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古典

《无耻魔霸》001-010

fu44.com2014-03-28 23:30:35绝品邪少

*

  

内容简介:

这是一条成魔之道
杨小天既然走上了这样的一条道路
就决不回头
不论前途怎么样
都要面对它
他一定要成为至尊
武林的至尊
江湖的至尊
天下的至尊
成王败寇
成功了
他就是名传千古的霸主
失败了
他就是遗臭万年的恶魔


人物介绍(一)

  主角:杨小天,八大家族杨家的大少爷,因为得到《魔神邪功》《无字天书》火龙果的秘密,而拥有无上的功力,成为一代魔霸。

  凤姿伶:成熟美妇,杨小天的奶奶,幻境仙门中人,后嫁给杨小天的爷爷杨道明而被逐出师门,一身修为高深莫测。

  杨远牧:杨小天的父亲,杨家家主,性格严肃,后被奸人所害。

  胡静仪:美艳少妇,慈航静斋的圣女师妃暄小师妹,杨远牧的正妻,杨小天的亲生母亲,正道十大美人之一。

  唐婉儿:美艳少妇,杨远牧的二妻,唐门门主唐风的掌上明珠。

  长孙凝香:美艳少妇,杨远牧的三妻,名臣长孙无忌的妹妹,与杨远牧指腹为婚。

  张怡佳:美艳少妇,杨远牧的四妻,苗疆望族张家的爱女。

  柳民凯:天山掌门人,杨小天的师傅。

  方玉慧:美艳少妇,天山派掌门夫人,杨小天的师娘。

  柳茹仙:杨小天的师姐,美少女,柳民凯和方玉慧的爱女。

  秦心儿:天山派弟子,杨小天的师姐,美少女。

  张俊:天山派弟子,杨小天的师兄,为人卑鄙,实为西域拜火教教徒。

  东方剑:东方世家的家住,为人爱色卑鄙,被杨小天杀死。

  西门如烟:成熟美妇,东方剑的大夫人,西门世家家主西门无敌的胞姐,名闻天下的大才女,才华不凡。

  蓝凤儿:成熟美妇,东方剑的二夫人,早年是南海武林出名的大美人。

  东方鸣:东方剑的大儿子,败家子一个,整日捏花惹草,强抢民女,无恶不作。

  东方啸:东方剑的二儿子,作风和大哥一样。

  秦烟雪:美艳少妇,东方鸣妻子,才华不凡。

  苏寒媚:美艳少妇,东方啸的妻子,实为幽灵门三嫔之一的寒嫔。

  东方湘仪:东方剑的亲妹妹,仪三十六岁都是云英未嫁,为决策团为东方家出谋划策,有女诸葛之称,正道十大美人之一。

  徐牧:神算子之称,东方世家决策团成员之一。

  张宛君:美艳少妇,徐牧的夫人,东方世家决策团成员之一。

  赵雅丽:幽灵门灵妃幽灵仙子,成熟美妇,魔道十大美人之一。

  薛曼芸:幽灵门淑妃玄悲圣女,成熟美妇,魔道十大美人之一。

  江湖世家为:东方世家、南宫世家、西门世家、北堂世家、孤独世家、杨家、唐家、谢家。

  江湖十大门派为:慈航静斋、幽灵门、阴癸派、少林派,华山派,点苍派,天鹰会、盐帮、牧马帮、龙扬镖局。

  正道十大美人,师妃暄、胡静仪、南宫静、宁素芳、东方湘仪、北堂巧儿、独孤嫣然、谢灵儿、梦寒雪、白仪凤。

  魔道十大美人:婠婠、梦纤纤、赵雅丽、薛曼芸、李灵嫣、喻可卿、谢素娥、宣文娴、方鸾音、阮紫玉。

  后面会做一些详细介绍,现在先把出场人物的介绍做了,后面跟着出场的顺利,另外还会做人物介绍。


人物介绍(二)

