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古典

《深宅旧梦》21-25

fu44.com2014-05-26 11:24:35绝品邪少

*

  第21章、桃林私会

  这日宁瑶瑶在屋里待了大半天才叫人进来伺候。桃儿和杏儿见了她那狼狈的样子也
不惊讶,分工有序的扶她入浴室,换了床单,开窗换气。宁瑶瑶知道她们已经是爹爹的
人,在这个院里监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再统统汇报给爹爹。

  整个人都浸没在热水里舒缓着身子的不适,桃儿和杏儿替她细细清洗着身子,明明
已经洗干净了,双乳上仿佛还残留着爹爹的体温。等洗好了,瑶瑶也不穿衣服就这么光
着身子站到自己卧房的落地琉璃镜前。

  镜中的少女不过十四五岁,才隔了不到两年,全然没有了昔日娇憨青涩的模样,长
开的五官开始显露出长眉秀目的雅致,杏眼微挑,粉嫩的脸颊,变得尖尖的下巴,盼顾
间妩媚动人,流年已将风情悄悄写上了她的眼角眉梢。

  从前肉嘟嘟的身子随着她个子拔高,变得修长窈窕,精致的锁骨,莹白的身体,饱
乳翘臀,细腰长腿,美的叫人移不开眼。男人的滋润和调教唤醒了她沉睡的美丽,并且
一点点释放出来。是她从来都没好好看过自己,而男人们谁也没告诉过她,只是动情时
才一口一个妖精的唤。宁瑶瑶羡慕着扶摇夫人的娇美怜怯,殊不知自己也长成了明艳诱
人的秋露夫人。就像枝头的花苞,饱受雨露滋润后,羞涩的半开起来,娇蕊带露,粉瓣
微颤,最是叫人绮念横生,心痒惦记之时。宁瑶瑶看着镜子里有些陌生的自己,忽然想
起了扶摇夫人抱着自己躲在太极殿漆黑寂静的密室里,低低说道:“浮生若梦红颜淡,
人生得意须尽欢。”那日她藏在扶摇夫人的衣柜里,等确定两位太老爷都走了,才敢去
看那床上的扶摇夫人。纱帐下美人玉体横陈,小脸枕在玉臂上轻轻喘息着,趴着的腰腹
下垫着堆成了小丘的几床锦被,被男人舔舐过的双乳似两滴饱满的晶莹水露在床被的间
隙里微抖,滚圆的屁股上满是男人的指印还被高高搁在丘峰上,双腿叉开着。

  瑶瑶不敢去看她的下面,只侧坐在床头想去扶起扶摇夫人。

  扶摇夫人搭着她的手想起身,只是微微一动就娇哼了声,“啊…不……不行……瑶
瑶……替娘把腿间的东西取出来……我起不来……”

  扶摇夫人连动一下都没力气,只能让宁瑶瑶代劳。

  宁瑶瑶走到床尾,看见扶摇夫人被男人狠狠抽插过的花穴和后庭都塞入了东西,鼓
鼓的胀开了个小口,各留一个穿着红绸的玉柄在外头。她先去取花穴里的那只,小手拉
住红绸往外拽,头一下根本没拉动,而扶摇夫人却娇叫了一声后咬住了自己的手指,含
糊的让瑶瑶不必管自己,抓紧把那东西扯出来。

  等瑶瑶费力的把那根东西扯出来时,整张小脸不知是累红的还是羞红的,被淫水精
液浸泡过的粗黑玉势上居然布满了一颗颗凸起,瑶瑶看得忍不住缩了缩小穴,这么一只
吃下去不知道什么个滋味。而后庭里,更是扯出了一串足足二十颗么指大小的玉珠链。

  瑶瑶红着小脸听着取的过程里,扶摇夫人努力压抑但依旧撩人的哼哼,看着她私处
因为失去了堵塞物而涌出了黏白浆液,大团大团的落到床单上,濡湿一片。

  等扶摇夫人洗浴后换上衣裙,牵着瑶瑶的手款款的往太极殿走时,虽然心里牵挂担
心着顾镰,但还是很温柔体贴地问小儿媳刚才有没有被吓到。满脑子都是那根狼牙棒的
瑶瑶居然开口问柳真真,那根东西插进去会不会痛。美人先是一怔,随后掩着小嘴嗤嗤
的笑起来,心头的阴霾被扫去了些许,她开始大方地跟儿媳分享起自己用过的各式玩意
,以及各种床上的小心得小技巧,听得宁瑶瑶脸红心跳。

  扶摇夫人不会有女儿,所以待瑶瑶极好,守孝期间男人们憋到脸色铁青,女人们却
是欢声笑语分外投机。从扶摇夫人那儿瑶瑶学到的比书上的要多得多,而她知道的越多
,在回娘家后就越心凉。

  “我自己换衣服,你们都出去吧。我会按时等爹爹的,不必跟着了。”

  宁瑶瑶看着镜里的少女神色冷漠的吩咐着两个侍女,两人不敢多言就匆匆退下。

  看着时间还早,她先挤了次奶水教杏儿取走后,才开始换衣裳。宁瑶瑶打开衣橱,
从琳琅满目的华服锦裙里挑了件湖蓝的罩纱广袖宫裙,低开的衣领可以清晰看到大半酥
胸,外头笼了一层钩绣着花蔓的银纱衣反而让那美景若隐若现,叫人忍不住想扯开外套
把那饱乳瞧个清楚。

