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古典

妻为谁奴 4-6

fu44.com2014-05-10 13:31:47绝品邪少

*

待续
妻为谁奴(四)
我怎么也睡不着,我打开了电脑,胡乱的收了个电台「我的整个世界面目已
全非,所有爱恨喜悲都在天上飞,究竟还有甚麽挂念让我不能睡,为何觉得如此
的狼狈……」那是张信哲悲伤的歌曲。

  ……

  伴着电台里不停歇的忧伤的歌曲,混混沌沌很久,我还是疲惫的睡着了,但
绝对没有睡好。

  我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就彻底醒了,我把客厅的湿裤子湿衣服扔进卫生间的洗
衣机里,放了点洗衣粉,按下了启动按钮。要是蓉在,她会先把脏的地方先搓搓
干净,再放入洗衣机的。我每次穿她洗好的衣服都像穿新的一样,可惜她现在躺
在了别人床上。

  我呆呆的看着衣服在左边的桶里随着水流转动翻滚,「……为什么不给她一
个解释的机会?……我其实还在意她?……那个男人这样粗暴,她真的接受?

  ……她在受苦?……她在受苦?……离婚了,何必呢?……」思绪乱成一团,
犹如眼前转动的水流没有方向。「不,是她先背叛了我……王楚(王猪)这个王
八蛋……是你破坏了我的幸福……王楚(王猪)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 …」

  「那个胖男的又是谁……为什么蓉要找这样的恶人做伴……难道蓉你就不能
找个对你好点的?……对你如此粗鲁为什么你还要这样温柔顺从,还要柔柔的喊
这样龌蹉肥胖的男人:哥……王哥」……「哥……王哥?…肥胖的王哥?…王哥
是王猪?…妈的…王哥就是王猪」

  我奋力的关上洗衣机的盖子「嘭」「妈的,这王八猪还在玩弄我的妻子,这
骚女人还在和他纠缠,妈的,我要杀了你们……」

  ……

  我到店里的时候,伙计小李已经来了,生意依然惨淡,一个上午下来只卖了
一个鼠标,买鼠标的还要去了一张鼠标垫,我像个木偶一样坐到了下午14点。

  几个小时里除了憋急了上了次厕所,剩下的时间里我两眼发呆只看见店外的
车辆穿梭。

  在转角的馄饨店多花了五块钱,馄饨由十只加到十五只。14点半,我静静
在站在马路沿口……

  「喂,小李呀,我亮伟,待会我有事,不来店了,没什么生意,你就早点打
烊吧……」

  「哦,老板」

  「……嗯……对了,明天我要是没有来,……那店就归你了」

  「啊,老板,你说什么?……?」

  我没有继续,挂断了电话。

  「喂,方旗,我亮伟呀」

  「哦,伟哥呀,有事?」

  「我……」

  「什么事呀,我在C市呢,这闹,听不清楚,你大声点」

  「旗子,那2万元借你的,我一时……」

  「什么,说响点」

  「我说那2万元钱,我可能一时半会还不上你……」

  「唉,我以为什么事,你还跟我客气什么,我们什么关系,别说这个,等我
出差回来一起喝酒,我这边闹,先挂了,钱别放心上……挂了……」

  「喂……喂,旗子……旗子」

  我泪含眼底,望了望已经放晴的天空。

  我把手机放回夹克兜里,然后紧紧的握了一下沉在兜底的匕首把。左手一伸,
一辆蓝色的出租车缓缓停下。

  「先生,哪里?」

  「小禾里。」

  大约半个小时车程,出租车在我的要求下离小禾里小区大门口100米左右
把我放下了。我整理了一下衣服,双手插在夹克的兜里,一手紧紧的握着匕首把
低着头走进小区走向3区3号……