  北堂世家

  北堂雄:北堂世家家主,四十七岁,此人武功深不可测,才华出众。

  南宫灵:美艳熟妇,四十四岁,北堂雄的大夫人,南宫世家家主南宫涛的姐姐,正道十大美人之一南宫静的双胞胎妹妹,长得冷艳聪傲,武学修为亦步入江湖一流水平。

  王妍芸:美艳少妇,二十九岁,幽灵门人,在北堂世家做卧底。

  北堂武:二十七岁,北堂雄和南宫灵的儿子,好色如命,胆小怕事。

  张素素:美艳少妇,二十六岁,北堂武的妻子。

  北堂巧儿:美少女,二十岁,北堂雄和南宫灵的爱女。

  北堂霸:北堂雄的弟弟,四十六岁,为人昏庸,本来是他做家主的,后来让位给北堂雄。

  李灵嫣:美艳熟妇,四十三岁,北堂霸的妻子,魔道十大美人之一,嫁给北堂霸后,推出魔道,不过在美人榜上,依然被列为魔道中人。

  北堂铃儿:美少女,十九岁,北堂霸和李灵嫣的爱女。

  西门世家

  西门无敌:西门世家家主,四十岁,昏庸腐败,只知道跟在北堂雄身后。

  独孤嫣然:美艳熟妇,三十九岁,西门无敌的大夫人,独孤世家家主孤独木的妹妹,正道十大美人之一。

  薛紫宁:美艳熟妇,三十五岁,西门无敌的二夫人。

  西门强:二十岁,西门无敌和独孤嫣然儿子,世家子弟。

  宁雪儿:美艳少妇,二十岁,西门强的妻子。

  西门欢:美少女,十八岁,西门无敌和独孤嫣然的爱女。

  南宫世家

  南宫涛:南宫世家家主,四十三岁,虽为家主,不过实际上是南宫涛的姐姐南宫静在背后主持一切。

  南宫静:美艳熟妇,四十四岁,正道十大美人之一,一直独身守护南宫世家。

  西门凝烟:美艳熟妇,四十一岁,西门世家家主西门无敌的姐姐,和南宫静感情深厚,南宫涛的大夫人。

  林靖微:美艳熟妇,三十七岁,南宫涛的二夫人。

  南宫清:美少女,二十一岁,南宫涛和西门凝烟的大女儿。

  南宫语:美少女,二十岁,南宫涛和西门凝烟的二女儿。

  独孤世家

  孤独木:独孤世家的家主,四十六岁,表面上很有作为,不过实际倒是没有什么大的本事,只知道跟在北堂雄背后拍马屁而已。

  北堂雅儿:美艳熟妇,四十五岁,北堂世家家主北堂雄的妹妹,孤独木的大夫人。

  吴美君:美艳熟妇,四十二岁,孤独木的二夫人。

  独孤欣欣:美少女,二十三岁,孤独木和北堂雅儿的爱女。

  独孤铭:二十一岁,孤独木和吴美君的儿子,世家子弟。

  穆桂莲:美艳少妇,二十一岁,独孤铭的妻子。

  盐帮

  钟孝义:盐帮帮主,四十三岁,为人正直。

  白仪凤:美艳熟妇,四十岁,钟孝义的妻子,正道十大美人之一,两人没有生育。

  钟孝强:盐帮副帮主,四十一岁,钟孝义的弟弟,心胸狭窄,不满意父辈把帮主之位传给大哥。

  邱梅萱:美艳熟妇,三十七岁,钟孝强的妻子。

  钟仁杰:十八岁,钟孝强和邱梅萱的儿子。

  钟梦蝶:美艳熟妇,三十五岁,钟孝义的亲妹妹,一直在辅助钟孝义,云英未嫁。

  暂时介绍到这里,出场人物太多,后面会一一介绍,当然不会忘记我们的一代女皇武则天的。


人物介绍(三)

  柴宁郎:四十八岁,洛阳刺史,柴绍的弟弟,为人昏庸,后在杨小天的帮助下,平安过度难关,辞去官职。

  王汝姬:美艳熟妇,四十六岁,柴宁郎的大夫人,出身书香世家。

  柴子怡:美少女,十九岁,刁蛮任性,后成为杨小天的妻子。

  宁恭如:美艳熟妇,四十岁,柴宁郎的妾室。

  夏无双:美艳熟妇,三十七岁,柴宁郎的妾室。

  薛凝儿:美艳熟妇,三十五岁,柴宁郎的妾室。

  李芷欣:美艳少妇,三十三岁,柴宁郎的妾室。

  杨紫韵:美艳少妇,三十岁,柴宁郎的妾室。

  李秀宁:美艳熟妇,四十七岁,平阳公主,李渊的女儿、唐太宗李世民的妹妹,一代奇侠寇仲的心上人,柴绍的妻子。

  巴陵公主:美艳少妇,二十六岁,唐太宗爱女,其夫柴令武是柴绍与平阳公主的儿子。

  柴令武:二十七岁,柴绍与平阳公主李秀宁的儿子,后在发动谋反叛变背杀害。

  高阳公主:美艳少妇,三十一岁,唐太宗爱女,夫婿房遗爱。

  房遗爱:三十一岁,唐代名臣房玄龄次子,房遗爱官至太府卿、散骑常侍,又封右卫将军。其兄房遗直在父亲死后应当以嫡长子的身份拜为梁国公,以高阳公主故,房遗爱“礼异他婿”谋罢房遗直封爵继承爵位。唐高宗即位不久,房遗爱被降为房州刺史。

  李恪:三十三岁,封号吴王,唐太宗李世民的第三子,母杨妃是隋炀帝之女,有同母弟蜀王李愔,后在同薛万彻、李元景、柴令武、房遗爱发动政变被杀害。

  李元景:四十六岁,荆王,唐高祖第六子,后在同薛万彻、李恪、柴令武、房遗爱发动政变被杀害。

  房遗直:三十三岁,唐代名臣房玄龄长子,房遗爱的大哥,以嫡长子的身份拜为梁国公,与高阳公主不合。

  杜月娥:美艳少妇,三十一岁,房遗直的妻子。

  房遗则:二十六岁,唐代名臣房玄龄三子,房遗爱的弟弟。

  李奉珠:美艳少妇,二十五岁,房遗则的妻子,李元景的女儿。

  房遗义:二十四岁,唐代名臣房玄龄四子。

  吴小娇:美艳少妇,二十四岁,房遗义的妻子。

  卢巧凝:美艳熟妇,四十九岁,房玄龄的妻子,个性分明,有着趣事“千古风流一坛醋”的名号。

  薛万彻,四十四岁,京兆咸阳人,原籍敦煌。薛万均弟。与兄同自幽州降唐。授车骑将军,事太子李建成。玄武门之变时,率宫兵力战,直趋秦王府,众示以太子首,乃逃入南山。太宗屡次遭人招谕,始出。贞观三年,以行军总管从李靖击破突厥颉利可汗。后又副李绩击薛延陀。尚高祖女丹阳公主,迁右武卫大将军。贞观末,率兵从莱州浮海攻高丽。屡立战功,而任气不能下人,遂以怨望遭贬谪,旋还。高宗时,以与房遗爱等谋拥立荆王李元景,被杀。

  丹阳公主:美艳熟妇,四十岁,唐高祖十五女,薛万彻的妻子。

  李义府:三十七岁,虽有文才,但为人狡诈,因他善于吹拍武则天,对人笑里藏刀,以柔害物。

  许敬宗:五十八岁,杭州新城人,支持武则天。

  李绩:五十六岁,原姓徐,名世勣,字懋功(亦作茂公),汉族,曹州离狐人,唐代政治家、军事家。因唐高祖李渊赐姓李,故名李世勣。后因避唐太宗李世民讳,遂改为单名勣。后被封为英国公,是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他出将入相,位列三公,极尽人间荣华。历事唐高祖、唐太宗、唐高宗三朝,深得朝廷信任和重任,后支持武则天。

  长孙无忌:五十七岁,字辅机,河南洛阳人。先世乃鲜卑族拓跋氏,北魏皇族支系,后改为长孙氏。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内兄,文德顺圣皇后的哥哥,杨小天的舅舅。

  拓跋孤寒:美艳熟妇,四十八岁,长孙无忌的妻子,杨小天的舅妈。

  长孙皇后:美艳熟妇,四十九岁,唐太宗的爱妻,高宗李治的亲生母亲,杨小天的姨妈,出生于长安,大业九年(13岁)嫁给了唐国公李渊的二子李世民为妻。李世民升储登基以后,被立为皇后。贞观十年在立政殿去世,后被高僧发现长孙皇后是中了一种特别的毒药,可以使人假死,随后治疗好长孙皇后,由于长孙皇后的去世是举国上下的清楚的事情,死而复生对于很多普通人来说是接受不了的,所以长孙皇后死后复生后,常年居住在深宫。

  (人物介绍暂时介绍到这里,后面会陆续介绍出场人物,由于本书人物众多,很多历史人物的记录实在太少,有的历史人物本人只好自己做出判断,后面跟着会介绍皇宫的后妃,日本,高丽等国家的出现人物,请大家支持)

