘴,然后把他的手拉到自己的乳.房上不断揉搓,在湿润的花瓣上戏弄……丁平更加亢奋了,他看到了不一样的林如烟。

  林如烟比刚才更积极,她让丁平仰卧,把杯中的啤酒喷在他的身上,然后舔丁平小小的乳.头和肌肉的侧腹。到最后,还把红酒喷在刚才沾满她自己的山泉水的丁平的“男性”上,然后一下又一下地舔着上面的酒滴……

  这不是林如烟以前的行为,她以前从来没有这么主动过,现在她不仅仅是主动,而且动作很用心、很细腻,就好象舔自己心爱的东西一样,使得丁平觉得和她的距离更一步接近了。

  今晚的丁平,本身也已经陶醉了,意识麻痹,就从下面以六九式的姿势闭上眼睛,把鼻尖顶在林如烟的花丛上,闻着从她体内发出的清香,并伸出舌头找到她小山丘上的小颗粒,彼此交换欢乐,一切行为都好象在梦中进行,新鲜又激烈。

  “你一定累了吧,这一次让我在上面。”

  看到丁平已经喘息,林如烟让他仰卧,自己面对着他采用骑马姿势。

  在朦陇的灯光下看到林如烟的裸.体,和刚才仰卧时的感觉又不相同,汗津津的脸比仰卧时显得更有光泽,皮肤更显得光滑了,上下剧烈晃动时能看到她紧绷绷的肌肉在轻微的抖动,从胸.部到腰的曲线都还是那么新鲜娇美,上下摆动的乳.房还是那么坚挺,乳.晕和乳.头都很小,就如处女一般,乳.房的下半部隆起的感觉,使人联想到新鲜的多汁的果实……

  丁平微微张开眼睛,伸出双手抓住林如烟不住晃动着的乳.房,用姆指在她乳.头上轻轻的旋转,时不时地忍不住按动一下,使林如烟发出轻微的哼叫,那是从鼻腔中挤出的充满诱惑的呻吟,像是受不了这温柔、强烈的撞击,丁平闭上眼睛,任由她的裸.体继续上下起伏的忙碌,体会着林如烟成熟女人的滋味。

  丁平又发出喘息声,而林如烟也有响应,她不断加快上下移动的速度。

  仰望林如烟,她脸上的变化确实很迷人,完全成熟女人的陶醉煽动着男人的激情……

  就在这种情形下,林如烟开始不停地喊着:“好……好……泄了…泄了!……”

  “快一点回三楼去找张诗雨吧。”

  在达到快乐的顶峰后,丁平和林如烟躺在床上,享受着快乐的余韵,林如烟就对丁平轻声说道。



第317章 如烟的寂寞已然远去(四)

  “不急,就让诗雨一个人好好地休息一晚吧。”

  丁平说道,刚才的行为就像在梦中。丁平想弄清林如烟今晚表现背后的原因,虽然丁平能猜出一些,但丁平还是想从林如烟口中听到,那样一来,丁平才真正地放心了。

  “你确定这样做没事吗?”

  林如烟问。

  “我了解她,你也应该了解她的呀?”

  丁平说道。

  赤着身体的林如烟翻身过来抱紧丁平,乳房挤压着他的胸膛,在他的耳边幽怨的说:“以前就是与很多人在一起时,我都感到有一种寂寞感,不管多热闹的场合,我都感到有一股冷意在心里,所以我一直很害怕。”

  “现在呢?你还有那种感吗?”

  丁平问。

  “没有了,自己从与你第一次见面后,我的寂寞的感就没有了,没有见到你时,心中还有一种牵挂。”

  林如烟一面说一面伸手在丁平身上抚摸着,“从那时起,我就知道离不开你了,但心中还是有一种害怕的感觉……”

  “我知道你为什么害怕,我理解。”

  丁平拥着林如烟说道。

  “又是你,是你为我解了围,让诗雨理解了我,否则我还不知生活在怎样的痛苦中。”

  林如烟说道:“但我还是一直无法面对诗雨、无法放开自己,直到今晚。”

  林如烟今晚的这种行为是丁平过去从没有在她身上经历过的大胆的行为,即便是丁平让林如烟达到最快乐的顶峰,但林如烟那也是被动地享受,从来没有主动过。

  听到林如烟这样说,丁平真的很高兴,高兴林如烟终于彻底放开了,她心里的疙瘩完全解开了,这才有了今晚的主动。

  “从今晚开始,寂寞离我远去、与我无缘了。”

  林如烟最后说道。

  说完这句话后,林如烟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象是把心中的过去完全驱除了,她的手就在丁平的身上灵巧、温柔的运动着,她温润的舌头在丁平的身上贪婪的游走着,丁平不由地搂住了林如烟丰腴、性感的身体。