  宁瑶瑶看着镜里如深夜妖精一般的少女,淡淡一笑转身出了门。入秋的桃林已有了
萧条之势,宁瑶瑶拿着随手抓来的书册,坐在小亭里看,午后的太阳暖暖的,心结已解
,她放松之后不知不觉便睡去了。

  醒来时已经在男人宽阔的怀里,银沙衣早已不知去向,一只奶子被掏出了衣领淫靡
的露着叫男人的大掌揉搓着。

  “唔,爹爹何时来的,也不叫瑶瑶一声。”

  宁瑶瑶揉着眼睛,任由父亲玩弄那只开始涨奶的乳房。

  见女儿没有那么抗拒,宁相只当是她一贯的听话:“你睡觉的样子真美,爹爹怎么
忍心叫呢?”

  “嗯…爹爹,奶子好胀啊,帮瑶瑶吸呐……瑶瑶说了要给爹爹喂奶的……”

  宁瑶瑶红着小脸开始主动说起来,一面挺起身将露在外面的那只乳房往宁相的嘴边
送。

  宁相极为意外而欣喜的看了她一眼,毫不含糊的就含住了女儿的小奶头开始吸,一
面吸一面撩起了她的长裙。

  “嗯?瑶瑶居然没穿亵裤么,光着小屁股就跑出来了啊……”

  宁相摸到少女修长光滑的腿,松开被吸空的奶子,笑着亲女儿的小脸:“好淫荡的
小人儿,来,换个奶子让爹爹吸,告诉爹爹为什么不穿亵裤?”

  宁瑶瑶伸手从领口掏出另一只奶子把奶头塞到了爹爹嘴里,扶着宁相宽厚的肩,低
低哼着:“嗯,爹爹,轻点……女儿的奶都是你的啊……轻点儿吸呐……还不是爹爹早
上弄了瑶瑶的小穴,叫布料蹭着就疼……只好不穿了……嗯……轻点儿啊,爹爹……”

  她仰着小脸感受着自己的乳汁被爹爹饥渴的吞咽下去,心底生出的那种刺激和情欲
都是以往不曾感觉到的,毕竟不是谁都会被亲身父亲抱着吸奶子的。

  第22章、宁夫人捉奸

  等宁相喝光了女儿的奶水,看着坐在自己膝上的女儿,明明生得一副秀雅疏冷的冰
美人模样,却是个主动给父亲喂奶的小淫娃,冰与火的矛盾叫人忍不住想撕开那冰清玉
洁的外表看看她媚人放荡的浪样。

  男人一面去咬女儿的奶头和乳肉,一面探手去摸她的小穴,指腹沾到了大股半透明
的花露,男人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怎么回事?瑶瑶下面流了好多水啊。”

  瑶瑶知道自己动了情,小穴里痒的难受,她眯着大眼,看着爹爹说:“痒……爹爹
……瑶瑶的小穴好痒啊……”

  看着女儿攀着自己肩膀扭着细腰儿在大腿上蹭,他依旧不动如山的坐着,但手指却
插进了湿漉漉的小穴里抠弄起来。

  “嗯,好舒服,瑶瑶的小穴还是痒的,再要一根啊。嗯……好舒服啊……”

  略带稚气的声音令宁相的气息为之一乱,他低头去亲女儿呀呀乱叫的小嘴,问她:
“想不想要更大的东西来给你止痒,恩?小淫娃?”

  “呜呜……”

  瑶瑶舒服又痛苦的摇头:“瑶瑶想,但不可以的,要是瑶瑶被人搞大肚子,夫君要
休了我的啊……爹爹……瑶瑶痒……再动动……嗯……就是这样……再动……”

  “哼,你不早说……”

  宁相听到休妻一词,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他解开裤头掏出了自己的肉棒一声
不吭的就捅进了女儿的小穴里。“啊……爹爹,你怎么……嗯啊……怎么进来了……”

  瑶瑶那个空虚到难受的小穴突然就被填得满满的了,她不由得挺起小腰哼哼起来:
“爹爹,不可以的,嗯啊……嗯啊……太快了……爹爹……轻些啊……嗯啊……”

  宁相将宁瑶瑶放到石桌上,拉开她的双腿站在期间抽插起来,女儿身上的衣裙都在
,两只奶子从领子里露出来被领口推挤得更加饱胀高耸,两个粉色的奶头也硬邦邦的立
着,像两张嘟起的小嘴儿,裙子被撩到了腰上露出跟父亲粗黑阳具交合在一起的小穴,
男人大力而快速的抽插着,合着滑液发出噗哧噗哧的声音。

  “嗯啊,爹爹……嗯啊……慢些儿……爹爹……插死我了……轻些儿啊……”

  瑶瑶的手胡乱抓着最后捏住了自己的两个奶子开始无意识的揉着。

  “骚货,叫的这么大声,被爹爹干得舒不舒服?”