            第一章坏蛋小子

  博格达峰位于天山的雪峰之中,积雪终年积雪不化,人们叫它雪海。在博格
达的山腰上,有一个名叫天池的湖泊,池中的水都是由冰雪融化而成,清澈透明,
像一面大镜子,洁白的雪峰,翠绿的云杉倒映湖中,构成了一幅美丽的图画,令
人叹为观止,真个是另有世界别有天地。

  天池周围的山坡上长着挺拔的云杉、白桦、杨柳,西岸修筑了玲珑精巧的亭
台楼阁,平静清澈的湖水倒映着青山雪峰,风光旖旎,宛若仙境,一眼望去,真
有说不出来的幽静,美的是那么超然出尘。

  而在天池旁边的一块空地之上,矗立着一位黑衣少年,少年年约十八,只见
他对着四周的空气来回推动着一双手掌,周围的空气在他来回的散动下,由透明
的颜色变成金色了,接着少年将这团气流往上一挥,金色的气流如同万马奔腾一
般的向四周散开去。转眼之间,金色的气流在少年推动下消失得干干净净。

  这时候,远处传来一个女子的娇笑声:“恭喜师弟,功力又高了一层了哟。”

  黑衣少年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一个身着蓝衫的少女走了过来,少女年约
二十,但见她一张清秀玲珑的鹅蛋形脸,柳眉俏式远山含黛,水灵灵的大眼睛如
寒潭碧波,小巧挺秀的鼻梁,粉妆玉琢,樱桃红唇微抿含笑,双颊梨涡隐约隐现,
真是艳若天人,国色天香,身着一件天蓝色宫纱长裙,鹅黄色的内衣隐约隐现,
体态修长,三点若隐若现,上面两点高高耸起,下面一点如同小馒头坟起,真是
美极了。

  黑衣少年向蓝衫的少女的方向纵身而去,口中发出一声朗笑:“师姐,快来
看,为弟的武功可是有进步?”

  话音刚落,蓝衫少女就一声娇笑道:“岂止是有进步?我娘也不过如此。”

  这二人正是杨小天和他的师姐柳茹仙,此时,柳茹仙妩媚一笑,在夕阳的余
辉下,她的笑容更显得秀美如花。看得杨小天心中一荡,便以极快的动作,在她
的鲜红的小嘴上亲了一口,咋然有声。

  “哎……啊……”柳茹仙突然被吻,先是一惊,接着又是一喜,再看心上人
躲在一边偷笑,心头一羞,接着口中嗔薄怒地说道:“你好坏,看我不打你。”
说着举起粉拳便打。

  杨小天一闪便躲到一边,此时的他早就不是三年前刚刚上山的不会武功的坏
小子了,因祸得福的他,不但得到一代淫魔霸风上百年的功力,更巧得《无字天
书》,并在天缘巧合之下,将《无字天书》的秘密得为己有,身怀两百年以前的
内力。柳茹仙赶忙追过去,就这样两人一追一跑,只见他俩越石跳涧,登山绕树,
如飞似电,并不时传出二人的笑声,给这本来就美丽的傍晚平添了无限的春息。

  第二章杨门突变

  就在两人嬉戏打闹的同时,远处一个年约三十的美妇人脸上挂着一丝微笑,
美目望着两人的嬉戏,美妇人头带银色发钗,一眼看去,显得雍容华贵,名贵的
薄纱丝裙与全身散发的气质相得益彰,把她美好的身材展现无余,胸前浑圆高挺,
仿如要破衣而出似的,美妙之处在纱裙之中若隐若现,纤腰如蛇,摇曳如杨柳,
浑圆的臀部在单薄的纱裙凸现她完美的线条,浑身散发着丰满成熟诱人的气息,
这个美妇人正是杨小天的师娘方玉慧,正当方玉慧想呼叫嬉戏的两人时,一个年
约十八岁白衣女子飞快的跑到方玉慧的面前,美艳的脸上由于先前急促的奔跑,
光洁的额头上面微微的冒出一丝香汗。

  方玉慧微微嗔道,有点心疼的看着这因为急促奔跑而大口喘气的徒弟:“慢
点,发生什么事情了?”

  “师娘,不好了,方才收到飞鸽传书一封,是给师弟的。”白衣女子手中拿
出一封看似信件的物品交到方玉慧的手中。

  方玉慧接过信件,将之打开一看,信件上面赫然写道:“柳兄,杨门突遇变
故,夫已经惨招敌人杀害,今急需招天儿回蜀以震家声,往成全之,落名,胡静
仪。”看完信件后,方玉慧美艳的脸上已经没有了笑意,急忙用千里传音召唤远
处正在嬉戏的杨小天和柳茹仙。

  杨小天和柳茹仙听到美妇人方玉慧的千里传音,连忙停止了嬉戏,一个飞身
就来到了方玉慧的身边,杨小天看着美艳的师娘脸上没有了往日的笑容,本还想
搂抱着她一问究竟,但见旁边还有大师姐,只好作罢,口中问道:“师娘有什么
事情吗?”

  “对啊,娘,这么急叫我们过来有什么事情啊?”柳茹仙一脸疑惑的看着自
己的母亲,母亲脸上严峻的表情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了,自从自己和母亲被师弟
得到后,母亲脸上一直都是挂着一丝幸福的微笑,现在见到母亲美艳的脸上那份
严峻,好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一般,也关心的问道。

  “天儿,你先看这个。”方玉慧深呼了一口气,将自己手中的信件交到杨小
天的手中,杨小天一脸迷惑的接过信件看了起来。

  信件上面赫然是自己母亲胡静仪的字迹,只见信上写着‘柳兄,杨门突遇变
故,夫已经惨招敌人杀害,今急需招天儿回蜀以震家声,往成全之。’看完信件
后,杨小天突然脑袋哄的一声,感觉全身无力,像是被什么重击了一般,双腿有
些发软,正当要倒下地上的时候,旁边的方玉慧和柳茹仙连忙伸手将他扶住。

  这个打击对于杨小天来说,实在太大了,昨天他还在怀念以前因为调皮好色
被父亲追着打的日子,没有想到今天就收到父亲的死讯,虽然被师娘方玉慧和师
姐柳茹仙扶着虎躯,难免与她们美妙的曲线有一丝摩擦接触,可是他已经没有了
往日的激情,因为现在在他的脑中,全被父亲给杀几字所以代替。