  林如烟抚爱着丁平的“男性”有些迫不及待的说:“现在,再来一次吧。”

  说完不等丁平答应,林如烟又用骑马姿势坐在丁平的身上,插入后开始贪婪地追求快乐……

  林如烟彻底苏醒了,让丁平度感到了非常的惊讶,原来她具有这么大的风情,她不知用了多少姿势,和丁平在床上上下翻飞,最后两个人在床上赤裸的拥抱,以坐姿结合,林如烟丰满的屁股坐在丁平的大腿上,不断地前后耸动着她自己的臀部,同时利用床垫的弹力增加节奏感。

  林如烟的上身无力地向后仰,在丁平吸吮她的乳房的同时,她又好象很难耐地抱紧丁平,汗滴直落的乳房和丁平的胸部摩擦着。那种柔软肌肤的感触,淫荡的表情和哼声……在淡黄色的床头灯下,一切都一览无遗,林如烟身上一一展示着她迷人的动作和性感,这一切都使丁平亢奋,过去实在不知道在四十多岁的林如烟体内,会有如此强烈的精力和多样的风情!

  丁平不知道,媚女在对性完全成熟以前是需要很长的时间的,特别是林如烟以前一直没有被开发出来,她身上的一切风情都被她盖了,在丁平手引导下,到现在才暴发出来。

  如果说林如烟的身体是成熟的果实,只是没有人去摘下来罢了。

  “林姨,今晚你与以前完全不是一个人了,变得我有些不认识了。”

  丁平感慨万端。

  “我以前是冬眠了,现在冬天已经过去,我身上的活力被唤醒了。女人的性是会冬眠的,但知道春晓,迎接春天,好象从蛹变成了蝴蝶。”

  林如烟不愧为教师,她有着深厚的基础。

  丁平不再说话,用心去享受、用心去体验,体验林如烟的苏醒,体验可能是使蛹变成蝴蝶的洞房花烛夜。

  这晚与林如烟的性爱是丁平有史以来最振奋的、震憾心灵的,林如烟把她的心全部倾注到丁平的身上,把她最深的情倾注到丁平的身上,让丁平体会出一个处子的赤诚之心。

  丁平也把他最深的情灌注到林如烟身体的最深处,让她经历到最大、最长久的快乐,直到最后那次达到快乐的顶点时昏厥过去……

  这一夜,丁平和林如烟几乎没有睡觉,到第二天时,张诗雨也没有问丁平任何事,她从妈妈脸上焕发的光泽中知道了他们两人晚上的情况,虽然她昨晚是一个人,但为妈妈有了快乐、幸福而高兴。

  第二天,丁平和张诗雨去为余孝玲、李雪梅、林如烟三人买电脑去了,在电脑城里转了一圈,丁平买了三台四核处理器的电脑,在买电脑的过程中,张诗雨不同意买配置这么高的电脑,说道:“她们用电脑也就是上上网,聊聊天或者看看电影什么的,要那么高的配置干吗?”

  “电脑更新换代比较快,给她们买一台高配置的电脑可以用很多年,现在看起来要多花钱,但省得以后隔个三两年升级或更换,总得算起来要省钱。”

  张诗雨听丁平说的也有道理,最后也不反对了,丁平还为张诗雨买了一台笔记本,以前余艳给丁平和她的那台笔记本基本上无法使用了。

  正在往回家的路上,冯蓓蓓的电话来了,说她正在火车上,再有一个小时左右就到车站了。

  张诗雨说道:“你为何不早点说?直到快到了才来电话,这不是让我被动吗?”

  “我知道今天是星期六,你应该没事,所以才没有提前打召呼。”

  冯蓓蓓在电话中说道,把张诗雨气得不行。

  “到车站后,在出站口等我,没有见到我之前那儿也不准去,我马上向车站赶去。”

  张诗雨叮嘱道。

  在张诗雨的要求下,丁平把电脑送到家里后,放客厅的地上一搁,他们立即开始向北京西客站出发,心神不定的张诗雨,到车站后见火车还没来,就安静下来,在候车室一动不动地坐着,直到冯蓓蓓所乘的那趟火车的到来。

  张诗雨与冯蓓蓓相见的场面与别人并无二样,她们拥抱在一起,到又哭又笑,旁若无人,惹得车站内众多的人不断侧目而视,不明白为何这样两个美丽的少女有这样的表现。

  丁平在一边看着与张诗雨不分鲜妍的冯蓓蓓,一样的青秀、漂亮,只是她比张诗雨显得稍微成熟一些。心里感叹:“那个富二代确实该死,这样一个青春少女,差点就被毁掉了。”



第318章 诗雨的同学冯蓓蓓

  她俩哭完、笑完后,张诗雨才想起没给丁平、冯蓓蓓两人互相介绍,忙说:“这就是我的同学冯蓓蓓。”

  “丁平。”

  丁平伸出手,自我介绍道:“认识你很高兴!”