  宁相红了眼,抽插的愈发凶狠起来。

  “舒服啊,爹爹好厉害……瑶瑶要死了啊……嗯啊……轻些儿啊……”

  瑶瑶觉得自己的魂都要被爹爹撞散了,忽然感觉到了花径里愈发胀大的肉棒,意识
到爹爹要射了这才急了想推男人:“别,爹爹,别射里面啊……不行的……恩啊……别
……嗯……嗯……恩。恩恩”

  宁相突然加速的猛烈抽弄,让瑶瑶急促的连连哼叫:“嗯,小骚货,小贱人。

  看我怎么顶开你的子宫口……嗯……爹爹要把精液统统灌进去……能被休了才好啊
,你就待在爹爹身边……爹爹天天都好好疼死你……啊……骚货……射了……

  爹爹射了……统统都给你……”

  成功顶开瑶瑶子宫口的宁相果然把精液尽数射进了女儿的肚子里,听着女儿被顶到
高潮的哭叫声,他却分外满足:“宝贝儿,爹爹以后天天都这么灌你,灌到你怀上好不
好?”

  宁瑶瑶在高潮里抽搐着,神智还未完全模糊:“不,爹爹,我们不能生孩子的啊…
…嗯……肚子好胀啊……恩啊……”

  “不生一个怎么知道不行,宁家养个孩子还是不成问题的。”

  宁相摸着女儿平坦的看不出痕迹的小腹,皱着眉,还不够,这样一点还不能搞大女
儿的肚子。

  于是他非但没拔出肉棒还死死的顶在瑶瑶的里面的小口中,他扒光两人的衣服,抱
起了瑶瑶开始在林间走动起来,随着他的走动,肉棒在瑶瑶的子宫里乱顶乱撞起来搅得
里面的精液和淫水直打转。“嗯啊。哎。爹爹。太深了,瑶瑶的肚子要被你捅穿了啊…
…呜……”

  瑶瑶难受的摇着头,可是人却紧紧抱着宁相,用奶子蹭他的胸膛来舒缓身体的火热

  宁相开始往自己的院子后面走,一路走来瑶瑶已经泄了两回了,眼神都微微涣散起
来。这对光着身子交合在一起的父女从后门进了竹隐苑,才走到通向宁相卧房的长廊上
,就听见拐角处有人走来:“夫君你去了哪儿,晚膳后就一直都没见到人呢?”

  瑶瑶听出是宁夫人的声音,一惊之下小穴狠狠的绞住了爹爹的肉棒,宁相闷哼一声
抱着她抵在长廊的圆柱上,这时宁夫人也走过了拐角,就看见明亮的月色下自己丈夫光
着身子把一个赤裸的女子按在圆柱上顶弄,勾在他腰间的两条腿嫩而修长。杏眼骤冷,
她倒是要看看自上回让看门的獒犬搞死了一个歌姬后,还有哪个吃雄心豹子胆的贱婢居
然还敢这么风骚的勾引自己夫君。宁夫人大步走近正在狠狠抽插那贱人的夫君,想看清
他怀里那人的脸,却听见了宁瑶瑶的呻吟:“嗯啊,爹爹饶了我吧,瑶瑶要被你插烂了
啊,嗯,恩,嗯,小姨,小姨救我……爹爹要操死我了啊……嗯……嗯……恩啊啊啊…
…”

  宁瑶瑶偏过脸看着一脸震惊的小姨,新任的宁夫人,哀声求着,随后立即被爹爹再
一次插到高潮,两腿绷直了会整个人都晕倒在了宁相的怀里。“我去干什么,你现在应
该知道了。管好你的嘴,别打瑶瑶的主意,除非你也想试试被狗插的滋味。”

  宁相冷冷得看着宁夫人,然后抱着昏过去的瑶瑶从容的自她身边走过去,进了房间
。宁夫人僵立在那儿,长长的指甲扎进肉里也浑然不觉。报应,这就是报应。当年自己
藉口来照顾怀孕的姐姐,却趁姐夫喝醉酒后勾引了他,一直等大了肚子才逼得姐夫娶过
门做了如夫人。姐姐也因此动了胎气,早产下瑶瑶后没多久就过逝了。

  她千方百计的守着自己的位置,那些爬上姐夫床的女人个个都被她好好折磨过,没
想到到头来反而是瑶瑶那蠢丫头,好不容易送走了居然又回来。姐夫对瑶瑶的心思她是
知道的,父女两人在那桃林里尽做些见不得人的事。原本想着找个机会让远方表侄儿玷
污了瑶瑶后顺理成章的塞走,没想到半路杀出个顾至礼,不管怎样也是嫁出去了。

  现在她给顾家生了长子很是得宠,这边姐夫又罩着,想弄走她没这么容易了。

  哼,宁瑶瑶,我们走着瞧。

  第23章、父子同欢

  次日早上,宁瑶瑶在爹爹的怀里醒来,恍然间又回到了出嫁前,年幼无知的自己总
要跟爹爹脱光光一起睡。为什么没有人教过自己父女间不该有这样过份的亲昵?其实不
是没人教,是有人不想,有人不愿。