  第三章三年之前

  天府之国,久负盛名,汉末三国时为蜀国地,秦代置蜀郡,汉属益州,以益
利梓夔四路得名。而渝州,位于大江与渝水交汇处,形成两江夹持的半岛形状,
易守难攻。城因渝水而得名,古称江州,乃是巴国的都城,自从雍国灭巴设置巴
郡,历为巴郡、梁州、巴州、渝州治所,本朝太宗皇帝分全国为八道,渝州属剑
南道管辖。

  隋朝后期,隋炀帝杨广暴虐无道,爆发隋末农民大起义,大业十三年五月,
太原留守唐国公李渊在晋阳起兵,十一月占领长安,拥立隋炀帝孙子杨侑为帝,
改元义宁,即隋恭帝。李渊任大丞相,进封唐王,义宁二年三月,隋炀帝在江都
被大臣宇文化及缢死。

  同年五月,李渊篡隋称帝,定国号为唐,废杨侑为希国公,闲居长安,次年
五月遇害。隋朝灭亡,立国共三十八年。李渊就是唐高祖,改元武德,都城仍定
在长安。而后,长子李建成被封为太子,次子李世民为秦王,三子李玄霸早夭,
四子李元吉为齐王。唐朝建立后,李渊派李世民征讨四方,剿灭各方群雄。

  武德九年六月初四,李渊次子李世民在大臣尉迟敬德、段志玄、长孙无忌等
人的帮助下,发动了“玄武门之变”,诛杀了与自己对立的太子李建成,及四弟
李元吉,进而迫使其父李渊退位。同年八月,秦王李世民在大多数朝臣武将的拥
护下即皇帝位,改年号贞观,贞观二年,太宗命兵部尚书大将李靖讨伐突厥,大
获全胜。从此消除了西域各族对中原的威胁。与此同时,太宗皇帝启用贤能人士,
由魏征、高士廉、房玄龄、杜如晦、长孙无忌等人为宰相,辅助处理国家政事。
在其统治下,通过一系列的政治经济文教等方面的改革,使大唐帝国空前繁荣,
史称“贞观之治”。

  太宗李世民在位二十三年,贞观二十三年四月,太宗驾崩。第九子李治即位,
年号永徽,是为唐高宗。

  高宗即位后依然执行唐太宗的“治国之道”,此时为永徽一年,仍有贞观遗
风,国泰民安,繁荣昌盛。

  太平盛世,天下一遍繁荣,八大家族的声誉更是如日中天,东方、南宫、北
堂、西门、独孤、唐家、谢家、杨家各据一方,宛如成为新一代江湖的霸主,声
势犹胜少林、华山两派。

  此时,蜀中之地的渝州,雄霸一方的杨家大院内,杨家家主杨远牧愤怒的铁
青着脸对着自己那风姿倩丽的四位爱妻说道:“看看你们是怎么教的孩子,才多
大点,居然就会……就会……”

  杨远牧的正妻胡静仪、三房妾室唐婉儿、长孙凝香、张怡佳也都面色难堪的
望着自己的夫君,唐婉儿道:“你就知道说我们,那平时你又在干什么呢?要知
道那可不光是我们的儿子,也是你杨远牧的儿子,如今出了事就说我们没有管教
好,俗语有云:子不教,父之过。你自己又是怎么管教自己的儿子的?”

  胡静仪皱着眉头,依然掩不住她的傲人姿色说道:“现在都不要争论其他的
了,天儿这次的事情比不得以前,万恶淫为首,况且再怎么说我们四个都是他的
母亲,他居然隐藏在翠湖偷看我们洗浴,被发觉后乘着我们姐妹赤身裸体的机会
逃了,再不管教只怕以后迟早会被他弄的乌烟瘴气,因此首要的是先把他找出来,
才能说其他的。”

  长孙凝香接过胡静仪的话说道:“大姐说的是,下人都说没有看见天儿,也
不知道他跑到哪里去了,现在整个大院都翻遍了还没有找到他的影子,他会躲在
哪里呢?”

  第四章魔王霸风

  “各位姐姐,你们说天儿会不会跑到后山的禁地那边去了?”张怡佳红艳的
美唇吐出了这让人惊异的言语。

  “对,只有后山,那边是禁地,没有人敢到那里去,依照他那胆大包天的脾
性,绝对是躲到后山去了。”胡静仪对自己的亲生儿子还不了解吗,四妹张怡佳
的猜测十有八九是正确的。

  杨远牧闻言,铁青的脸上浮现了一丝奇异的恐惧,嘴角抽动了几下喃喃道∶
“后山?他去禁地了?”

  接着他强运内气,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神色严肃的对着四位娇妻说道:
“我先到后山去看看,如果他进入禁地就后果严重了,你们再到前厅去找找看。”
说完就快步朝着后山的方向行去,留下四个满面严肃的艳丽美妇人在大厅中。

  杨远牧施展独门轻功一路急行,顺间就来到了杨家大院的后山,后山充满着
静寂的感觉,一股阴沉沉的气息在周围弥散,杨远牧深吸了一口气,向四周望去,
并没有发现自己的不孝子杨小天。

  杨小天知道今天的事情不是一顿训骂小打就了得了事的,因此躲藏在后山的
一个山洞里面,内心还在沾沾自喜,回味着母亲胡静仪和三位姨娘的动人美体,
暗自懊悔不该一时冲动露出了行迹,正在胡思乱想间,突然他感觉山洞深处一股
强大的吸力将他吸住,他弱小的身子受不了这强大的吸引,口中还来不及发出声
音,吸力就将他拉进了山洞的深处。

  “砰”的一声,杨小天从空中掉在了地上,他痛苦的捂了捂自己因从空中掉
落在地上而跌痛的屁股后,双眼开始观察着四周的环境,就在他观察环境的时候,
一种怪异的感觉袭上心头,那感觉有悲哀,有愤怒,有不甘,也有着血腥、杀戮
和傲视天下的雄壮豪迈。

  这种怪异的感觉让杨小天的心头十分感受,正准备拔腿就往回跑的时候,一
个怪异的苍老声音传到了他的耳边:“给我站住。”

  这句话让杨小天感觉到了死亡的恐惧,可是双腿却没有了一丝的力气,他现
在是心头后悔啊,为什么要跑到这后山来,大不了被打一顿,也总比面对这样的
场面要好的多吧,不过身为武林八大世家杨家家主杨远牧的唯一儿子,也不是等
闲之辈,虽说不会武功,不过也因为这死亡恐惧的到来,而强压制住慌张的心情,
既然跑不了,那么就面对吧,他向那苍老声音的发源地看去,只见一个看不出具
体年龄的老人,面色苍白,身上的衣裳破烂不堪,满头白发杂乱的披散在身后,
一直垂到了地上,四肢被巨大的铁链缠住,杨小天小心翼翼的问道:“你是谁?
你怎么在这里?”