  冯蓓蓓边伸手边看张诗雨,说道:“谢谢!”

  张诗雨急忙说:“这就是我向你说的那个校友,名子我已经告诉你了。”

  “走吧。”

  丁平拉开出租车的车门,让她俩上车后,自己坐在前面座位上,报出地点,车就向他们的雅居驶去。

  四十分钟后,他们三人来到丁平的住处,丁平知道她们相见,有很多话要说,让她们两人在客厅里,自己去装电脑去了。

  而林如烟与冯蓓蓓打个召呼后,也跟着丁平一起去了。

  “他就是要帮我忙的人?”

  丁平一走,冯蓓蓓迫不及待地问。

  “就是他,怎么样?人还不错吧?”

  “第一感觉不错,这栋别墅是他的?”

  “不是他的,是别人的,暂时借给他住。”

  “我看着也不象,不然他的穿戴不会那么差。”

  冯蓓蓓说道:“我看他的经济条件也是一般,最多才毕业,怎么能帮我?”

  “他有个朋友,在北方市很有势力,是那个人帮你。”

  张诗雨说:“他那边的情况我不熟悉,等会让丁平跟你说。”

  “丁平这个人很沉稳,会办事,你很幸运。”

  冯蓓蓓说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我们有很多传奇呢?”

  一说到丁平,张诗雨兴趣就来了,接着她把他俩在图书馆怎么相见、自己怎么开始和他说话、认识,到怎么和唐永昌发生冲突,等等,象讲故事般,全部说了出来。

  “如果不是你的亲身经历,我是不会相信的。他这样的经济条件,能不要别人给他二十万的报酬、也没被五百万所收买,最后只身打败四个彪形大汉,确实是传奇。”

  冯蓓蓓感叹:“遇到这样的人的机率太小了,竟被你遇到了,要珍惜啊。”

  “我的朋友,不也是你的朋友?”

  张诗雨说道:“我和他是无意中谈起你的事,竟被他有心地记住了,你不也很幸运吗?”

  “我跟你不一样,现在是因为一种信念在支持着我:我要振作,不能让那个人渣给毁了。否则,我还能撑到现在吗?你给我说这事时,我就把它当作天方夜谭,并没有抱很大的希望。我这次到北方市来,主要是想散散心的,在南方我也呆够了。”

  “不要这样,你这么漂亮,学习一直比我还好,只要有机会,你一定不会别人差。”

  张诗雨安慰道。

  “你不懂的,‘曾经沧海难为了水’,我的心已死了。”

  “错,大错特错。”

  丁平的声音响起,他把电脑都安装好后,就下来了,正好听到了冯蓓蓓最后那句话,就忍不住反驳:“你人生的路道才刚刚开始,并且每个人的一生都不会一帆风顺,都会遇到很多挫折甚至是苦难,你这点挫折算什么?”

  “丁平,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冯蓓蓓说道。

  “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

  丁平问。

  “你为什么要帮我?并且我们连面也没见过,不仅仅因为我们都是张诗雨的朋友吧?”

  “这是一个主要的原因,如果我不是诗雨的朋友,就不知道你的事,帮你也就无从谈起了。而你是诗雨的同学,还是好友,诗雨是那么地优秀、善良,你作为她的好友也不会差到哪儿。从这放面来说,我就有心帮你。”

  丁平侃侃而谈:“只是有帮你的心,没有经济作基础,没有人际关系,也是有心无力。我就把你的事向我的一个朋友说了,她也很为你惋惜,并说如果你愿意回到学校继续学习,她就可以帮你。”

  “这样帮我,有什么条件没有?”

  冯蓓蓓问,她不再对任何人信任了。

  “当然有个想法,就是希望你努力学习,能够学有所成。”

  丁平对冯蓓蓓的话并没有生气,倒是张诗雨在一旁说她不该这样问。

  “这点我倒能做到,否则就对不住你和你的朋友了。”

  冯蓓蓓没有再说什么其他的话。

  “因为我知道冯蓓蓓,如果给你一个机会,你一定会振作起来的。”

  张诗雨说道。

  “大恩不言谢!我会用我的行动报答你和你的朋友。”

  冯蓓蓓真诚地说道。

  “诗雨不会看错人,我丁平也没看错人,我们相信你不是一个甘当平凡的人。”

  丁平说道:“你的户口还有入学的学校都弄好了,我给我那个朋友联系一下,让她带你去报到。”

  “既然如此,时间不等人,你明天就入学,所有的事丁平都安排好了。你只管学习,争取在剩下的时间内把高中课程捡起来,恢复你原先的水平,明年九月份我们送你到大学去报到。有没有这个信心?”