  一直以为小姨好,待自己百依百顺的就像亲娘一样。自己偷懒不想念书,她就帮自
己给夫子请假,让侍女整日的陪自己玩。而弟弟妹妹背不下课文,上课走神都要被她狠
狠的打骂。她挑食,嗜甜,于是一日三餐都光是荤腥和甜点。她贪睡爱玩,不喜欢那些
无趣的聚会宴席,小姨就让妹妹代替她频频抛头露面,连太子都为之侧目。于是,她除
了宁家大小姐的名号一无所有,而妹妹却是众人口里才貌兼备的美人,公认的太子妃人
选。甚至在顾至礼求娶自己之前,众人都忘了宁家真正的大小姐是她宁瑶瑶,而不是现
在的安妃,宁安安。

  的确,宁安安没有如愿成为太子妃,因为皇上想要给太子的是宁家真正的嫡房长女
,而不是偏房庶女。在宁瑶瑶出嫁前,宁相都没有扶正如夫人,原本众星捧月般的宁安
安,因为顾至礼大肆求娶姐姐而被人知道她不过是个打肿脸充胖子的二小姐。宁瑶瑶风
光大婚成了顾家的主母,而她被打回原形只能当个被人嘲笑的庶女。

  因而虽然之后母亲被扶正,自己终于成了嫡女,她却不愿再为人下,而是选择了入
宫。凭着自己的心计和手段几番起落后,这个只比宁瑶瑶小三个月的女孩终于成了四妃
中最年轻的一位——安妃。

  “宝贝,在想什么呢?”

  宁相习惯早起,昨晚纵欲过度今个才醒得晚了些,睁眼就看见女儿垂着美眸若有所
思。

  “坏爹爹……都是爹爹……昨天二娘撞见了我们那般样子,以后叫瑶瑶怎么有脸见
她啊。”

  宁瑶瑶捶着宁相,小脸埋在他怀里,不叫他看见自己因为撒谎而闪烁的眼神。

  “怕她做什么,没脸见你的应该是她才是……”

  宁相听到了新夫人声音就骤然被冷,他不欲女儿知道太多转移了话题:“你娘知道
我们的事也好,以后做起来也不必忌讳什么。来,叫爹爹看看,你肚里的浓精是不是都
给吸光了。”

  宁相说着掀开被子露出两人整晚交合在一起的下身,他抬高瑶瑶的一条腿,缓缓把
自己晨勃硬热的阳具抽了出来。这缓慢的退出令瑶瑶有些空虚和不适,肉壁本能的去挽
留着肉棒紧紧箍着。

  “呵,瑶瑶把爹爹吸得好紧啊,是不是舍不得爹爹走?”

  宁相低低哼着,去亲瑶瑶的小脸:“乖,爹爹先检查下再好好喂饱你。”

  等满意的看到昨晚自己射入的满满浓浆已经被瑶瑶吃的只剩些稀水后,他让瑶瑶趴
着,从后面冲进了女儿的小穴开始新一轮的授孕。

  两人正这般做得正在兴头上,外面的门却被一个清秀少年推开了:“爹爹,爹爹,
快带我去看姐姐。”

  跑进来的是二娘的儿子,十四岁的宁恒。虽然宁相反应很快的盖上被子,宁恒还是
看到了两人方才的情形,他更为早慧,自然知道爹爹和姐姐在做什么,却装的天真的模
样问:“姐姐为什么会在爹爹床上?”

  瑶瑶还没张口,就听见爹爹冷笑:“没见爹正忙着么,等我搞大了你姐姐的肚子,
让她再给你生个弟弟。”

  “唔,不要,爹爹……嗯……恒儿在的啊……嗯啊……”

  瑶瑶见爹爹说完后竟然掀开了被子,当着宁恒的面开始操自己,不由大惊失色。

  “怕什么,这么当着你弟弟的面叫爹爹操,是不是很刺激,你的骚洞愈发的紧了,
嗯,看我怎么操死你……”

  宁相冷冷的看着自己的长子装傻,所幸放开了当着他的面搞起瑶瑶,他抱起瑶瑶让
她跪坐着,一面操弄,一面拉扯着瑶瑶的胸乳,挤出奶汁来:“恒儿,看得口干没?来
喝你姐姐的奶解解渴。”

  宁恒不知道这个心机深沉的父亲想做什么,但是他的腿不由自主的朝床边走去,坐
在了床头,伸手接过父亲塞进来的姐姐的奶子,他不由浑身一震。好软好大啊,姐姐的
奶子粉白粉白的就像一只发酵得刚刚好的大白馒头,原来女人的乳房这般好摸。

  “嗯……恒儿……别捏啊……姐姐的奶都给你挤出来了啊……恩。爹爹。恒儿。你
们都轻些儿啊……”

  瑶瑶感觉着空虚的小穴填满了爹爹的大肉棒,被他从后面抽插着,亟需抚摸的两个
奶子被弟弟一手一个的肆意玩着,她的羞耻都成了无上的快感。

  “臭小子,别浪费你姐姐的奶,等喝完了这两个奶子还不是随你玩的。”

  听了父亲的训斥,宁恒再无顾忌地咬住了姐姐的乳头本能的吸起奶来。

  瑶瑶抖着更厉害了,宁相还帮着儿子挤女儿的奶子,低头在瑶瑶耳边吹气:“怎么
样?给弟弟喂奶的感觉爽不爽?”