  “哈哈,我是谁?我一代魔王霸风是什么人,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臭小子说
话这么无礼的?”狂妄的语言从他那乌黑牙齿遍布的口腔中叫嚣道。

  魔王霸风,我的妈呀,怎么是这个煞星。杨小天心里一惊,魔王霸风在百年
前可是魔道排名第一的高手,与自己的曾祖剑圣杨国章可是生死对手,后来曾祖
杨国章联同天山派掌门九阳子华山派掌门人独孤一霸,三人合力才将魔王霸风打
败,没有想到百年后的今天,魔王霸风依然活着,就囚禁在自家大院的后山,杨
小天心想这次完了,碰到了这个大魔头,不死才有鬼呢,不过脑袋随即一想,如
果他不知道自己是杨家的后人,搞不好他不会杀了自己,于是口中说道:“魔王
霸风?是你的名字吗?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呀。”

  第五章百年内功

  魔王霸风叹了一口气说道:“也是,我被杨国章、九阳子、独孤一霸那三个
卑鄙下流的无耻小人困在这里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江湖上的人多半把我忘了。
对了,小子你叫什么?又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杨小天暗想,自己可不能说实话,万一说出自己是杨家的后人,肯定被这老
不死的给杀死,于是嘴上说道:我叫胡小天,是杨家的下人,因为惹怒了少爷,
少爷要责罚我,我就一路逃到了后山来了,那晓得少爷也跟着追来了,我为了躲
他慌不择路,看到这个山洞就钻了进来,谁知道正在惊慌之中的时候,一阵吸力
把我吸到了深处。“这话亦真亦假,逃跑是真,至于惹恼少爷可是假的,他自己
就是杨家的大少爷,只不过是因为偷窥母亲姨娘洗浴而不得不逃跑罢了。

  魔王霸风在听完杨小天亦真亦假的言语后,沉思了一下,突然双眼发出奇异
的光芒射向杨小天,良久后方道:“小子,你在撒谎,你这一身穿着分明是富家
子弟,你是杨国章他们的后人吧,哈哈,老天爷,我咒了你这么多年,你终于让
我有了报仇的机会了。”

  “饶命呀……饶命呀……”杨小天死硬着头皮不肯承认自己的身份,他可不
是傻瓜,真要是承认了,估计马上就死翘翘了,面对着死亡气息逼近的他,快速
的在脑海中想着,“我真的不是杨家的后人,杨家的后人总该会武功吧,我可是
一点武功也不会。”

  魔王霸风待杨小天说完后,双目再次打量着他,只见杨小天眼睛嘀溜溜的转
个不停,知道他在打主意想逃跑,同时又运功查看了一下杨小天的身体,发现他
的确一点武功也不会,看来他说的是真的,魔王霸风在检查杨小天身体的时候,
发现这小子居然是练魔神邪功的料子,脑中突然一转,自己被关在这里,这一辈
子想要出去是难事了,报仇也没有了希望,如果把自己的内力灌注到这个小子身
上,那么或许可以借这个小子来给自己报仇,就算这小子真是的杨国章的后人,
那也没有关系,杨国章不是自称剑圣吗?如果这小子是他的后人,自己的功力灌
注到他的身上,他的后人就是魔道中人了,对,就这样,自己被困在这山洞也不
知道多久了,如果不是毅力支持,可能早就完蛋了,现在自己的状况也接近油尽
灯枯了,幸好遇到这个小子,不然自己的绝世武功就后继无人了。主意打定,魔
王霸风也不拖延说道:“小子,你要死要活?”

  听到魔王霸风这么说,杨小天知道自己有了希望,慌忙的说道:“要活,当
然要活。”心里嘀咕道着,谁会想死,你这不是废话啊。

  魔王霸风听了杨小天的话说道:“你我相逢也算是一种缘分,你既然要活,
那么我也就不废话了,我被困在山洞不知多少年了,想要出去是一点希望也没有,
现在我要你拜在我的门下,成为魔道中人,继承我魔王霸风的魔神邪功,将它发
扬光大,你愿意不愿意?”

  “愿意……愿意……”唐小天生怕魔王霸风反悔,连忙答应,有模有样的在
地上跪了三个响头后说道:“师傅好。”

  “好。”见到杨小天乖巧的磕头,魔王霸风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说道:
“魔道之中百无禁忌,率性而为,你既然拜入我的门下,而我已经时日不多,等
一下我将自己一生的精华灌入你的体内,哈哈,那足够你受用不尽了。”说完双
手突然分击杨小天全身三十六大穴道。

  “你……”杨小天刚一张口就被魔王霸风封住了穴道,随即又被魔王霸风的
双手分别抵住百会、膻中两穴,两股怪异的劲流立时涌入体内,随着劲流的涌入,
杨小天渐渐的昏迷了过去,但在朦胧间却有一些奇怪的画面进入了他的脑海中,
那一具具活色生香的玉体,波浪起伏的峰峦,芳草凄凄的桃源,似乎令他感受到
无比的熟悉,画面悠转,血腥的杀场,恐怖的场景让他感到非常恶心,“轰轰”
的一声巨响,杨小天彻底昏迷了。

  第六章贞观遗风

  唐高宗李治,字为善,唐代第三位皇帝,贞观二年六月十三日出生,唐太宗
第九子,母文德顺圣皇后长孙氏。

  李治于贞观五年封晋王,七年,遥授并州都督。太宗晚年,太子李承乾和魏
王李泰间发生了争夺皇位继承权的斗争。十七年,李承乾谋杀李泰未遂。事发,
太宗废太子承乾,罢黜魏王李泰,改立晋王李治为太子。期间,李治在侍奉太宗
之际,武氏和李治相识并产生爱慕之心。二十三年五月,太宗去世,李治即位,
是为唐高宗,时年二十二岁,次年改元永徽,唐高宗立妃王氏为皇后。唐太宗死
后,武氏依唐后宫之例,入感业寺削发为尼。

  高宗在即位之初,继续执行太宗制订的各项政治经济制度,与李绩、长孙无
忌、褚遂良共同辅政,君臣都牢记太宗的遗训遗嘱,奉行不渝。训令纳谏、爱民,
高宗即位时即对群臣宣布:“事有不便於百姓者,悉宜陈,不尽者更封奏。”并
日引刺史入阁,问以百姓疾苦;训令崇俭,高宗即召令:“自京官及外州有献鹰
隼及犬马者罪之。”