  我停在距离3区3号别墅大门外第三棵树傍,微微的倚在树后,露出了半个
身子。门还是紧闭着,红色雨伞还摆放在门口的鞋柜上,楼上楼下的窗帘也依旧
紧闭着。「这对狗男女还在里面」我心里愤怒的嘀咕着。我擦着一辆路边停着的
「广本雅阁」进一步靠近了3区3号。「我该先跑到他院子里,躲到昨晚的灌木
那边,然后等他们出现,就从侧面……」我加快了几步,感觉心底异常冷静,仇
恨写在了脸上,眼睛直直的看着那扇铜红色的宅门。就在我离围着别墅的栅栏还
有四,五米的距离的时候,突然,门开了,一个身材高大的人跨出了别墅的铜门,
站在台阶上和我打了个正眼。我顿时心里一乱,刚才的冷静一下了变成了紧张,
脚步也变得慌乱,仿佛是站在那里停了几秒,应该是下意识的低下了头吧,连忙
90度一拐,向东走去。虽然一切的思想和行为及打算在瞬间扭曲了,但我知道,
我刚才看见的人虽然有着王楚(猪)的身材,脸也有几分相识。但可以肯定,他
不是王猪。王猪的狗模样我实在记得清晰。「那他是谁?我是奔着那对狗男女来
的,可那个男的不是王猪,我现在该怎么办」「蓉呢?也许他就是蓉的新伴吧?

  我莽撞的冲来报复蓉和他的新伴算什么」「我和她离婚了,她爱跟谁是她的
事,如果她看见我在这里又算什么」「莫亮伟呵,你真泛混」我继续假装的往东
走,心里不停的埋怨着自己。

  「怎么这么慢」那是身后的男人的声音。

  我微侧了下脖子,借着眼角的余光看见,男的站在台阶下面转着身体向着屋
内喊着。趁着他背对着我,我急忙借着转角的树木,蹲在边上的矮冬青树后注视。

  不久蓉出现了,她走下台阶的步履有点匆忙,一身米藕色的纱衫裙,显得她
的皮肤娇嫩白净,她走到男的跟前,抬头似在解释什么,但被无情的打断。

  「少他妈……跟我解释……」只有男的略高的声调断断续续的传入耳朵。

  她的脸正朝着我的方向,微微上仰听着那男的的「教诲」。娇俏的脸蛋,闪
烁的大眼,柔细的皮肤,翘翘的鼻梁,小小的嘴,薄薄的嘴唇,嘴角微微抿着,
带着一点哀愁,可惜没有微笑不然可以看见蓉两个甜甜迷人的酒窝。显然男的粗
鲁的言语,让蓉感到了委屈。

  「……听见没有」男的霸道的训声,还在隐约的仍过来。蓉不再说话,微微
的点了下头。

  蓉跟在男的后面走出了院子栅栏,走向停在前面的那辆「雅阁」。

  米色裙子裹着她苗条的身子,随着每前进一步,诱人的臀部微微的左右摇弋
摆动,乌黑的长发披到背心,用一个银色的丝带轻轻的挽住,我从冬青树叶子的
夹缝里看着他们坐进了「雅阁」,驶出了我的视线……

  「银色丝带……银色丝带……」我缓缓的蹲起身体,「那是2年前十月十八
号,她生日时候我送她的第一份礼物,那晚她把她的身体给了我,那晚她痛苦的
抱紧我的身体发出坚定幸福的声音:伟,我爱你,那晚当我第一次把我的精液射
在蓉体内拔出后,我看见了她粉嫩的私处流着淡淡的血红:我也爱你,我们要一
辈子在一起,蓉……银色丝带见证了我和蓉幸福的全部,结婚的那天蓉还特意要
求把丝带盘在了婚纱头饰的里面」我不敢相信「如果我看见蓉今天系在长发上的
丝带就是2年前的那一条,那我今天带着匕首过来,到底算什么」我无尽的痛苦。