  “爽,弟弟好会吸啊……姐姐被弟弟吸得好爽……恩啊……轻点吸……要没了……
恩恩。没了啊,不要吸了……啊啊啊……恒儿不要再吸姐姐的奶子了啊……没有奶了啊
……恩。恩。别吸了……”

  瑶瑶那两只奶子哪里够一个年轻小子喝的,宁恒使劲吸了好几回确定真的是一滴奶
都没了,才不甘心的吐出那个被自己弄得胀大许多的嫣红奶头,用手去揉那两团奶肉。

  “喝的不过瘾是不是?等会就看着你姐姐,等她重新有奶了再喂你就成。”

  宁相见时辰不早了,狠狠捅了几下后将大股浓精灌进瑶瑶的子宫后,让宁恒去书橱
的暗格里挑个假阳具来堵着女儿的小穴。

  宁恒也是心狠,取了长得最大最丑陋的一个拿过来。宁相笑骂他小小年纪心思倒挺
狠的。但是毫不犹豫的接过来狠狠插进了女儿的小穴一直捅进了那子宫口。

  他握着露出来的手柄开始上发条。等他松开手后,宁瑶瑶已经抽搐着到了高潮,这
个阳具在上发条后可以在女子肚里疯狂碾压转动上一个时辰,它的每一节都是活动的,
所以就像在花径里塞了一条活物一般。

  宁相看着在自己床上爬在儿子怀里呻吟着被假阳具狠狠奸淫的女儿,嘱咐儿子就在
房里陪她,自己则上朝去了。

  第24章、出其不意

  晨曦柔白的光线从窗纱外透进来,白纱帐,青缎被,青黑色的家具都是古板式样。
宁相的卧房如这个男人一样,表面上清冷到无趣,而内里却狂野而邪魅,在放着读书人
圣贤书的整墙书柜里天知道还有多少个摆着春闺密器的暗阁。等花径里怪东西停止后,
宁瑶瑶有些虚脱地趴在床上,快感之后的疲倦叫她好想睡会儿。可是双手被弟弟扭在身
后,少年虚坐在姐姐的腰上,主要重量都由双腿撑着,但是即使这样压在瑶瑶身上的重
量也足以教她动弹不得。

  “姐姐摸起来好软好舒服啊。”

  宁恒虽然早慧,但因为身边有姿色点的侍女都被善妒的娘一一弄走了,现下还是个
纸上谈兵,没碰过女人的雏儿。

  “嗯,轻些……恒儿……”

  瑶瑶昏昏欲睡哪里知道弟弟在说些什么。他贪恋的摸着姐姐的每一寸肌肤,光滑细
腻,难怪书上说美人肤如凝脂,真真是叫人爱不释手。分开那两瓣屁股,细细的看着最
隐秘的私处,微黑的绒毛,娇红的小穴,紧致的后庭,还有细细的尿道和……这个就是
私核么?他皱眉看着挡住视线的手柄,少爷脾气来了就干脆将塞住姐姐的假阳具拔了出
来。

  “嗯哪,别动啊,恒儿……啊……嗯啊……”

  宁瑶瑶因为堵住的精水喷涌而出又小泄了一回。

  “这是……爹爹的尿?啊,不对,是爹爹的精液吧。”

  宁恒惊讶的看着姐姐合不拢的小穴口大口吐着白液,第一次见到男人的精液的模样

  “嗯,爹爹射了好多啊……”

  瑶瑶低低的回答着,小腹还不时抽搐着挤出更多的精水。

  “嗯,”

  宁恒应了下想看清楚姐姐的小穴里面是什么样子,但是又不愿脏了手,便去解开瑶
瑶手腕上的束缚,催她:“姐,快扒开你的小穴让我瞧瞧。”

  “恒儿……你好坏……居然要看姐姐的小穴……嗯……来看吧……”

  瑶瑶的嗓子因为欲望带了几分低哑,沙沙得撩人心弦。光着身子的少女靠在床头,
双腿屈起打开,她伸出右手的两指分开了还在吐水的小穴,露出里面的蠕动的嫩肉,左
手却插了两指进去挖爹爹的精液。

  看着姐姐在自己眼前自慰呻吟,宁恒觉得自己下面的那个东西已经胀的发痛了。他
直起身来解开裤带,掏出了胀大的阳具,对瑶瑶说:“姐,我痛,你也给我弄弄。”

  “嗯。来……好弟弟……姐姐帮你……”

  宁瑶瑶看着弟弟手里那根粉色的阳具,虽然他还未束发成年,那根漂亮的肉棒已很
是可观了。她软软趴在宁恒的双腿间,沾了自己花露的小手握住了弟弟的肉棒,抹了抹
后就替他套弄起来。

  “嗯……姐……好舒服……再快点……嗯……嗯……”

  宁恒抓着床单呻吟起来,少年仍旧清亮的嗓音却如春药般刺激着情欲里的宁瑶瑶。
难怪自己被男人玩弄时怎么求饶都没用,还常被蹂躏得更惨,她模模糊糊的想,那种幼
男幼女的细鸣太容易勾起人的邪念,满脑都是要狠狠折磨他们到痛苦哀求的念头。她这
般想着,在感觉弟弟要受不住时低头含住了他鸡蛋大的龟头,突然最敏感的前端被一个
柔软湿润的东西含住,宁恒原本就已经难耐的精液一下全喷进了姐姐的小嘴里。宁瑶瑶
在心里笑着,一面听着弟弟的低吼,一面吞咽下精水,用小舌替他清洗着,还不时嘬那
顶端的小眼,一手掳着开始疲软的肉棒,一手去轻柔弟弟的两颗蛋。不消一会,那肉棒
又立了起来,直挺挺地渴望着她的小嘴。

  “啊……姐姐……恒儿还要……姐姐快吸啊……姐姐……亲亲恒儿嘛……姐……”

  宁恒俊秀的小脸一片潮红,眼里含着水色,难耐的向瑶瑶撒娇起来。

  “要姐姐吸,恒儿就要听姐姐的话知道吗?”