  后宫之中,王皇后无子无宠,萧淑妃不但生有一子,而且天资聪慧,深得高
宗喜爱,为此,王皇后十分憎恨萧淑妃。太宗祭日时,高宗去感业寺行香,遇到
了武氏,二人相对而泣。王皇后闻知此事,暗中让武氏蓄发,劝高宗将其纳入后
宫,想用武氏离间萧淑妃之宠。不久,武氏便备受宠幸,被封为昭仪。

  边疆,高宗即位不久,西突厥阿史那贺鲁破乙毗射匮可汗,自号沙钵罗可汗,
建牙帐于千泉,统西突厥十姓之众,与唐为敌。唐派梁建方、契何力等为弓月道
行军总管,率唐兵与回纥兵西进。朝鲜半岛分成三国:高句丽、百济和新罗,虽
然连番征战,但均对大唐江山窥视不已,而倭国更是想借助百济来达狼子野心。

  在野,八大家族如日中天,巴蜀唐家和杨家独霸一方,并结为联姻,唐门门
主唐风将爱女唐婉儿嫁给杨门门主杨远牧,而早年杨远牧之父更是和当朝名臣长
孙无忌之父为生死之交,长孙无忌三妹长孙凝香和杨远牧为指腹为婚,而当初唐
宗皇帝李世民为感谢慈航静斋辅助他的霸业,更是与慈航静斋的圣女师妃暄商议
把师妃暄的小师妹胡静仪嫁给杨远牧,原因是两人在闯荡江湖的时候已有爱慕之
心。

  另外一边,居于江南的东方、西门、北堂、西门、独孤五家为抗杨家和唐家,
互结联姻,而谢家虽无朝中背景,但是其家主谢风凌和杨家家主杨远牧为生死之
交,谢家第一代家主雷九(后改名姓谢)更是当年两大奇侠寇仲及徐子陵的生死
之交,寇仲及徐子陵匡助太宗李世民成就霸业更是在江湖上传为佳话,关凭这一
点,谢家就足以抗衡其他七大家族。

  由此可知,杨家、唐家、谢家在江湖上的声望比东方、西门、北堂、西门、
独孤五家更加大,但局势随着武氏备受高宗宠幸,被封为昭仪后逐渐改变。武氏
被封昭仪,长孙无忌及褚遂良等元老重臣表示反对,李义府、许敬宗等却迎合帝
意,李义府、许敬宗与东方、西门、北堂、西门、独孤私交盛重,至此,五大家
族凭借着李义府、许敬宗的关系,足亦和杨家、唐家、谢家三家对抗。长孙无忌
知武氏被封昭仪对反无用,暗感这不是单纯的妻妾之斗、后宫争宠,而是有着深
刻政治背景的。于是和二妹德顺圣皇后长孙氏商议后,来信告知三妹弟杨远牧,
欠其归隐江湖为好,因朝廷内力斗,虽不见刀光,却暗涌无比。

  而武氏,为武则天,为唐开国功臣武士彠次女,母亲杨氏,祖籍山西文水,
生于四川利州,并在利州度过她的童年和少年时期。本名不详,十四岁入后宫为
才人(正五品),唐太宗赐名媚,人称“武媚娘”,与李义府、许敬宗关系深厚,
被高宗封昭仪,两人出力不少,至此,天下两股势力已定,未来,又不知道有多
少刀光剑影了。

  第七章紧急来信

  杨远牧寻看了四周,并没有发现不孝子杨小天的下落,心想难道这臭小子不
在后山,正准备回去,突然传来一声凄惨的叫声,杨远牧心头一惊,难道是自己
儿子出事了,连忙飞奔过去,只见一个身影从山洞里面飞了出来,杨远牧认得那
是儿子的衣服,连忙运动抱住儿子,一个跳跃,来到平地,之间儿子双目紧闭,
呼吸急促,杨远牧暗庆儿子还在世上,连呼几声见其没有反应,连忙运功查看儿
子的体内,发觉儿子体内一股强大的内气在丹田四周运转,像是在保护着儿子,
心下放宽,抱住儿子望前厅奔去。

  杨远牧将杨小天放置在卧房后,仔细的查看了一下儿子的体内,见并没有大
碍,只是丹田处的内气在运转,也没有多在意,心想等儿子醒过来后再好好的收
拾他,正准备离开,房外一个丫鬟的急忙闯进来说道:“老爷,三夫人叫你快出
去,出大事了。”

  杨远牧听了,双目一皱,心想又发生什么大事了,于是叫丫鬟看着杨小天,
自己大步流星的向前厅走进。

  杨远牧到达到前厅,看见母亲和四个爱妻一脸眉头,心想那不孝子都找到了,
难道又发生什么大事,于是口中急忙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夫君,天儿找到了吗?”胡静仪关心自己爱子的下落,没有立刻回复丈夫
的问题。

  “找到了,现在在后院休息,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杨远牧看到母亲和四
个爱妻那一脸的皱眉,在得知不孝子找到后,依旧是那个表情,心想事情应该和
不孝子没有关系,但是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这时候,长孙凝香走到杨远牧的身边,拿出一封信件交给杨远牧说道:“夫
君,大哥来信,你先看一下吧。”

  见次,杨远牧已有点眉目,看来是大哥长孙无忌信件的原因,于是打开信件
看了起来,上面写道:“贤弟贤妹,前年元宵一别又是两年未见,未知一切安好?
今二妹子李治高宗已成大统,本以为天下大定,谁知道暗出汹涌,高宗以立武氏
为昭仪,本这并非大事,但武氏身后有李义府、许敬宗、李勣三子支撑,按此延
续,武氏他日定成皇后,李义府、许敬宗、李勣三子旗下的五大家族并将对贤弟
反扑,兄暗感这不是单纯的妻妾之斗、后宫争宠,而是有着深刻政治背景的,特
来信告知,望贤弟更够退隐江湖,以明则保身,寥寥数语,无表为兄之怀念,望
贤弟贤妹体谅。‘杨远牧看完信件后,将信件交到长孙凝香的手中,深深的吸了
一口道:”大哥的意思,是希望我们退隐江湖,五大家族肯定会借助李义府、许
敬宗、李勣三人的关系大力打击我们,看来要赶紧通知一下老丈人和谢兄了。“