  张诗雨问。

  “你俩作好在北方大学接我的准备。”

  冯蓓蓓斩钉截铁地说。

  以前的冯蓓蓓在张诗雨眼前出现了,她激动得泪流满面:“这才是我的好同学,我和丁平等你。”

  丁平与欧阳夏雪联系上后,让欧阳夏雪安排一辆车,最好是她亲自来,见一见张诗雨的同学,明开把她送到学校去。

  欧阳夏雪在电话中答应了,并说她现在正有点事,等下午五六点的时候过来,晚上她请客。

  “你这个朋友真行,给你办事,她还请客,说说是怎么回事?”

  张诗雨见丁平这事办得有些超出常规,有些怀疑地问。

  冯蓓蓓的问题一解决,她的活力就回到身上,思维变得敏捷起来:“丁平,我看你的穿戴,就一个穷小子,但却住这么好的别墅,还有这么大的能量,老实交待,是不是一直在扮猪吃老虎?说不定张诗雨就是被你这样骗到手的。”

  “这事你冤枉我,不信你问问张诗雨,我主动找她没?”

  丁平巧妙地转移了话题,有些事,他还不能让她俩知道。

  “说什么呀你,怎么扯到我身上来了。”

  张诗雨有些害羞。……

  丁平这一义举,挽救了冯蓓蓓,也成就了一个绝顶的人才。

  此后数年,冯蓓蓓大学毕业后,在丁平的引荐下,进入了人和集团,叱咤商海,引领人和集团集团,走向一个又一个的辉煌。

  下午五点半,欧阳夏雪在来此的路上,就要丁平等人在门口等着,说不到他家里坐了,直接去吃饭。

  看到丁平领着林如烟、张诗雨、冯蓓蓓三人向自己的车走来时,作为美女的欧阳夏雪两眼发直,他们一上车后,欧阳夏雪也不顾有三个美女在场,说道:“我说丁平,你的本事可真大,你怎么拐了这么美似天仙般的几个大美女?”



第319章 如烟的遗憾

  冯蓓蓓卟地一声笑起来,对丁平说道:“你的朋友怎么也是一个美女?还来说我们,就算林姨她没有见过,难道连诗雨她也不知道?”

  欧阳夏雪一点也不以为意,反而故作惊奇地问丁平:“看来,想见一个你的男性朋友,那简直是太难了。”

  冯蓓蓓倒没什么,张诗雨却向丁平大翻白眼,丁平笑着对欧阳夏雪说道:“我说欧阳夏雪,别狗嘴吐不出象牙来,好好地开你的车,我们可都饿了呢。”

  说完,丁平对林如烟、张诗雨、冯蓓蓓介绍道:“她叫欧阳欧阳夏雪,是我同事,冯蓓蓓的事就是她办的。”

  欧阳夏雪确实是第一次与这几个人见面,她对她们三人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她嘴上虽然在说笑,但手脚一点也不含糊,虽然这会是下班的高峰,北方市塞车很严重,她就不再说话,集中精力,在小道上东走西窜,一会就到了她定下的饭店。

  这时她才松一口气:“北方市平时塞车就很厉害,特别是上下班时间。”

  丁平这才向欧阳夏雪介绍这几个人:“这位是张诗雨,我的学妹。这位是张诗雨的母亲,林如烟。这位是冯蓓蓓,诗雨的同学,学习成绩很好,由于家庭的原因,缀学在外打工。我让你帮忙办的就是她的事。”

  欧阳夏雪听完丁平的介绍,有点不好意思,向林如烟伸出手:“阿姨你好!我平时和丁平说笑惯了,如果不听丁平介绍,根本看不出你是阿姨。阿姨你真漂亮!”