  宁瑶瑶妖冶的笑着,抚摸着弟弟的肉棒。

  “嗯,恒儿什么都听姐姐的,姐姐……快吸我啊……”

  宁恒尝到了滋味,开始变得格外听话。

  “乖……嗯。姐姐帮你好好舔舔……”

  宁瑶瑶说着又含住了那根肉棒开始吮吸起来。房里只有宁家少爷压抑的呻吟叫床声

  如此几番,宁恒整个人都软倒在床上,看着挺硬的肉棒射不出一滴精液,不由得有
些害怕了。

  “唔,姐……”

  宁恒被宁瑶瑶抬起脸哺了一口他的精液进嘴里。“乖,吃下去。”

  宁瑶瑶把弟弟抱在胸前哄他,“乖恒儿,不要紧的,等你休息好了,又会有的。到
时姐姐再帮你吸好不好?”

  “嗯,姐姐最好了。”

  宁恒像孩提时一般抱着瑶瑶撒娇起来:“姐,恒儿一直在想你的。

  “完全被宁瑶瑶迷住了的宁恒环着姐姐的细腰,去蹭那对奶子:”

  姐,有奶了吗?我要吃…““嗯,恒儿叫了这么久是该渴了呢。来,姐姐喂你。”

  宁瑶瑶像抱着顾宁远一般抱着少年躺在怀里上上半身,把奶头塞到了弟弟嘴里。所
以当宁夫人踹开宁相卧房的门时,就看见床上不堪入眼的一幕。自己的宝贝儿子光着身
子躺在同样赤裸的宁瑶瑶怀里,正抓着那贱人的奶子喝得起劲。宁瑶瑶拍着怀里有些紧
张的弟弟,低头轻声叫他慢慢喝,一面无奈地看着小姨说:“娘,恒儿可爱喝我的奶了
,真是拿他没办法。”

  宁夫人怒不可遏却一时竟找不出话来反击她,这哪里还是从前那个只知吃和玩的蠢
儿,顾家好像把她教聪明了。

  “娘,这房里没个能入眼的丫鬟可要叫恒儿憋坏身子的,不然让他睡到我房里?”

  “不要脸的贱人,爬上了你爹的床还不够,连你弟弟也不放过吗?”

  宁瑶瑶露骨的话终于激怒了宁夫人,她随手抓了一册书就冲到床边向宁瑶瑶扇过去

  她的手却在半空中被一只手死死扣住了,“你这个白眼狼,有奶就是娘了是不是?
你爹玩过的烂货也不嫌脏。”看见儿子劈手拦了自己,叫那小贱人躲开了,宁夫人更是
气得口不择言。

  “哈,烂货?你不是一样被爹玩过么。”宁恒冷笑下,一把推开了愣在那儿的娘,
挡在姐姐跟前。他看着宁夫人震到石化的模样,舔着嘴角的奶渍说:“哼,你也知道有
奶就是娘?她的奶水又多又甜,我恨不得能天天喝。你呢?你这个当娘的喂过我么?除
了打骂就是挨饿罚跪,照顾我的侍女奶娘不是被你卖到窑子里就是赏给些下人。难怪爹
根本不愿碰你。”

  听着儿子这么一番话,宁夫人两眼一翻气晕过去。

  “啊,小姨……”

  宁瑶瑶想下床去看宁夫人,却被宁恒扣住了手,打横抱了起来。他低头亲这姐姐的
脸,亲昵的说:“不必管她,我帮你洗澡好不好?”

  “嗯,什么帮我洗澡,一会也不知道你要怎么弄我呢,坏人……”

  宁瑶瑶轻笑着戳了戳宁恒的胸口。

  宁恒就这么大大咧咧的抱着姐姐走出了房门,吩咐守在外面不敢进来的嬷嬷把宁夫
人带下去,自己则往露台浴池处走。

  第25章、上阵父子兵

  宁恒小了瑶瑶一岁多,因为当时宁正阳依旧不待见如夫人,并未扶正她,连带着宁
恒也要成为庶子,宁老太爷自然是不愿答应的,又拗不过儿子,还是宁老夫人出的主意
,让宁恒归到已故宁夫人名下做嫡子,宁正阳也可将他收在身边抚养。于是宁恒自幼便
同父亲极为亲近,如今也是住在竹隐苑的西厢内,而他的生母则是住在竹隐苑的偏院,
与主院隔开一片花海。

  同宁恒在温泉池里玩耍了一会儿,宁瑶瑶先上的岸,宁恒看着她垂首搽身的姿态,
感觉自己又硬了。就翘着阳具蹭到瑶瑶身边去拉她的手:“姐姐,我难受……”

  宁瑶瑶无奈的看着正值冲动年纪的弟弟,伸手去沾了另一边普通水池里的凉水敷到
他的阳具上,宁恒抖了下,看着自己的东西委委屈屈得变小,嘴不高兴地嘟起来了。

  “傻弟弟,头一回不能这么多次。”

  宁瑶瑶亲亲宁恒的脸,告诫他,“等过上几天姐姐再给你吸好不好?不然伤身的,
嗯?”