  「蓉,何苦找这样凶残的男人坐伴呢?我都看见你脸上的屈辱了,你自己又
为何能承受?他到底是谁」「他到底把你怎么了?」「你到底在求他做什么事」

  「不!我不相信你会自己作贱自己,我要找出答案」「难道你忘了,你在离
婚书上签字后,你含着泪对我说的话了吗」

  「伟,再见了,你要为自己好好过,我也会为自己好好过的,如果我们以后
还能遇见,希望我们都是快乐的样子」

  「蓉,你忘记了吗」

  「难道这就是你要的快乐的样子。如果是,那为什么刚才你有屈辱的表情?
那为什么昨晚在浴室里激情后你要默默的哭泣?」

  「浴室!!」

  我突然意识到「昨晚别墅底楼的卫生间窗是开着的,当蓉一丝不挂离开的时
候它是没有关的,如果他们今天也忘记关了,那现在还是开着的,那我就可以翻
进去,或许可以找到点答案」

  我迅速的翻入院子,越过那段矮灌木。庆幸,窗还开着,保持着昨晚我离开
时的角度……

  

待续
  妻为谁奴(五)

  费了点力气,我翻进了屋内。

  房子装修的并不华丽,甚至普通,毫无精巧的设计。里面的空间显然比在外
面看要小很多。底楼是一个不大的客厅摆放着一套巨大的沙发,落地窗帘的傍边
摆了几株浓密的装饰树,一面不小的电视贴在墙上。客厅的偏东南角是别墅的大
门,一排换衣柜靠在门口。厨房和卫生间依次靠北挨着,房子很方,空间的确不
大,连上二楼的楼梯都是贴着北面墙壁搭造,节约了空间。楼梯是平行着大门的,
在楼梯,厨房,卫生间和沙发的中间,一张餐桌六把椅子整齐的摆放。利用楼梯
的下面的夹角做了一套百叶门的落地橱,显然是堆放杂物的。显然底楼没有我需
要寻找的线索。

  我紧步上二楼,这里的布局很奇怪,二楼尽然是整体的一间,它的装修风格
和底楼完全不同,一张巨大的落地圆形大床占据了这里二分子一的地方,大床面
对的是一间玻璃做的全透明的卫生间,我站在楼梯口清楚的看见,这透明玻璃的
里面,除了安装了一只马桶和一只吸在玻璃上的水蓬头外还安装了很多类似挂毛
巾用的金属钩子。在透明卫生间和落地窗帘的中间是一张巨大的办公用的桌子,
一台电脑放在它的左角。

  我呆呆的站在床边,「昨晚在我赤裸在我和蓉结婚的床上孤单的对着天花板
时,我的蓉赤裸着雪白的嫩肤就在这张大床上和那个丑陋的胖家伙淫靡……」我
心升悲愤。「不,我的蓉应该不是自愿的,蓉昨晚浴室的哭泣和刚才脸上的无辜,
她该是被迫的……她的脸上,她的神情充满着屈辱,究竟怎么了,蓉你要对那个
混蛋唯命是从………我不能相信………这个混蛋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的爱
妻……」我走向床头唯一的矮柜,或许这里有答案。

  我稳稳的抽出抽屉,眼前,抽屉堆放的东西,使我心情愈加悲痛和愤怒,颈
圈,链条,油色捆绳,大小不同的各种电动假阳具,红色跳蛋,黑色肛门塞…

  …这些对于一个时时会上一些风流网站的我来说太明白它们的用处了,我感
觉我的头有点晕,我无法相信,我的爱妻我曾经最爱的人,现在不仅要被那个猥
琐的胖家伙凌辱,每天还要接受他用这些只有在日本变态片子里才会用到的变态
性玩具施淫在蓉白皙滑嫩的身体上……「他是谁,这个混蛋是谁,为什么要这样
玩弄曾只属于我的何梦蓉」「蓉难道你真能承受?」

  曾经我和蓉的床头柜都放着她爱吃的小食和几本她爱看的言情小说,每到街
灯阑珊的时候,我们总是温暖的挤在一起,我一手握着遥控板,一手搂抱着蓉宛
如凝脂的白皙肌肤,我看我的足球电视,她翻她的情爱小说,情欲来时,我就会
低头亲她的香发,她的俏脸,她总是羞涩的微笑,还有甜美的酒窝,粉润的嘴唇,
直到书落床边,电视开轻,我们尽情的拥抱抚摸……「不,,我不相信,我绝不
相信!!就这么短的时间我的蓉会自愿接受这样变态的人,变态的性爱」我用力
的合上抽屉,又用力的抽开下面的另一只抽屉,或许用力过大「啪」一支粉色外
包装的药膏跳了出来,我捡起都是英文字,但注解里有「Lustointme
nt」的单词。「这个混蛋」我心口大骂,药膏被奋力的甩回了抽屉,因为读书
时外语一直还可以,这简单的单词我轻易的读懂了,那是一支——情欲药膏。