  “看不出,你还真会说话。”

  林如烟笑笑说道。

  “诗雨,以后你不能太老实了,你看看丁平身边,个个都是美女。”

  冯蓓蓓可没那么好说话了,对刚才的事还是耿耿于怀。

  欧阳夏雪也笑笑,没有与冯蓓蓓争论。

  饭在很愉快地气氛中进行,由于解决了冯蓓蓓的事,张诗雨是最开心的。林如烟也不时与冯蓓蓓说着话,欧阳夏雪只是一会就如她们三人打的火热,反倒是丁平一个人没有人理。

  这一顿饭,除丁平喝了一杯外,她们四人把两瓶红酒都喝完了,其中张诗雨、冯蓓蓓喝得最多,因为她们俩人多次以碰代敬的形式向欧阳夏雪表示谢意,而欧阳夏雪因为开着车,不能多喝,大部分酒都是冯蓓蓓喝了。

  丁平认真地看着冯蓓蓓,从她的性格中知道她的社交能力较棒,如果从事企业管理,日后一定能为一个叱咤风云的商界人物,冯蓓蓓并不知道,就是丁平的初次印象,为她日后踏上商界铺平了道路。

  九点半左右,饭吃完后,欧阳夏雪说道:“冯蓓蓓今晚就到我家去睡,明天我带你到学校去报到,时间已不多了,不能耽误。”

  “行,其他的话我也不多说了,只有以自己的成绩来回报大家对我的帮助。”

  冯蓓蓓的个性十分直率。

  张诗雨与冯蓓蓓说了一会悄悄话,然后大家分别回到自己的家中。

  回到家里后,林如烟说道:“丁平,你做的不仅仅是个好事,你挽救了一个人,如果再晚两年,冯蓓蓓就是有心重新学习,那时时间已经晚了。”

  “林姨,我也只是适逢其会而已,最关键的还是冯蓓蓓她本人,如果她本质上不是这样的人,我就是有心帮她,也帮不上。”

  丁平说道。

  张诗雨说道:“你帮冯蓓蓓等于是帮我,感谢的话她本人没有说,但我要对你说声谢谢!我看出她是把劲憋在心里,她不会让你失望的,妈妈去玩一会电脑,你还没有忘记怎么弄吧?”

  “估计还行,不过中间有几年没有玩过,还不知道怎么样,真不行的话你俩再教教我。”

  林如烟说着就到了自己的房间了。

  张诗雨待她妈妈进到自己的房间后说道:“我上去了,今晚酒喝得有点多,我先去洗个澡。”

  丁平对她们笑笑:“你先把水放好,等会我一块来洗。”

  张诗诗雨红着脸嗔道:“你想得美,要想洗自己去放水去。”

  说归说,她走到楼梯口时,又说道:“不要上来迟了,不然水冷了不要怪我。”

  丁平向张诗雨投去一个暧昧的笑容:“放心吧,我不会迟到的。”

  张诗雨再没有说话,脸色红红的,快步地上楼去了。

  丁平并没有急着上去,他先到林如烟的房间去看了一下,见她正在聚精会神地摆弄电脑,看她那个样子,很熟练。

  林如烟见丁平进来,就放下手上的鼠标,说道:“到我这儿来干吗?还不上去?”

  “我怕你有几年没有弄过电脑,忘记了,就进来看看,现在看来是多余的了。”

  丁平从她身后环着她的肩膀说道。

  “你以为我只是吃干饭的呀?”

  林如烟嗔道:“只是中间几年我情绪不太好罢了,现在不是全好了吗?”

  “是!是!”

  丁平连连点头:“我忘记了林姨是著名的教育工作者,还是名校出身的呢?”

  “可惜现在不行了,我现在成了一个废人了。”

  林如烟听丁平这样说后,神色一暗,眼中露出一种怀恋的神色。

  丁平看在眼里,知道她还是很怀念以前工作的日子,她与余孝玲、李雪梅不是一样的人,她还有自己的理想,还想做一些事。

  “林姨,你是不是还想参加工作?”

  丁平伏在她的肩膀上,在她耳边问道。

  “我就是想,但有谁还要我呢?”

  林如烟没有否认,只是说这事已不可能了。

  “让我想想办法吧,看能不能让你重返讲台。”

  丁平说道。

  “我只是没事时想想罢了,不要为我费力了。”

  林如烟知道那是很难的,现在有多少毕业的大学生都找不到工作,她这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还有单位要?

  “教师证等这些东西你都有吧?”

  丁平问。

  “这些东西没有能教书吗?我是中学特级教师职称,但现在有什么用呢?”