  宁恒的小脸由阴转晴,笑咪咪的抱住宁瑶瑶:“好…”他一面搂着姐姐撒娇,一面
不由自主的去摸那对奶子:“姐姐这对奶子太叫人怜爱了,弟弟恨不能时时看着摸着,
好好吸上几口呢。”

  瑶瑶笑啐了他一声,起身叫嬷嬷递来衣裙。她看到那套桃粉金纱襦裙,心下不喜但
是脸上神色却是淡淡的,取过来一件件穿上。

  宁恒只在身上披着件衣袍就半倚在竹榻上,支着下巴看姐姐姿态优美的穿上层层华
服,浅金印蔓纹的纱衣下是裹着曼妙身姿的桃色牡丹纹锦裙,从雪隐阁里赶来的桃儿杏
儿替她接下因沐浴而高高盘起的长发,细细梳做一个斜云鬓,插上银色的凤尾簪子,琉
璃珠做的细珠串在鬓角微微晃动。

  他见宁瑶瑶挥退侍女,正欲走,便开口问道:“阿姐是要去哪儿?”

  瑶瑶微微侧身,一双已经变得清冷的秀目在见了他后才略略有暖意:“去瞧瞧远儿
。恒儿要一起么?”

  “不了。”

  宁恒本是想去的,但念及阿姐已经身为人妇,连小侄儿都有了,想必那姐夫定是天
天能瞧着姐姐那媚态,大行床闱香艳之事,一想到此处心下便横生股子烦闷。可转念一
想,爹爹居然能将阿姐弄到了床上还要弄大她的肚子,他蹙眉回想起早间瞧到的那一幕
,心里揣测着父亲的意思。

  他瞄了四周一眼,见桃儿和杏儿自进来后根本不敢看自己一眼,现下姐姐走了,两
个人更是深埋着头恨不能消失了才好。宁恒冷冷地看了她们一眼,知道婢女皆惧夫人久
矣,唯恐哪儿得罪夫人轻者鞭打,重者受辱而亡。念在是姐姐房里的人,便让她们下去
,两人如蒙大赦,匆匆离开。宁恒想到自己生母就不觉皱眉。

  他是宁相带在身边悉心教导的,与母亲不甚亲近。儿时也因为寄名在了先夫人名下
,没少招来她的迁怒责罚。父亲时常领命远行顾不到他,于是没留心总叫那妇人抓了错
处,挨饿罚跪便是家常便饭,下人们都怕如夫人的阴狠手段,没人敢声张。宁安安嫉恨
他嫡子的身份,哪里会帮,不过是冷眼看个热闹。只有宁瑶瑶把他当弟弟,他那时的乳
母是个聪慧的,见如夫人宠着大小姐,大小姐又心善便常常去给宁瑶瑶报信,让她知道
弟弟挨罚了。于是姐姐就会带着各种点心吃食来看他,悄悄给药酒让乳母给他揉开淤血
。这两个女子是他童年里仅有的温暖回忆,可惜因为乳母仰慕父亲,上了父亲的床,叫
如夫人知道了后,不仅逼她夫家写下休书还将她买入了窑子,不出几天就传来她投井的
消息。

  随着年纪增长,他开始觉察到宁夫人对姐姐的那种宠溺完全是杀人不见血之法,苦
于自己年小力微,自己尚要姐姐来照应,又如何能护得了她。正是他通过选拔初入太学
,心系家姐一筹莫展时,传来了宁瑶瑶大婚的消息,于是他就眼睁睁看着姐姐远嫁云州
,连她的消息都是一页信纸上的只字片语。几日前,他本是跟在太子身边在西郊狩猎,
听闻姐姐归家受册封后,得了太子允许,连夜策马回京。没料到一回家就见到了在父亲
身下婉转承欢的姐姐。他怔怔看着那个明明面容雅致清冷却媚眼流波的少女,一面同父
亲装傻充愣,心里却有个声音在说我想要她。

  没想到那个单纯如白纸的姐姐竟是这般……这般放浪淫荡。他想着姐姐在爹爹身下
的娇喘求欢,在自己跨间的吮吸,喂进自己嘴里柔软的双乳,脑海里景象纷乱,却是有
了反应。他亦同阿姐那般舀了冷水浇上去,不想自己解决也不要别的女人,只要她的嘴
和她的,小穴。

  父亲行事多有深意,虽然不细知但目的定然是叫顾家休了姐姐,好留在身边狎弄,
指不定换了身份做个金屋藏娇也不是不可能的。晨间父亲允了自己玩弄姐姐,姐姐那副
模样似乎也不介意,想来待自己再大些就可以和父亲一同操弄姐姐了,那番父女姐弟相
奸的滋味定是极好。所以他,自是会爹爹助一臂之力的。