  「这个王八男人是谁,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如此对待蓉,混蛋,混蛋」我
快速的跑去对面的办公桌,「啪,啪,啪」的打开了所有的抽屉,胡乱的翻找
……

  几分钟后,我眼睛呆滞,我轻轻的缓慢的合上每一个抽屉,我有点失望「我
不知道他是谁,我找不到任何线索,我只知道我的蓉在和我离婚后找了一个新伴,
他高大粗胖,他丑陋恶心,他变态粗鲁,而蓉忍受着怯怯屈辱对他惟命是从…

  …」

  我绝望的坐下,「什么疙到了屁股」我转头一看。包,一只公务包!「一定
是他的」我抱着最后的希望,拉开了包的拉练。除了一包中华香烟,除了几张文
件,我摸到了一个名片夹。

  「妈的,混蛋,你终于显身份了!」我迅速的打来名片夹。

  「B市公安局——副局长——王雄」「B市的?我们这里是A市呀?」「蓉
怎么找个外市的人?」「B市的公安局局长怎么在A市和我的蓉……」「那这房
子是?」

  我满腹疑虑,又拿起那些文件「B市人民政府办公室转发B市公安局关于在
全市开展严打整治专项行动实施方案的通知」「B市人民政府关于表彰全市严打
两抢一盗维护平安专项行动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的决定」

  我把文件和名片夹放回了包里,「这个人我肯定不认识,可以肯定他是B市
的,还是个局长,B市和A市相距200多公里的路,蓉怎么会认识他的?」我
看见了桌角的电脑,我希望在那里我还能知道的更多。

  正准备打开电脑,我突然听见好像楼下有汽车停下,我转身轻轻的携开窗帘
的一角,那辆刚才开走的雅阁正稳稳的停好,「坏了,他们回来了」我有点慌忙,
迅速的把包放回椅子「我不能让他们发现,不然他们一定把我当作小偷了,如果
蓉真的把我当看作小偷,那……」我急速的跑下楼梯,刚到楼下,钥匙撞击门的
声音已经传来「爬浴室的窗显然来不急了」我心急如焚,扭头看见了那个做在楼
梯下的杂物柜,猛的一拉门,钻了进去。就在我轻轻的合上柜子门的同时,别墅
的铜门也打开了……我躲在暗暗的空间里,长出一口气,庆幸自己动作快,没有
被发现。不然面对蓉我该怎么样解释……

  这个落地杂物柜的门是做成百叶格子样子的,而且正对着大厅,除了厨房里
面和浴室里面看不到,整个大厅尽收眼底。我调整刚才钻入的姿势,脸向外,矮
蹲着,穿过一楞一楞的格子,注视着外面的一切。

  那是一双玉雕般的腿,白皙嫩滑,小腿的曲线弧度优美,她慢慢的脱下脚上
的浅色高跟鞋,没有穿袜子,一双白嫩诱人的脚抄进了摆放在门口的淡粉色拖鞋。

  她迅速的走到餐桌前,放下了手上提着的马夹袋和左肩挎着的乳白色小包。

  每个动作都优雅,婉约!她就是蓉,我曾经的娇妻蓉!