  “夫君的意思是?”胡静仪不太明白丈夫话的含义。

  “其实去年中秋的时候,我和谢兄都有隐退的意思,但是一直都没有做什么
准备,现在大哥来信,很明显他已经感觉到将来会有一场风雨在等待着我们,所
以我们还是早隐退的好。”杨远牧说道:“这武氏媚娘,虽然是唐开国功臣武士
彠次女,但据谢兄所说,当年谢伯父和寇仲及徐子陵、跋风寒三位大侠在贞观十
年,长安会面,与此女有过一面之缘,而此女居然叫一代魔女婠婠为娘亲,后来
寇仲徐子陵两位大侠均想此女肯定是魔道用来得到天下的工具,我估计大哥已经
看穿了这一点,所以才叫我们早点做准备。”

  “如果武氏真是魔道众人,那后宫就不堪想象了。”胡静仪惊呼道:“难怪
前段时间师姐师妃暄来信说魔道有恢复的迹象,叫我们小心一点,看来肯定和这
武氏脱不了关系。”

  “那我赶快通知爹他们把,让他们好有些防范。”唐婉儿道。

  “也好,目前先通知老丈人,我等一下给谢兄写封信,看商议一下怎么退隐
的事情。”杨远牧做了决定说道,“其实退隐还算小事,真正让我放心不下的就
是不孝子,这次居然做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看来是时候将他送往天山了。”

  第八章苏醒昏迷

  “远牧,你是想遵循你祖父的意思把天儿送到天山去?”坐在一边的杨老夫
人,杨家家主杨远牧的母亲凤姿伶终于说话了,自己只有一个孙儿,她当然有些
舍不得,不过也没有忘记公公当年的遗言,‘天儿的体质与常人有异,乃是万中
无一的练武之才,但在十五岁之前切勿教习任何武功,十五岁后,送往天上,九
阳子会安排后人教习。’正因为公公杨国章的话,凤姿伶才没有叫儿子杨远牧传
授任何功夫给杨小天,因为公公那么说,肯定和九阳子大侠有过什么交涉。

  “如果不送他去天山,我看这小子迟早会闯出什么大祸来,再说祖父遗言也
说一定要把天儿送往天山,虽然我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关系,但是我想祖父一定
有他的原因吧。”杨远牧道,他已经决定了,遵循祖父的意思,将杨小天送往天
山。

  原来杨国章在杨小天出生之时,就感觉到杨小天的体质十分怪异,虽然是习
武的良才,但却不适合修炼正道武功,为此他和九阳子商议,待杨小天十五岁后,
送往天山,以天池之水和天山独门心法来化解杨小天体内对于正道武功的排斥。

  见丈夫此意已决,就连婆婆的话都被不管作用,胡静仪知道自己说话也没有
作用了,心里也只好接受爱子要被送往天山的事实,同时心头也不免有点担心,
自己的儿子是什么德行她当然清楚,也不知道他去了天山后,会闹出什么风波来,
内心深深的叹了口气道:“既然夫君已经决定了,那就只好择日送天儿上天山吧,
归隐之事,我看还是先不跟天儿说,等一切大定后,再告诉他也不迟。”

  唐婉儿、长孙凝香、张怡佳三女也在内心为杨小天将要去天山而感到一丝不
舍,虽然杨小天不是三人所生,但是杨小天平时最甜高笑,最能逗得三人开心,
平时闯祸后,也由三人力保,虽然这次偷看洗浴实在是太大胆妄为,不过三女内
气也没有多大的责怪,因为贞观之治后,朝风开放,这种伦理之事情处处可见,
三女也不觉得多奇怪,只是碍于出生大家,又是姨娘的面子,先前才有些气愤,
现在听到夫君要送杨小天去天山,当下马上不舍,但是见到婆婆的话都无法挽回,
看来丈夫心意已定,也只好作罢。

  “也好,就这么定了,静仪你给柳兄去封书信,就说我们后天启动吧。”说
以到此,再也改变不了杨小天去天山的命运。不过照后面的发展看来,杨远牧这
一决定是十分明智了,只不过那是后话。

  不知道什么时候,杨小天缓缓醒了过来,发现自己不在山洞里面了,而眼前
的情景应该是在自己的卧室里面,于是伸了伸身子,只听得“咔嚓咔嚓”的声响,
自己遮身的衣裤全都撕裂开碎成了破布掉落在床面上,他感到体内充满了一股强
劲的真气,汹涌滂湃,他本想查看一下自己体内的真气是否真如那魔王霸风所说
那么厉害,谁知道刚一运气,眼前又是一黑,跟着又昏迷了过来。

  旁边的下丫鬟见到少爷醒过来了,正打算出去叫老爷,谁知道前后不到一分
钟的时间,少爷又昏迷了过去,吓得小丫鬟连忙往前厅跑去。

  第九章神果护体

  杨小天的昏迷,或许连魔王霸风都始料不及。原来,在杨小天出生不久,一
代剑圣杨国章就发觉曾孙虽然体质超乎常人,但是却无法接受正道武功,后来在
天山派掌门九阳子翻阅古书后了解到,杨小天的体质和当年尧帝相似,后得千年
神果火龙果护体,十五岁之后又修得上古气功,才得以大成。尧帝在百年归隐的
时候,曾留下遗言‘体质非正,十五载前,非修武功,寻火龙果,以护神体,待
以修心,以便大成’的话。同时,九阳子也查到火龙果的资料,火龙神,为上古
神果,千年开花,千年结果,边疆之地,可寻此果。杨国章在了解到尧帝的后和
火龙果的出处后,为保曾孙平安,独自前往西域,费了大半年的时间,也不知道
是他的运气,还是杨小天的运气,杨国章终于找到火龙果给杨小天服下,以保护
杨小天那特殊的体质。

  先前魔王霸风在对杨小天灌注自己百年内力的时候,也有所发现,但是灌注
之时,又不能暂停,同时魔王霸风知道在自己传功之后就会灯枯油尽,更加不愿
意放弃这么一个机会,于是全力将百年修为传为到杨小天的体内,同时又以幻影
大法将魔神邪功输入到杨小天的脑海之中,所以杨小天脑海之中才会出现哪些奇
怪的图像。

  当魔王霸风的百年内力输送到杨小天的体内之后,杨小天体内的神果火龙果
起了重要,但火龙果并没有排除这百年内力,反而与内力产生了共鸣,但因杨小
天无任何武功底子,火龙果只好自动将百年内力聚集在丹田之处,以待杨小天有
武功修为之后,方以大用,所以杨小天才会造成第二次昏迷。

  小丫鬟跑到前厅后,慌张的对着老妇人,老爷和四个夫人说道:“小少爷又
昏迷了。”