  林如烟苦笑道。

  “只要你真的想工作作,那我就试试吧。”

  丁平说道,因为他对教育这一行还不太懂,只能说试试。

  “我也只是说说,不要去浪费精力了,你还有那么多的大事要作。”

  林如烟说道。

  “我听你的,但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

  丁平说道。

  “已经很晚了,你快去吧。”

  林如烟推开了丁平。

  丁平一看时间,已是十一点了,就点点头,说道:“林姨,你也不要玩得太晚,我上去了。”

  丁平上到三楼时,张诗雨已经洗完了,丁平见她在自己的卧室里,就走了进去,张诗雨穿着睡衣,正在摆弄丁平给自己买的笔记本,见丁平进来时说道:“水我给你放好了,就是不知现在冷没有冷,如果水凉了,你重新放吧。”

  “没事,我估计没有凉。”

  丁平说道:“你先弄,我去洗了。”

  浴缸里的水果然还是热的,丁平了解张诗雨,她知道自己上来之前会去看她的妈妈,就把水温调得很高,等他上来时,水温正好。

  丁平很快地就洗好了,当他穿着睡衣出来时,张诗雨还在笔记本上摆弄。

  “在看什么?”

  丁平走到张诗雨身后问。

  “我在了解该款笔记本的性能。”

  张诗雨说道:“这个配置还是很不错的,微软新一代的操作系统快要发布了,到时我想升级一下操作系统。”

  “这台笔记本的性能是比较高的了,如果是品牌机那需要两万多人民币。”

  丁平说道:“虽然它的cpu是ES版的,但我想正常情况下,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是啊,PM45的主版、T9800的处理器、500G的硬盘、4G的DDR3代内层还有GTX460的显卡,你不到6000大洋就弄好了,我真的很佩服你。”

  张诗雨与她妈妈一样是一惯的稳重,对丁平这种不拘一格的行事作风虽然不反对,但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有些东西就是这样,就看你是不是怕,如果你胆子大些,就能作出很多人不可想象的事来。”

  丁平说道:“就拿你手中的这款笔记本来说吧,很多人担心ES版的处理器,如果你不敢用,就用品牌机,笔记本中目前还没有T9800的处理器的机型,T9600的倒是有,但那两万多元的价格我有些承受不了,何况是一般人?”

  “我倒是不太同意你的观点,如果有些做法违法了,那就不行。”

  张诗雨说道。

  “违法那事我能干吗?”

  丁平说道:“我指的是突破常规、或是打打擦边球等之类的。就说你手中的笔记本吧,如果你按常规来买,如果要想受到这样顶极的配置,你就得花现在价钱的四倍。但我自己动手DIY也没有侵犯谁的权利吧?”

  “总是说不过你。”

  张诗雨关上电脑,说道:“好了,不讨论这个问题了,现在已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

  丁平从身后拥着张诗雨,在她耳边说道:“你让我回到自己的卧室里?那可能吗?”

  “隋你便,腿是长在你的身上,我能把你怎么样?”

  张诗雨闭上眼睛说道。

  丁平的嘴唇含着张诗雨的耳珠,手伸到她的睡衣中,抚在她坚挺的双峰上,张诗雨开始喘息,说不出话来。

  丁平的一只手在伸进张诗雨的衣服内的同时,另一只手拉开她睡衣的带子,她的睡衣就被解开了,同时丁平在她胸前的手又开始向下伸去,来到张诗雨的双腿中间。

  在丁平的手捂上张诗雨的小腹下面时,张诗雨口中“唔”地一声呻吟起来,丁平的手感到了那儿的温度与湿润,口中在张诗雨耳边说道:“我们到床上去好不好?”

  张诗雨口中呀呀作声,什么也没有说出来,丁平就扶起她,向床边走去,在走动的过程中,张诗雨的睡衣就全部脱离了身体,躺到床上时,她已经全身赤裸,美丽的胴体展现在丁一的眼前。



第320章 诗雨的感激

  丁平很快的脱下身上穿的衣服,来到了床上,与张诗雨躺在一起,手就放到了张诗雨的身上。

  张诗雨一动也不动,任凭丁平抚弄,丁平在她耳边说道:“我放放音乐听听怎样?”

  “好吧。”

  张诗雨回答道。

  当丁平打开床头音响,放用二胡和古筝演奏的床头轻间乐,调结好卧室里的灯光,营造出与昨晚相同的浪漫情调。

  张诗雨在丁平做这些事时,她在床上坐起来,看着丁平说道:“想不到你现在还蛮有情调的呢。”

  “我们在做人间最美好的事,没有美好的环境怎么行?”

  丁平来到床上拥着张诗雨说道。

  张诗雨向丁平送过算你吧的眼神,主动抱住了丁平:“除了欧阳夏雪,你还有些什么朋友?能告诉我吗?”

  “等你见面后我再介绍给你,否则说出来你也不会知道,是不是?”

  丁平说道。

  “好吧,我也没别人意思,只是想了解一下你为什么总会做出让我意处的事来。”

  张诗雨说道。

  “也没有做什么,就是做一些事,也是应该的,谁让我是男人?”