  马夹袋倾斜,我看见了里面有些黄瓜,西红柿等,显然刚才他们买菜去了。

  蓉迅速的转身去门口迎接慢慢悠悠走在她后面的粗胖男人。现在我知道了,
昨晚凌辱蓉的男人叫王雄。

  蓉挨着王雄高大的身体,擦着他肥厚的肚子侧身把大门关上,王雄站着没有
移动,在蓉退身的那刻王雄用力的捏了把蓉的乳房,蓉微微的皱了下眉头,停顿
了一会,任王雄揉捏一阵后,蓉蹲下了身体,从边上的换衣柜下面拿出了一双咖
啡色拖鞋,然后一手握这王雄的脚脖子,一手把着王雄皮鞋的后棒子,等王雄又
臭又大的大脚脱离皮鞋,再把咖啡色拖鞋稳稳的套上,然后是另一只脚。我不敢
相信,这点换鞋的事情王雄这个混蛋也要叫蓉在服侍!

  「快去做点吃的,骚货」王雄继续用昨晚粗暴的言语侮辱着蓉「你她妈的昨
晚我喂你到饱的很,她妈的昨天来,连今天中饭的菜都没有准备,你是不是想饿
死我呀?」

  「对不起,昨天雨大,再说你打来电话都很晚了,我……」

  「啪」我看见王雄左手一抬一记耳光打在了蓉的俏脸上「又解释……怎么教
不会呀骚货!」

  「对……不起」蓉转身走向马夹袋,我已经看见她通红的眼圈,两嘴唇紧呡
着,强忍着泪水!

  王雄跟着蓉走到了餐桌那里,转身一屁股坐在了最近的沙发里「慢着」王雄
喊住了正准备转身进厨房的蓉「把衣服脱掉」

  蓉回身站在那里「我……」领着马夹袋的手有点颤抖。

  「我什么我,没听见?我在重复一次,把衣服给我脱光了,骚货!」

  显然,蓉惧怕着王雄。她屈辱的泪水已经蜿蜒在俊俏的脸上,但手已经放下
了马夹袋,慢慢的解着米色纱衫裙的纽扣。

  不一会蓉衣群的钮扣就被全部解开了,蓉诱滑的香肩、戴着浅色蕾丝胸罩,
白晰的肚皮,浅色蕾丝内裤,白嫩的大腿都露了出来。「还有些,也脱光!」王
雄继续怒喝着。蓉抽泣着又背过双手开始去解胸罩上的扣子。

  「骚货,又不是没有这样做过,哭,妈的,我就喜欢你哭的样子,我就喜欢
你哭着被操的模样,快点,都光了拖鞋还要来干吗!!」王雄异常粗鲁的羞辱着
蓉。

  就在一米开外,我就躲在暗案的角落,隔着木头网格看着我心中曾最爱的人
被一个恶心的胖家伙羞辱着,我想冲出去,但我以一个小偷的身份冲出去?分开
了,她不是我的了,我冲出去,能做什么?能算什么?

  蓉一丝不挂了,两只手想挡住又不敢挡住的羞涩的摆在胸前。「把手分开点
……头抬起来,看着我」王雄的又一道命令。蓉不敢违抗,慢慢的摆开雪嫩的手
臂,抬起屈辱的头,流着泪水的大眼睛看着王雄从沙发里站起,慢慢的走向她!

  「混蛋」蹲在柜里我的心中愤然骂道。因为当蓉摆开手臂的同时,我看见她
丰满白皙圆润的乳房,那个粉褐的乳蕾,对称的系着两只银色的小铃铛,系的很
紧,一米以外就能看见两只乳蕾被系的微微上翘。

  看着蓉脱衣服的过程,王雄露着猥琐满足的表情,他走到蓉面前围着这雪白
粉嫩的曲线玲珑的美体上下打量着,他伸手用中指弹了下系在右乳蕾的银色小铃,
发出的清脆的声响,伴着这淫辱的声音,蓉又一次低下了头!

  「可惜,在超市里,这铃铛被你的胸罩裹的太紧了,下次就不要带胸罩了」

  蓉继续低着头,没有作答。我隐隐的听见她委屈的哭泣还在继续。

  「来,上桌子,把退分开,让我看看我让你拿的那些不花钱的东西,你都放
哪里了……哈哈……哈哈」王雄得意的淫笑着,而我却只能窝在了黑暗里!