  众人听见小丫鬟的话,急忙赶往杨小天的卧室,杨远牧检查了一下儿子的身
体后,发现他体内先前那股一股强大的内气消失的无影无踪,当下觉得有些奇怪,
但是身体却并无大碍,也好认为是杨小天自己的奇遇,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有火
龙果的事情。

  “夫君,天儿情况怎么样了?”胡静仪急切的询问道,这儿子可是她唯一的
儿子,也是杨家唯一的血脉,她当年关心紧张了。

  “没有什么大碍,我想是因为独自跑去后山,受到什么惊讶,所以才会这样。”
杨远牧并没有告知杨小天先前的情况,因为他不想让四位娇妻担心,“幸好他没
有遇见那魔王,不然后果就严重了,我看天儿晚一点就会清醒过来的,大家不用
担心了。”

  听到丈夫这么说,凤姿伶、胡静仪、唐婉儿、长孙凝香、张怡佳五人均松了
一口气,只要杨小天平安就好。

  见到母亲和四位娇妻脸色放宽,杨远牧也松了一口,双目有神的看了看躺在
床上的儿子,其实他执意要送杨小天去天山,祖父的话有一定原因,另外他也冷
静的思考了一下当下江湖的局势对杨家十分不利,而杨小天是杨家唯一的后人,
去天山暂避,至少可以保住杨小天的安全,他已经做好了迎接风雨的准备。

  第十章四大奇书

  此时,天色已晚,杨远牧陪同母亲和四个爱妻用完晚膳后,也没有什么心情
和娇妻说话,独自一人来到杨家的练功房,不知道为什么,他在接到长孙无忌的
信件后,内心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自己的命不长已了。那种预知到自己即将
死亡的感觉让他觉得十分不舒服,所以才在练功房内静思着,为什么会这样,突
然,他脑中想到,难道和那事有关系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自己更要小心了。

  原来杨远牧心想的那是是去年和谢家家主谢风凌谈笑风生的论到当今四大奇
书能达到破碎虚空的事情。

  “杨兄,你认为《长生诀》、《天魔策》、《慈航剑典》和《战神图录》能
达到破碎虚空的境界呢?”谢家家主谢风凌和杨远牧同年,都为三十四岁,只是
杨远牧大月份而已,谢风凌身形高瘦,手足颀长,脸容古挫,神色带着一丝微笑,
一对眼神深邃莫测,给人一种智者的感觉,同时也有一股震慑人心的霸气。

  杨远牧想了一下道:“据说除了《慈航剑典》仍安然供奉于佛门的一个神秘
圣地外,另三部奇书均不知所终。江湖上的人都说四书均有一共通点,就是与破
空而去有直接关系,代表着人们对洞天福地的憧憬和追求,真要让我看啊,估计
能够到达吧。”

  “呵呵,杨兄的想法和我当初一样,不过现在我看啊,就不一定了。”谢风
凌朗笑了一下道:“我爹说当年两大奇侠寇仲及徐子陵习得这《长生诀》的武功,
也并没有见有破碎虚空的境界,而且这《长生诀》是广成子所著,传闻广成子也
是在战神殿看了《战神图录》在战神殿破空而去的,虽然这《长生诀》遗留了《
战神图录》的精华,但是不一定有破空的境界,后来寇仲及徐子陵两位大侠总结
道,其实传闻的四大奇书,根本就是江湖中人起哄出来的,真正的四大奇书应该
是《黄帝内经》、《无字天书》、《魔神邪功》、《万圣剑典》,至于这四书的
去向,早就不知所踪了,后来的《长生诀》、《天魔策》、《慈航剑典》和《战
神图录》四书,也是根据《黄帝内经》、《无字天书》、《魔神邪功》、《万圣
剑典》演变而来的。”

  “啊,居然有这样的事情?”杨远牧不可思议道:“那知道这事的人多吗?”
其实杨远牧这么问,是因为他听说过《魔神邪功》,因为当年祖父联同天山派掌
门九阳子华山派掌门人独孤一霸力战魔王霸风,而魔王霸风正是修炼的魔神邪功,
也不知道这魔神邪功是不是谢风凌口中的《魔神邪功》而来,如果真的是那样,
那么自家后山困着的魔王霸风,就是一大祸害。

  “这个也只是寇仲及徐子陵两位大侠的猜测,现在江湖之中又有什么人见过
《黄帝内经》、《无字天书》、《魔神邪功》、《万圣剑典》这四本书呢,就连
《长生诀》、《天魔策》、《慈航剑典》和《战神图录》四本,也只现一两本,
而且寇仲及徐子陵两位大侠带着爱妻下了南海后,就更没有人知道了,这也是我
爹临终前告诉我的。”谢风凌谈笑道:“你说,如果在有生之年能够见到这真正
的四本奇书的一两本,该多好啊。”

  “呵呵,我看是没有那个希望了。”杨远牧笑道,见谢风凌这么说,心下也
放宽了,当年祖父贵为一代剑圣,其实在中原武林也不是很出名,因为当年巴蜀
偏安一角,祖父少有在中原武林走动,而那魔王霸风也只在西域边疆做恶,中原
武林,并不知道多少两人的事情,如果那魔王霸风是修炼的《魔神邪功》上的武
功,而又让中原武林中的魔王霸风就被困于自家后山,那么还不出大事啊。“光
不说寇仲及徐子陵两位大侠已经不在中土,就是长生诀》、《天魔策》、《慈航
剑典》和《战神图录》四本也只见一二,我们又怎能见到更为神秘的《黄帝内经
》、《无字天书》、《魔神邪功》、《万圣剑典》四书呢?”

  “哈哈,杨兄说的也是哈,不过作为武林中人,难免有一丝遗憾罢了。”谢
风凌道:“来,我们喝酒吧,不谈这些事情了。”

  杨远牧从回忆中清醒过来,仔细一想,又觉得应该不是和魔王霸风有关,那
么又有什么事情让自己这么心神不定的呢,杨远牧摇了摇头,怎么也想不明白,
还有,先前自己明明感受到天儿体内有一股内力,为什么再一次检查身体却什么
也没有,难道天儿见到魔王霸风了吗,应该不可能,如果见到魔王霸风,以魔王
霸风的性格,天儿还有性命吗?而且魔王霸风被关了那么多年,或许早就已经死
了吧。天儿的反常,或许是祖宗保护,才没有事情的。时间在一点一点过去,杨
远牧还是想不出什么,或许是自己庸人自扰吧,等把天儿送往天山后,就联合唐
家谢家早点退隐江湖,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或许就会好的。