  丁平口中说着话,手就在张诗雨柔嫩、光滑的肌肤上抚弄。嘴巴也吻上她的嘴唇,并从她颈部、胸部慢慢向下吻来。

  张诗雨很配合丁平的动作,当丁平吻到她身体的胸部等地方时,她就挺起身上的玉峰、小腹……

  最后,丁平的手来到她的双腿中间,过了一会后,丁平的嘴唇也从她的小腹吻到了她美丽的桃源地。

  张诗雨没有扭捏,也没有了以往的害羞,而是配合地把双腿分得开开的,丁平就伏在她美丽的桃源地,开始舔弄她娇艳而又美丽的花辨,并发出啧啧的声音,丁平为什么要这样作,是因为他从女人的经验中知道女人的身体对这样的挑逗会很快地起反应,并且没有女人会反对让自己从中得到快乐。

  三分钟……五分钟……丁平确实很有耐心,在过了六七分钟后,慢慢涌出的快感包围了张诗雨的身心。

  张诗雨娇艳而又美丽的花辨被丁平舔弄的像被烫了一样的火热起来,浓浓的山泉水溢出时,丁平还故意的发出吸吮声。

  “喔!……啊……啊……”

  张诗雨不得不发出呻吟声。同时,她还把已经分开的双腿坚起,用力地挺动臀部,去迎接丁平的口舌。

  丁平看到这种情形,就拿起张诗雨的右手拉到她美丽的花瓣上,把她的手压在上面缓慢的开始揉动。而张诗雨也象失去意识般地随着丁平的运动而运动。

  同时,丁平也用食指在沾满张诗雨山泉水的娇艳而又美丽的花辨边轻轻的摸过去,张诗雨的双脚像蹬东西一样的坚起、伸直,丁平还听到她发出低低的呻吟声。“啊啊……”

  一阵快感的冲击,让放在耻毛上的张诗雨的手开始微妙地在自己娇艳而又美丽的花辨上揉搓,就好像要把不太强烈的快感用自己的手补实一样。

  丁平瞇起眼睛看这一幕与平常不一样的光景。仔细地观察着张诗雨的动作,她也是无师自通,捏住小山丘上的小颗粒的只有食指与中指,其余三指画出美丽的曲线向后翘起,她手指的动作虽然缓慢,但那种景象无比美艳。

  张诗雨的手指美妙的活动,刚开始时,她心里还有些不太自然的感觉,但随着快感的不断增加的丁平的抚弄,她逐渐专心于自己的动作。

  张诗雨在揉捏膨胀变大的小山丘上的小颗粒时,她眼皮也感到火热起来,脑海里不停的涌起麻痺般的快感,但这样还不够充实。

  张诗雨忘记了所有原一切,把原来放在小山丘上的小颗粒上的两根手指滑下去拨开自己桃源地的娇艳而又美丽的花辨,并立即将手指向桃源洞里面插进去。

  张诗雨两根又白又细柔的手指没入在自己的桃源洞里时,被挤出的山泉水,从自己的小山沟流向臀部下面的峡谷。

  张诗雨插入到桃源洞最深处的手指,在里面自由自在的活动着,手指的关节部在蠕动中改变许多形状,从她的桃源洞口不停的流出山泉水,也散发出强烈的女人味道。

  其实,张诗雨并不是只从手指得到快感,用手指根部较厚的部份巧妙的压迫自己那已经完全凸出的小山丘上的小颗粒,也让她获得强烈的快感,她心中不由得想着:“喔……原来这样弄还如此的舒服……”

  丁平被张诗雨专心的样子引发出强大的情欲,他没有想到张诗雨竟然这会会弄,于是他稍许改变一下自己身体的位置,把火热的男根放在张诗雨闲着的另一只手上。

  专心为自己寻求快乐的张诗雨,感觉到丁平的男根后,就用手掌盖在丁平男根的头部上,左右抚摸,从那儿溢出的男性精华使张诗雨的掌心湿润了。这时候张诗雨又把另一根手指插入自己的桃源洞里,用三根手指像要抓到什么似的跳动。

  “啊……好啊……唔唔唔……”

  张诗雨手指挖弄的地方,滚热的山东泉水发出说不出来的夺人心魄的声音,这个声音又从年轻的张诗雨和丁平的思维里夺走了他们的理性。

  “啊!太好了!我要泄了……我……已经……啊……”

  张诗雨的全身猛然摇动一下,然后她的身体开始僵直,桃源洞口一阵蠕动就像吸盘一样的收缩。紧闭的花瓣开始放松,两片花辨的交合处又向左右分开,立即有股带着少女特有的芳香味道的“山泉”流出。