                待续

 妻为谁奴(六)

   蓉站在原地没有移动,赤裸诱人的雪嫩双腿紧紧的并着,脸上蜿蜒着屈辱的
泪水。王雄拖着那咖啡色的拖鞋贴着一丝不挂的香柔躯体从蓉的左侧绕到她的右
侧。我感到蓉好像很害怕,她紧张的再次低下了头……

  「怎么,没听见我说什么吗?」王雄抬起他粗重的左手,慢慢的放在蓉乌黑
瀑布般的秀发上,然后沿着这「瀑布」缓缓的滑下,蓉依然在轻轻抽泣,大手滑
到三分之二处,突然使劲一用力,拽紧蓉的头发往后一拉。

  「啊……疼……」

  蓉被迫仰起了头,身体和脖子本能的往后弯曲,系在粉嫩乳蕾上的银色小铃
随着蓉的身体摆动,发出屈辱的声音。脸上原本的羞涩委屈一下子转变为痛苦紧
张。

  「妈的,骚货,装听不见?看待会怎么收拾你……」王雄用力一推,蓉一个
踉跄顺力趴倒在餐桌面前。由于用力过猛,蓉的几丝黑发连同那根挽着秀发的银
色丝带一起被王雄的大手带落在地上。蓉看见银色丝带落地,顾不上跌倒的疼痛,
转身预想去拿取。当她纤嫩的手指就要触到掉在地上的丝带时,一只咖啡色的拖
鞋阻止了蓉继续的动作。

  我蹲在幽暗的空间,攥紧着拳头,隔着一楞楞的木头格子,隔着错落的椅子,
看着趴在地上的蓉和她面前那个高大丑陋粗肥的恶心男人。蓉双膝着地,左手做
着支撑,右手停在半空。在她右手的前面,是王雄的一只咖啡色拖鞋和被踩在拖
鞋下面的银色丝带。

  王雄慢慢的蹲下身子,一边抽出脚底的丝带,一边用粗大的手支起蓉的下巴,
一双不大的三角眼注视着蓉俏美却挂满泪珠的脸。

  「怎么,还惦记着你的前夫呀,可惜呀你不是他的了,他也不要你了」

  「不……不是……」

  「什么不是,难道我说错了?」王雄继续把弄着着银色丝带「这个脑残男人,
笨死到家了,放着这么一个漂亮的老婆不要,非要……」

  「不要说他,不是他的错,不要说他……」蓉轻轻的打断了王雄的话,温婉
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

  「王哥,把它还给我,好吗」蓉好像怕王雄弄坏丝带的样子,漂亮的大眼睛
紧紧盯着男人手里的银色丝带,恳求着这个混蛋。

  「哼哼。他都把你赶出家了,你还替他说话……可惜呀,」

  王雄突然发现了什么「你们还妈的真浪漫,这破丝带上还绣了东西」,大手
突然揉搓丝带的一角。

  蓉也随之紧张起来,脖子伸长「别,王哥……别,把它还给我,求你了…

  …呜。」

  蓉又一次抽泣起来。

  黑暗中,我刚才愤怒仇恨的心情随着蓉对王雄的言语变得松缓起来,我现在
能确定了,刚才系在蓉秀发上的银色丝带就是2年前十月十八号,蓉生日时候我
送她的礼物,她总是收藏的好好的,怕弄坏弄脏似的不经常带。直到我们结婚的
前一晚她用她的巧手选了嫩黄色的丝线在丝带的一角,仔仔细细的绣上了一个心
的图案,而在心形图案的两侧分别绣上了两个中文字「伟,蓉」。

  我还记得结婚的那晚,当我们送走了祝福的亲人和朋友,蓉从秀发上盘下这
根丝带握在手里,她腼腆却异常坚定的对我说「伟,亲爱的,谢谢你今天让我做
了你的妻子,我很幸福,这丝带是我们爱情的见证,以后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
珍惜它,伟……我爱你……」

  而现在,就在我不远的视线里,曾经见证了我和梦蓉真爱的银色丝带却被一
个丑陋的家伙无情的把玩在手里……

  「我真替那个笨男人惋惜呀,这么好的老婆,放在面前却不要,瞧瞧……要
脸蛋有脸蛋,要奶子有奶子,要屁股有屁股……哈哈」王雄下流的笑声打断了我
的思想。「可惜呀,你的亮伟听不到你对他的留恋了,他不要你了……」