  等父亲下朝回来,午间小憩必定还会叫姐姐去解闷,不知道会不会也有自己的份呢
。宁恒眯着眼,舔着嘴角,好像再喝口姐姐的奶呢。

  而如今走在宁府繁茂花园里的宁瑶瑶却想着自己的心思。她想起在顾家三爷的院里
,扶摇夫人授于自己男女之事时,就很有先见之明的说过不要招惹有妻之夫,因为妒火
中烧的女人带来的麻烦是防不胜防的。即使她上了公公们的床也是在婆婆去世后的事了

  扶摇夫人是荣安王的幼女,自幼便见惯了妻妾间的事。在她听得瑶瑶的二妹只比她
小了三个月时就提点过她,回到宁国府要一定留心如夫人,万万不可落下风。是以她在
洞晓父亲毫不遮掩的占有欲后,不仅温驯乖巧的任爹爹为所欲为,更是将弟弟也色诱了
来。这个间接害死娘亲的女人,何尝没有想着要自己死?那日之所以会撞上顾至礼,正
是因为当时呆头呆脑的自己难得机灵了一次,没叫那个肥头大耳的男人抱去柴房而是逃
了出去。什么远房的表哥让自己好好陪着,小姨是想着打发了自己好让二妹嫁给太子么

  宁瑶瑶轻轻的笑,小姨你不仁我不义,我在宁家一日你就一日别好过。这天退朝后
,宁相虽恼长子浪费了自己晨日的精水,不过寻到了件小物件能帮上忙。他在祖父房里
寻到了给外孙喂奶的宁瑶瑶,便靠着门框瞧得津津有味。

  见乖孙喝饱了抱着女儿白桃似的奶子香香的睡去了,这才去扶瑶瑶在她耳边悄悄说
:“瑶瑶喂奶的样子真美。瞧得爹更想叫你早些生个白胖小子了。”

  “爹爹好坏,小心叫人听了去了。”

  宁瑶瑶嘴上说着,任由爹爹替自己拢上外衣后还在那高耸的胸部上捏了把。

  “吃了饭后记得到我房里来。里面的衣服都除了”宁相听到屋外侍女的脚步声,接
过了孙儿抱在怀里看着。侍女们进来看到的就只是幅温馨的样子。

  午后,宁相卧榻上,年轻的少女跪在重重锦被之上,两手高举过头被缎带系住绑在
床梁上,两只饱满的奶子从衣领里露出来,被男人肆意捏玩,下身裙衣堆在腰间,一个
精壮男人自后面托着她雪白的屁股尽力冲撞着,房内啪啪有声。前面却有一赤裸少年吸
允着她双乳里的奶汁,啧啧有味。

  “好了,恒儿,你那里硬了叫瑶瑶给你嘬出来吧。”

  宁相一面尽情的享受女儿小穴的湿热紧致,一面借此传授爱子情爱之事。他原先扶
着女儿纤腰的大手按上了那两只鼓鼓的奶子,揉起来,身下的插弄却是一下比一下大力
。交合处的白腻汁液,自两人腿间滴淌下来。

  已经在宁相身下泄了数回的宁瑶瑶神智都散了,之前稚声稚气的呻吟娇喘都细不可
闻。也不知道是爹爹压抑太久还是这父女乱伦之事太叫他兴奋,竟是能这般生猛奋勇。
当微张的小口里塞进来的阳具,她本能的含着吸舔起来,待宁恒射了就乖顺的咽下去。

  宁相自身后紧紧搂着她,就这般看着女儿近在咫尺的粉嫩小嘴里含着儿子还显粉嫩
的阳具,问她:“弟弟的精液好不好吃?”

  看着女儿无意识的点头,他满意的笑着再一次射进女儿小小的子宫里,那里在他的
几次浇灌后微微鼓起来了。

  宁恒秀美的脸孔上带着纾解后的满足,他坐着看爹爹低吼着操弄姐姐,伸手按在她
微凸的小腹上,手下竟是能感觉到父亲那蔚为壮观的阳具在姐姐肚子的样子。

  看着爱子眼里不由自主流露出的羡慕,他温和的笑着,一面解开宁瑶瑶的束缚,搂
进怀里略予安抚,同时在自己退出那小穴时塞入了一只不知用何材料所作的假阳具,一
面说:“宁家男人的阳具向来粗壮持久,没有哪个女人不爱的。待你姐姐产子后,你业
已成人,爹爹便教你怎么操弄你姐姐,我们父子同上也是件快事。”

  那塞入的假阳具不似炙石软玉那般生硬,竟是有些弹性的肉感,连各处细节都做了
出来,却没有丁字型的腰带捆在腰间。宁瑶瑶难耐的哼哼,却换来爹爹在奶子上轻拍了
几掌。

  “这般好好咬紧了,待会也不许穿亵裤,就这么出去知道吗?”

  宁相捏着女儿的奶头,以父亲的口吻要求着。宁恒只是一眨眼就懂了爹爹的意图,
轻笑起来,凑到父亲怀里,在父亲手指间那颗软粒上轻咬了口:“姐姐好骚啊,不穿亵
裤就算了,还要咬着个男人的肉棒四处走呢。受不住不妨求求恒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