  丁平倒过身来,头部向下,双腿张开把下身压在张诗雨的脸上,丁平自己把嘴对正张诗雨的桃源地,口中含着张诗雨美丽娇嫩的花辨,不断地吸吮着,加强着她的快感。

  于是,丁平把挺立的男根向下,放在张诗雨的嘴边,张诗雨像从梦里醒来似的张开眼睛,看到丁平的男根在她的鼻子上磨擦,并在不住地跳动着。

  张诗雨就张开嘴,含住房丁平的男根,用舌头围着在嘴里的粗大男根旋转。她其实这样弄得很少,还不十分熟练,只是茫然的运动着舌头,但这样似乎也能给丁平较大的快感,不到二、三分钟丁平就开始大喘气了,张诗雨的舌头像蛇在蠕动一样,从丁平的男根头部不断扫过。

  “唔……就是那样,快点……”

  丁平发出了快乐的叫声,屁股也在微微颤抖。随着丁平急促的呼吸,张诗雨知道自己舌头的动作能使对方发生变化,看到丁平的反应后,她自己本身也自发性的产生了一种快感。

  “啊……好啊……”

  因为丁平的屁股在张诗雨的脸上覆盖着,使她无法顺畅呼吸,她就不得不从嘴里吐出男根。丁平向前挺一下,就把自己的男根又放到了张诗雨的嘴里。并像梦呓般的喃喃说:“好……还要……还要……”

  张诗雨没想到丁平会有这样的反应,就微微张开眼睛,看到了意想不到的光景,全身立刻火热起来。

  丁平男根的头部顶端顶在张诗雨的咽喉深处,丁平的脸像喝过酒一样的红,下腹部的肌肉在抽搐,每次两人欢爱时时都是被动的张诗雨,现在首次尝到攻击的乐趣。

  丁平已经迷上了张诗雨的动全长,因为她的舌头越来越熟练,使丁平好像快要昏过去一样不断地喘气,这个情景使张诗雨的情绪更加亢奋。

  张诗雨舌头的动作大胆而细腻,眼看丁平的兴奋度增加,她的兴奋也同样的升高,当然她下面桃源洞里已经是非常湿润了。

  张诗雨感到一种从来没有过欢愉,就睁大眼睛继续让舌头活动着。

  “啊……手……你的手……”

  张诗雨的手又抓住了丁平持囊袋,在口中含着他的男根的同时,丁平的囊袋在她手掌里好像很得意的跃动。

  丁平阻止了张诗雨的动作,囊袋和男根都沾满张诗雨的口水而发出光泽,就好像快要爆发的样子。

  张诗雨叫道:“丁平,快!不要慢吞吞的,快点插进来呀……”

  “这样吧,我们换一个姿势!”

  丁平想缓一下情绪。

  “怎么弄?”

  张诗雨问。

  “你跪下来,扒在床上!”

  丁平边说边指导张诗雨。

  张诗雨先俯卧在床上,丁平就跨坐在她的腰上,双手从两侧绕下去,把她的身体由腰部抬起。这样一来张诗雨就变成只有脸和双肘以及膝盖撑在床上,乳房和腰部悬浮大空中,屁股更是高高的挺翘。

  丁平马上退到她的屁股后蹲下去,仔细地欣赏她美丽如鲜花般的桃源地,张诗雨感到有些难为情,把一只手伸到后面去,想去进行掩饰,但被丁平轻轻地挡开了。

  “真是太美了!……”

  丁平真诚地赞美,张诗雨那儿几近完美。她的桃源地呈嫣红色,娇艳的花辨紧紧地闭合着,丝丝山泉从那儿慢慢渗出,发出湿润而又美丽的光泽。

  对张诗雨而言,此时只有等待,因为她的身心全部被与丁平在一起时的喜悦所浸透。心身都处在极端的欢愉中,虽然采取这样的姿势令她有些害羞,但被所爱的男人观看,对她来说也是一种快感,她的花蕊已在颤抖,呈现出美丽的性感。

  “诗雨,你的桃源地实在是太美了!比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还要美丽。”

  丁平感动地说道。

  当听到丁平多情的声音时,张诗雨激动得全身颤抖,口中说道:“你怎么乱比喻?怎么能这样说?”

  “美丽的东西都是相通的,怎么不能这样比喻?”

  丁平反驳道。同时丁平的手伸到了张诗雨湿润的桃花源上。

  当丁平的手一接触到张诗雨美丽而双娇柔的花辨时,从她的下体到乳房闪过电流般的冲击。

  “不要再弄了!”

  张诗雨声音颤抖着说道。

  “如果不弄,那该怎么办呢?”

  丁平故意挑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