  「求……求你了……别说了,王哥……把丝带还给我吧」蓉继续轻声的哭泣
着。

  「看来你对你的前夫还真他妈有感情呀……不过我很不喜欢一个女人在我面
前脱光了衣服却想着其他男人」王雄的语气突然变的生硬。

  「啪」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在蓉粉嫩秀美的脸上。

  「啊……」

  「给我爬到桌子上去,骚货,我叫你到这里来是给我玩的,不是他妈的来看
你怀念你的亮伟和你的爱情的」王雄站起身子,把手上的丝带甩到了边上的沙发
上,一把揪住了蓉的黑发。

  「啊……疼……疼……」蓉扭曲了美丽的面孔。

  这个粗鲁的家伙毫不吝惜的拽着蓉的头发,把她拖回到餐桌前,然后背侧对
着我一屁股坐在了一把餐椅上,蓉疼苦的慢慢依着桌腿站了起来,轻轻的抹了一
把眼角的眼泪,把装着蔬菜的马夹袋移到了桌子的一角,然后缓缓的爬上了餐桌。

  丰满圆滑的屁股坐在了冰冷的台面上,玉嫩的双手往后撑住桌面,双膝弯曲
着蜷在前面。

  「把头抬起来,把胸挺起来,把你的骚腿分开」王雄命令着我可怜的娇妻,
一边把他的腿搭在餐桌的一角,做出一个开始准备享受的姿势……

  「骚货,我让你把大腿分开大点呀,听见没有,让我看见你的骚逼,快点
……」王雄继续凌辱着蓉。

  或许是害怕再次受到粗鲁的对待坐上餐桌的蓉,显然不敢再有一点违抗,畏
畏缩缩的打开了白皙玉雕般的大腿。由于餐桌一头正对着我躲藏的柜子,所以我
透过木头格子可以清晰的看清。

  就在一米开外,我曾经最为熟悉的性器,曾经反复给我带来快乐欲念的诱人
柔洞,曾经幻想是我繁衍子女的温暖摇篮,时隔九个月后再次展现在我眼前。如
此清晰,如此熟悉,如此怀念。

  「真他妈骚,腿给我彻底的分开,用手掰开洞口,我看看那颗没花钱的金桔
还在伐?

  ……哈哈……哈哈」那是王雄羞辱蓉的声音。

  蓉屈辱的腾出一只手,同时慢慢地把两条修长的腿弯起来向两边大大的分开,
然后用两只纤细的手指撑开粉褐的大阴唇,让自己的生殖器一览无遗的暴露出来。

  蓉阴阜上的阴毛不是很多,但长的干净整齐,两片嫩粉色的小阴唇由于手指
的力量也向外微微的张开,就像一朵初开的兰花形成的喇叭口,粉红色的阴蒂在
顶端交界处露了出来,模样就像一颗小小的黄豆,仿佛有点微微的肿胀,阴道口
闪着丝丝亮光,那该是蓉生理反应后流出的淫水,那魔力般的竖着的小嘴一张一
缩的微动,依稀看的见里面浅红色的嫩肉和金黄色的固体。

  显然那金黄色固体就是王雄刚才说的那颗超市里没花钱的金桔,而对于蓉而
言那该是颗羞耻的金桔,屈辱的金桔,罪恶的金桔。

  蓉的阴阜和我的眼睛就处在同一水平线上。我直直的看着,不能眨眼。我不
能相信,曾经对性矜持的蓉,曾经我一吻她就脸红的蓉,现在却轻易的在一个龌
蹉男人的命令下脱成精光,大腿分开,蜜洞微开……看得出蓉是被迫的,但我现
在能怎么办,出去制止王雄对蓉的凌辱?……

  那我算什么?小偷?前夫?过路英雄?

  即便我做了过路英雄,我冲了出去,我能打的过这一米九几的和王楚「猪」
一样身材的大个?

  「混蛋」我躲在黑暗里,痛苦的暗骂着……

  「哈哈,这骚逼,放个金桔就流水了呀,真他妈的骚」王雄说着收起的搭在
桌上的脚,拖动了自己的椅子,直到自己的身体贴上了桌子的边缘,他歪下头,
用最近的距离羞视着蓉美丽的阴户……

  「别……王哥……别……」蓉满脸微红,羞愧的说着。

  「妈的,真美,妈的,真馋人……」

  王雄突然用两只大手抓住了蓉白嫩的大腿根,用力的把蓉的身体拉向自己
「他妈的,真是他妈的诱人,让老子先把这颗金桔吃掉」说完,王雄的满是胡渣
的下巴猛地扎进了蓉的诱人的阴户区域。

  「啊……别……啊……轻点……」蓉无助的喊道。

  一米外的柜子里我感到我的下体在慢慢变硬,我无法解释为什么,虽然眼前
被凌辱的是曾经我最爱的娇妻何梦蓉。

  「啊……疼……别咬……啊……轻点吸」蓉流着泪痛苦的哀求着。

  「啊……嗯……嗯……」不久蓉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嗯……嗯……」

  「骚货,自己摸奶子」显然王雄是个玩女人的老手,他像是听出了蓉呻吟的
变化,虽然头埋在蓉的大腿根部,但还是不时的发出他的命令。

  「啊……嗯……嗯……」

  ……

  许久,王雄慢慢的探出脑袋,双手也放开了蓉的大腿。随之蓉的呻吟也渐渐
缓和起来。王雄真是个粗鲁的大力士,当他把手移开蓉白嫩的大腿时,蓉大腿内
侧两处通红的抓印,清晰在展现在我视线里。

  王雄挺起了腰坐直了身体「吧唧,吧唧」的咀嚼着从蓉阴道里吸出的金桔,
然后对着赤裸的蓉「噗噗」吐出几颗金桔的核。

  「妈的,骚货,你的淫水把这金桔都泡的没有甜味了……哈哈……」

  「来,让我摸摸你的骚逼,看看昨晚流了那么多水,今天还能流多少……」

  王雄站了起来弯下腰,上体凑近了全裸的蓉,他挥起大手一巴掌拍开了蓉已
经渐渐要闭合的双腿。

  「不要,……求你了……王哥……昨晚我已经很……」

  「啪!」重重的一记巴掌又打在蓉丰满的乳头系着小铃的右乳房上,顿时雪
嫩的乳房上泛起几条粉色手印并伴着晃动放出羞耻的铃声。

  「啊……」

  「你他妈给我乖点,别扫我的性,是不是你想帮他的事,不需要我帮忙了
……」

  「我……」

  没等蓉说什么,王雄的手就放肆的在蓉的阴蒂上揉捏起来,并时不时拍打两
下。蓉痛苦的紧收双眉,牙齿咬着薄薄的嘴唇任其粗暴。

  「嗯……哼……嗯……」在王雄的玩弄下,蓉开始再次呻吟起来……

  王雄用粗壮手指撩拨一阵阴唇,凶狠捏捏阴核,然后中指顺着滑腻的阴道使
劲捅了进去。手指不停的转来转去,乱挖起来。

  「哈哈……骚逼,让你水多」王雄言语继续羞辱着蓉。

  蓉疼得屁股扭动,听到王雄的淫笑,屈辱的眼泪再次滑在脸颊。

  突然王雄的大拇指往下一使力,阴道内的中指用力往上,紧紧钳住蓉那里珍
贵的敏感的肉层,「啊……疼……好疼……放手……求你了……啊……」蓉痛苦
的呼喊着。

  「妈的,骚货,操你的时候再哭,现在还没到时候呢,给我笑着点……」王
雄咬住牙齿说道。

  「疼……啊……」

  「快点,骚逼,给我笑起来,我要看着你的酒窝玩你的骚逼……」王雄把头
贴着蓉的俏脸狠狠的命令到。

                待续   

上一篇:妻为谁奴 1-3

下一篇:妻为谁奴 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